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邱金辉

字号:

邱金辉,又名济鼎,1904年5月出生在江西省横峰县葛源邱村一户农民家里。他从小跟随父亲一边读书识字,一边放牛砍柴,15岁到私馆读书;19岁考入横峰县立高等小学;1925年考入南昌讲武堂军士训练班,是一名勤学苦练武艺高强的学员。1926年暑假,邱金辉经程伯谦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他在党的培养教育下,走上了一条为劳苦大众求解放道路。

1926年冬,北伐军进攻南昌城,正在南昌讲武堂学习的共产党员邱金辉和农民协会领导人程伯谦一道回到家乡横峰县葛源,宣传革命道理,秘密发展党的组织,开展农运工作。

帝国主义、地主豪绅对农民运动恨之入骨,恶毒攻击农民运动是“痞子运动”“糟得很”。为了驳斥反动派的谬论,推动农民运动向前发展,1927年春,程伯谦赴武汉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结业后他回到葛源,秘密召开党员会,传达了毛泽东关于《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的精神。“目前农民运动的兴起”,“其势如暴风骤雨”,“顺之者存,违之者灭。其结果,把几千年封建地主的特权,打得个落花流水”。毛泽东的这些话,使邱金辉如久旱逢甘露,心潮澎湃,热血沸腾,感到从未有过的痛快。更加坚定了他组织农民开展革命斗争的决心和信心。

大革命失败后,赣东北的弋阳、横峰两地的革命斗争虽一再受到镇压,但两地的人民仍在山区顽强地坚持着斗争。两县的农民自卫军曾于6月上旬一度攻占了县城。此后,两县农民武装在农村地区继续坚持斗争,等待时机,揭竿再起。11月下旬,在方志敏领导下,弋阳、横峰等5县党组织在弋阳九区窖头村举行会议,决定在弋、横两县举行年关暴动。邱金辉的任务是负责在葛源、邱家一带宣传动员,秘密串联,组织农民革命团。他日走山乡路,夜叩贫苦门,向广大农民宣传团结起来,建立农会,跟共产党走,拿起枪杆子闹革命的道理,开展一串十、十串百的秘密组织活动,不久整个葛源成立了32个农民革命团。葛源大地主周尚达,对农民运动怕得要死,恨得要命,因而千方百计伺机剿灭。他纠集地主豪绅借宗祠的名义,筹集资金,制造刀枪,办自卫队。可是,谁来当自卫队的队长呢?周尚达冥思苦想,想到了邱金辉。

邱金辉粗大彪悍,力大如牛,且武艺高强,远近闻名,方圆百里无人敢和他交手,周尚达虽然也听说他闹农民协会很厉害,行迹可疑,但仍觉得他是个难得的人才。他想,究竟如何,叫他来盘问盘问便知,若问出了破绽,随即除之;若问不出,就雇他当自卫队队长。这样,一则可防止方志敏把他“共”了过去,二则可暗暗监视他,为我所用。邱金辉自然不会叫他看出破绽,通过几番盘问,周尚达对邱金辉开始了“招安”。

程伯谦识破了周尚达的险恶用心,立即召开了党支部会议。会上决定将计就计:让邱金辉如期赴任,借机解决农民革命团的武器问题。邱金辉早就对周尚达恨之入骨,想到自己要为他去当自卫队长,心里老大不愿意,但为了革命利益,还是压着满腔怒火,在周尚达手下当起了自卫队队长。他“卖力地”工作:造名册,打刀枪,操队列,教武术,干得十分出色。周尚达也渐渐觉得邱金辉蛮效忠,很可信。事实上邱金辉等早就将自卫队带成为农民革命团的队伍。在自卫队举行的一次刀枪演习活动中,周尚达及地主豪绅参加了检阅。当他们看到自卫队刀枪娴熟,武艺精湛,步伐齐整,指挥得当时,毫不疑心,对邱金辉连连夸奖,倍加赞赏。

1928年1月,方志敏等人领导的弋横起义爆发,两县农民革命团组成6路纵队向外出击,邱金辉任第六路指挥之一。他与程伯谦等人一道,率领自卫队冲向周家大院门前。周家铁皮包着的大门紧闭着。自卫队砸开了大门,人如潮水般地涌进周家大院。周尚达事先闻风逃跑了。自卫队便没收了周尚达及数十家地主豪绅的8000余担租谷,烧毁了契据和账本,广大农民热烈欢庆暴动的胜利。

