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蒋晔

字号:

蒋晔,1907年生于湖南省安化县九龙乡竹山冲一个农民家庭。父母吃苦受累供养他入学读书。1923年考入中共湘区委员会创办的革命学校湘江中学。长沙蓬勃发展的工人运动和青年运动,给他以深刻的积极影响。这位从山乡中走出来的有志青年,立刻投身到学生运动的激流中,成为大革命洪流中的一名弄潮儿。蒋晔在校刊《湘江》第二期上发表《五一节告农民》一文,启发农民要像工人一样觉悟起来,团结起来,认清自己的地位,认清朋友和敌人,同工农共同的敌人帝国主义及其走狗军阀作斗争。

1926年春,蒋晔于湘江中学毕业后,被中共湖南区委派去广东政治讲习班学习,6月回湘,由易礼容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到省农民协会工作。他担任了团湖南区委委员,作为省农运特派员回安化县从事农民运动。

在北伐战争的胜利推动下,安化农协会员已达5万多人,农民运动得到很大发展。蒋晔回县担任中共安化县委书记,按照中共湖南区委的指示,采取措施把农民运动进一步推向高潮。他着重抓了以下几件工作:其一是发动乡农民协会责令土豪捐款、捐田,新建一所九丰学校,使穷苦孩子免费入学读书;其二是先后举办安化县农工政治训练班和安化县政治教育讲习所,为全县培训了300多名革命骨干;其三是平息久泽坪农民协会的一场纠纷,保证了农民运动的顺利发展。久泽坪农民协会筹备委员会成立后,土豪阙竹汉、罗国雄唆使一些人成立假农会,和农协筹备会对抗。农协筹备委员曾习之带领农民协会会员拆了阙、罗二人的家,搞垮了假农会。但县长汤日新和县农民协会委员长李向矩轻信阙、罗二人的诬告,由李向矩带兵将久泽坪袁高望、周星斗等6个农协筹备委员逮捕关押,这事在久泽坪引起轩然大波。当蒋晔了解事情真相后,又找到曾习之做工作,建议由久泽坪农民进行和平请愿,与县长汤日新谈判解决办法。他陪同汤日新来到久泽坪,与2000多请愿农民见面,当众宣布立即释放6位农民协会筹备委员,惩办土豪阙竹汉、罗国雄等,正式批准成立久泽坪农民协会。

马日事变发生后的第五天,许克祥派一个营窜入安化,大肆捕杀共产党人。叛徒姚适存将农民自卫军118支枪拱手送给了敌人。中共安化县委不得不转入地下,并分头找党组织联系。蒋晔与周诗龙等立即转移来到宁乡沩山,联络一批青年,以沩山为据点,开展游击活动。这时,他已与女青年吴丽兰在沩山寺结婚。1927年6月,他来到长沙找党组织,按照中共湖南省委委员夏明翰传达的省委部署,由他回县恢复党的组织,开展武装斗争。根据当时安化的情况,他认为前乡敌人统治势力强大,清乡活动猖獗,不利于开展工作;而后乡敌人统治势力薄弱,许多党员身份没有暴露,群众基础较好,如果把党的活动重点由前乡转到后乡,对开展工作有利。不久,他来到后乡东坪,与当地党员取得联系,重建了中共安化县委,由他担任县委书记。县委成立后,他与县委其他同志积极发展党员,建立党的基层组织。经过5个多月的紧张努力,全县党的组织先后得到恢复和发展,并建立了4个特支,20多个支部,党员人数达400多名。12月,当他得知黄沙坪县委机关被安化县挨户团团长陈似僧发现后,立即将县委机关转移至江南一都高级小学,避开了敌人的搜捕,自己以小学教师身份,在李家坊一带隐蔽活动。

在这一期间,蒋晔曾两次进行过营救被捕同志的工作,但都没有成功。第一次是联络宁乡农民自卫军来安化劫狱,被挨户团陈似僧发觉,双方激战,农民自卫军被迫撤退。第二次是他到洞市策动挨户团起义,准备再次劫狱,又因事情泄露失败。革命工作的艰难,斗争情况的曲折,使他抱定战斗到死的决心。所以,当这年冬他再次来到长沙找省委汇报工作时,曾将如下一首诗送给友人,表达他当时的壮烈情怀:

北风卷地雪花抛,

旅邸湘城忆断桥。

满腹愁云随流水,

一轮明月逐波涛。

阿瞒魄返闻煮豆,

国父魂归看舞刀。

重负在肩何所惧,

岂经事变惜头颅!

