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叶镛

字号:

叶镛,四川省乐至县人,1899年出生。高小毕业后,因家贫无法继续升学,即投考河南洛阳陆军第三师学兵营,学习军事。1924年,他转入孙中山在广州创办的黄埔军校,分在第四期步科第一团第一连。1926年秋毕业后,被派回四川工作。不久到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武汉分校见习,担任第一大队区队长。

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指使军阀杨森和夏斗寅进攻武汉。武汉政府将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武汉分校学生编为中央独立师,配合叶挺部队西征讨伐杨、夏两部。叶镛担任独立师连长,他带领部队以旺盛的斗志,不怕牺牲的精神,连克敌人据点,勇立战功。

不久,独立师编为教导团,隶属张发奎的第二方面军,叶镛任第一连连长。由于他在西征战斗中表现出色,在政治上、军事上比较成熟,因此成为教导团一位有影响的人物。

叶镛还是教导团国民党党部负责人。团党部执监委员如唐维、甘理真等都是中共党员,当时教导团的教育、行政等工作,均为唐维、甘理真等中共党员所掌握。叶镛因而得以经常和中共党员接触,对中国共产党有了进一步认识。

7月15日,汪精卫继蒋介石之后在武汉宣布反共,疯狂屠杀共产党人,使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归于失败。汪精卫为了抢夺广东地盘,派张发奎部开回广东。叶镛随教导团南下九江途中,得到南昌八一起义的消息,他和唐维等人打算就地响应,只因南昌起义军已南下,联系不上而作罢,但教导团却从南昌起义看到革命的前途和方向。在继续南下途中,张发奎害怕教导团暴动,曾两次收缴全团武器,许多激进的同学对此感到非常愤慨,提出立即武装起义。叶镛和唐维等人分头劝导同学们克服急躁蛮干思想,避免无谓牺牲,并两次成功地领回了全团武器,从而保存了教导团的革命力量。

张发奎部开抵广州后,11月下旬主力又被调往西江防御桂系军阀东下。除了公安局保安总队和一些警察武装外,广州实际上已由中共领导下的教导团和新编警卫团控制。

面对这种形势,中共广东省委坚决执行中共中央关于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屠杀政策的方针,利用广州空虚的大好时机,积极准备举行武装起义。作为起义主力的教导团更是抓紧进行政治军事训练,根据城市起义的特点,着重进行巷战和夜战的训练。叶镛带领连队练习长跑,既锻炼了体力,又熟悉了周围的街道环境,回程时他指挥大家高唱革命歌曲,鼓舞斗志,激昂士气保证了部队良好的精神状态。

起义准备工作在紧锣密鼓进行。12月4日,中共广东省委书记张太雷在黄花岗召集教导团的叶镛、袁裕、唐维等200多位积极分子开会,进行思想动员,阐明广州起义的意义和教导团所担负的战斗使命。会上,大家一致拥护起义,并对起义取得胜利充满信心。

12月10日,从香港赶来担任起义总指挥的叶挺主持召开了参谋团会议,宣布起义总指挥部对起义力量的部署和战斗序列。叶镛参加了这次会议,接受了战斗任务。傍晚时分,他回到连队后,又一次秘密地召集本连部分同学开会,作了战前动员,交待了作战任务,还叮嘱大家要随时提高警惕,应付突发事变。

当晚,月明星疏,广州起义先从教导团开始。凌晨2时许,叶镛首先下令行动小组立即出动,解决教导团内少数反动军官。他吩咐大家说,敌人不抗拒,不准开枪。行动小组接受任务后,将张发奎派来监视教导团行动的的团参谋长朱勉芳处死,还将第一、第三营营长等反动军官逮捕关押。

接着,教导团各营、连革命师生臂缠红布条,齐集操场举行起义誓师大会,起义主要领导人张太雷、叶挺、恽代英等分别在会上作了简短有力的战前动员。叶镛在誓师大会上被任命为第一营营长。全团士兵誓师完毕,纷纷将军帽上的青天白日帽徽摘下来,摔在地上。教导团发出了耀眼的信号弹,英勇官兵们分三路出发,投入了战斗。震撼中外的广州起义爆发了。

