英烈事迹|罗光燮:中印边界自卫反击作战中,舍身滚雷,英勇捐躯

来源: 中华英烈网
  • 分享到:
  •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
    x

u=1057752381,1634195000&fm=26&gp=0.jpg

罗光燮,1941年12月3日生于四川省乐至县新建乡一贫苦农民家庭。罗光燮7岁时,父母省吃俭用,好不容易凑够学费,送他上学念书。在旧社会,穷人的孩子在哪里都得遭受欺凌。在学校,几个地主崽子不是抓住罗光燮朝他头上撒尿,就是用尿合泥巴糊他的眉毛和眼睛上。一次,他们还故意唤狗把他咬伤,迫使罗光燮退了学。罗光燮只得上山拣柴。一次,他到附近的青杠坡拣柴,被地主汪协堂看见,被打得遍体鳞伤。在他幼小的心灵里充满了对地主的满腔仇恨。

1949年12月,乐至县获得解放,罗光燮同广大群众一样欢天喜地。在征粮剿匪中,他看到解放军剿土匪,抓坏蛋,心里好不羡慕,对妈妈说:“我长大了也要当解放军,抓坏蛋。”1951年,土地改革中,罗光燮积极参加儿童团,站岗放哨,监视阶级敌人,并且押回两个企图逃跑的地主,受到土改工作团的表扬。

1955年,农村办起了农业社,罗光燮离开学校,担任了社里的饲养员。他爱社如家,总是千方百计地把牛喂好。一天,他干活收工很晚,顾不得吃晚饭,就摸黑去割牛草,不小心从数丈高的悬岩上跌了下来,当即昏了过去。刚被抢救苏醒后,首先就问:“我的牛草呢?”当母亲告诉他牛已喂饱时,罗光燮才放心。在他的精心饲养下,一头瘦弱的丙级牛,被喂成肥壮的甲级牛,他被评为农业社模范饲养员,县委还号召全县饲养员向罗光燮学习。同时,罗光燮还担任社里的宣传员,经常起早摸黑到乡政府去领取宣传材料,无论天晴下雨,刮风飘雪,他都风雨无阻,坚持向社员们宣传党的方针政策。

1958年,罗光燮到区供销社染房做学工,发现染房负责人对熟人染布不记帐,买柴多报钱,贪污钱财。他正要去检举,被这位负责人察觉了,便企图用金钱收买罗光燮,以便逃脱罪责。罗光燮立场坚定,不为所动,及时向组织上反映了情况,并在大会上与这位负责人面对面地斗争,为集体追回赃款400余元。

由于罗光燮一贯表现好,多次被评为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曾出席县青年积极分子大会,受到团县委的表扬。1958年,他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罗光燮为了实现愿望,曾两次报名参军都未如愿,前一次因年龄尚小,后一次体检不合格。为此,罗光燮还难过了很久。在公社党委书记的勉励下,他每天坚持锻炼身体,增强体质。1960年8月,他第三次报名参军,终于实现了多年的愿望,高兴得跳了起来。

罗光燮入伍的部队在新疆。进入新疆,坐在卡车上的他看见漫无边际的沙漠,思想产生了波动,后悔未选到个好地方。在新兵连训练期间,指导员粟志良介绍了新疆的物产、资源和国防意义之后,他很快就想通了,懂得了“祖国”并不是空洞的概念,而是有她实实在在的内容。新疆的戈壁,甚至一草一木,都是祖国的一部分。他牢记指导员“好男儿志在边疆”的话,决心扎根边疆,保卫祖国的每一寸领土。

罗光燮思想一通,浑身都是劲儿。一到部队,恨不得一天工夫,就把保卫祖国的本领全部学到手。射击训练一开始,他就钻了进去。练习瞄准,开始怎么也过不了关,反复苦练,终于闯过了难关。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实弹射击时只打了“良好”,自己很不满意。正在总结经验,争取再战时,又一件不如意的事摆在了罗光燮的面前:新兵训练结束了,上级决定把罗光燮分配到工兵连。

