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邓赤中

字号:

邓赤中,原名邓友声,字文轩,1904年出生于湖北省沔阳县刘家桥一个贫苦塾师家庭里。1921年,邓赤中怀着对黑暗社会的不满和对真理的追求,到武汉省立二中求学。他经常组织同学听著名共产党人董必武、恽代英的演讲,逐渐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取“赤化中华,解放全人类”之意,他改名为“赤中”。1923年秋,经老师刘良栋介绍,邓赤中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对党的负责人说:“共产党员就是革命的火种,我们要打倒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只有唤起民众。我要回家乡去发动人民群众参加革命,发展共产党员,撒播革命的种子”。

1924年2月,邓赤中与娄敏修、栩栩、刘金山等8名共产党员在沔城东郊的东岳庙内,秘密地建立了沔阳县最早的中国共产党小组。从此,沔阳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开始了蓬蓬勃勃的反帝反封建革命斗争。

为了在沔阳城乡发动群众开展革命活动,邓赤中具名呈请省教育厅批准,成立了以他为会长的“沔阳县平民教育促进会”。他根据当时的情况,提出了“以民为友,人人识字,懂得拯救国家之危急”的口号,并主编了《平民教育》刊物和《平民千字课本》,创办了沔城、新堤、彭场、峰口、张沟、里仁口、喻家桥、段家场等二十余所平民学校。邓赤中通过促进平民教育的合法形式,广泛地接触工农群众,传播马列主义,唤醒他们的阶级觉悟,同时秘密建立农协组织,发展积极分子和共产党员,为农民革命运动创造组织条件,打好群众基础。

邓赤中胸怀坚定的信念,到处传播革命思想,在家乡刘家桥办起了平民夜校,多方联络,广交朋友,不断向农民兄弟宣传革命道理。全村80多户,除几户大土豪劣绅外,都投身到了农民革命运动的洪流之中。塾师邓有标,有才有志,报国无门,邓赤中经常用言行影响他,引导他,使他认识到只有跟着共产党干革命,才有国家前途和个人前途。在邓赤中的帮助下,邓有标为开展平民教育,发动农民革命做了不少工作,并由邓赤中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改名为邓觉民,表明自己是一个有无产阶级觉悟的人。后来,邓觉民在1932年的小沙口战役中与17岁的女儿邓月兰一同牺牲在战场上。在邓赤中影响下参加革命的同乡邓翘如,后担任沔阳县人民自卫团团长,1927年8月被反动军队逮捕,绑赴刑场时,高唱《国际歌》,高呼“共产党万岁”的口号英勇就义。

地处沔阳腹部的白庙凤凰台,是个紧靠东荆河北岸的村子,邓赤中决定把这里作为领导全县革命工作的中心。1924年,邓赤中利用暑假到这里做发动群众的工作,借开办农民夜校,结识了村里教经馆的先生陈墨香。陈墨香是个有学问、有骨气的农村知识分子,在群众中有较高的声望。为了打开这里的局面,邓赤中常常与陈墨香交谈,讨论治国救民的理想。在邓赤中的帮助下,陈墨香进步很快,不仅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而且还协助邓赤中组织建立了白庙党支部,在发动群众、保卫县委机关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后来被选为中共沔阳县委委员。白庙凤凰台在邓赤中的深入细致发动下,一百多户人家的村子里就有二十多户人家参加了革命,不少人加入了共产党组织,十多人担任了县区领导干部。县委建立后,就把机关设在这里。邓赤中就像一团革命的火种,走到哪里,就在哪里点燃熊熊的农民革命之火。

沔阳共产党组织建立后,邓赤中一方面利用平民学校的形式宣传群众、发动群众;一方面创建各种革命组织,领导爱国民主运动,带领农会打土豪分田地。1925年初,邓赤中组建了“青年学会”“青年互助会”等党的外围群众团体。3月,邓赤中在沔阳城组织了一个规模很大的孙中山先生逝世追悼会,宣讲革命形势和孙中山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同年秋天,他在沔城发动私塾和官学里的青年学生、社会上的进步青年,接连开了几个大会,公开宣传反帝反封建的革命道理,揭露剥削阶级的罪恶,弹劾土豪劣绅杜星樵、杨介康和县衙门的贪官污吏,动员贫苦农民抗租抗税。1926年9月,中共沔阳县委成立时,邓赤中当选为文化部长。10月,北伐军占领武汉,国共合作的国民党县党部建立,邓赤中又担任了宣传部长。在邓赤中的积极努力下,同年冬,沔阳县农民协会正式成立,下辖38个区农协及618个乡农协。农协会员达到十九万余人。张家场农民协会成立大会上,邓赤中根据群众要求,镇压了与人民为敌的大土劣陆辑五、邓松山以及大土匪许真远、张方,搬掉了压在老百姓头上的石头,使恶霸地主胆颤心惊,人民群众拍手称快。

