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任开国

字号:

任开国,又名紫云、朝兴,1898年生于四川省青神县青龙乡(今河坝子乡)一个农民家庭。1915年秋,任开国考入四川省眉州联合县立中学第九班学习。此时,眉州联中的校长夏光谱是归国的留日学生,崇尚变革,重视西学,立志教育救国,提倡新思想、新文化。这样的环境为任开国开拓视野提供了有利条件。在校期间,他与帅昌时(1928年担任中共四川省委秘书长)、丁华等热血青年志同道合,经常在校园、三苏祠等地促膝谈心,探讨志向,抒发振兴中华的激情。

1920年,任开国来到武汉,在武昌师范大学社会学系学习。当时的武昌师大是中共一大代表李汉俊、陈潭秋、包惠僧等利用教师身份,传播马克思主义的主要阵地之一。置身于这样的革命摇篮里,任开国感到非常荣幸。他如饥似渴地学习陈独秀1920年初在武昌师大题为《社会改造的方法与信仰》的专题演讲,学习陈潭秋发表在《中国青年》、《武汉星期评论》等报刊上的许多文章,亲耳聆听李汉俊、陈潭秋、包惠僧等有关马克思主义学说的演讲。在这期间,任开国还有幸结识了武昌中华大学的著名青年领袖恽代英、学生领袖林育南等。秉性刚烈的热血青年任开国逐步地接受了马克思主义,选择了为共产主义奋斗的人生道路,很快加入了社会主义青年团和中国共产党。

1923年,任开国一面读书,一面办社团,出墙报,按照恽代英提出的“友交友”的方式开展学生运动。他在“共进社”图书室内设青年图书室,并努力使之成为传播马克思主义的重要阵地。

任开国不畏艰难困苦,深入群众做了大量调查研究,对团的工作有极其深刻的见解和很好的建议。他十分重视发现人才,培养骨干,并就人才的培训问题,经常与林育南、邓中夏、恽代英等书信来往,交换意见。

任开国把训练人才,发现和培养骨干力量放在首要位置,从校内到校外,从工厂到农村,四处奔走,积极稳妥地推进团组织的发展。

在席卷全国的五卅运动中,任开国废寝忘食,到青年中去,到斗争第一线去领导罢工、罢课、罢市的斗争。武昌师大的学生抬着几具黑漆棺木参加了董必武、陈潭秋在武昌阅马场主持的追悼沪、汉、粤案死难同胞大会。他那饱满的政治热情,无私无畏的革命精神,深为青年所感动。

1926年,任开国从武昌师大毕业,到陈潭秋任教务长的武昌师大附小任教。1927年春,任开国担任了中共武昌区委委员、区委宣传部长,负责学运和农运的领导工作。当时陈潭秋是中共湖北省委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师大附小实际上是省委的秘密机关。在陈潭秋身边工作,任开国更是干劲十足。他白天执教,晚上组织发动群众,常常在苞米棚中连夜工作,一次又一次出色地完成了党交给的任务。他草拟宣言,印发传单,办刊物,开书店,还经常在《汉口民国日报》等报刊发表文章。他经常到工厂、农村、学校,用感人的演说进行反帝反封建的宣传,大造革命舆论。他的演讲,常常座无虚席,那热情奔放的声音唤起人们的爱国热情,激励了许多人走上革命的道路。原中顾委委员郭述申回忆说:“自己就是听了任开国的演讲而加入共产党,并和他并肩战斗的。”东北师范大学教授王志之,1926年正读北大一年级,和几位青年南下与任开国一席谈后,高高兴兴地参加了革命,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四川省的徐幼根被任开国感染,入了党,被总工会派到宜昌任工人纠察队的大队长,在汪精卫叛变革命中牺牲。经过任开国和他的战友们的努力,武昌地区党团组织迅速发展。1926年秋天,当北伐军进攻武汉,占领汉阳、汉口,包围武昌之际,进步学生、工人、农会会员,在许多空油桶内燃放鞭炮,虚张声势,把北洋军吓得惊慌失措,叶挺率部一举攻克武昌。

1927年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任开国组织革命群众参加了恽代英等在武昌阅马场举行的声势浩大的讨蒋大会。汪精卫叛变革命,大批共产党员、革命人士被捕杀,总工会、农会等被封闭,武汉陷于白色恐怖之中。任开国在武昌由于经常公开露面,实在难以工作下去,组织上安排搬去汉口,转入地下工作,与刚到任的省委组织部长穆青住在法租界。这时,任开国担任中共湖北省委委员、省委秘书长职务。

12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苏兆征指导的长江局和湖北省委扩大会议散会后,会场突然受到敌人包围,任开国临危不惧,处之泰然,让郭述申在壁炉中焚烧了全部会议材料,自己协助与会同志疏散,安全撤退。后来,同志们感到任开国已在武汉工作多年,名声较大,要坚持地下斗争有相当多的困难,于是劝他暂时离开武汉。但他以革命事业为重,把个人安危置之度外,婉言谢绝了同志们的好意。他对爱人这样说:“一个人要革命就不怕牺牲。必须要有勇气站起来革命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到底的决心。也就是若遇悲痛事发生,也只得将悲痛化为力量。”任开国坚守工作岗位,履行工作职责顶着白色恐怖,努力宣传贯彻党的八七会议精神,到工厂组织罢工,到农村组织暴动,有条不紊地开展革命工作。

1928年1月,中共湖北省委决定举行“年关暴动”,受到中共中央的批评。在2月23日的省委常委会上,任开国作了重要发言,表示坚决拥护中共中央对省委关于“赤色周”、“总暴动”意见的批评和纠正。

同年春,武汉上空乌云滚滚,血雨腥风,伴随着武汉卫戍司令陶钧“宁肯错杀三万市民,不留一个CP。”的疯狂叫嚣和叛徒的出卖,任开国与夏明翰、向警予等310余名党团干部壮烈地牺牲在敌人的屠刀下。时年,任开国仅29岁。

(曾乐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