本着坚定的革命信念,他返回安化,于1928年1月主持中共安化县委在东坪召开的全县党员骨干会议,传达中共中央八七会议精神,并成立安化游击军事委员会,开展武装斗争。蒋晔积极从事筹集武器的活动。他先回到竹山冲家里,劝说母亲给凑点钱买枪支。他母亲和妹妹蒋百初,各拿出50块银元交给他。他用这笔钱买了两支枪。这时,他得知国民党的一个团长从新化坐船顺流而下,立即带领游击队员尾追至唐家观,上船缴了4支长枪和两箱子弹,再加上从别处弄来的10来支枪,一支70余人的游击队伍就组建起来了,并开始在县城附近的栗林界一带活动。不久,他又与共产党员李文荣以廖湘芸部收编委员的身份,在安化境内收编国民党的32个人、29条枪,使安化的工农武装得以重新组织起来。

中共安化县委为了营救同志出狱,又策划了第三次劫狱斗争。这次劫狱由于利用了敌人的内部矛盾,工作进行得非常顺利,战斗打得有声有色。1928年春节刚过,国民党廖湘芸部为了吞并新化的团防兵力,借口新化团防局长陈佐尧“剿共”不力,将陈枭首示众。蒋晔利用这一件事,派人在安化县城大造“廖湘芸将要来安化”的舆论,向安化县团防局的头子陈似僧施加压力。一时县城风声四起,使得县长林雯和挨户团团长陈似僧心惊肉跳,坐卧不安。林雯与陈似僧见势不妙,连忙带领200余枪兵连夜离城,撤往九渡水,仅留10来支破枪守监狱,县城顿时一片空虚。就在这天晚上,游击队在蒋晔和李文荣的指挥下,于凌晨攻进县城,猛扑县衙,打开监狱,救出了120多位被关押的革命同志,然后烧掉县府的文书档案,胜利转移。这次劫狱使游击队威名传遍全县。

为了继续扩大游击队伍,蒋晔与县委的同志商定,仍由李文荣以独立第二十五师第五团名义,率队并入廖湘芸部,伺机策反。但这一计划被廖湘芸的参谋长严子才察觉,游击队被勒令缴械,李文荣等人侥幸逃脱,这支游击武装被敌人吞并了。

游击队被吞并,给蒋晔以极大的教训。他立即在3月召开的县委会议上指出,妄想用寄人篱下,伺机策反的办法来扩大队伍,这是脱离实际的。而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消除悲观失望情绪,重新组织队伍,以图东山再起。经过县委几个月的努力,在全县党员的带动下,几支游击队又组建起来。他们的人枪不等,少的10余人,多的40多人,但活动能力很强。他们按照蒋晔的部署,用多种方式随时打击敌人,并广泛开展革命宣传,大造声势。有的队员甚至打入了挨户团,当上陈似僧的勤务兵。有次有人从背后对陈似僧开枪,吓得陈似僧回家都得睡在地洞里,不敢出来。

同年7月,国民党军陶广师的1个团进驻安化江南。重兵压境,蒋晔部署江南游击队撤至文溪,而自己则留下坚持斗争。他说服了妻子吴丽兰,一起转移到离江南3华里的王家冲,在这里领导全县工作,应对事变。

由于敌人的疯狂搜捕,王佐等40多个共产党员和工农骨干被捕,全县局势十分严重。为了救出被捕同志,蒋晔得知驻军王团长与江南商人黄家发有一段交谊,他要吴丽兰请黄家发出面做王团长的工作,黄家发依了吴丽兰。结果,王团长只将王佐解往县城,其余交保释放,然后带着队伍撤离了江南,使大部分革命力量得以保存下来。

但是,王佐贪生怕死,竟向敌人供出蒋晔及区委以下干部、党员30多人。敌人立即派1个营兵力到江南大肆搜捕。22日,蒋晔不幸在王家冲被捕,8月24日英勇牺牲。就义前,蒋晔骄傲地对母亲说:“我被土豪仇恨,就对人民无愧了!”

(夏远生陈首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