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宣中华

字号:

宣中华,原名钟华,字广文,笔名伊凡,五四运动中激于爱国热情改名“中华”。1898年7月出生于浙江诸暨县牌头镇中央宣村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宣中华从小性格开朗、耿直、乐于帮助他人,熟悉他的人都夸他品德好。以孙中山为代表的资产阶级民主派的革命活动,对少年宣中华的思想颇有影响。他于1909—1913年在本区同文公学念书时写的46篇作文,满腔热情地抒发了自己向爱国志士学习,为拯救中华而奋斗的决心。他在《清德宗亲政变法自强论》一篇作文中说:“中国之不亡,犹千钧之系一发。此景此情,言之令人发指!”宣中华的这些作文都得到了老师的好评,写下了“小子可造”的鼓励评语。

1915年夏,宣中华考进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校长经亨颐是一位难得的思想开明的教育家,他提倡科学,积极支持新文化运动。宣中华在这样环境里,爱国民主思想得到充分的发展,不但成绩优异,而且很快成为学校热衷于社会活动的积极分子。他关心国事,经常与同学评议政治,探索真理,反对封建专制,要民主、自由。五四运动席卷杭城时,宣中华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运动中去,到处演讲“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道理,贴标语,散传单,以唤醒民众。1919年5月12日杭州学生联合会成立时,宣中华被选为执行部理事长,并参加了全国学生联合会,积极地组织和领导学生运动,成为杭州学生爱国运动的领导人之一。

随着五四运动在全国范围内的蓬勃发展,经亨颐在省一师采取了“与时俱进”的办学方针,创办了以“改造社会”、“促进劳动者自觉联合”为宗旨的《浙江新潮》刊物,篇幅量不大,但言论犀利,被誉为“宣传新思潮最明显的旗帜”。省一师于是成为杭州新文化运动的中心,从而遭到了守旧势力的反对,他们指责经亨颐在校内刊行《浙江新潮》是“提倡过激主义,主张废孔非孝、共妻共产种种邪说,用以破坏数千年来社会之秩序,似洪水猛兽流毒无穷”,以此查封了《浙江新潮》。1920年2月,他们公然撤换经亨颐,并逼迫陈望道等进步教师辞职。同学们愤怒异常,当即展开罢课斗争,上街游行示威。3月间,宣中华作为学生代表接连四次携带请愿书到省公署、省教育厅请愿,指责反动当局的无理行径,并通电全国各界要求声援。省一师学生的正义斗争赢得了全国各界乃至海外侨胞的同情和支持。反动当局悍然出动大批军警镇压请愿学生,包围了省一师。宣中华等学生自治会负责人一面领导全校同学与前来镇压的700余名军警进行英勇抗争,一面发动全市各校学生举行大规模的声援活动。在各校的大力支持下,终于挫败了敌人的倒行逆施,斗争取得了初步胜利。通过这次风潮,宣中华看清了省长齐耀珊、教育厅长夏敬观的反动面目。4月间,在学生联合会和宣中华的领导下,杭州学界发起大规模的“驱逐齐、夏”运动,迫使省议会不得不于6月16日通过了“弹劾省长齐耀珊案”,齐耀珊被迫辞职,狼狈地离开了杭州。这场斗争,历时两个多月,成为当时全国学生运动中影响最大的事件之一。

1920年夏,宣中华从省一师毕业后,被母校聘为附小教员,任教半年。在此期间,他广泛地接触杭州各业工人,协助浙江印刷公司建立了具有现代工会性质的“互助会”,创办了浙江省第一张工人报纸《曲江工潮》,向工人宣传马克思主义,宣传民族自救的道理。他还给印刷工人工会补习学校讲课,宣传新文化、新思潮,深受工人群众的欢迎。

第二年春,宣中华应陈望道的函请,参加了上海马克思主义研究会。不久在上海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来往于沪浙两地进行革命活动。这年夏,宣中华应上海共产主义小组成员沈玄庐的邀请,与徐白民、柏之华等汇集在浙江萧山衙前,创办免费招收农民子弟入学的农村小学。宣中华白天教导农民子弟,使他们掌握文化知识,以求自身解放;晚上深入农民群众,讲解农民受剥削、受压迫的原因,破除他们“命中注定”的宿命论,启发他们的阶级觉悟。宣中华经过大量的社会调查后,深感“农民不是呆子,不是没有脑子,如果有人向他们一招手,一提醒,则如枯草遇火,不论山上、地上、田里都会大大地延烧起来,近风施威,将不可遏制”。他还经常用通俗的语言启发鼓励农民组织起来,为争得自己的权利而斗争。他用“一根麻秆易折断,一捆麻秆折不断”作比喻,提出了组织农民协会以保卫自己利益的建议,并协助农民组织了“衙前农民协会”,开展轰轰烈烈的反对地主豪绅的减租减息斗争。这是我国现代革命史上第一次由共产党人领导的新型农民运动。10月,宣中华受中国共产党的指派,以“浙江农民协会代表”的身份去苏俄参加共产国际召开的远东各国共产党及民族革命团体第一次代表大会。会议期间,他除了认真听取和讨论会议报告外,还有幸聆听了列宁的教诲。这次苏俄之行,使他受到了深刻的教育,他曾自豪地称此行是“平生最光荣、最有革命意义的一件大事”。从此,他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更加坚定。为了纪念这次不平凡的苏俄之行,他以苏俄人民常用的名字“伊凡”作为自己的笔名,并以此激励自己学习苏俄革命榜样,拯救自己祖国。

