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严威

字号:

严威,1902年生于湖南衡阳县车江镇(今属衡南县)。他原名严福临,1926年参加农会时他改名严威,言下之意,现在是穷苦人扬眉吐气、大振威风的时候,要显一显穷人的威风,长一长穷人的志气。

严威家境贫寒,靠父亲严德云摆小摊子度日。幼年时得伯父的资助,他读了四年私塾。生计所迫,年龄稍大便辍学回家,长年累月挑着货郎担,走村串户,帮助父亲维持家庭生计。两年后,因看到他聪明好学,有一定文化知识,亲友们凑钱,在五统庙开设蒙馆,请他当老师,使一班穷人的孩子能上学。

严威教蒙馆,十分同情穷苦农民的孩子,他设身处地地为他们着想,可以少交甚至不交学费。而对富家子弟则相当严厉,分文不能少,否则不准入学。他这种爱憎分明的态度获得大多数人的尊敬。但也被少数豪绅富人忌恨,他们借故把严威挤出了蒙馆。

1926年,国共合作,北伐军入湘,湖南农民运动蓬勃兴起。严威全力投入农民协会的工作。在共产党员刘东轩的培养教育下,同年冬他参加了共产党。当时农运工作急需大批骨干,不久,他被选送到衡阳县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结业后,作为县农民协会特派员,他到衡阳西乡的渣江、台源寺一带领导农民运动。

树立农民协会的威信、地位,打击地主阶级土豪劣绅的威风,是发动和锻炼群众的重要一环。一到西乡,严威便部署乡农民协会会员到三湖町一个大土豪家杀猪喝酒,开仓放粮,狠狠打击了这个大土豪的威风,大大鼓舞了农协会员的斗争热情。为了建立农民武装——渣江农民纠察队,他把渣江、台源寺一带的铁匠集中起来,赶制梭镖大刀。一时间,几十座炉子烈火熊熊,铁锤叮,有人形容是打铁打得“土豪劣绅心里慌,农协会员心欢畅”。

当时,为了破坏农民协会的工作,一些土豪劣绅借着风头,混水摸鱼,办起了假农会,以与农民协会对抗,保护地主的利益。四十乡有个叫刘洪文的劣绅,纠合了一班狗腿子办了个假农会,专同严威他们对抗。为了扫除这个绊脚石,严威带着几名骨干和纠察队员,大模大样来到刘洪文办的假农会大院里,称自己是县农协特派员,来各乡检查农会工作,责令他把“农会”的名册拿来,集合会员,自己要当面查点。当刘洪文把一些二流子集合起来时,他即命令纠察队员把这些“会员”捆绑起来,游乡示众,然后将一张宣布解散这个假农会的告示张贴出去。

1927年春,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农民仓里十家九空,而一些土豪劣绅趁机囤积居奇,有粮不卖。严威领导农民协会作出规定:土豪劣绅不得私自贩卖粮食;有囤粮的除留足自己食用外,余粮都要交农协平价卖给农民。他到渣江镇最大的一户米店王朝旺家,劝其开仓赈卖,救济灾民。当王推说现在仓库无粮可卖时,他不动声色,派人暗地监视。果然,在一个晚上截获了王朝旺一条装粮外运的船只。第二天,他就把这几十担谷子平价卖给灾民。还有一件事,当地群众至今仍念念不忘。当地豪绅夏麻子请来几个木匠盖新房,新房盖好了,他却赖帐不给钱。严威知道后,首先帮助这个乡的木工组织了木工工会,然后带着全乡百多人的木工队伍,到夏家新屋大兴问罪之师,提出如果不给工钱,就把新屋烧掉。夏麻子眼看众怒难犯,只得乖乖地还清工钱。在此期间,衡阳县特别法庭判处了三名反革命分子死刑,其中有两名是他抓获送交县法庭的。

严威在农运中大刀阔斧,敢做敢为,赢得了农民的热烈拥护,也引起了土豪劣绅对他的刻骨仇恨。长沙马日事变后,反动派立即疯狂反扑。曾经挨过严威斗争的土豪王鸿俭,正带着100多人的清乡队赴渣江抓人途中,在五里亭与他狭路相逢。王鸿俭认出严威后,立即猛扑上去,将他抓住,残忍地用铁丝穿着他的双臂,捆在渣江镇戏台的柱子上,惨无人道地用梭镖狠戳,后又丧心病狂地割去耳朵、鼻子。严威虽全身血肉模糊,几次晕死过去,仍然威武不屈,怒视敌人,高喊“打倒土豪劣绅”的口号,王鸿俭气急败坏,要清乡队把他活埋了。严威英勇就义。

(湘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