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文化震

字号:

文化震,1902年出生,贵州省贵阳人。早年在家乡读书,学习成绩一直出类拔萃。1922年,文化震考入南京东南大学。在东大读书时,厚厚的教科书没有隔断他一向关注社会现实的目光。怀着强烈的忧患意识,文化震积极参加南京社会科学研究会所组织的读书报告、阅读革命书刊等活动,进一步探求救国救民之道。在革命思想的感召下,文化震在五四时期形成的“科学救国”、“读书救国”的信念动摇了。他认识到:“目前国家备受外人欺凌、蹂躏,自然科学救不了国……只有社会科学才能把国家整治好,促使人类进步。”同时,他也清醒地看出:“学社会科学危险,但不怕,纵会抛头颅、洒热血,也是为社会进步而牺牲。”1924年暑假后,他从文理科转读政治经济系。从此,文化震超越了一厢情愿的“科学救国”的幻想,投入到滚滚而来的大革命的洪流中。

1925年4月,共青团南京地委成立经济斗争委员会,组织青年工人进行经济斗争,文化震当选为委员。他身先士卒,脱下学生装,穿上工人的衣服,深入下关、浦口等工人比较集中的地区,在铁路工人、码头工人中间播撒革命的火种,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启发他们的阶级觉悟,组织工人为改善生活待遇反对资本家、工头恶霸的剥削压迫而斗争。他同工人同吃、同住、同劳动,深得工人们的信任和爱护。

上海五卅惨案后,中共南京党支部组织党员、团员和进步学生到下关英商和记洋行进行宣传,发动工人举行罢工。文化震置身其中,负责办粥厂,安定女工、童工的生活。和记工人在南京民众的支持下,经过42天不屈不挠的罢工斗争,迫使英国厂主接受了工人的条件。在火热的革命斗争实践中,文化震的政治觉悟不断提高,思想日益成熟。不久,文化震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5年底,文化震根据党组织决定,结束了学生生涯,放弃了即将获得的许多人羡慕的大学文凭,成为职业革命者。他先后任中共南京地委委员、共青团南京地委书记。他以青年人特有的朝气和活力,经常组织和参加生动有趣的团日活动,教唱革命歌曲,宣讲时局和党的方针政策,广泛地与团员、青年促膝谈心。在他的领导下,南京的共青团组织蓬勃发展,许多优秀的青年入团入党。

1926年底,国民党(左派)市党部改组,成立工人部,文化震被任命为工人部长。不久,中共江浙区委决定成立南京总工会,文化震参加了南京总工会的筹备工作,从联系工人群众,到制定工会章程,设置研究机构,确定各部人选,各项工作无不凝聚着他的热情和智慧。由于身兼数职,工作繁重,生活又十分艰苦,文化震的身体健康受到严重影响,此时他患上了胃病、肺病等多种疾病,有时甚至咯血。可是,他没有休息,就像一团为革命燃烧永不熄灭的火焰,依然忍住病痛忘我地日夜工作。

3月25日,南京光复后的第二天,200多个基层工会代表在南京夫子庙明远楼召开南京总工会成立大会。文化震被大会一致选举为执委,并任总务主任兼任秘书主任,负责对外联络工作。南京总工会成立后,南京各行各业的工会组织如雨后春笋般纷纷成立。广大工人群众的革命热情空前高涨,革命斗争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明远楼成了南京工人、农民、学生热切向往的地方。但就在南京人民沉浸在光复后的胜利喜悦中,并为正在展开的如火如荼的工农革命运动而欢欣鼓舞时,蒋介石却加紧了反革命的阴谋活动,在共产党人和革命人民的背后阴险狠毒地举起了罪恶的屠刀……

1927年4月10日深夜11点钟,南京笼罩在浓重的黑暗中,毛毛细雨令人不安地下个不停。中共南京地委在大纱帽巷10号召开了紧急扩大会议,研究应变措施。此前,自3月24日北伐军光复南京以来,蒋介石日益撕下左派的面具,暗中掀起了一股反革命的逆流。4月9日,在蒋介石的授意下,国民党右派市党部和反动的劳工总会的百余名流氓打手,捣毁了国民党江苏省党部、南京市党部和市总工会。10日,在中共南京市地委的发起组织下,南京人民举行了声势浩大的“肃清反革命派大会”,在会后举行示威游行时,蒋介石再次指使亲信、南京市公安局局长温建刚等人组织流氓和士兵袭击、镇压示威群众。南京总工会执委、总务主任文化震怀着对蒋介石反革命倒行逆施的满腔愤慨,参加了中共南京地委当晚召开的紧急扩大会议。会议在紧张而又激奋的气氛中进行。然而,当时针指向午夜两点,由于处事不秘,会场被敌人发现。50多名便衣特务包围了会场。文化震和与会的绝大多数同志一道被捕。

文化震被捕后,被关押在市公安局看守所内。敌人对他动用了各种酷刑,但是,他没有屈服,始终保持了共产党人的崇高气节。气急败坏的敌人秘密将他杀害,并将他的尸体装入麻袋,乘夜投入南京通济门外九龙桥下的秦淮河中。

文化震的鲜血洒在南京这片留着他深深革命的足迹的大地上,他没有死,他永远活在南京革命的史册中。

(张国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