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何耀全

字号:

何耀全,字永辉,1897年3月6日出生在广州,祖籍福建省永定县。

何耀全幼时家境贫困,15岁时即辍学做杂工。1918年,他和香港一卷烟厂女工吴丽贞结婚后,在广州镇守所当话务员。1921年,他到香港当电车公司售票员,由于工资很低,入不敷出,经常忍饥挨饿。当时,苏兆征、林伟民领导的中华海员工业联合总会影响很大。何耀全与工友锁春城等以此为榜样,发动电车工人成立了香港电车工业竞进会,并以“竞进会”的名义向资方提出了改善工作条件和生活待遇的要求。斗争取得了胜利,大大提高了何耀全和工友们团结斗争的信心。

1922年1月,香港海员举行大罢工。何耀全积极发动电车工人举行同情罢工,声援海员的反帝斗争。他常与苏兆征、林伟民互通消息,交流斗争经验。在海员罢工期间,何耀全团结工人中的活跃分子,商讨、草拟了香港电车工会章程,并再次向资方提出增加工资的要求。经与资方谈判,电车工人取得了增加工资10%的胜利,并正式成立了电车工会。何耀全当选为工会干事。

1925年五一劳动节前夕,国民党右派、工贼发起组织了“劳工反共产救国同盟”,阴谋用他们控制的工会的名义,召开全国工会代表大会,以反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华全国铁路总工会、中华海员工业联合会、汉冶萍总工会、广州工代会等发起的,即将在广州召开的第二次全国劳动大会,并煽动各地工人代表不要到广州开会。何耀全作为全港工会的代表,不顾工贼的阻挠,毅然来到广州,于5月1日出席了大会并发言:“香港现在成为英帝国主义统治的地方,但是它是中国的神圣领土;香港工人无论是为民族的解放或阶级的解放,都应与国内工人阶级团结一致,共同奋斗。”对香港各工团分成几个系统的问题,何耀全认为应该由各工会选出代表,召开联席会议,消除门户成见,建立统一的香港总工会,以便集中力量,为争取民族的阶级的解放而奋斗,明确表达了对建立统一的香港工人组织的热情和决心。在这次大会上,何耀全当选为中华全国总工会首届执行委员会委员。会后,他重返香港,与苏兆征一起,联络电车、洋务、木匠、印务等工会,组成了香港华工总工会筹备委员会,任筹委会委员。

上海五卅惨案发生后,中国共产党派中华全国总工会秘书长兼宣传部长邓中夏、中共两广区委委员杨匏安等到香港,会同在港的共产党人杨殷、苏兆征等,发动工人大罢工,支援上海的反帝爱国运动。何耀全和华工总工会所属的30多个工会负责人参加了邓中夏、杨殷等主持召开的全港工团领袖联席会议。会上,有些工会领导人对举行罢工犹豫不决,怕罢工没有工资,生活问题难解决;有的还怕被捕坐牢。何耀全坚决主张发动罢工,积极协助邓中夏等说服思想有顾虑的工会领导人,终于取得举行罢工的一致意见,并建立了全港工团联合会,作为罢工的指挥机关。

6月,震动中外的省港大罢工爆发了。何耀全除组织电车工人参加罢工外,还协助苏兆征、邓中夏等组织、发动煤炭、码头、邮差、清洁、木器、建筑、食品、汽车、皮革等各行业工人罢工。港英当局万分惊慌,宣布实行战时戒严令,驻港的英国海、陆军全体出动,铁甲车日夜在街上巡逻,军舰上的炮口对准了工人住宅区,警探四处搜捕共产党人和发动罢工的工会领导人。何耀全机智地避开警探的搜捕,带领罢工工人从香港回到广州。

27日,中华全国总工会在广州召集香港、广州的沙面罢工工人代表和工会干部开会。何耀全作为省港罢工工人代表出席了这次会议。会议决定成立“中华全国总工会省港罢工委员会”,苏兆征当选为委员长,何耀全、曾子严当选为副委员长。不久,经苏兆征介绍,何耀全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之后,他又担任了中共省港罢工委员会党团成员。

不久,中共两广区委、省港罢工委员会决定组织罢工工人纠察队,武装封锁香港。何耀全等人很快组建起一支3000人的武装纠察队,配备了步枪、机关枪,还配备了小型舰艇,专门截扣走私贩送给港英当局的物资,武装封锁使香港成为一座“死港”。

7月31日,苏兆征、何耀全等邀请周恩来到省港罢工工人代表第六次大会上作政治报告。周恩来高度赞扬了省港大罢工的反帝斗争,极大地鼓舞了罢工工人的斗争勇气。

10月,中共两广区委决定发动工农武装和人民群众,协助广东国民革命政府东征盘踞在粤东的军阀陈炯明,南征盘踞在南路、琼崖的军阀邓本殷。何耀全发动罢工工人组织运输队,支援东征,又发动香港电车、机工联合会工人组成宣传队、运输队,随军南征。

