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李清漪

字号:

李清漪,字泮溪,生于1902年,祖籍山东省沂水县七里堡子村。其父李祥林是个读书人,思想开明,曾献出自家的房屋集资创办了本村第一所平民小学。李清漪6岁即从父读书;刻苦学习,涉猎古典名著。少年李清漪聪颖好学,富于同情心。14岁那年,他考入下小诸葛完全小学读书。放寒假时,适值漫天大雪,山路难行。家中派车子去接他和四弟回家过年。小兄弟俩见车夫推着小车攀登崎岖的山路非常吃力,十分同情,谁也不肯乘车。他们一路步行到家,鞋袜都被雪水浸湿透了,受到乡亲们的赞美。

1918年,十月革命的消息传到了偏远的下小诸葛小学。17岁的李清漪和四弟都非常向往苏联这个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他们私下计议将来寻找时机去苏联留学。他经常约同学好友李鸿宝、靳星五、刘瑾山等到家中谈论时局,相互学习与勉励。这个时期李清漪的思想十分活跃,他曾作画讽刺袁世凯和日本帝国主义签订卖国的“二十一条”,向群众作宣传。

李清漪18岁时,考入设在临沂的山东省立第五中学,后又转入济南育英中学。当时,该校学费与膳费较贵,家中除供应他应交的学杂费外,还给他一些零花钱。可他却从来不乱花这些钱,习字用的仿纸都是写满正面后,又翻过来用背面,在大字的空间再嵌写小字,最后拿回家去打袼褙做鞋用。他在学好功课之余,还练习绘画、书法,书、画、雕刻都有一定造诣。中学毕业后,他考入上海大学。

上海大学是1922年在中国共产党的支持与帮助下创立的一所进步学校,教员中多系共产党员和进步知识分子。国民党元老于右任任校长,邓中夏任总务长。内设社会、经济、哲学等8个科系。李清漪入校后,初修中国古典文学,旋即入社会系(系主任为瞿秋白)。李清漪在这里刻苦学习研究马列主义,并受到邓中夏、恽代英、蔡和森、瞿秋白等共产党人的教育与影响,思想进步很快。他积极参加社会实践,深入工农群众进行社会调查;到工人夜校任教,向工人群众传授文化知识和革命道理,表现出较高的思想觉悟。1924年,经瞿秋白介绍,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在党组织领导下,致力于学生运动和工人运动,成为山东省沂水县早期共产党组织的创始人之一。

1925年,五卅惨案发生后,李清漪受党组织派遣,到刚刚成立的上海总工会工作。上海总工会拥有会员21万多人,委员长是李立三,下设总务科、交际科、会计科、组织科和宣传部等机构。总务科主任是刘少奇,副主任是谢文锦、刘贯之。李清漪在总务科文牍股工作,掌管总工会秘书、庶务,并负责组织指导及仲裁工会工作。当时,上海的帝国主义及国内反动势力猖獗,对工会的工作人员进行迫害、监视甚至绑架暗杀。这时期,李清漪协助总工会领导人李立三、刘少奇做了大量工作。他深入工人群众,进行宣传教育,编写文告,印发传单,揭露反动派和资本家破坏工会的卑劣伎俩,组织工人进行斗争。

1926年,李清漪受党组织派遣,随于右任校长北上,往来于平、津、保之间,做国民军孙岳、邓宝珊部的工作,促其策应北伐。他曾携带油印机,寄居在天津南开中学教员徐眉生处,每日早出晚归,为党的工作奔走。同年秋,李清漪积劳成疾,组织批准他回原籍休养。他随身携带油印机及进步书刊,准备在家乡从事革命宣传活动。当船到青岛时,天色已晚。为避免敌人搜查,他办完住宿登记即去澡堂洗澡,将党内密件也随身带入澡堂。在他返回寓所时,发现油印机及行李均被军警掠去。他立即找老板说理,提出在住宿登记时已申明携带印教材用的油印机等物,不在违禁之列。经过据理力争,老板只得认赔了事。回乡以后,李清漪偶染伤寒,加上旅途劳顿,病情危殆,曾丧失知觉数日,幸治疗及时,至冬方见好转,却留下耳聋后遗症。大病初愈,他便开始了革命宣传活动,首先让出房屋,集资在本村办起平民夜校,吸收30多名青少年参加学习。经费由他筹集,讲义由他编写、油印发给学生。他在讲课时,把文化知识的传授与革命的启蒙教育巧妙地结合起来,将共产主义的基本原理和共产党的主张渗透到文化教学中。在这期间,李清漪还创办了《农民小报》,向农民宣传革命道理;把带回的《向导》、《新青年》、《中国青年》、《新建设》等进步书刊和省港罢工的材料介绍给当地青年知识分子。在他的影响和带动下,周围农村的一些进步知识分子,也先后办起了平民学校,有近200名青少年参加学习。在这些学校里,也都使用了李清漪编写的课本。一时间,革命思想和文化知识在沂水县西北乡的山村广泛传播。

1927年4月,李清漪介绍埠学村李鸿宝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李鸿宝又很快与沂水城瑞麟小学教师、地下党员邵德孚接上了关系,被编入沂水县第一个中共支部,参加党的革命活动。

这年清明节的前一天,李清漪动身赴上海,打算寻找党的组织,投入大革命洪流。当他到达济南时,任共青团山东区委书记的原上海大学同学汪伯洋告诉他,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白色恐怖笼罩上海,上海总工会、上海大学均被反动派查封。在这种形势下,李清漪服从组织决定,留在济南任中共山东省委执委技术书记。一天,他正在阅读党内文件,一伙警察破门而入。李清漪未能及时发现,及至警察闯入房间,他才匆忙将手中密件吞食。这引起警察的注意,他们又继续搜查出一些进步书刊和密件,遂将李清漪逮捕。

李清漪被捕后,以一个共产党员的大无畏气概,把敌人的法庭当作革命讲坛,义正词严地揭露反动当局的罪恶,宣传革命真理,把敌人驳得瞠目结舌。敌人使尽各种毒刑,逼他供出党的组织及其成员和党的秘密,结果一无所获,无奈又生诡计,将在省法政专科学校求学的李秀岩逮捕。硬说李秀岩既和李清漪是叔侄关系,自然就是共产党。李清漪对敌人这一卑鄙伎俩嗤之以鼻。他坦然自若,以轻蔑讥诮的口吻说:“你们连这点常识都没有。李秀岩是我本家叔叔不错,但是他的家庭是地主,他本人学的又是法律,将来要和你们一样当法官,反对共产党,怎么能想像他会加入共产党?共产党又怎么会吸收这样的人做共产党员?你们无故逮捕正在求学的学生,这合法吗?”一席话说得敌人哑口无言,只得将李秀岩释放。

李清漪被敌人连续严刑拷问三天三夜,两肋被烛火烧焦,但他威武不屈,守口如瓶,始终保守党的秘密。敌人黔驴技穷,终于下了毒手,于1927年5月23日把李清漪枪杀于济南圩子门外。李清漪时年仅26岁。在白色恐怖之下,他的尸骨都未能收殓。

李清漪被敌人杀害的消息传到他的家乡,许多接受过他革命启蒙教育的青年万分悲痛,个个义愤填膺,纷纷找到党的组织,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和共产党领导的农民协会,以实际行动来悼念这位革命先驱。

(靳星五李守玉赵心斋鲁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