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戴焕其

字号:

戴焕其,幼名戴煌,1882年出生于广东省惠阳县高潭区中洞乡先锋村。其父戴梅是一名清朝贡生,十分注重对子女的教育培养,从小就将戴焕其送往高潭、多祝等地念书。

在当地,戴家可称颇具书香门第之风范的大富户。戴家有两座豪华住宅,称为百庆楼、百祥楼。家业集农工商为一体。自耕上百亩土地,另可收田租2000多担谷;在高潭圩新街办有“昌记”染坊,在海丰县黄羌圩办有“中兴”副食杂货店。

戴焕其兄弟6个成年时,其父已年过古稀,深居简出,家政全部交长子戴焕其主持。戴焕其与袁氏成亲后,生有五个孩子。全家人丁数十口,家政繁重。但是,戴焕其仍广交朋友、乐于助人。乡亲们发生纠纷或打官司,总要请戴焕其出主意。1921年冬,高潭的两位农民在打猎时失误伤害一海丰人。死者族中的劣绅却诬告对方,企图敲诈勒索。眼看就要官司缠身的农民急忙找戴焕其商讨对策,戴焕其建议他去海丰城找当时任县劝学所所长的彭湃,并立即起草诉讼状,慷慨解囊支持他投诉。在彭湃和戴焕其的支持下,终于了结了官司。此事使戴焕其结识了彭湃,并接受了彭湃的建议,在高潭组织农会。

戴焕其早年在外地求学期间,就受到了孙中山先生新思想的影响,特别是同盟会在广东各地多次举行的反清起义,使他的人生观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崇尚“读书做官”转为信仰孙中山的革命学说。回乡后,他秘密参加了当地农民的反清地下组织“三点会”,后又参加了同盟会。这次结识彭湃,犹如在黑暗中见到光明,使他的心中顿觉明亮。他积极深入中洞乡进行串连发动工作,于1923年农历二月正式成立了中洞乡农会,并当选为农会委员,负责财粮管理工作。

戴焕其当选为农会委员后,以身作则,坚决支持和执行农会的决议。7月26日,强台风袭击高潭地区,房屋倒塌,人畜伤亡,农作物被毁,损失惨重。为帮助农民度过灾荒,区农会决定:实行二五减租。当时中洞乡的土地95%为地主和封建公堂所有,仅戴焕其一家就占40%。戴焕其毫不含糊地执行了农会决定。他这一舍小家为大家的壮举,使农会减租减息的决定在全区迅速得到实施,帮助全区穷苦农民度过了难关。

1924年春,国共两党实现了第一次合作,孙中山先生倡导的联俄、联工、扶助农工三大政策,使工农运动风起云涌。身为老同盟会会员的戴焕其,革命信心百倍,斗志更高。他全力支持农会工作,自觉负担乡农会的全部经费开支,捐款资助农会开办贫民子弟学校。他以实际行动获得了人民的拥护,党的认可,于1926年春光荣地成为了中国共产党的一员。

有了党的指引,戴焕其全心全意地为劳苦大众谋利益的信念更加坚定。1927年5月,在广州发生四一五反革命政变后,惠阳县属48乡的地主武装,兵分三路扑向高潭,企图一举扑灭熊熊燃烧的农民运动的烈火。中洞乡自卫队奉命在中路企潭进行阻击。当时正是青黄不接的季节,区农会决定:各自卫队给养原则上由各乡负责,区农会只作应急调整。戴焕其自告奋勇地表示:乡自卫队作战所需粮食,包括其家属所缺粮食,全部由戴家无偿提供。

随着战况的变化,全区农民自卫军撤退至公梅、中洞一线,区农会也转移到中洞,受挫的海陆丰、紫金龙炮区的农民自卫军也先后来到中洞。中洞乡成了四县农军的会合点。

当时的中洞乡,是个仅有900多人的山村。突然间增加这么多的农军,给中洞乡各个方面都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尤其是食、宿难问题更为突出。戴焕其主动承担了这个重担,把区农会和所有农军的后勤工作全都包揽下了。他逐个逐项地作出周密的计划和妥善的安排。为解决住宿问题,他把自家的两座大宅腾出来,把百庆楼腾给各县农军和高潭区农会办事机构以及主要负责人住宿,把百祥楼腾出作为各县农军和区农会的物资贮藏处。他家的财产全部变成了革命者公有,农军们称戴焕其家为“革命者之家”。