罗光燮被分配到工兵连,思想又不通了。他认为,工兵、工兵,不过是修桥开路盖房子,这算什么保卫祖国!只有那些直接冲锋陷阵的人,才叫保卫祖国!他一直不愿佩戴那个标志工兵的符号。工兵连的不少新战士也有类似的问题。

一天上午,工兵连的全体战士坐在一排大柳树下,聚精会神地听指导员李文清讲课。那是一堂介绍工兵的光荣传统课。指导员从毛泽东主席对加强工兵建设的指示,讲到历次革命战争时期工兵所起的作用。特别是淮海战役“十人桥”的故事,罗光燮听后很受启发,找到了自己的思想毛病,他沉思了……

一个漆黑的夜晚,风呼呼地刮个不停。部队正进行野营拉练,住宿在一个小学校里。院子中央放着一张课桌,罗光燮和指导员都双肘扒在课桌上,把坏了一条腿的桌子压得摇摇晃晃。指导员语重心长地启发罗光燮:“你看这桌子为什么会摇晃呢?因为它坏了一条腿。咱们部队的各个兵种,就像这张桌子的四条腿,少一条也不行。同样,我们打仗,光有步兵、坦克兵、炮兵、通信兵,没有工兵配合也不行!”听了指导员的这一席话,罗光燮思想上的顾虑消除了,激动地对指导员说:“过去,我的服役态度不正确,光想这想那的,没有正确的认识,以后一定好好干!”

1959年西藏发生叛乱后,印军趁机侵入争议地区,甚至越过“麦马马洪线”,在中国境内增设侵略据点,有时还用飞机在中国领空挑衅。为了防止印军的侵略。工兵连奉命开赴喀喇昆仑边防前哨。

一天,工兵连在半山坡往车上装运修防御工事的石头。由于人多,大家围着车厢往里扔,把车厢底板砸得通通直响。那石头像砸在罗光燮的心上!他直嚷:“别扔了!把车都砸坏了!”可是为了快,没有人听他的。他便翻上车去接石头,然后轻轻放在车上。下边人多速度又快,车上只有罗光燮一人,接不过来,结果把罗光燮的左手中指给挤破了。罗光燮还是照样接,直到石头盖满了车厢底板才下来。

几天后,工兵连奉命给驻守前方哨卡的兄弟部队送给养,连党支部考虑到山高路险,规定每人背白面一次不许超过一袋,背其他东西不许超过50斤。出发那天,罗光燮硬是违反规定,背起两袋面粉就跑,还带了一壶水。山是那样的陡,路是那样的滑。一会儿,罗光燮筋疲力尽了,口干舌燥。尽管自己身上带着一壶水,但罗光燮想到山上兄弟部队的战友比自己更需要水,便忍耐着舍不得喝。

夜已深了,二班的共青团员在组长罗光燮主持下,还在开小组会。小组会围绕这几天修工事的情况进行讨论。尽管都达到了党支部规定的指标,但罗光燮总觉得任务完成得不突出,要求团员骨干一定要出色完成任务。第二天,共青团员们自动放弃休息,偷偷到工地加班,结果带动了全班,提前三天超额完成任务。

正当罗光燮干得带劲时,父母来信要他回去订婚。罗光燮即刻回信告诉父母:“我一心保卫祖国,婚事以后再说。”

1962年9月,印军非法向“麦克马洪线”以北推进。中国和平解决中印边界争端的倡议,一再被印方拒绝,最后印军竟向中国发动了大规模的武装进攻。中国边防部队忍无可忍,奋起进行自卫反击。罗光燮听到消息后,就在连部蹲着不走,非要求参战不可,直到连长答应下来。

第一次战斗,上级命令工兵连派十名工兵随同步兵完成爆破任务。罗光燮所在的二班在排长率领下,进入阵地隐蔽。

炮击开始了,罗光燮和其他战友一样,脱下毛皮鞋,换上胶鞋,把爆破筒的保险盖拧松,两肘趴在堑壕边上,等待冲击信号。两发红色信号弹升上天空,二班长的“前进”口令还没有落声,罗光燮端起爆破筒,就第一个冲了出去。罗光燮为了动作方便,不顾气温零下40多度,甩掉手套,赤手紧握爆破筒。他在这次战斗中,双手被冻伤了,两手红肿,吃饭时连碗都端不稳。