在叶镛的带领下,教导团第一营像一支离弦的箭,冲向敌人在市中心的反动堡垒公安局。在工人赤卫队配合下,经过激战,至天明时,将保安大队消灭,占领了公安局,缴获大批武器弹药,并砸开牢门,放出被国民党囚禁的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800多人。其他起义部队也相继攻下燕塘敌炮兵团和观音山等敌人据点。起义终于取得了胜利,在原公安局楼内,建立了广州苏维埃政府。

但是,敌人是不甘心失败的。各种反动势力纠合在一起,在英、美、日帝国主义的支持下,向广州猖狂反扑,企图扼杀新生的红色政权。为了保卫苏维埃,教导团和其他起义部队一起同反扑的敌人展开了浴血奋战。

12月13日早晨,叶镛率第一营奉命阻击向起义总指挥部扑来的敌人,他们在四牌楼的地方同敌遭遇。双方展开了逐个占领楼房的争夺战,战斗十分激烈,由于敌众我寡,起义军伤亡惨重,下午,敌人占领四牌楼东西两侧,后又占领了观音山。

观音山一失守,起义部队即失去广州的制高点,坚守已不可能,决定撤出广州。晚上,起义部队撤退到沙河一带,连夜兼程向花县前进。

由于和省委失去联系,起义主要领导人亦没有随军一起撤退,撤退到花县的起义部队共1000多人,失去统一的指挥;加上花县离广州太近,又靠近铁路线,反动民团势力强大,不宜久留。叶镛、袁裕、王侃如、唐维等经过讨论,一致赞成将部队整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师,辖3个团,并推举叶镛担任师长。

随即,起义部队在花县县立第一小学广场上召开了庆祝红四师成立大会。会上,叶镛首先宣布红四师正式成立。在热烈的掌声中,台上竖起了一面红旗,叶镛领着全师官兵举起右手,在军旗面前庄严宣誓:“我们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师的全体同志,忠于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继承先烈遗志,坚决打垮反动派,为革命事业的胜利战斗到底!”

叶镛从参加广州起义与中共党员浴血奋战的亲身经历中,进一步加深了对中国共产党的认识。临危受命之际,通过唐维等的介绍,他光荣地参加了中国共产党。

红四师在叶镛带领下于1928年1月到达东江,同南昌起义余部改编的红二师胜利会师,开始了在东江的战斗历程。在群众欢迎大会上,叶镛豪情满怀地表示:“我将竭尽全力来执行我所担负的光荣任务。”此后,在中共东江特委和彭湃领导下,叶镛指挥红四师在东江各地东讨西伐,屡建战功。

2月下旬,国民党桂系军阀内争暂息,派重兵“围剿”东江苏区,海陆丰两县城失守。红四师退往普宁、惠来一带,于3月中旬包围了惠来县城,久攻不下。彭湃和叶镛等决定采用政治攻势,将风筝等宣传品飘送城内,引起敌军大哗。敌团长向卓然爬上城墙观察动静时被击毙,敌军失去指挥,弃城而逃。红军乘势攻占惠来,成立了惠来县苏维埃政府。4月8日上午,红四师在盐岭遭强敌袭击,叶镛沉着指挥部队迅速撤退,后又率队辗转退到海陆惠紫边区展开游击斗争。

这时,中共广东省委派来赵自选召集海丰县委和红二、四师负责人举行联席会议,决定反攻海丰县城。叶镛等虽不同意与敌硬拼,但仍坚决执行省委的有关指示。5月3日,部队反攻海丰县城失利,叶镛率红四师余部退到埔仔洞一带坚持斗争。

由于敌军“围剿”日紧,环境险恶,红军只好分散游击。6月17日,叶镛带领的红四师余部在海丰白木洋遭敌夹击。他因发疟疾多日,身体虚弱,行动不便,遂命令其他同志突围,自己留下掩护。由于子弹用尽,他伏于草寮中被敌发觉逮捕。

敌人用尽一切威胁利诱的办法,逼使叶镛命令红军投降,遭到严词拒绝,于是,残忍地将他杀害。

红四师官兵们听到叶镛牺牲的消息时,悲痛万分,含着泪说:“叶镛同志永远是我们的师长,是劳动人民的好战士。敌人虽然夺去了他的生命,但并没有夺去他的理想和事业。”叶镛牺牲后,由徐向前接任红四师师长,带领部队在东江坚持斗争。

叶镛壮烈牺牲了,他的精神永存。1984年,徐向前在《历史的回顾》一书中对叶镛作了较高的评价,说他“为人正直,作战勇敢,为东江游击战争做出了积极贡献”。

(林华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