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毛新梅

字号:

毛新梅,名泽澍,字新梅,号锡纯,1896年3月4日生。读了6年私塾,后从父学医,长大后成了一名颇有名气的中医师。尤以善治白喉、麻痘著称。他同情和关心穷困的乡亲,给他们看病、抓药,往往分文不取,因而韶山人民都尊敬他,加入中国共产党后,被选为韶山冲的党支部委员。

毛新梅和毛泽东两家住处相隔很近,关系也很亲密。1923年春节期间,毛泽民从安源回家,同毛新梅等谈起安源工人运动的情况,毛新梅被如火如荼的安源工运斗争所感动。毛泽民想在老家找几个帮手去安源,并说安源工人缺药少医,毛新梅立即果断决定跟随毛泽民去安源。

春节过后,毛新梅到了安源,被安排在路矿工人消费合作社当店员。他每天除抓紧完成向矿工供应生活用品的任务,给患病的矿工和家属治病外,还协助毛泽民、毛福轩开展工人运动,动员矿工参加工人夜校学习。直到1925年1月,因父亲病危,毛新梅才从安源返回韶山。

1925年2月,毛泽东从湘潭乘船回到离别多年的故乡。毛泽东此次回来,还没有“衣锦还乡”的气魄,他是来放“火”的。毛新梅便成了毛泽东在韶山“点火”的有力助手。毛新梅建议韶山要像安源那样建立秘密组织,这同毛泽东想到了一起。毛泽东于是决定组织秘密农民协会,要求积极分子到各乡村动员穷苦农民加入。

毛新梅心中又兴奋,又激动,他渴望韶山点燃起革命的熊熊烈焰,烧掉这里的鬼魅魍魉,烧出一个崭新的世界。于是,他不辞辛劳,利用行医的方便,走村串户,到处宣传农民要翻身要组织起来的道理。他家离章旭冲、望冲湾、柘木冲一带较近,他就把这些地方作为工作重点。在这个时期,他还动员自己的哥哥、弟弟侄儿参加农会,他还协助杨开慧创办农民夜校。

“金花种,开红花,一开开到穷人家;穷人家要翻身,世道才像话。今天盼啊明天盼,只盼哪天出太阳;太阳一出照四方,大家喜洋洋。”当这首激奋人心的歌曲在韶山响起时,第一所农民夜校在毛氏宗祠开学了。毛氏宗祠与毛新梅家和他开办的药店相连。夜校上课时,毛新梅总是事先将油灯、凳子准备好。经过毛新梅等人一段时期的努力,韶山地区很快地开办了20多所夜校。

1925年6月的一天晚上,毛新梅在毛泽东的主持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韶山最早的5个党员之一,并和毛福轩一起担任中共韶山支部负责人。

在毛新梅等人的宣传教育下,昭山的贫苦农民终于从芭顶荆门的独家小院集合到革命的旗帜下。整个韶山冲一洗昔日那种阴晦的气氛。黑脸膛绽开了笑颜,黑腿肚在抖动,革命的烈火熊熊燃烧起来。

这年6月间,韶山冲的茅草路上,也出现了城市里那样的游行示威。五卅惨案的消息传到这里,毛泽东在秘密农协的基础上,建立了“雪耻会”。“雪耻会”喊出了“打倒列强,洗雪国耻”的口号。毛新梅异常忙碌,他当选为“雪耻会”的执行委员,并担任第三乡“雪耻会”的负责人。“雪耻会”在集镇、祠堂和山村四处演讲,演文明戏,宣传反帝反封建革命。

1925年夏秋之间,韶山饥肠辘辘的农民们打响了经济斗争的第一炮——阻禁平粜。上一年韶山山洪爆发,冲毁农田,粮食大幅度减产;是年又遭旱灾,谷米涨价,许多农家断炊。毛新梅为帮助农民度过灾荒,带领一些人到上屋场,找毛泽东商量解决办法。大家按照毛泽东的意见,到地主家“吃大户”,阻禁平粜,同乘机囤积居奇、抬高谷价的土豪劣绅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

斗争中,毛新梅注意培养积极分子。1925年10月前后,他先后介绍了邹祖培、杨幼麟、毛月秋、毛文斌等加入中国共产党。韶山的党组织派他到广州去学习。毛泽东正在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他考虑到韶山工作需要人,要他立即返回。他回到韶山不久,又被派到衡阳一所党校学习了40多天。

12月,毛新梅从衡阳回到韶山时,韶山的党员已发展到100多人,他即进行组建总支部的筹备工作。中共韶山党总支委员会成立后,他被选为总支宣传委员。1926年春,毛新梅被调到湘潭县城,参加县农协的筹备工作,并负责管理帐目筹措经费。8月,他在湘潭县第一次农民代表大会上,当选为县农协庶务部长。

北伐军入湘后,毛新梅又奉命回到了韶山。这时的韶山,革命之火燃烧得更旺了。农民协会如雨后春笋般在韶山的山山冲冲出现,农会的旗帜到处飘扬,韶山一片热火朝天。毛新梅被深深感染了,他热情高涨地投入新的工作。于是,韶山的农民武装起来了,成立了侦察队、运输队、宣传队,积极支援北伐战争。

“马日事变”后,湘潭形势逆转。毛新梅化装回到韶山,分头向毛福轩、庞叔侃和钟志申介绍长沙发生的反革命政变,传达上级党组织关于组织农民武装反攻长沙的指示,并立即召开党员大会进行动员部署。几天后,以韶山农民自卫军为核心的潭(湘潭)湘(湘乡)宁(宁乡)边区工农义勇军司令部成立。韶山人,尽管面临鲜血、面临死亡,但他们没有害怕,没有退却。这支刚成立不久的农民自卫军,勇敢地在姜畲、云湖桥、马托铺一带同反动军队进行激战。毛新梅担任了义勇军的后勤工作,负责通讯联络和掌管经费、物资等工作。不久,他奉命离开部队来到湘潭城里,负责联络通讯工作。

6月16日,他按照约定的时间回到韶山,准备参加农协的一个会议。但韶山党组织根据当时形势,将会议提前一天召开之后,随即隐蔽转移。他连夜寻找有关人员未成,便悄悄回到家中休息。不料当晚被当地一名劣绅告密,许克祥部派出一个连,在第二天清早把毛新梅的住屋团团围住。毛新梅打开大门,拿出自己身上的一份国民党证件说理,敌人根本不听,强行在他身上搜出了毛福轩写给他的信,内容主要是许克祥已反水要大家做好准备。敌人将毛新梅逮捕并抄了他的家,把他用过的书籍、笔记本、信件、相片全部抄走。他被敌人五花大绑缚在毛氏宗祠的廊柱上,从早上一直拷打到中午,但他始终坚贞不屈。下午,敌人要把毛新梅带走,毛新梅的妻子赶来给丈夫喂饭,五个孩子也围在旁边抽泣。而毛新梅像往常一样镇定自若,大义凛然。临行时,他对妻子说:“好好把儿女带大,革命一定会成功。”他深情地环顾自己的故乡,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牵动着他的心、他的情……

1927年6月26日,毛新梅牺牲于湘乡砚石坪。时年31岁。

(湘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