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汪涤源

字号:

汪涤源,1900年出生于河南省商城县武家桥。武家桥有百十户人家。这里的多数居民除耕种田地外,还兼营米坊、豆腐坊、染坊、药店、杂货店等等。汪涤源的父亲汪鸿生除耕种二三十石稞的田地外,也兼营米坊和豆腐坊。

汪涤源兄弟四人,涤源居二。其父亲因自己不识字,吃够了“睁眼瞎”的苦头,就把孩子们都送到学校读书识字,盼望他们将来能出人头地,光宗耀祖。因之,汪涤源兄弟四人都有一定的文化,后在汪涤源的影响下均参加了革命。其中汪新源、汪探源先后为革命事业献身。

汪涤源幼年在私塾馆里读过四书五经。1915年,他考入县立小学。老师见他聪慧过人,特意在课外辅导他学习英文。1918年,汪涤源考入商城县笔架山农业学校。他学习刻苦用功,特别对英文感兴趣,渐渐能用英文写作,用英语会话。1921年,汪涤源考入南京东南大学。在此期间,他开始接触马克思主义。1922年秋加入了社会主义青年团。从此,他走上了革命道路。

1924年初夏,汪涤源大学还没毕业,因家庭经济不济,不能继续求学。回到河南后,他通过关系,被聘到长葛县立甲种蚕业学校任英语教员。他到校后,除讲授英文课程,还经常带领学生开垦荒地,栽桑养蚕。他在进步师生中成立了“读书会”,向他们推荐《向导》、《中国青年》、《马克思传》等进步书刊,进行共产主义思想的启蒙教育。在汪涤源的积极宣传、引导下,许多青年接受了马列主义,这年底,建立起长葛县共青团的组织。

1925年春,汪涤源经马沛毅介绍,前往杞县甲种农业学校任教。他走到哪里,就把革命的种子撒到那里。他在进步师生中传播马克思主义,并与共产党组织派至杞县的吴芝圃、张海峰等党、团员一起,开展革命活动。

3月12日,孙中山先生逝世。共产党号召各级组织开展悼念活动。汪涤源参加吴芝圃、张海峰等在城隍庙举行的全县各界追悼孙中山先生大会,宣传孙中山生前倡导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不久,五卅惨案爆发,汪涤源根据党组织的指示,在农民和工商学各界开展反英宣传和募捐活动,援助罢工工人。这时,为了加强对杞县革命运动的领导,根据上级指示,成立了共青团杞县特别支部。这年8月,中共杞县特别支部成立,汪涤源即由共青团员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声援五卅运动的实践,使汪涤源看到了工人和农民组织起来的巨大力量。11月,萧人鹄到杞县后,汪涤源积极配合萧人鹄做农运工作。他利用课余时间和节假日经常深入工厂和农村,调查工人、农民的经济状况。1926年1月23日,县农协筹备会在县中(甲种农业学校)礼堂宣告成立。广东省农协会委员长彭湃、农民部部长林伯渠等来电祝贺,称杞县农民协会为华北农民树立起第一个农民自谋解放的革命旗帜。

1926年3月,中共豫陕区委从河南各地推荐了28名同志到毛泽东主持的第六届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汪涤源是这批学员之一。在农讲所里,汪涤源聆听了毛泽东、彭湃、周恩来、李立三、恽代英、张秋人、萧楚女等同志讲授的课程。特别是毛泽东讲授的中国农民问题和中国社会的阶级关系等课程,使汪涤源受益很大。学习结束之前,汪涤源同全体同学一起,赴广东海丰、陆丰等地参观,学习了开展农民运动的经验。在农讲所四个多月的革命理论学习和严格的军事训练,为汪涤源以后从事革命活动,特别是从事农民运动、开展武装斗争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同年9月中旬,汪涤源在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结业,随北伐军经韶关北上,到达武汉,担任湖北省农民协会特派员。11月,省委派他去汉川县视察农运情况,指导工作。12月在中共汉川县第一次党代会上,汪涤源当选为该县县委书记。