同年春,方志敏赶赴葛源,在万年台召开了6000多人的大会,他兴奋地介绍了弋、横两县农民暴动的声威和取得的辉煌胜利,号召大家紧紧跟着共产党,团结起来闹革命,彻底翻身求解放。邱金辉更是欢欣鼓舞,会后自卫队进行了整编,他被任命为农民革命军第二军第二师第十四团一营一连连长。

弋横农民暴动的胜利,使国民党反动派大为震惊。他们派遣了一个团的兵力,在地方还乡团、靖卫团的配合下,开始了对农民革命军的疯狂“围剿”。为了保存革命实力,邱金辉根据党的指示,率领农民革命军暂时避开敌人的锋芒,撤出葛源,上山打游击。

革命军一走,以蒋孝才为首的土豪劣绅组织靖卫团疯狂地进行反扑。靖卫团将邱金辉家产洗劫一空,还对其弟媳秋香、堂兄邱济如施以酷刑,逼他们交出邱金辉。敌人的残暴行径,激起了群众的无比愤怒,也增加了邱金辉无比的仇恨。

在艰苦的斗争环境中,党内有少数同志产生了悲观情绪,甚至主张埋掉武器,解散队伍。危难之际,方志敏、邵式平在弋横交界的方胜峰召开了会议。会上邱金辉积极拥护方志敏等同志关于在革命根据地开展群众革命斗争的主张,又在邵式平的领导下,参与指挥了金鸡山的阻击战,消灭了国民党军1个连,粉碎了敌人的第一次局部围剿。

在敌人的疯狂围剿下,邱金辉率领的游击队,生活、战斗是异常艰苦的。他们白天坚持战斗,夜晚上山种田、种菜;尽管如此,仍时常绝粮断炊,无奈之下,只能以野菜、野果充饥。他们紧紧依靠广大人民群众,用地雷、拉丝炮、竹尖桩、长矛、大刀等土造武器,采取灵活机动的战术,袭击敌人,打击豪绅,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

6月下旬的一天晚上,由于坏人告密,邱金辉从上饶县回家在石桥唐金寺一农民家里被捕。随即他被押送到葛源靖卫团团部。土豪劣绅巴不得马上置他于死地。靖卫团头子蒋孝才见到邱金辉,眼珠子都差点儿瞪出来,他想到他那两个被邱金辉率领的游击队杀死的弟弟更是恨不得把他食肉寝皮。但为了从邱金辉嘴里得到游击队的活动情况,还是装出一副伪善的面孔,对他许以高官厚禄、金钱美女,劝邱金辉投降。邱金辉横眉冷对,厉声回答:“不要来这一套,什么事我都不晓得,就是晓得我也不会告诉你们,要杀便杀!”

敌人用软的不行,便施以酷刑。在被囚的短短几天里,敌人把所有的刑罚都用遍了,邱金辉被折磨得死去活来,但敌人只能摧残他的肉体,却丝毫没能动摇他那钢铁般的意志。

7月11日,天空乌云密布,大地悲壮沉寂。遍体麟伤的邱金辉被押到葛源镇东面矮山头的刑场上。邱金辉不时地昏迷过去。当他从昏迷中醒来时,便克制住难以忍受的剧痛,毅然昂起头,站在宽阔的沙坪高台上。

“你还是把共产党的组织交待出来吧,可以立即放你回家”,“这可是你最后一次机会了。”靖卫团团总凶相毕露。“呸!要杀就杀,不要罗嗦!”邱金辉发出了怒吼。“好哇,算你有种”。靖卫团总气急败坏,下令刽子手动刑。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们如狼似虎地剥去了邱金辉的上衣,把他绑在十字架上。只见刽子手抽出一把雪亮的匕首向邱金辉的左右肩胛各捅了一刀,然后插上两支蜡烛点燃;又用铁钉在邱金辉的头顶上钉个洞,插上香点燃;接着又点燃一把火烧邱金辉的胸窝。邱金辉承受着令人惨不忍睹的酷刑,大义凛然地说:“杀吧,杀了我一个,杀不绝共产党人。革命一定会胜利!”毫无人性的刽子手一刀刺向邱金辉的胸膛,取出了他鲜红的心肝。

目睹邱金辉牺牲的情景,围观的父老乡亲们无不心如刀绞,悲痛万分,他们到处传诵着烈士牺牲的经过,赞叹烈士的英勇献身精神,新中国成立后,又把烈士的革命事迹整理出来,激励后人。

(徐风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