1922年4月,宣中华回国后,仍回衙前农村小学任教,并积极从事发展萧山衙前农民运动工作。他在做了大量的农村调查后认识到,当务之急应该是唤起民众,于是他全力协助创办进步周刊《责任》,并为该刊写了大量文笔犀利的政论文章。特别是《杀宣统》一文,曾经轰动全国,并因此遭到军阀当局的通缉,《责任》周刊也因此遭查封。

1924年1月10日,经中共上海(江浙)区委批准,宣中华终于实现了自己的夙愿,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他把自己的生命紧紧地与党的事业联系在一起。

入党没几天,宣中华作为跨党的浙江省国民党员代表前往广州,出席第一次国共合作的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会后,受国民党中央组织部的指派,他负责筹建国民党浙江省党部及各级党部的工作。3月30日,在杭州首先组建了国民党浙江临时省党部,并当选为执行委员,负责组建各县、市党部和领导全省工农运动。与此同时,他还经常在省党部机关刊物《浙江周刊》上发表文章,继续进行反帝反封建宣传,号召“国民一齐起来,推翻腐败卖国的军阀统治”。这一时期,他经常废寝忘食地工作,致使身体非常消瘦,关心他的好友劝他休息一下,他微微一笑地说:“消瘦点算什么!他人在流血或在牢中受磨难,我能休息吗?”

国民党浙江省临时省党部的建立,标志着浙江革命统一战线的形成。此后,宣中华积极致力于党的统战工作,推动国民革命形势的发展。对此,浙江反动军阀及国民党右派分子极为恼恨,千方百计地破坏革命形势的发展,到处张榜缉拿宣中华。在十分危险的情况下,宣中华仍不分昼夜地为革命奔波。很多同志为他担扰,都劝他要注意安全,而他却总是说:“敌人没什么可怕的,革命也免不了有危险,我们如怕危险,不如回家去做坐不垂堂的千金之子,何苦抹着革命招牌来自欺欺人呢?”由于宣中华的忘我工作,到国民党“二大”召开时,浙江已有23个县、市建立了党部,国民党员约有2000名,其中大多数是工农分子和革命青年,不少是共产党员和社会主义青年团员,使国民党内左派力量占了优势。

但是,在国共统一战线内部始终存在着左、右派的尖锐斗争。孙中山逝世后,这一斗争表现得异常突出起来。在国民党浙江临时省党部,沈玄庐以老国民党员自居,把持着组织,并与戴季陶等国民党右派串通一气。在1925年7月5日萧山衙前召开的国民党临时浙江省执行委员会全体会议上,有人极力鼓吹“戴季陶主义”,公然叫嚷:“共产主义不适合中国国情”,主张“单纯国民党运动”,反对国共合作,反对阶级斗争等等。宣中华在会议上对上述论调给予严厉驳斥。他说:“国民党的路线,必须符合国共两党共同意图,才能维护工农利益。外对帝国主义,内对地主和资本家,必须进行阶级斗争!”宣中华的发言,得到了与会大多数代表的拥护和支持,他们纷纷谴责戴季陶等人背叛孙中山先生新三民主义的行为。由于宣中华及多数与会代表的坚决斗争,粉碎了右派分子在选举出席国民党“二大”代表人选问题上企图排斥共产党员的计划。宣中华曾受过沈玄庐进步思想的影响,共同从事过革命活动,两人的关系一度颇为融洽。但“衙前会议”前后,沈玄庐却同右派走在了一起,还参加了在北京西山碧云寺非法召开的所谓国民党十一届四中全会(即西山会议)。对沈玄庐背叛革命的行径,宣中华十分气愤,他说:“我是为革命和玄庐合作的,玄庐能劝我加入共产党,但决不能拉我退出共产党。”12月15日,在中共杭州地委的直接领导下,宣中华在海宁硖石镇东山公园主持召开了国民党浙江省各县市党部联席会议。会后通电全国,愤怒声讨“西山会议派”的叛变行径,并决定成立各县市党部联席会议,代行临时省党部的职权。这次左派联席会议,从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与右派把持的临时省党部实行了彻底的决裂。