汪涤源在实践中认识到要想把农民运动搞起来,必须有一支能组织领导农民运动的骨干队伍。为此,他创办了汉川县“党义研究所”。自兼所长,亲自给学员上课。他结合当地实际情况,给学员讲授了革命理论、革命任务和工作作风、工作方法等课程。汪涤源讲课,既紧密联系实际,又通俗易懂。因此,效果很好。学员们说“我们都爱听汪涤源讲课。”由于环境的艰苦和过度的劳累,年轻的汪涤源患上了肺结核。他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多次昏倒在讲台上。学员结业后,奔赴全县各地开展农民运动,各区、乡农民协会雨后春笋般建立起来。据湖北省第一次农民运动代表大会的统计,截止1927年2月,汉川县建立起15个区农协,171个乡农协,会员达37万人。在“一切权力归农会”的口号下,农民协会掌握了农村权力,主宰乡村的一切。

为了工作需要,1927年2月,汪涤源被调到武汉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工作。4月,中共中央组织了“战区农民运动委员会”,前往河南。汪涤源又被派往战区农民运动委员会工作。看到豫南大地蓬勃兴起的农民运动,他感到由衷的高兴,但也发现,由于农民运动发展迅速,对受压迫的农民群众还没有来得及进行深入地宣传教育,他们的阶级觉悟程度急需提高。为适应河南农民运动深入发展和配合北伐军入豫作战的需要,汪涤源返回武汉,向国民党中央农民部提出“凡是河南人都回河南做农运工作”的建议。他的建议被采纳,在汉口学习的百余名河南青年被派往北伐军总政治部工作组,赴河南做农运工作。这些回豫的农运骨干被派往豫南京汉铁路沿线各县。他们深入农村,做深入细致的思想教育工作,建立健全了农民组织发展了农民武装,为北伐军入豫作战创造了有利条件。

5月,信阳反动头子熊绘幽、张显卿勾结河南的反动“民治社”,收买溃兵土匪、地痞流氓,掀起了一股反革命逆流。他们捣毁大部分乡村党部和农民协会,捕杀革命党人和农民群众,并在柳林、东双河一带掘毁铁路,拦截列车,妄图阻止北伐。在反击反革命叛乱的战斗中,中共信阳县委书记周叙伦不幸牺牲。为了加强对信阳县委的领导,支援北伐军作战,上级党组织派汪涤源任中共信阳县委书记。面对国民党反动派的嚣张气焰,汪涤源组织农会的自卫武装力量,配合北伐军对反动势力给予了沉重打击,支援了北伐。

蒋介石、汪精卫相继背叛革命,大革命失败后,全国笼罩在白色恐怖之中。中共中央于8月7日在汉口召开紧急会议,确定了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总方针。会后,中共中央派出许多干部到各地传达会议决议,恢复和整顿党的组织。10月,汪涤源被派遣回河南从事豫南地下党的工作。

汪涤源回到豫南后,坚定不移地贯彻八七会议精神,把先后回乡的汪禹九、汪昆源、汪探源、汪旨远等共产党员组织起来,成立支部,继续开展革命活动。不久,汪涤源与袁汉铭等人在家乡武家桥周围发展了周少芝、姚正成、曾建娥、胡家榜、杜新元等贫苦农民入党,并成立了秘密农会。在白色恐怖极其严重的情况下,武家桥地区的革命活动却十分活跃。

1928年2月中共南五县特委正式组建后,根据中共河南省委指示,决定在潢川的大荒坡举行暴动。大荒坡位于商(城)潢(川)固(始)三县交界处,距武家桥约30公里。武家桥是这次暴动的一个秘密联络点。当时,汪涤源因腿伤复发和脚疾未能亲往大荒坡,但他派出了姚正成等30余人参加暴动。

大荒坡暴动,因时间仓促、准备不足、计划不周而失败。暴动失败后,汪涤源做了大量的思想教育工作,向党员和群众反复说明:“在革命运动中,失败是难免的事。这次暴动虽然失败了,但是给反动势力一个沉重的打击,使他们知道有共产党在,今后不敢再横行无忌了;同时,失败也教育了我们,只有武装革命才能求得解放。同志们的血是不会白流的。”在3月21日中共商城党的代表会议上,汪涤源当选为中共商城县委委员。