两天以后,工兵连接受了第二次战斗任务。头天晚上,连长在队前宣布:这次战斗,罗光燮留下。罗光燮听后直埋怨排长不该向连长汇报自己的伤情。出发前,连长怕罗光燮跟去,让排长告诉二班长,把罗光燮的枪和子弹拿去给司务长保管。部队集合了,罗光燮找不到枪,排长告诉罗光燮,给司务长了!罗光燮就背起手榴弹袋,跟着大家站在队列里。排长没办法,只好命令罗光燮:“我现在代表连长,命令你留下!”可罗光燮硬磨着要去参加战斗。排长怕耽误了出发时间,只好把罗光燮的手榴弹袋拿了下来。部队出发时,罗光燮还是默默地跟在队伍后边,向阵地走去。一路上,罗光燮一会帮助这个背枪,一会又帮助那个背东西。

上了阵地,连长一见就火了:“谁叫你来的?”罗光燮不正面回答连长,反而要求连长把枪给他。连长要罗光燮留在这儿,等打完仗一块儿回去。罗光燮急了,把右手上缠着的纱布一扯,露出一只满是水泡的手,伸了两下说:“我这手还能动嘛!”并向连长求情。连长见这样倔强的战士是又气又爱,就让罗光燮在连部当通讯员。战斗结束后,罗光燮手上的伤更严重了,连长立即找到卫生队队长,嘱咐他:“一定要把这个小鬼留下住院,等手好了再放他回来。”

1962年11月中旬,工兵连奉命配合边防某部四连反击印度侵略军16号据点。就在这时,罗光燮从医院跑了回来,手指还有两根指甲没有长出来,有些脱了皮的地方新皮也没完全长好。

1962年11月18日清晨,一阵猛烈的炮声,揭开了战斗的序幕。在炮火掩护下,工兵连跟随步兵四连向印军16号据点接近。突然,前面发现了雷区。步兵连长命令:工兵开辟通路!工兵连一排副排长立即带队前往开辟。在硝烟弥漫中,左脚踩上地雷,身负重伤。紧接着,二班战士随着排长的口令冲了上去,冲在前面的是罗光燮。只见罗光燮脖子上围了一条白毛巾,双手握着爆破筒,闪电似的向前冲。罗光燮刚迈进一片毛草堆时,忽然“轰”的一声,小腿被炸断了一半,手里的爆破筒也被震到山坡下。过了一会,只见罗光燮费力地支撑着身子坐了起来,向四面环视。刹时,印军又是一阵猛烈的炮火,一颗炮弹在受阻击的部队旁边爆炸,又一个战士倒下了。仇恨使罗光燮强忍伤痛,只见他猛地扑倒,向雷区纵深滚动,“轰”的一声,罗光燮的右臂又被炸掉了!然而,罗光燮还在顽强地滚动着……轰……轰,一排排地雷在罗光燮身边爆炸。随着一声声巨响,反击部队踏着罗光燮开辟的血路,怀着对侵略者的无比仇恨,勇猛地冲击。他们在工兵战士的配合下,胜利地完成了清除中印边镜西段最后一个印军据点的光荣任务。

罗光燮舍身滚雷,保卫祖国,表现了高度的革命英雄主义和爱国主义精神,他的英雄行为,谱写了一曲人间的壮烈战歌。



来源:中华英烈网

网络编辑:张国梁

温馨提示: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中华英烈网(ID:zhonghuayingliewang)

投稿须知:投稿请将作品以附件形式(建议将邮件主题命名为“作品形式+标题+投稿人姓名/单位/地址/联系方式(手机/QQ/微信)”)发送至邮箱yingliewang@vip.sina.com,详情请点击“中华英烈网”官方微信平台投稿须知 查看。









