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袁痴

字号:

袁痴,字绍梅,又名不痴,1898年2月22日出生在湖南省临武县东区白水岱村的一个农民家里。3岁时其父因病去世,母亲把他送到娘家抚养,他很得外祖父的喜欢。8岁时被送到私塾读书,后考入县立高级小学。高小未毕业,他即到一所私塾教书。一年后,他又放弃教学,回到母亲身边种田。

1918年秋,袁痴考入衡阳湖南省第三师范学校,被编在第十七班。当时的三师,革命气氛浓厚。袁痴积极参加校内的各种进步活动,如“沙子会”、“心社”、“马克思学说研究会”,并且成了这些活动的骨干分子。1919年夏,衡阳学生界在五四运动的影响下,成立湘南学生联合会,他以三师学生总代表身份任学联会刊编辑股主任,主编《明星》周刊。后来,还担任过湘南学生联会总干事。

1921年,袁痴加入了社会主义青年团;同年秋,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22年冬,他在三师校刊创刊号上发表《小学校应该注重乡土智识之商榷》一文,认为“教育的目的是促进社会文化”,主张教育的“社会化”,学校要将学生“训练合于社会价值的人格,助长其勇于好公的情操,为社会前途谋大多数幸福”,并建议给学生讲解“共产主义”。1923年春,全国各地掀起了对日经济绝交的热潮,衡阳成立“湘南外交后援会”,他当选为干事部主任,经常领同学到湘江边上劝说、拦阻乘客搭日船,发现“洋布”、“洋烟”,或是没收投进河里,或是烧掉。

不久,袁痴因领导反对学校克扣学生伙食费而引发的驱逐校长刘志远的罢课斗争,与唐朝英、罗严一道被开除学籍。

三师“驱刘”的学潮,经长沙《大公报》连续报道后,全省各界哗然。省长赵恒惕忙委派省教育司梁铸球动用军警护刘返校,同时出示布告,再次开除学生50名。

面对当局对学潮的镇压,袁痴等人找到三师党组织的负责人张秋人商量对策,决定组织学生赴省请愿。5月下旬,唐朝英、袁痴率领的学生请愿团,奔赴长沙,向省教育司申诉,要求恢复被开除学生学籍,撤销刘志远校长职务,查处克扣学生伙食费的行为。省教育司不但不予理睬,反而调动反动军警来驱赶学生。面对反动派的倒行逆施,袁痴慷慨激昂地大声宣告:“请愿团誓不屈服!”后来,在长沙学生界的声援下,当局被迫做出决定:免除刘志远校长职,调离三师;被开除的学生允许复学、转学。请愿取得基本胜利。经过这次学潮的锻炼,袁痴对参与现实斗争生活十分向往。他回到衡阳后,毅然离开学校,到“湘南外交后援会”工作。

6月14日上午,衡阳反动当局以“在衡阳组织社会党,聚集同党百余人,宗旨悖谬,行为越轨”的罪名,将袁痴秘密逮捕,并于16日解往长沙,关押在戒严司令部,开始对他秘密审讯。袁痴拍着桌子喊道:“你们要头,在这里,要杀要砍请便;要理,到光天化日之下,摆在桌面上讲!”

当局无奈,被迫于24日开庭审讯。开庭时,军务司法庭戒备森严。关于袁痴在法庭上与法官的对话,当时的《大公报》有如下的记载:

法官:据梁委员说,他持有证据,你参加了过激党?

袁痴:民以食为天,学校克扣学生伙食,贪赃枉法,无人问处,学生拒刘,实出于无奈。我袁痴不过经同学推举,当了几次代表,为民请愿而已。梁委员到衡阳查办,挟用军警,强行护刘入校,开除学生53名之多,创中外奇闻!同学辈大起反抗,赴省请愿,顺理成章,有何不该!梁委员疑我主谋,大肆搜索各同学书箧,以罗织罪名,陷我终身。梁委员究竟得有何种证据?袁痴参加何党何派?何不就此公之于众,以服人心!

法官:据梁委员报告,你等组织团体,实与社会秩序有妨碍。

袁痴:我校团体很多,湘滨社为研究诗文团体;经济政治学社为研究社会团体;我等马克思学术研究会,实则过去经济政治学社,分调查股、研究股,一方面观察社会情形,一方面研究社会之解决办法,正有益于社会。妨碍社会秩序一罪何从谈起?法官先生身为百姓父母官,须得为民作主,万万不可偏听偏信。今日先生左一个‘据说’,右一个‘据报告’,如此办案,难以服众!

