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毛国兴

字号:

毛国兴,1901年农历八月二十四日出生在河南省新县箭厂河地区毛岗——坐落在大别山的崇山峻岭之中一个不足百人的小村庄的贫苦农家中。

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旧中国,地主阶级残酷的政治压迫和经济剥削,使广大穷苦农民过着凄凉悲苦的生活。那时,虽然毛国兴家劳力多,却仍过着吃上顿愁下顿的紧巴日子。毛国兴11岁时,当了一辈子睁眼瞎的父亲决定让他进私塾念点书。毛国兴天性聪颖,思维敏捷,加之认真刻苦,学业总是出类拔萃。一次,老师问他十几个问题,他都对答如流。老师感慨地说:“吾执教数载,授徒三百余,唯汝出类拔萃,师之骄也。”

毛国兴不但学业精进,而且敬老爱幼,扶弱惩邪,对在私塾里横行霸道仗势欺人的地主恶少,他深恶痛绝,常常打抱不平,因而受到湾邻小伙伴的崇拜。

1918年,毛国兴同吴焕先、詹以贤等一起以优异成绩考入湖北麻城蚕业学校。但是,家庭厄运降临,父母不幸双亡,毛国兴只好弃学务农。社会的黑暗,家庭的不幸,加之与吴焕先等好友书信来往中接触到的新思想、新观念的影响,使毛国兴对社会现状愈来愈不满。

1926年春,受中国共产党的委派,吴焕先从麻城蚕业学校回到箭厂河,秘密从事革命宣传和发动工作。同年10月,箭厂河地区第一个党小组和第一个农协会相继建立,毛国兴被吸收为中共党员,成为农协会负责人之一。在毛国兴、程儒香、戴华堂的领导下,三甲冲农民协会不久也宣告成立。

当时三甲冲有个长水会。这原本是个农民组织,但大地主方晓亭依其权势,买通官府,当上了会长,并逐步侵吞公田,贪污款物,囤积居奇。会众都怯于他的势力敢怒而不敢言。农协会一成立,毛国兴就带领会员赶跑了方晓亭,彻底清查长水会账务,开仓分粮。这就是当时有名的“年关借粮运动”。这一运动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农民群众的革命斗志,增强了劳苦大众的革命信心。

1927年春,箭厂河地区农运轰轰烈烈发展,一大批地主富豪被清查,农协会掌握了一些钱物。毛国兴就利用这些钱物创办了一所小学,聘请进步知识分子任教,对穷苦人家子弟实行免费教育。白天,毛国兴和教师一起分班授课,传授五四运动以来的新知识、新文化;夜晚则利用学校条件,积极开展党的宣传教育活动,培养党的骨干力量。在很短时间内,学校培养出一大批年轻的农协会员,成为后来鄂豫皖边区革命斗争的生力军。

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国民党反动派与各地方土豪劣绅相互勾结,杀气腾腾地扑向革命基础较好的鄂豫边区,妄想将农民运动扼杀在摇篮之中。在革命紧要关头,毛国兴机智巧妙地取得了大地主吴惠存的信任,打入他控制的“三堂红学”并逐渐掌握实权。他通过大量的思想工作,争取了大部分学员,将反动的三堂红学改造成了“三甲冲农民赤卫队”,以此保卫已取得的革命成果。

经过认真准备,在鄂东特委的领导下,著名的“黄麻起义”爆发了。11月14日凌晨,寒气逼人,攻打黄安县城的战斗打响了,黄麻地区农民自卫军从四面八方潮水般涌向黄安城。毛国兴领导的农民赤卫队被编入“突击队”,担任攻坚任务。敌军拼命死守,战斗打得十分激烈,城门久攻不下,“突击队”总指挥吴光浩急得头上汗水往下淌。时间一分钟一分钟地过去了,城门如不尽快攻破,敌军救援部队一到,自卫军将腹背受敌,起义将告失败。

这时,毛国兴找到总指挥吴光浩,请求改变战术,由他带两个班绕到北城墙,其余自卫军集中火力在南城墙实施佯攻。他的意见被采纳了。于是,毛国兴带领两个班的尖刀兵,头顶棉被,从北城墙架起云梯,首先冲入城内,打开城门。自卫军潮水般冲进黄安城,迅速占领了县衙门,起义成功了。在这次起义中,毛国兴表现英勇,富有谋略,受到起义总指挥部的表扬。

起义军占领黄安城,使反动派十分惊慌,于是,黄安、麻城、光山的反动势力勾结起来配合国民党任应歧部一个师反扑黄安城。起义军虽顽强抵抗,终因敌我力量悬殊,只得奉命弃城突围,转战湖北黄陂木兰山一带。毛国兴则受党的派遣,只身潜入麻城毛家畈,秘密开展工作。

黄安城一失守,国民党反动派即血洗黄麻地区,积极奉行“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漏掉一个”的反动政策,反革命气焰极为嚣张。12月16日夜,由于叛徒告密,从外地开会回到毛家畈的毛国兴不幸被捕。

箭厂河人民的死敌,大恶霸地主方晓亭得知毛国兴被捕后,欣喜若狂,想从毛国兴身上打开缺口,彻底消灭箭厂河地区的革命势力。12月18日,方晓亭亲自审讯毛国兴,但毛国兴连哼都不哼一声。后来方晓亭下令施酷刑,压竹杠,坐老虎凳,钉竹钉,灌辣椒汤……所有的刑法都用尽了,毛国兴还是紧咬牙关,只字不吐,方晓亭黔驴技穷。12月底,毛国兴被押到黄安城。

但是,敌人并没有最后死心,先是诱以高官厚禄,但毛国兴仍不为之所动;接着又是残忍的肉体折磨,将毛国兴拴在马背上,在他背上绑上一捆燃着了的黄香,巡回“示众”。毛国兴利用巡回机会,高声呼喊革命口号,宣传革命道理。他那英勇不屈的精神使黄安城的人民深受感动。

1928年3月初,机关算尽的敌人见从毛国兴身上捞不到一点东西,遂下决心将他杀害。这天上午,敌人将毛国兴押至黄安城外。天空乌云翻滚,空气沉闷得令人窒息。经受近3个月的躯体摧残,毛国兴已骨瘦如柴,但双眼仍旧坚毅有神。他知道,最后的时刻到了。

毛国兴站在小土包上,环视了一眼人群,激动地举起双手向人们挥动着,高呼着“打倒国民党反动派!”“打倒土豪劣绅!”“共产党万岁!”

……枪声响了,可毛国兴的口号声仍在黄安城上空回荡。

毛国兴牺牲了。但是,他用鲜血和生命唤醒了千百万沉睡中的人们,捍卫了中国共产党的尊严。几十年来,在他的家乡,在大别山的千山万壑,到处流传。

(王敬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