在领导农民运动进行政治斗争的同时,邓赤中十分关心群众疾苦,注意解决群众经济利益,把农民运动深入下去。1926年夏季沔阳遭水灾后,地主的豪夺巧取加重了农民的困苦,邓赤中在张沟领导农民开展了大规模的“反仓”斗争,把囤积居奇的大盐商张义兴的盐全部没收后分给当地的贫苦农民,把大地主大粮商的粮食没收后分给农民群众。“反仓”斗争大大振奋了农民革命的信心。邓赤中还在脉旺镇整顿混入了土豪劣绅的农协会,清除了破坏分子,重建了农协,巩固和发展了农协组织。

1927年初,党组织送邓赤中到省工人运动讲习所学习半年,他的思想觉悟和斗争水平得到了进一步提高。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四川军阀杨森的部队打到了沔阳,放出被农会捕押的土豪劣绅,解散农民协会,屠杀农运干部,反动气焰嚣张起来。七一五反革命政变后,各种反动势力更是不可一世。如河大劣绅杨奚如从牢中放出后,领着流氓地痞捣毁了乡农会,乱刀杀死农会负责人杨海东,而且取出肠肚悬挂树上示众。匪首李伯岩、钱鼎三组织“清党干部团”,劫夺彭场和张沟等地农民自卫团枪支四十多支,杀害了农民自卫团团长邓翘如。党的组织和革命群众团体遭到严重摧残,形势相当严峻。

邓赤中偕黄国庆、夏德美等人赶到武汉,向中共湖北省委汇报了情况,请求对策,并参加了省委在鸡公山召开的会议,听取和学习了罗亦农等省委负责人传达的八七会议精神及《两湖暴动决议案》的报告。会后,邓赤中等返回沔阳,计划恢复和整顿党的组织,发展武装,建立暴动的基干队伍,准备发动秋收起义。9月3日,邓赤中与娄敏修在白庙凤凰台主持召开了党员大会,传达了党的八七会议精神和省委、特委的决定,要求党员深入农村,发动群众,以革命的武装反对反革命的武装,开展土地革命。会议处决了叛徒,研究并决定在戴家场举行暴动。

戴家场是沔阳中部的一个集镇,盘踞在这里的大土豪、团防头子涂老五是当地最大的恶霸。他长期肆虐乡里,作恶多端,残害人命,民愤极大,人称“涂老虎”。10日中秋节之夜,邓赤中按预定计划将暴动队员带到六功堤附近,进行了暴动前的动员。他讲道:“我们无产阶级不打倒封建土豪劣绅,就永远被压迫被剥削,今天我们消灭涂老五,大家有没有信心?”队员们雷鸣似地回答:“有!”随后邓赤中将枪支、梭镖和炮竹分发给暴动队员,乘着月光,带领队伍直扑戴家场,迅速包围了涂老五的家。顽固的涂老五凭借高墙深院、铁皮箍门,与暴动队对抗,队员一时攻打不进去。邓赤中为了减轻我方伤亡,命令将柴草淋上煤油用火烧房子。藏在屋内的涂老五见火光冲天,杀声撼地,连忙窜上屋脊,企图夺路逃生。此时,手持短枪的暴动队长董锦堂看到屋面上有一黑影,举手一枪,打中了涂老五的腿。涂老五从屋上跌到了屋旁一块南瓜地里。暴动队员一涌而上,踩着涂老五的脑袋冲进了大院,缴获了反动团丁的枪支弹药。涂老五几天后死去。邓赤中带暴动队员连夜清理财产,张贴标语,公布涂老五的罪行,并将缴获的布匹、粮油等财物装了二十多船,运往白庙凤凰台,作为军需。

戴家场暴动打响鄂中地区秋收暴动的第一枪,揭开了江汉平原革命武装斗争的序幕,极大地鼓舞了广大人民的革命斗志,为各地武装斗争的开展提供了宝贵的成功经验。随后,邓赤中又率领暴动队先后在府场、白庙、杨树峰、小河口、彭家场、郑道湖、段家场、拖船埠等地组织了规模大小不等的武装暴动,起义烽火在沔阳迅速蔓延开来。