大荒坡暴动失败后,中共河南省委为了加强南五县的领导力量,派汪涤源去固始县担负党的领导工作。为了便于开展革命活动,他通过关系,被聘为固始县中学英文教员。在县中学期间,他利用一切课余时间串连发动工农群众。他的住室,成了经常召集群众开会和谈心的地方。每逢节假日,他都到农民和工人中间去做组织、发动工作。他的身影经常出现在固始县东大店(东关沙滩外)的菜园、沙坝子(徐咀子史河北岸)的搬运站。后来,和他联系的群众越来越多,为安全起见,汪涤源就把开会、议事的地点由他的住室移至县城墙西北角的稻香庙(小土地庙)。

实践使汪涤源深刻地认识到,革命没有武装不行,要想取得武装暴动的成功,必须农运、兵运一起抓。当时,固始驻军是国民党十二军任应歧部的第一师。师长颜芝兰是豫西土匪出身,固始群众给他起个外号叫“颜三迷”(官迷、财迷、色迷)。该军不是蒋介石嫡系部队,没有固定给养,他们全靠在地方摊派粮饷,搜刮地皮混日子。师长和他的参谋长许理中、县长靳村茂等把搜刮来的钱财,都装进他们自己的腰包,不给士兵发饷。群众、士兵对这一伙贪官污吏恨之入骨,该军中下级军官也牢骚满腹。针对国民党反动派残酷压迫剥削群众的实际情况,汪涤源一方面发动群众开展抗捐抗税的斗争;一方面对十二军士兵开展宣传、教育工作,启发他们觉悟。当时颜芝兰的卫兵连(驻文庙师部内)、炮兵团(驻西关)中的许多官兵都与汪涤源有了联系,称汪涤源为“汪队长”,并表示愿意跟他干革命。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计划于中秋节起义,打死师长,占据固始县城。

汪涤源看到这些士兵们几个月领不到军饷,就将革命青年张雨人捐献的银元拿出来发给他们每人1元。不料,士兵们用发给的钱,纷纷上街购买鞋、袜等物,被师部便衣侦探发现。师长颜芝兰得知这一情况后,马上派人把士兵抓来,严刑审讯。士兵们受刑不过,终于说出了钱是“汪队长”发的,并说出了常在稻香庙开会的情况及武装起义的计划。颜芝兰听到供词,立即派出便衣人员侦察汪涤源的行踪。此时,汪涤源正在吴家祠堂与一位地下党员接头,商谈工作。敌人探得情况后,马上回去报告。颜芝兰立即派兵将吴家祠堂团团包围。汪涤源等二人赤手空拳,落入敌人的魔掌。

汪涤源被捕后,颜芝兰认为抓住了共产党的干部,可以请功受赏了。他为了从汪涤源口里得到所需要的情报,彻底破坏党的组织,对汪涤源施用酷刑。汪涤源遭受敌人严刑拷打,皮开肉绽,但他坚贞不屈,怒斥敌人:“我是中国共产党党员。要想从我嘴里得到什么,那是白日做梦!”颜芝兰见硬的不行,就来软的,假惺惺地说:“你很年轻,又能干,说出你们的组织,我马上让你当政治部主任,既升官又发财,怎么样?”汪涤源双目怒视,厉声骂道:“你们这帮中华民族的败类想错了,你们的暴行征服不了共产党人的意志,封官许愿更动摇不了共产党人的信仰。要杀就杀,别再罗嗦。”颜芝兰无计可施,遂将汪涤源用囚车押送潢川军部。

在潢川军部,军长任应歧同样对汪涤源威胁利诱,耍尽花招,也未得逞,决计杀害汪涤源。临刑前,被敌人摧残得遍体鳞伤的汪涤源拖着沉重的脚镣,迈出坚毅的步伐,昂首挺胸,走上街头。他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向沿街两旁的群众说道:“工友们、农友们,快行动起来吧!黑暗即将过去,光明就在前面。要跟共产党走,打倒军阀统治,谋求穷人自身的解放。”敌人惧怕汪涤源的宣传,快速将其推搡至潢川北门外大桥下。在“打倒国民党反动派!”“中国共产党万岁!”“劳动人民万岁!”的口号声中,汪涤源英勇就义,时年29岁。

(李宏茂高立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