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林孔唐

字号:

林孔唐,字子陶,1903年生于四川省大竹县,家住县城以北约10里的卧佛寺。他自幼天资聪颖,喜欢读书,8岁上小学,学习成绩名列前茅。15岁就读于县立中学,学习勤奋,常常攻读至深夜。当同学们劝他休息时,他总是笑着说:“今日事岂可明日了。”1919年,五四运动的烈火从北京燃烧到四川。祖国的危亡,牵动着少年林孔唐的心,他积极联络同学组织了救国会,终日四处奔走讲演,给乡亲们以极大鼓舞。在林孔唐看来,中国富强之本在于发展农业。因此,他中学毕业后,不顾世俗偏见,于1923年春考取了国立北京农业大学,专攻农艺。

林孔唐有着十分明确的学习目的,“学以致用,修己救世”是他的座右铭。他珍惜在北京的宝贵学习时光,无论早晚,苦学不辍。入校以后,由于政府压缩教育经费,致使学校经常停课,但林孔唐并没有因此而放松学习。他对同学们说:“惟其政府不注重教育,吾人益不可不努力自修。”林孔唐在学习过程中,注意理论联系实际,试着用学到的知识解决现实中的问题。1925年,刚刚大学二年级的林孔唐,就在学校办的《新农月刊》上发表了《振兴我国农业之管见》、《鸦片与农业》等颇有见地的论文。他在《振兴我国农业之管见》一文中,提出了振兴我国农业的四点意见。第一,劝告国人不可轻视农业,他尖锐地指出:我国“非常轻视农业,大家认为这是下贱行道,不但不愿努力合作,并且不加提倡。”他大声疾呼:“要解决人民的生活问题,还是要非从振兴农业不可!”第二,解决农村教育,给农民灌输科学知识。他深刻地指出,振兴我国农业最棘手的问题是农民掌握的知识极其贫乏。农民有90%都不识字,而且保守闭塞,落后迷信,往往向那泥人木偶跪拜求援,这都是缺乏教育所致。“如果没有相当的办法,先去开通农民知识,解决农村教育,他们怎能得改良痛苦生活的工具—教育,而到生活改善?!”第三,设立全国农业联合改进会。他写道,我国农业方法,是农家父子相传,几千年得来的经验,如像帝制一样,实在是不合现时人类进化的需要,应当用科学方法去改进它。他认为,改革的重点是改变农民一盘散沙,老死不相往来,自己顾自己的状况;改革的办法,就是全国农业界联合,团结全国的农民,集合海内外的农业专家,与各地最有经验的老农,遇有困难问题,大家讨论,提出解决办法,然后在全国推广。第四,推广农场。他写道,农学注重实验,不尚空谈。所以要改良今日的农业,必定要多设试验场,使农民见诸事实,然后都来仿照着做。显然。林孔唐的一些意见,即使在今天,仍有着积极意义。

林孔唐家境宽裕,但他生活俭朴,常身穿帆布学生服。国立北京农业大学在西郊罗道庄,距城里较远,林孔唐每次进城,都是徒步。他在给父亲的一封信中写道:“男非必以居高堂大屋为安,日食山珍海味为乐。”林孔唐热心助人,同学有困难时,他总是慷慨解囊。每次家里汇款来,他将大部分存入银行,遇有同学生病无钱治,回家乡没路费,他就取出来给大家用。