 


中华英烈网

英烈事迹|罗光燮:中印边界自卫反击作战中,舍身滚雷,英勇捐躯

来源:中华英烈网

u=1057752381,1634195000&fm=26&gp=0.jpg

罗光燮,1941年12月3日生于四川省乐至县新建乡一贫苦农民家庭。罗光燮7岁时,父母省吃俭用,好不容易凑够学费,送他上学念书。在旧社会,穷人的孩子在哪里都得遭受欺凌。在学校,几个地主崽子不是抓住罗光燮朝他头上撒尿,就是用尿合泥巴糊他的眉毛和眼睛上。一次,他们还故意唤狗把他咬伤,迫使罗光燮退了学。罗光燮只得上山拣柴。一次,他到附近的青杠坡拣柴,被地主汪协堂看见,被打得遍体鳞伤。在他幼小的心灵里充满了对地主的满腔仇恨。

1949年12月,乐至县获得解放,罗光燮同广大群众一样欢天喜地。在征粮剿匪中,他看到解放军剿土匪,抓坏蛋,心里好不羡慕,对妈妈说:“我长大了也要当解放军,抓坏蛋。”1951年,土地改革中,罗光燮积极参加儿童团,站岗放哨,监视阶级敌人,并且押回两个企图逃跑的地主,受到土改工作团的表扬。

1955年,农村办起了农业社,罗光燮离开学校,担任了社里的饲养员。他爱社如家,总是千方百计地把牛喂好。一天,他干活收工很晚,顾不得吃晚饭,就摸黑去割牛草,不小心从数丈高的悬岩上跌了下来,当即昏了过去。刚被抢救苏醒后,首先就问:“我的牛草呢?”当母亲告诉他牛已喂饱时,罗光燮才放心。在他的精心饲养下,一头瘦弱的丙级牛,被喂成肥壮的甲级牛,他被评为农业社模范饲养员,县委还号召全县饲养员向罗光燮学习。同时,罗光燮还担任社里的宣传员,经常起早摸黑到乡政府去领取宣传材料,无论天晴下雨,刮风飘雪,他都风雨无阻,坚持向社员们宣传党的方针政策。

1958年,罗光燮到区供销社染房做学工,发现染房负责人对熟人染布不记帐,买柴多报钱,贪污钱财。他正要去检举,被这位负责人察觉了,便企图用金钱收买罗光燮,以便逃脱罪责。罗光燮立场坚定,不为所动,及时向组织上反映了情况,并在大会上与这位负责人面对面地斗争,为集体追回赃款400余元。

由于罗光燮一贯表现好,多次被评为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曾出席县青年积极分子大会,受到团县委的表扬。1958年,他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罗光燮为了实现愿望,曾两次报名参军都未如愿,前一次因年龄尚小,后一次体检不合格。为此,罗光燮还难过了很久。在公社党委书记的勉励下,他每天坚持锻炼身体,增强体质。1960年8月,他第三次报名参军,终于实现了多年的愿望,高兴得跳了起来。

罗光燮入伍的部队在新疆。进入新疆,坐在卡车上的他看见漫无边际的沙漠,思想产生了波动,后悔未选到个好地方。在新兵连训练期间,指导员粟志良介绍了新疆的物产、资源和国防意义之后,他很快就想通了,懂得了“祖国”并不是空洞的概念,而是有她实实在在的内容。新疆的戈壁,甚至一草一木,都是祖国的一部分。他牢记指导员“好男儿志在边疆”的话,决心扎根边疆,保卫祖国的每一寸领土。

罗光燮思想一通,浑身都是劲儿。一到部队,恨不得一天工夫,就把保卫祖国的本领全部学到手。射击训练一开始,他就钻了进去。练习瞄准,开始怎么也过不了关,反复苦练,终于闯过了难关。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实弹射击时只打了“良好”,自己很不满意。正在总结经验,争取再战时,又一件不如意的事摆在了罗光燮的面前:新兵训练结束了,上级决定把罗光燮分配到工兵连。

