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向钧

字号:

向钧,字俊奇,别号素我,湖南省平江县平绥乡石洞村(今向家乡三和村)人。1906年3月19日生。祖父是位山村塾师,向钧5岁时,跟祖父学认字。8岁时,祖父送他进东山寺小学;10岁时又到离家30里的作民高等小学堂读书。向钧学习用心,常得祖父和教师的夸奖。

1921年8月,向钧考入长沙岳云中学。不久,通过表姐杨开慧的介绍,他认识了毛泽东,常去清水塘向毛泽东请教,谈读书心得,并在毛泽东的帮助下,逐步读了《共产党宣言》等马列著作,懂得了许多革命道理。

向钧在长沙,一面积极求学,一面热心参加社会斗争。1922年1月,湖南劳工会领袖黄爱、庞人铨被杀害,当他得知这是自己的姨父、省财政厅长兼华实公司总经理黄藻奇用5万元买通赵恒惕制造的血案时,非常气愤。他不顾黄藻奇是自己的亲戚,又是父亲任职的“保人”,也不顾家里提出不要得罪黄藻奇,免得给全家带来后患的劝告,毅然邀集同学来到北门外黄藻奇的公馆,乘其不备,破墙而入,将黄藻奇抓了出来,迫使黄藻奇认罪。此后,凡是有关工人的斗争,他都积极参加。他先后参加过支援长沙泥木工人的斗争、声援粤汉铁路岳阳机务段工人的斗争、声援水口山铅锌矿工人的罢工斗争,并在斗争中使自己逐渐成长起来。1923年4月,向钧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不久,担任了岳云中学党支部书记。1924年,他又以个人身份加入了国民党,负责长沙北区学运和国民党长沙市一区六分部的工作。他将联络地点设在文昌阁甲种农业学校内,用化名对外联系。在这以后的一段时间,他还先后担任了长沙市学联常委、湖南省学联执行委员、湖南人民反基督教大同盟和反帝大同盟的宣传负责人。

在长沙人民一系列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中,向钧是最积极的参与者和组织者之一。特别在上海发生五卅惨案的消息传来后,他作为“青沪惨案湖南省雪耻会”的执行委员之一,与省学联分别通知各校举行抗议集会和游行示威。按照中共湖南区委萧述凡、周以栗的部署,他带领宣传队首先到日本领事馆递交抗议书。日本领事馆的铁栏杆大门紧闭着,大门内还站着四五十个赵恒惕派来守护的士兵,还朝外架着机枪。面对杀气腾腾的场面,他毫不畏惧站在领事馆门前的一堆木头上,悲愤激昂地向士兵们喊话,劝他们不要给日本人当看门狗,不要出卖中国人的良心,中国人不要打中国人。士兵终于被感动了,纷纷收起了武器。向钧连忙派人扛来几十根木头架在围墙上,然后带领着一批同学翻过墙去,冲进了领事馆,但领事馆的官员早已逃走。于是,向钧将领事馆房顶上的太阳旗扯下来,把一份抗议书钉在旗杆上。顿时,来到领事馆前的游行队伍欢呼声惊天动地,大家趁势撬开了大门两侧的铁丝网,浩浩荡荡地通过日本领事馆,再经兴汉门进城。

在反对军阀赵恒惕的斗争中,向钧也是站在斗争的最前线。1925年秋,赵恒惕授意省教育司开除了省学联负责人曾三、段潇等30多名学生的学籍,并将曾三等逮捕入狱。这时,向钧任长沙市学联主席,他一面发动各校罢课抗议,一面率领全市各校学生到省教育司示威,并同18名代表前往省长公署向赵恒惕递交一份通牒书,限24小时内答复。向钧等随即被赵恒惕下令扣留。经徐特立、朱剑凡等赴省长公署要求保释后,他又继续组织在校同学发通电,印传单,揭露赵恒惕镇压学生爱国运动的罪行,号召全市学生一致行动,投入反对赵恒惕的斗争。

1926年5月,投靠北洋军阀的叶开鑫,自称“前敌总指挥”,打着“讨赤讨唐”的旗号,率军进占长沙,并派亲信姜首斌为长沙警备司令,大肆搜捕青年学生。在这严峻险恶的形势面前,向钧根据党的指示,一面隐蔽力量,一面继续开展对敌斗争。他时常要交通员当乘客,自己拉着黄包车穿街过巷,每到偏僻处,就向行人散发传单。北伐军于7月进入长沙后,他又积极投入组织长沙各界迎接北伐军的工作。

这年8月16日起,向钧与夏曦等参加了国民党湖南省第二次代表大会。在26日由他担任执行主席的大会上,通过了如下两项临时决议:一项是以省代表大会名义,向被谋害的国民党左派廖仲恺先生致敬默哀。另一项是“援助衡山县农民协会案”,声援衡山县农民协会反对团防局勒索压迫农民的斗争。