10月,中共鄂中特委南部负责人萧仁鹄、邓赤中率暴动发展起来的武装与监利部分农民武装会合,在沔阳西南部的柳蚌湖,组成工农革命军第四军。萧仁鹄任军长,下辖第一、第二师,由邓赤中、熊传藻分别任师长。不久,两师合并改为第十三师,开始了在沔阳湖区的游击活动。

鄂中秋收暴动使敌人十分惊慌。敌人为了镇压革命、扑灭秋收暴动的烈火,逮捕了中共沔阳县委领导人娄敏修、卢敬符等革命者九十多人,关押在沔城监狱。为了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营救娄敏修及革命群众,进一步扩大秋收起义的战果,邓赤中在白庙主持召开了各区暴动负责人会议,讨论和制定了在沔城举行暴动和武装劫狱的行动计划。决定趁沔城内敌兵力空虚时,先派一部分暴动队员化装潜入城内,侦察情况,以为内应,然后里应外合,智取沔城。会议选举邓赤中为中共沔阳县委书记,暴动总指挥。

12月2日,邓赤中派富有战斗经验的彭国材、胡幼松等暴动队员化装成卖柴、卖菜、打鱼的老百姓潜入沔城。他们将敌人兵力部署,进攻路线弄得一清二楚,然后送到率兵埋伏在城外的邓赤中手里。3日拂晓,潜伏在城内的暴动队员发出信号,总指挥邓赤中带领各路武装冲入城内,兵分两路,一路直奔监狱,干掉守兵,打开牢门,救出娄敏修、卢敬符等九十多人;一路猛扑县衙,击毙了双手沾满革命者鲜血的反动县长胡宝,处决了国民党改组委员刘楚玉,缴获了县长的铜印和长短枪二十多支,子弹两千多发,焚毁了县衙。沔城暴动获得成功,极大地打击了敌人,威震全省。

沔城暴动的胜利,使反动派惊恐万状,反动头子李伯岩在国民党军队的支持下,又重新占据了沔城。李伯岩的“反共清乡团”骚扰百姓,敲诈勒索,残杀无辜,广大群众切齿痛恨之。邓赤中决定惩治这股敌人,缴获枪支,壮大革命武装。严冬时节,邓赤中和几个同志在东荆河里破冰捞到几十斤鲜鱼,派两名侦察员扮着年青夫妇到县城卖鱼,自己带领七十多名暴动队员埋伏在城外坟地里。当化装的侦察员杀掉守城敌兵,将其他敌人诱到城外时,邓赤中率领埋伏的暴动队员一拥而上,杀向敌群。敌兵措手不及,被打得人仰马翻,争相逃命。暴动队消灭了十多个敌人,缴枪9支,得胜而归。

1928年1月初,邓赤中指挥的暴动队伍在监利农民武装的配合下,用里应外合的办法袭击敌新沟嘴常练队成功,缴枪六十多支。至此,中共鄂中特委领导下的暴动武装发展到二百多人、枪一百多支。这支在邓赤中等同志领导下的游击队,成为插在敌人心脏的一把尖刀,使劳苦大众在白色恐怖中看到了光明。

随后,中共鄂中特委在沔西王家台召开会议,决定将监利县王尚武领导的暴动武装同邓赤中领导的暴动武装合并改编,正式成立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五军,军长由萧仁鹄担任,党代表由娄敏修代理,下辖一个师,由邓赤中兼任师长。

1月23日,贺龙、周逸群在监利县朱河镇会见了邓赤中、娄敏修等人,并举行了各县委联席会议。会后,邓赤中领导的武装编入贺龙、周逸群领导的湘鄂边前委指挥的正规红军,跟随贺龙举行了荆江两岸的年关暴动。后来攻打监利县城失利,邓赤中带领部分队伍回沔阳开展游击战争。此时邓赤中任代理鄂中特委书记。

同年8月,由于叛徒告密,设在白庙的中共沔阳县委机关被破坏。邓赤中不顾个人安危,只身赴白庙了解情况,处置叛徒,并准备做争取同志的工作,不幸被叛徒所拘。几个想邀功请赏的反革命分子威逼邓赤中投降,遭到邓赤中严厉斥责。邓赤中以“革命不怕死,怕死不革命”的铮铮誓言把叛徒们教训得哑口无言,无地自容。恼羞成怒的反革命分子无计可施,用枪押着邓赤中到东荆河边,逼他投水自尽。这时的邓赤中早已把生命置之度外,他毫无畏惧,坦然地对敌人说:“我死何足惜,但‘共产党’三个字你们要记得!”邓赤中牺牲时年仅24岁。

(陈少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