罗光燮被分配到工兵连,思想又不通了。他认为,工兵、工兵,不过是修桥开路盖房子,这算什么保卫祖国!只有那些直接冲锋陷阵的人,才叫保卫祖国!他一直不愿佩戴那个标志工兵的符号。工兵连的不少新战士也有类似的问题。

一天上午,工兵连的全体战士坐在一排大柳树下,聚精会神地听指导员李文清讲课。那是一堂介绍工兵的光荣传统课。指导员从毛泽东主席对加强工兵建设的指示,讲到历次革命战争时期工兵所起的作用。特别是淮海战役“十人桥”的故事,罗光燮听后很受启发,找到了自己的思想毛病,他沉思了……

一个漆黑的夜晚,风呼呼地刮个不停。部队正进行野营拉练,住宿在一个小学校里。院子中央放着一张课桌,罗光燮和指导员都双肘扒在课桌上,把坏了一条腿的桌子压得摇摇晃晃。指导员语重心长地启发罗光燮:“你看这桌子为什么会摇晃呢?因为它坏了一条腿。咱们部队的各个兵种,就像这张桌子的四条腿,少一条也不行。同样,我们打仗,光有步兵、坦克兵、炮兵、通信兵,没有工兵配合也不行!”听了指导员的这一席话,罗光燮思想上的顾虑消除了,激动地对指导员说:“过去,我的服役态度不正确,光想这想那的,没有正确的认识,以后一定好好干!”

1959年西藏发生叛乱后,印军趁机侵入争议地区,甚至越过“麦马马洪线”,在中国境内增设侵略据点,有时还用飞机在中国领空挑衅。为了防止印军的侵略。工兵连奉命开赴喀喇昆仑边防前哨。

一天,工兵连在半山坡往车上装运修防御工事的石头。由于人多,大家围着车厢往里扔,把车厢底板砸得通通直响。那石头像砸在罗光燮的心上!他直嚷:“别扔了!把车都砸坏了!”可是为了快,没有人听他的。他便翻上车去接石头,然后轻轻放在车上。下边人多速度又快,车上只有罗光燮一人,接不过来,结果把罗光燮的左手中指给挤破了。罗光燮还是照样接,直到石头盖满了车厢底板才下来。

几天后,工兵连奉命给驻守前方哨卡的兄弟部队送给养,连党支部考虑到山高路险,规定每人背白面一次不许超过一袋,背其他东西不许超过50斤。出发那天,罗光燮硬是违反规定,背起两袋面粉就跑,还带了一壶水。山是那样的陡,路是那样的滑。一会儿,罗光燮筋疲力尽了,口干舌燥。尽管自己身上带着一壶水,但罗光燮想到山上兄弟部队的战友比自己更需要水,便忍耐着舍不得喝。

夜已深了,二班的共青团员在组长罗光燮主持下,还在开小组会。小组会围绕这几天修工事的情况进行讨论。尽管都达到了党支部规定的指标,但罗光燮总觉得任务完成得不突出,要求团员骨干一定要出色完成任务。第二天,共青团员们自动放弃休息,偷偷到工地加班,结果带动了全班,提前三天超额完成任务。

正当罗光燮干得带劲时,父母来信要他回去订婚。罗光燮即刻回信告诉父母:“我一心保卫祖国,婚事以后再说。”

1962年9月,印军非法向“麦克马洪线”以北推进。中国和平解决中印边界争端的倡议,一再被印方拒绝,最后印军竟向中国发动了大规模的武装进攻。中国边防部队忍无可忍,奋起进行自卫反击。罗光燮听到消息后,就在连部蹲着不走,非要求参战不可,直到连长答应下来。

第一次战斗,上级命令工兵连派十名工兵随同步兵完成爆破任务。罗光燮所在的二班在排长率领下,进入阵地隐蔽。

炮击开始了,罗光燮和其他战友一样,脱下毛皮鞋,换上胶鞋,把爆破筒的保险盖拧松,两肘趴在堑壕边上,等待冲击信号。两发红色信号弹升上天空,二班长的“前进”口令还没有落声,罗光燮端起爆破筒,就第一个冲了出去。罗光燮为了动作方便,不顾气温零下40多度,甩掉手套,赤手紧握爆破筒。他在这次战斗中,双手被冻伤了,两手红肿,吃饭时连碗都端不稳。