七一五反革命政变后,形势进一步恶化。根据形势的需要,汇集在中洞的海陆惠紫农民自卫军改编成6个大队的工农讨逆军,高潭农军被编为第四大队。9月上旬,东江特委和东江革命委员会号召东江各县人民举行起义,以接应南昌起义军南下。工农讨逆军一部分由刘琴西、林道文率领,在各地农民武装的配合下,从中洞出发,一举攻克了海陆丰县城。另一部分击溃了盘踞高潭的民团,高潭又恢复了红色政权。连战皆捷,使红色区域迅速扩大,战利品也不断增多。他们将缴获、没收的大量物资运进中洞,很快在中洞乡建立起了兵工厂、军服厂、印刷厂、医院等。同时,他们还在邻近中洞的激石溪、朝面山、炮子等地设置了农军办事处和物资储运站。戴焕其也成了最忙碌的人,他夜以继日地忙着清点入库、调拨物资,并一一登记入册。

在东江特委的领导下,10月中旬,南昌起义军留在普宁一带的1200多人抵达中洞,改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二师第四团,并再一次发动东江人民武装起义,11月1日起义队伍占领海丰县城,5日占领陆丰县城。为保障作战部队的给养和处理战利品,东江特委在中洞设立了后方留守处,戴焕其担任了留守处主任。从此,戴焕其全身心地投入了后勤工作。

在胜利的凯歌声中,高潭区苏维埃政府正式成立,百庆楼作了中共东江特委和东江革命委员会的办公地点。戴焕其以共产党人所特有的无私精神,把家中所有的田契、借贷存据全部拿到百庆楼前的晒谷场上,当众烧毁。百姓们见状一齐热烈鼓掌、欢呼雀跃,沉浸在无比的喜悦之中。

1928年3月,广东境内军阀战事暂息,局势稍稳。各自拥兵割据一方的军阀们又互相勾结起来,纠集各地地主武装,对海陆丰革命根据地进行围剿,企图扼杀东江工农武装。18日,敌黄旭初部7000余人从紫金南下直逼中洞。中洞军民奋起抵抗,在中洞东北门户大坳头进行了三天三夜的苦战,在敌强我弱的不利情况下,为避免无谓的牺牲,只好被迫转移。

转移后的中洞军民化整为零,疏散到山中隐蔽。担任留守处主任的戴焕其,迅速组织人力把军需物资转移到安全的地方掩藏起来。不顾个人安危,一心扑在掩藏物资工作上,待全部物资都安全隐蔽起来后,他才最后一个离开留守处。

在那个充满危险的时刻,他心里竟完全没有自己,只想着掩藏军需物资的事……他离开留守处不久,忽然想起有一处掩藏军费银元的地方有点破绽,不太保险,他毫不犹豫立即返回山上,将银元重新掩藏妥当后他才舒了一口气。当他正准备离开留守处时,敌人突然蜂拥而至……

敌人把戴焕其绑在坳下的石墩上,进行严刑拷打,逼他说出军需物资的去向。戴焕其被打得遍体鳞伤、浑身是血,双腿无法站立,但他守口如瓶,坚贞不屈。敌人绞尽脑汁、用尽力气,还是一无所获。敌人恼羞成怒,随着罪恶的枪响,戴焕其身上流出的殷红的鲜血染红了大地……

戴焕其为海陆丰革命根据地的巩固和壮大、为红色苏维埃政权的建设做出了重要的贡献。他的英勇事迹及为革命献身的壮举被人们广为传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经广东省人民政府批准,授予戴焕其革命烈士称号。

(谭建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