1926年1月,宣中华在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代表浙江省国民党组织作了党务报告,对于浙江西山会议派的分裂破坏活动,予以彻底的揭露和批判。在大多数进步人士的强烈要求下,国民党中央作出《弹劾西山会议案》。会后宣中华回到浙江,在杭州召开了国民党浙江省代表大会,正式成立了省党部。宣中华当选为执委会常务委员,领导省党部工作,并由中共上海区委的指派担任国民党浙江省党部中共党团书记。至此,从根本上扭转了西山会议派垄断浙江国民党组织的局面,取得了浙江地区反对国民党右派斗争的重大胜利。对于宣中华在浙江国共合作统一战线工作中所做的贡献。周恩来曾予以高度的评价和赞扬,并将他与李大钊、董必武、陈潭秋、何叔衡等相提并论,称赞他不愧为浙江国民革命的中流砥柱。

尽管右派的反革命势力削弱了,但斗争仍在继续。军阀的暗探到处追踪宣中华的行迹。他被迫到上海暂避。在上海的几个月中,宣中华时刻关注着浙江的革命动向,同时积极参与并领导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随着北伐战争的节节胜利,革命形势迅速好转,此后,宣中华又在组建浙江临时省政府和迎接北伐军,组织群众抗议国民党反动派制造反革命事件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11月,南昌被国民革命军攻陷后,他只身赴南昌与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蒋介石会晤,商议临时省政府的组织人选问题。尽管那时他已看出“蒋介石必叛”,但从大局出发,必须尽力争取浙江这块阵地。1927年1月,他以特派员身份赴宁波,组建浙江临时省政府,当选为浙江临时省政府委员。后来率省党部代表团赴温州等地迎接北伐军。2月,北伐军攻取杭州。在24日召开的省党部执委会会议上,他再次当选为执委会常务委员。这时浙江革命形势得到迅猛发展,工农群众运动空前高涨。《浙江民报》载文说:“近日来,杭州各工会纷纷成立,如雨后春笋,怒茁而生。”县、区、乡、村各级农民协会纷纷建立,积极开展减租减息斗争。为更好地领导国民革命斗争,浙江临时省政府和省党部也由宁波迁回杭州。

4月11日,国民党反动派在杭州发动了反革命政变,突然包围和封闭了省党部、省政府、总工会、学生联合会等机构,大肆搜捕共产党员和国民党左派人士。经中共杭州地委讨论,考虑到宣中华早已被敌人通缉,无法在杭州继续工作,决定派人秘密护送他去上海。为保证安全,宣中华化装成铁路列车长,搭乘货车离杭。14日下午,当货车抵达上海近郊龙华站时,不幸被国民党便衣发现而遭逮捕。

国民党反动派抓住了宣中华,如获至宝,以为可以从他身上挖出整个浙江地区中共党组织的线索。15日,上海警备司令、国民党特务头子杨虎亲自在龙华司令部提审宣中华。他凶狠地对宣中华说:“你是浙江共产党的头目,国民的祸首,必须交待浙江共产党的情况和来沪的目的。”面对凶恶的敌人,宣中华从容不迫:“你们既然知道了我,那就不必多嗦,你们愿意怎么办就怎么办。至于国民党的祸首,那不是我们而是你们。你们背叛了孙中山先生,是孙中山先生的叛徒!”敌人见硬的不行,又来软的,妄图诱降他。宣中华早就识破了敌人的阴谋,怒斥敌人:“还是收起你们这一套吧!自从参加革命以来,早已许身于革命,将生命置于度外。”面对这位坚强的共产党员,敌人毫无办法,整整轮番审讯了三天,仍一无所获,于是叫嚣要对他下毒手。然而,宣中华毫不畏惧、视死如归,临刑前还浩然正气地说:“你们杀了我,无非只不过一个宣中华,但千千万万个革命者会来杀你们的!”“中华今为革命而死,虽死无憾!”17日晚,宣中华被一群手持大刀的刽子手押着,拖着沉重的镣铐,昂首挺胸走向刑场,在枫林桥畔壮烈牺牲。

宣中华是五四时期杭州著名的学生运动领袖,早期中国共产党的党员,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浙江杰出的革命活动家,他为推进第一次国共合作,开辟浙江反帝反封建革命事业做出了重大贡献。宣中华牺牲时虽年仅29岁,但他的英名和革命精神将与世长存!

(孙学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