1926年初,鉴于港英当局对谈判解决罢工问题毫无诚意,何耀全按照中共两广区委和罢工委员会的指示,派罗珠、徐惠东、黎胜等重返香港,发动第二次罢工。春节前夕,香港1万多名工人罢工,许多商店关门罢市。随后,罢工工人在何耀全等的领导下,不顾港英当局的恐吓、阻挠,毅然回到广州。

2月13日,《工人之路报》发表了《中国共产党告罢工工友与民众》一文,指出省港罢工工人是“全国工人阶级的模范”,“中国国民运动的领导”,“革命的一支强有力的军队”。何耀全读了文章后,兴奋地对罢工委员会的干部说:“我们有中国共产党和国内外广大人民群众的帮助支持,特别是广州举行了援助罢工周,工农商学兵各界群众捐款数万元,我们一定要坚持斗争下去,以夺取最后的胜利。”与此同时,何耀全被任命为中共两广区委委员。此后,他经常到广州文明路75号3楼区委会议室,与周恩来、陈延年、彭湃、阮啸仙、邓中夏、苏兆征、刘尔崧等一起商议工作。

广东的国民党右派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工农运动的蓬勃发展十分恐惧。他们不断制造事端,企图以武力压制工人运动。中山舰事件发生后,蒋介石派军队包围了省港罢工委员会,妄图收缴纠察队的武器。何耀全坚定地表示:“这支工人武装的武器不能随便被缴去。”他下令纠察队员严守岗位,不准缴械。为了对付可能发生的事变,保证机关的安全,3月21日,何耀全以罢工委员会的名义,在《工人之路报》上发表紧急通知:“本日因军事关系,东园附近被军队扼守。所以本会职员暂时停止办公,大概即日可以解决。查此事与罢工范围并无牵涉,诚恐各工友误听奸人谣言,妄生疑惧,特此通知。”“东园”即省港罢工委员会机关所在地。这样,何耀全就巧妙地将国民党右派派军队包围罢工机关一事公诸社会了。同时,何耀全还迅速将情况向中共两广区委、全国总工会作了汇报,并通知罢工工人提高警惕。由于中国共产党和工农群众的强烈抗议,蒋介石自忖羽翼未丰,不敢过早地与共产党和工农群众公开对抗,遂下令撤走了军队。事后,何耀全对同志们说:“蒋介石是个阴险的人物。他派兵包围罢工委员会,另一方面又向国民党中央作假检讨,说这件事事起仓卒,承认派兵包围罢工委员会和广州实行戒严是不对的,可见他是一个两面派人物。经过我们的斗争,他终于下令把军队调走了,但是,我们从这件事应得出教训。工人阶级应该紧紧地掌握住武装,不能随便被缴械。同时,今后要提高警惕,防止这类事件再发生。”

省港大罢工爆发后,何耀全更加关心香港工会的统一问题,认为这是团结广大工人进行反帝斗争的重要一环。他对工会的干部、工人说:“工会是保障工人阶级利益的武器,是推翻资产阶级、打倒帝国主义的作战机关,是工人阶级的炮台。如果力量不统一,各敲各的锣,各打各的鼓,各个工会之间经常闹矛盾,这就不能统一革命力量,就不能夺取革命事业的胜利。为此,必须尽快建立香港总工会,统一领导全香港工会,以便夺取罢工的胜利。”经过艰苦的工作,4月15日,各工会选出的代表齐集广州,香港总工会第一次代表大会终于胜利召开。何耀全出席了这次大会。大会建立了香港总工会,何耀全任第一届执委会委员,26日,又被推选为交际部长。

5月,何耀全在广州召开的第三次全国劳动大会上当选为中华全国总工会第二届执委会委员。14日,任常务委员。当选为委员长的苏兆征大部分时间都在总工会机关办公,省港罢工委员会和罢工工人代表大会的日常工作多由何耀全主持。他废寝忘食,夜以继日地工作,为工人阶级的反帝斗争呕心沥血。

10月,北伐军攻克武汉,国民革命的中心逐渐从广东移到武汉。中共两广区委和省港罢工委员会决定停止武装封锁香港,结束罢工。历时16个月的省港大罢工沉重地打击了帝国主义,并对巩固广东革命根据地和准备北伐战争起了巨大的作用。

罢工斗争结束后,何耀全根据党的指示留在广州处理善后并开展革命活动。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广州的形势也日益紧张。何耀全立即布置党团员和罢工委员会的干部迅速转移。1927年4月15日凌晨,何耀全在豪贤路苏兆征原住所召集同志研究应变事宜后,不幸被捕。4月下旬,他和刘尔崧、萧楚女、毕磊等40多个优秀共产党员、工农运动领袖被国民党右派秘密杀害,时年30岁。

何耀全烈士牺牲了,但他从事工人运动的光辉业绩,永远载入中国人民革命斗争的史册上。

(何锦洲刘鹿舟林木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