两天以后,工兵连接受了第二次战斗任务。头天晚上,连长在队前宣布:这次战斗,罗光燮留下。罗光燮听后直埋怨排长不该向连长汇报自己的伤情。出发前,连长怕罗光燮跟去,让排长告诉二班长,把罗光燮的枪和子弹拿去给司务长保管。部队集合了,罗光燮找不到枪,排长告诉罗光燮,给司务长了!罗光燮就背起手榴弹袋,跟着大家站在队列里。排长没办法,只好命令罗光燮:“我现在代表连长,命令你留下!”可罗光燮硬磨着要去参加战斗。排长怕耽误了出发时间,只好把罗光燮的手榴弹袋拿了下来。部队出发时,罗光燮还是默默地跟在队伍后边,向阵地走去。一路上,罗光燮一会帮助这个背枪,一会又帮助那个背东西。

上了阵地,连长一见就火了:“谁叫你来的?”罗光燮不正面回答连长,反而要求连长把枪给他。连长要罗光燮留在这儿,等打完仗一块儿回去。罗光燮急了,把右手上缠着的纱布一扯,露出一只满是水泡的手,伸了两下说:“我这手还能动嘛!”并向连长求情。连长见这样倔强的战士是又气又爱,就让罗光燮在连部当通讯员。战斗结束后,罗光燮手上的伤更严重了,连长立即找到卫生队队长,嘱咐他:“一定要把这个小鬼留下住院,等手好了再放他回来。”

1962年11月中旬,工兵连奉命配合边防某部四连反击印度侵略军16号据点。就在这时,罗光燮从医院跑了回来,手指还有两根指甲没有长出来,有些脱了皮的地方新皮也没完全长好。

1962年11月18日清晨,一阵猛烈的炮声,揭开了战斗的序幕。在炮火掩护下,工兵连跟随步兵四连向印军16号据点接近。突然,前面发现了雷区。步兵连长命令:工兵开辟通路!工兵连一排副排长立即带队前往开辟。在硝烟弥漫中,左脚踩上地雷,身负重伤。紧接着,二班战士随着排长的口令冲了上去,冲在前面的是罗光燮。只见罗光燮脖子上围了一条白毛巾,双手握着爆破筒,闪电似的向前冲。罗光燮刚迈进一片毛草堆时,忽然“轰”的一声,小腿被炸断了一半,手里的爆破筒也被震到山坡下。过了一会,只见罗光燮费力地支撑着身子坐了起来,向四面环视。刹时,印军又是一阵猛烈的炮火,一颗炮弹在受阻击的部队旁边爆炸,又一个战士倒下了。仇恨使罗光燮强忍伤痛,只见他猛地扑倒,向雷区纵深滚动,“轰”的一声,罗光燮的右臂又被炸掉了!然而,罗光燮还在顽强地滚动着……轰……轰,一排排地雷在罗光燮身边爆炸。随着一声声巨响,反击部队踏着罗光燮开辟的血路,怀着对侵略者的无比仇恨,勇猛地冲击。他们在工兵战士的配合下,胜利地完成了清除中印边镜西段最后一个印军据点的光荣任务。

罗光燮舍身滚雷,保卫祖国,表现了高度的革命英雄主义和爱国主义精神,他的英雄行为,谱写了一曲人间的壮烈战歌。



来源:中华英烈网

网络编辑:张国梁

温馨提示: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中华英烈网(ID:zhonghuayingliewang)

投稿须知:投稿请将作品以附件形式(建议将邮件主题命名为“作品形式+标题+投稿人姓名/单位/地址/联系方式(手机/QQ/微信)”)发送至邮箱yingliewang@vip.sina.com,详情请点击“中华英烈网”官方微信平台投稿须知 查看。









 


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华英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