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烈士譜|羅陽︰忠魂赤子心 航空報國情

来源: 新華社
  • 分享到:
  •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
    x

新華社沈陽3月25日電(記者李錚、張逸飛)2013年以來,每到清明時節中航工業沈飛公司的員工們都會自發來到前董事長、總經理羅陽的塑像前悼念。他的另一個身份是我國殲-15艦載機研制現場總指揮。

站在塑像前,那位總是笑容謙遜,一身藍色工作服永遠整潔利落,淺色眼鏡後目光柔和堅定的總指揮就好像未曾走遠,好像搭載著他親手打造的殲-15戰斗機的母艦——遼寧艦鳴笛為他送行就在昨天……

2012年11月25日上午,大連港碼頭鑼鼓齊鳴,彩旗招展。勝利完成中國首次航母艦載機著艦任務的“遼寧號”緩緩駛入港口。沈陽黎明航空發動機(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孟軍在遼寧艦上向碼頭望去,激動地說︰“老羅快過來看,沈飛的弟兄們在向你招手呢!”羅陽倚靠在床邊,手捂著胸口,輕聲說道︰“算了,我有點不太舒服。”

孟軍看他臉色不太好,趕緊詢問︰“要不要先找醫生看一下?”羅陽搖搖頭說︰“沒事,下船再說吧。”9時4分,羅陽慢慢走下“遼寧艦”。羅陽堅持跟一整排等候的人挨個握了手。所有人都沒想到,這是他們和羅陽的最後一次握手。

一個多小時後,載著羅陽的車輛疾馳奔向大連友誼醫院。在離急診部不到100米的地方,羅陽的心髒停止了跳動。

“羅陽,你太累了。”妻子王希利一聲悲啼,在場者無不動容。王希利沒能見到丈夫最後一面,就連他倆的最後一次對話還是在電話里,說的是工作。

11月24日下午,王希利剛要出門,家中電話鈴聲響起。“你在呀,太好了!”听筒里傳來丈夫羅陽久違的聲音。王希利怔了一下。已經一周沒有羅陽的消息了,她最關心的是丈夫的身體能否吃得消。然而,話到嘴邊,脫口而出的卻是︰“任務完成得怎麼樣?”

“非常好,特別好!”羅陽高興得像個孩子一樣。王希利也被羅陽的情緒感染著,激動得半天說不出話來。航母上不能隨意和外界通話,只能用特殊的電話卡打座機,這也是羅陽上艦一周只能和妻子聯系一次的原因。

“家里怎麼樣?”他輕聲問。羅陽離家的這些天,王希利邊忙工作,邊照顧病重的母親,把家庭重擔都扛在自己身上。這句話讓她的情緒突然波動起來︰“你這麼忙,這麼累,到底圖什麼呀?”

電話那頭沉寂了片刻,一個聲音平靜地回答︰“工作嘛。”羅陽知道,不用給妻子講什麼大道理,她都懂,她只是在心疼自己的丈夫。

“記得給女兒打個電話啊!”在若有若無的濤聲中,夫妻倆人生中最後一次通話匆匆結束。

羅陽走了,但他的夢想還在,他把一切奉獻給共和國航空事業的精神還在熠熠生輝。2020年初,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對中航工業沈飛公司的生產任務產生了巨大影響。為按時完成國家任務,沈飛公司在保證安全的前提下,第一時間復工復產——一台台機器恢復運轉,一間間車間亮起燈光。



来源:新華社

网络编辑:张国梁

温馨提示: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中华英烈网(ID:zhonghuayingliewang)

投稿须知:投稿请将作品以附件形式(建议将邮件主题命名为“作品形式+标题+投稿人姓名/单位/地址/联系方式(手机/QQ/微信)”)发送至邮箱yingliewang@vip.sina.com,详情请点击“中华英烈网”官方微信平台投稿须知 查看。



中华英烈网

英雄烈士譜|羅陽︰忠魂赤子心 航空報國情

来源:新華社

新華社沈陽3月25日電(記者李錚、張逸飛)2013年以來,每到清明時節中航工業沈飛公司的員工們都會自發來到前董事長、總經理羅陽的塑像前悼念。他的另一個身份是我國殲-15艦載機研制現場總指揮。

站在塑像前,那位總是笑容謙遜,一身藍色工作服永遠整潔利落,淺色眼鏡後目光柔和堅定的總指揮就好像未曾走遠,好像搭載著他親手打造的殲-15戰斗機的母艦——遼寧艦鳴笛為他送行就在昨天……

2012年11月25日上午,大連港碼頭鑼鼓齊鳴,彩旗招展。勝利完成中國首次航母艦載機著艦任務的“遼寧號”緩緩駛入港口。沈陽黎明航空發動機(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孟軍在遼寧艦上向碼頭望去,激動地說︰“老羅快過來看,沈飛的弟兄們在向你招手呢!”羅陽倚靠在床邊,手捂著胸口,輕聲說道︰“算了,我有點不太舒服。”

孟軍看他臉色不太好,趕緊詢問︰“要不要先找醫生看一下?”羅陽搖搖頭說︰“沒事,下船再說吧。”9時4分,羅陽慢慢走下“遼寧艦”。羅陽堅持跟一整排等候的人挨個握了手。所有人都沒想到,這是他們和羅陽的最後一次握手。

一個多小時後,載著羅陽的車輛疾馳奔向大連友誼醫院。在離急診部不到100米的地方,羅陽的心髒停止了跳動。

“羅陽,你太累了。”妻子王希利一聲悲啼,在場者無不動容。王希利沒能見到丈夫最後一面,就連他倆的最後一次對話還是在電話里,說的是工作。

11月24日下午,王希利剛要出門,家中電話鈴聲響起。“你在呀,太好了!”听筒里傳來丈夫羅陽久違的聲音。王希利怔了一下。已經一周沒有羅陽的消息了,她最關心的是丈夫的身體能否吃得消。然而,話到嘴邊,脫口而出的卻是︰“任務完成得怎麼樣?”

“非常好,特別好!”羅陽高興得像個孩子一樣。王希利也被羅陽的情緒感染著,激動得半天說不出話來。航母上不能隨意和外界通話,只能用特殊的電話卡打座機,這也是羅陽上艦一周只能和妻子聯系一次的原因。

“家里怎麼樣?”他輕聲問。羅陽離家的這些天,王希利邊忙工作,邊照顧病重的母親,把家庭重擔都扛在自己身上。這句話讓她的情緒突然波動起來︰“你這麼忙,這麼累,到底圖什麼呀?”

電話那頭沉寂了片刻,一個聲音平靜地回答︰“工作嘛。”羅陽知道,不用給妻子講什麼大道理,她都懂,她只是在心疼自己的丈夫。

“記得給女兒打個電話啊!”在若有若無的濤聲中,夫妻倆人生中最後一次通話匆匆結束。

羅陽走了,但他的夢想還在,他把一切奉獻給共和國航空事業的精神還在熠熠生輝。2020年初,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對中航工業沈飛公司的生產任務產生了巨大影響。為按時完成國家任務,沈飛公司在保證安全的前提下,第一時間復工復產——一台台機器恢復運轉,一間間車間亮起燈光。



来源:新華社

网络编辑:张国梁

温馨提示: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中华英烈网(ID:zhonghuayingliewang)

投稿须知:投稿请将作品以附件形式(建议将邮件主题命名为“作品形式+标题+投稿人姓名/单位/地址/联系方式(手机/QQ/微信)”)发送至邮箱yingliewang@vip.sina.com,详情请点击“中华英烈网”官方微信平台投稿须知 查看。



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华英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