袁痴的反驳令法官张口结舌,无言以对,只好草草宣布退庭。

在袁痴被捕期间,党组织发动各社会团体多方营救。反动当局迫于各界压力,于7月31日将他释放出狱。

袁痴回到衡阳,继续担任“湘南外交后援会”干事部主任。1925年秋,他调新组建的中共湘南区委工作。

1926年春,袁痴以国民党湖南省党部特派员的身份,回到临武筹建国民党县党部。同时,受中共湖南区委派遣,回临武创建党的地方组织,发展革命力量。

袁痴一到临武,便联络从外地回县的共产党员李芙、林树成等人,成立国民党临武县党部筹备委员会,并任筹委会主任。与此同时,中共临武县特别支部成立,他又任特支书记。接着,在李芙等人的协助下,他举办“暑期政治研究所”,组织青年学生学习“苏俄十月革命的胜利”等课程。学习结束后,他还挑选积极分子组成宣传队,下乡宣传革命道理,协助各区、乡建立农民协会。

袁痴还深入到汾市乡一带创办农民协会,发动群众打击土豪劣绅。汾市乡和全县各乡农民协会的纷纷成立,使豪绅们惊恐万分。他们派人对袁痴说:“袁先生,只要你答应不造反,我们联名向省府保荐你当县长!”但遭到袁痴的严词拒绝。

9月21日这一天,河街一布商强奸西城乡农民卢老大的儿媳后,害怕卢老大告到农民协会,招来杀身之祸,便以300银元买通反动县府,诬告卢老大有“杀人嫌疑”,卢老大因此被县警察所逮捕入狱。袁痴得知后,和林树成等人商量,决定组织农民进城武装请愿。

25日,临武县城沸腾了,一队队农民手持棍棒、扁担,涌入县城,举行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最后将县府包围,高喊“释放卢老大”、“惩办奸商”、“打倒贪官污吏”等口号。反动县长艾灵风见势不妙,只好出来与群众见面,并对袁痴说:“袁先生,你们如此兴师动众,合适吗?”袁痴说:“有什么不合适的!奸商都招供画押了,请县长大人念给大家听一听吧!”他一面把布商的供词递上,一面招呼把五花大绑的布商押上来。

艾灵风见受贿一事败露,担心事态进一步扩大,于己不利,只好一条一条地答应群众的要求:释放卢老大;逮捕法办奸商,并将受贿所得银元,全部充公。

这一天,蒙冤的卢老大获得释放,布商被关进牢房。武装请愿胜利了,农民协会的声威大振。艾灵风对袁痴恨之入骨,暗中联络土豪劣绅和团防局密电省府,要求惩办“暴徒”袁痴等共产党人。省府迅即派徐芝蕃前来临武查案。袁痴得知徐对艾灵风印象不好,便主动利用其矛盾,争取了徐的支持,于12月电呈国民党省党部,请求撤换艾灵风。结果,省民政厅下文撤换了艾灵风。

由于袁痴等共产党人的努力工作,临武的革命形势迅猛发展。在1926年7月以后短短的半年内,全县建立5个区农民协会,32个乡农民协会,会员达2万人以上。

1927年3月,国民党临武县党部正式成立,袁痴任县党部执行委员,主持县党部工作。同月,县总工会、审判土豪劣绅特别法庭相继成立,他又当选为总工会负责人和特别法庭审判长。

不久,上海发生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临武的反动派也跃跃欲试,准备卷土重来。一些地方的农民协会干部遭殴打,一些在押的土豪劣绅也被劫走,形势突变。

5月1日,袁痴在县城召开庆祝国际劳动节大会后,返回县党部时,遭到一帮流氓的袭击,被打成重伤。他感到事态严重,带伤前往长沙汇报。当时正值长沙发生马日事变,他又转回衡阳找到中共湘南特委。6月初,特委召开紧急军事会议,决定由他负责军事工作,特委书记陈佑魁把自己的枪送给了他。根据特委的部署,他与萧觉先等人在庙溪山一带组织武装游击活动。8月初,他又奉命潜回郴州,筹备武装暴动。他先隐蔽在桂阳朱塘袁家,联络失散的同志。9月下旬,他来到镇南岭岳下村岳父家中。29日晚,突然被麦市团防局包围,不幸被捕。家乡农民闻讯,立即筹集资金,做赎人或组织劫狱的准备。团防局有所察觉,不待收监审讯,即于10月1日匆匆将他押往临武县城。他的叔父闻讯从麦市赶来,抱住他失声痛哭。袁痴一再安慰叔父:“不要哭。共产党人是杀不绝的!总有一天会报此仇!叔父保重,侄儿去了!”途中,他被敌人杀害于韩张山下。

1927年元旦,袁痴曾写过一幅对联,抒发他的革命志向,他写道:

抱定三民主义,与帝制派奋斗,与军阀派奋斗,有志竟成,且看贪官污吏,土豪劣绅,誓扫若侪登鬼箓;

联合五族同胞,遵马克思遗言,遵孙总理遗言,余勇可贾,从此东欧西亚,南非北美,尽归吾党作神交。

袁痴为他的理想奋斗了一生。

(湘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