1926年9月,向钧被中共湖南区委派到衡山开展党的工作。他来到衡山后,着重抓好党的思想建设,举办党员训练班,并结合衡山斗争的实际,开展如何进行党的工作的讨论。在召开的一次党员代表会上,他当选为中共衡山地方执行委员会书记。秘密机关就设在县城河边的康王庙。

为了在衡山地区城镇乡村建立党的支部,向钧经常深入农村,做组织考察发展工作。他不辞辛劳,往往一天要跑几十里山路,赢得了“飞毛腿”的绰号。经过几个月的努力,衡山党员由原来的10多人发展到200多人,支部由原来的3个扩建到14个,每一个区农民协会都建立了支部,乡农民协会的主要负责人大都是共产党员。

1927年1月中旬,毛泽东来衡山考察农民运动,对向钧半年来在衡山所做的许多工作表示赞同,但也对存在的某些问题提出了批评,特别是衡山县监狱关押了一些基层农协负责人,指出这是一个严重的错误。向钧主动地承担了责任,并立即到县里交涉,释放被错抓的农协负责人。此后,他遵照毛泽东的指示,进一步加强了对农民运动的领导。到这年“五一”劳动节,衡山举行盛大纪念集会和检阅工农武装时,全区有组织的农民已达20余万人;参加工会的工人约2万余人;工人纠察队和农民自卫武装,由上一年冬的5000余人发展到2万余人,步枪由300余支增到800余支,梭镖队由五六万人增加到十五六万人。对于他在农民运动中所取得的成绩,连反动派也不得不承认:“共产党组织自向钧一来衡,即猛烈的发展”,“全县农运虽穷乡僻壤,亦风起云涌”。

向钧还十分重视发展壮大共青团组织的工作。在这一期间,他组建了共青团衡山特支和柴桑洲、白果两个团支部。1926年底,又成立了共青团衡山地方委员会,由他兼任书记。通过团的活动,很多青少年迅速成长起来。

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向钧立即派出讲演队分赴四乡揭露蒋介石背叛革命的罪行。4月21日,他发动衡山各界群众举行讨蒋大会。开会时,天气突变,顿时狂风大作,暴雨倾盆,然而到会的群众不顾风吹雨打,开完大会又举行游行。当时的《新衡山》报曾有报道,称这一举动“为我邑破天荒之第一次”。第二天,还上演了12幕大型话剧《蒋介石的反动》,使讨蒋之声遍及城乡。

4月底,向钧出席了中共中央在武汉召开的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当他由武汉返回湖南路过长沙时,正碰上发生马日事变,他立即隐蔽近郊,于6月中旬才绕道回到衡山。这时,衡阳的反动军队已进犯衡山,因为担任城防的一个中队突然叛变,地委机关和工农武装被迫撤离。为了开展农村武装斗争,他指挥一部分农民自卫军去岳北;另一部分工农武装控制石湾沿河一线;而自己则同易克勋等以霞流冲为中心,联络凤仙庙、石桥、福田铺3处的武装力量开展游击活动。有一次,他指挥工农武装在天竹岭上用土枪、步枪和松树炮打退何键部一个营的进攻。

7月,湖南的反动当局全面“清乡”,纠集衡山、湘潭、湘乡三县的军队围攻岳北的工农武装,形势十分危急。向钧决定将岳北的工农武装迅速向南岳方向转移。于7月下旬顺利地突破敌人的包围,转移到了南岳。月底,省委调他回长沙,旋即派往湘潭做地下工作。

湘潭也是湖南反动当局“清剿”的重点,白色恐怖极其严重,前县委已经完全被破坏。向钧来到湘潭后,经过艰苦的努力,终于找到了一批散失的党员。他在县郊鸡公嘴,租了一个独家院子,恢复了县委机关。相继又在易俗河、射埠等地恢复了党的支部。

八七会议后,毛泽东以中共中央特派员的身份回到湖南,改组了湖南省委,准备组织湖南的秋收起义。8月底,向钧去株洲,组织武装起义。湘赣边界秋收起义爆发后,他和朱少连在株洲也发动了武装起义,但遭到大批敌兵的包围,他们分散隐蔽,侥幸脱险。

9月27日,向钧被任命为中共湖南省委农民部长。11月,党组织派他去湘西巡视工作,并在邵阳等地部署举行年关暴动。

这年冬天,向钧去长沙市局关祠西梧桐6号参加会议,未料有叛徒告密,他和6名同志一起被捕。敌人对他动用种种酷刑,他在狱中忍着剧痛,用敌人要他写自首书的纸笔,写了一篇讨伐国民党反动派屠杀工农、摧残革命的檄文。

1928年1月24日,长沙教育会坪内,军警戒备森严。向钧脚镣重铐、步履艰难,口呼:“革命必胜,反革命必败!”凶狠的刽子手用刺刀戳破他的嘴唇,他在刑场上高呼“打倒蒋介石!”“共产党万岁!”

向钧被敌人杀害后,亲人们将他的遗体运回平江,安葬在向家石洞瑶花园东茅嘴,为他实现回到故乡,回到父母身边的心愿,也为家乡的后人永恒纪念他。

(湘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