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余昭常

字号:

余昭常余昭常,字华禄,1867年8月19日出生于湖南浏阳青草市。余昭常幼年跟随唐才常的父亲唐寿延发蒙读书,因读书勤奋,记忆力强,深受唐师的称许。余昭常成年后,体形魁伟,臂力过人,热爱武术,拳棍刀枪样样能行,乡人传说他14岁双手能举百斤。1890年,浏阳人谭嗣同之父谭继洵升任湖北巡抚,拟从家乡招聘一批有武功的人协助办理厘税,有人推荐他去应聘,谭抚见他长得孔武有力,说话又彬彬有礼,十分高兴,便委派他在武昌、汉口一带查核税厘。

余昭常为人正直,性情豪爽,以公正廉洁自勉,不接受任何馈赠,铁面无私,得罪不少权贵。他们在谭抚面前说长道短,谭抚劝余昭常“通融办事”,余昭常目睹官场、商场黑暗腐败,愤而辞职,遂流落江湖,广交会党徒众,从事反清革命活动。

1909年9月,余昭常来到长沙,在一位友人家中结识了焦达峰,焦因策动两湖暴动失败后刚到长沙。两人一见如故,谈得十分投机,他比焦年长20岁,两人很快结为忘年交。焦非常尊重他的意见,凡事都和他商量,他协助焦达峰在平江、浏阳、醴陵、长沙一带联络会党,为反清武装起义作准备。

1911年10月10日,武昌首义,消息传到长沙,革命党人无不欢欣鼓舞,焦达峰委派余昭常去浏、醴联络会党,有人劝余说:“你有几个脑袋,胆敢在湖南作乱。”余昭常愤怒地说:“你们要救脑袋,我们要救国家,国家要紧,脑袋算什么!”湖南巡抚余诚格得到革命党人将要在长沙起义的消息,指令留在长沙的新军限于10月22日开往株洲,以防突变,并紧闭城门,阴谋将长沙革命党人一网打尽。焦达峰对余昭常说:“事急了,不能等待浏、醴会党。”余昭常说:“我们依靠新军就行了。”于是原计划10月23日起义只得提前一天进行。10月22日,长沙新军宣布起义,余昭常率众随焦达峰攻城,他奋勇当先,用大铁锤击破城门,扫除障碍,顺利占领荷花池军装局;另一路由陈作新带领占领咨议局,两路会合很快攻占巡抚部院,巡抚余诚格闻变潜逃;巡防营统领黄忠浩正觅路逃跑,其护卫兵杨泳淞(哥老会成员)大呼:“黄军门在此,休得无礼!”这实际上是向义军暗示此人就是黄忠浩。炮兵营正目李金山抢先一步将黄从马上刺落下来,解到小吴门城楼,当即斩首示众。新军涌入巡抚衙门,长沙起义一举而定。次日,湖南军政府成立,焦达峰、陈作新就任正、副都督职。此前,省垣机关部邓恢宇等函召杨任至省城,杨任邀张锡先等于10月23日抵达长沙,此时军政府业已成立,规模初具,杨任考虑到湘西还有部分州、县尚未归顺,于是向焦建议派人前往招抚。焦达峰以军政府名义委派杨任为西路招讨使,余昭常为参谋长,前往常德招抚。10月26日,杨任、余昭常、张锡先、钟杰、涂鉴衡、刘汉庭诸人,率带实业学堂、陆军小学堂等校学生50余人前往常德。30日抵达常德。早在动身之前,杨任已派先遣队赴常;俟杨、余到常时,常德已经光复。商民见杨任的队伍开来,皆悬白旗以示欢迎,并有送酒肉者。杨、余等大力整顿,使革命秩序井井有条。清军西路巡防营统领陈斌升为黄忠浩余党,又是黄的拜把兄弟,不甘心自己的失败,欲图报复。10月31日,留日士官生中的反动分子梅馨从小集团私利出发,将焦达峰、陈作新杀害。在这一背景下,11月3日,陈斌升借口为黄忠浩开追悼会,派原巡防营兵丁300余人包围杨任考棚寓所,将杨任、余昭常“剖其心”,残忍杀害。随员涂鉴衡、刘汉庭、钟杰等13人同及于难。杨任、余昭常等革命志士为辛亥湖南光复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他们是继焦达峰、陈作新之后又一批遇难的革命先烈,他们的事迹与焦、陈一样永载史册!

(饶怀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