五四运动后的北京,是中国青年的革命熔炉。早在林孔唐来北京的前一年,国立北京农业大学就成立了团支部,并由8个团员发起成立了农业革新社。这是一个以改革农村为宗旨的公开的群众性团体,后来发展到全国许多省份。它在学校附近的农村办起农民夜校,对于开展农民启蒙教育,培养农民运动积极分子等方面,发挥了显著作用。在这种环境的熏陶下,林孔唐进步很快,于1924年秋加入农业革新社,开始从事农民运动,并在该社主办的农民补习夜校授课,同时兼任事务主任。由于他办事负责,有条不紊,又待人诚恳,深受同学及夜校学生们的尊敬。同年10月,爱国将领冯玉祥发动了北京政变,推倒了曹锟政府,将所辖部队改称国民军,并电邀孙中山北上共商国事。但在奉系军阀张作霖的拥护下,政客段祺瑞窃取了北京政变的果实,成立了临时执政府,自任执政。尽管如此,12月31日,孙中山仍然应邀抵达北京。北京党、团组织组织了盛大的欢迎活动,林孔唐也冒雪前往前门火车站迎接。1925年3月12日,孙中山因病逝世,党、团组织又发动了浩大的悼念活动,同时为巩固国共合作,广泛宣传孙中山的三大政策,积极吸收国民党员。林孔唐感慨地说:“今先生去矣,不有继者,何以图将来!”不几天,他便加入了国民党,稍后又当选为国民党北京特别市第九区第三分部执行委员。五卅运动爆发后,林孔唐踊跃参加,在学校附近乡村及南口、张垣一带广泛演讲,慷慨激昂,感人至深。父亲因事来信促其回家,他在返家沿途还演说多次。北京团组织十分重视林孔唐的进步,同年发展他为团员。1926年1月,根据团中央121号通告关于年过20岁的团员均应转党的规定,又将他转为中共党员。

1926年3月12日,日本帝国主义为帮助奉系军阀消灭倾向革命的国民军,派军舰轰击天津大沽口国民军防地,打死打伤十数人,制造了大沽口事件。这天是孙中山逝世周年纪念日,林孔唐到故宫太和殿参加纪念活动时闻知此事,义愤填膺,连续几天在西郊各村讲演。16日下午4时,日本帝国主义,竟然纠集英、美、法、意、荷、比、西7个帝国主义国家,以国民军违反《辛丑条约》为借口,向中国发出最后通牒,提出国民军解除大沽口防御武装等无理要求,并限定18日中午12时前答复。消息传出后,北京各校、各团体代表在北河沿北京大学第三院召开紧急会议,决定3月18日上午召开国民大会。参加紧急会议的代表于会后分成两组,分别到段祺瑞执政府国务院和外交部请愿。执政府卫队竟然公开行凶,打伤十余人。林孔唐闻知这一流血事件后,毫不畏惧。他表示:“自入党以来,吾以身许世,此身非我所有也。”18日晨,林孔唐毅然与学校其他同志和同学赴天安门,参加国民大会。会后,林孔唐不顾饥渴和疲劳,又和广大群众一起,到东城铁狮子胡同执政府请愿,强烈敦促段政府驳回八国最后通牒。岂料,段祺瑞命令卫队开枪,当场打死几十人,打伤百余人。林孔唐右大腿中弹骨折,倒在东门。傍晚7时,他被送入钱粮胡同的内城官立医院,随即转入中央医院。19日,白雪皑皑,林孔唐握着其弟林孔虞的手说:“苟吾死,吾恨‘此身不死外人手’,而横遭彼帝国主义走狗之屠杀;虽然,‘努力还须同志们’,余诚是忧之!”他是多么不情愿离开同敌人斗争的战场啊!22日,又转入协和医院治疗。同志、同学、师长来看望的很多,但他总是询问时局如何,很少谈及自己的情况。医院先是给林孔唐做手术,取出碎骨,后又将右腿锯掉。因病情恶化林孔唐于5月22日11时在协和医院外科病房与世长辞,时年23岁。25日,国立北京农业大学林孔唐烈士治丧委员会将其灵柩迎回学校,葬于绿稻庄三角洲,6月7日开追悼会,后又在校园内为烈士立了一块纪念碑。1929年“三一八”惨案三周年的时候,林孔唐和其他“三一八”烈士合葬于圆明园九洲清宴遗址。

(陈喜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