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张殿梅

字号:

张殿梅,1889年出生于陕西省永寿县。他自幼在本村上学,1911年春入西安陕西省立第一中学就读。在校学习期间,张殿梅受到同盟会陕西分会及革命党人的影响和进步报刊的启迪,关心国家的命运、民族的危亡,对清政府的腐败昏庸深恶痛绝,立志要从事反清革命,推翻封建专制王朝。

1911年10月10日,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在武昌爆发,敲响了清王朝覆灭的丧钟,举国上下,为之振奋,大江南北,闻风响应。10月22日,同盟会陕西分会联合哥老会掌握的新军发动了起义,光复了省城西安,并于当晚成立了秦陇复汉军总司令部,推张凤任大统领。10月24日,张凤发表《檄文》,历数清王朝二百六十多年来的罪行,号召陕西各州、县响应革命,并派遣在西安各学堂求学的学生回各地宣传革命,组织民团,光复各地。这时在西安省立第一中学上学的张殿梅,张殿哲弟兄二人,奉秦陇复汉军政府派遣,于10月底返回家乡招募兵员,并刺探清甘军军情,为光复永寿搜集情报。

张殿梅、张殿哲二人回到永寿县城后,深感肩负责任之重大,任务之艰巨。况且此时永寿尚未光复,地方反动势力猖獗,处境异常险恶,工作难以开展。他俩经过深思熟虑,决定由张殿梅面见知县,陈述己见,以观动向,待机行动。

张殿梅以献身革命的大无畏气概,迈着坚定的步伐,走进县衙,向永寿知县童锡笙申明大义,陈述利害,规劝他顺应革命,弃暗投明。他说:你为知县,当知清朝国运将终,危在旦夕;革命怒潮,势如破竹,西北乃区区弹丸之地,怎能相持长久?悬吏衙役之力,何足挂齿!我是永寿人,当爱永寿民,所以为知县谋划。希望知县举义,到时还可得到封赏。况今日清朝政府弊病多端,残局败定,不可收拾,举义抗逆,荣辱有别,与其逆而受辱,不如顺而得荣。这是兴亡顺逆之道,古今一理。以知县之明智,必当顺应历史的潮流,归附人心之渴求。所以我敢冒死赤诚相谏,还望知县弃暗投明。若失良机,自毁身亡。你应顺天应人,速速定夺,未知知县之意如何?”

张殿梅慷慨激昂陈词,使知县胆战心惊,忐忑不安,惟恐带来杀身之祸,童锡笙出于统治者的本能,视张殿梅谏言为大逆不道。但他为保自己官位俸禄,以防不测,便采用两面派手法,即假惺惺地设宴款待张殿梅,以稳住局面,并企图借此软化和收买。

张殿梅识破了知县童锡笙的阴谋。一怒之下推倒餐桌,怀着满腔愤怒走出了县衙。

张殿梅疾步回到自己的家乡渠子村,一面在家乡串亲访友,联络故旧,共谋光复永寿大业。一面向广大人民群众揭露清廷的腐败无能,阐明革命的意义,号召人民团结起来,待机举义,推翻清朝政府在地方的反动统治,为光复永寿做出贡献。

张殿梅拒宴从县衙出走后,知县童锡笙便迫不及待地将面见张殿梅的详情急报已逃至州的清朝陕甘总督升允。升允得报后,着人即赴渠子村,逮捕了没有防备的张殿梅,他二哥张殿哲也同时被捕。

清军抓到张殿梅兄弟二人后,心狠手辣,把两人拴在马尾上,直拖到永寿县衙。兄弟二人遍体鳞伤,血流满地,惨不忍睹,目睹者无不愤恨。在清军的审讯中,兄弟二人争相负刑。张殿哲说:“是我实募兵,与我弟何涉?”张殿梅说:“我没有罪,更与我兄无干。”他们为革命不怕牺牲的大无畏精神,实在令人敬慕。事后,升允以刺探军情罪,欲将其兄弟二人骈戮。阴险奸猾的知县童锡笙假借仁慈,实保官位,亲自出面调护,升允始将其兄张殿哲释放。

1911年12月的一天,张殿梅被清军五花大绑,押赴设在永寿旧县城(今永平乡所在地)南门外“隆泰昌”字号门前的刑场上。围观者数百人。只见他昂首挺胸,大义凛然,视死如归,面无惧色,神态自若,置生死于度外。当第一个清兵一刀将他砍倒时,他又强支撑起身躯,疾声骂道:“狗娘养的,杀了我张殿梅,杀不完革命人……”紧接着,第二个清兵又一钢刀落下,他的首级被砍了下来。在场男女老幼,无不落泪,泣不成声,悲愤万状。

(贾俊华孙启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