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李步膺

字号:

李步膺,又名龙华,湖南省安化县长乐乡乐园村人,1901年9月20日出生。兄弟六人,他排行第四。李步膺10岁那年,安化发生了百年不遇的大旱,千里赤野,颗粒无收,本来就家境贫寒,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李家更是雪上加霜,面对七八张吃饭的嘴,李步膺的父亲心急如焚,但又无可奈何,为了活命,无奈地将他过继给家境较好的李灵中为子。李灵中见李步膺聪颖好学,有过目不忘的好记性,决意送他读书。少年李步膺深知求学机会来之不易,拼命读书,勤学好问,颇得先生器重,学业得以突飞猛进,到16岁时即考取安化县立甲种师范学校。

1922年,李步膺从甲种师范学校毕业后,到小淹牛栏洞从教。这一年,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召开。随即,全国掀起第一次工人运动高潮。风起云涌的革命浪潮激荡着李步膺那颗不甘平庸的心。他和同学蒋邑桢一合计,认为老蹲在山沟里不是办法,应当走出山门,到外面广阔的天地去搏击风雨,干出一番事业。1925年,当李步膺得知农民运动在广州兴起的消息后,十分兴奋。经过秘密商定,以赴省深造为名,结伴去广州参加了革命。1926年,李步膺在广州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同年秋,随北伐军回到湖南。12月,受中共湖南省委的派遣,回到安化,从事农民运动。

李步膺在家乡长乐从事农民运动,工作搞得十分出色。他深知“群羊走路靠头羊”的道理,先找到本地贫农李赞湘做工作。李赞湘家徒四壁,为人热情豪爽,正直仗义,很受群众信任。李带头串连,广大农民群起响应,纷纷加入农会。当农民协会会员发展到150多人时,他便着手为解决农民的实际困难而开展斗争。1927年初青黄不接的季节,为帮助农民度过春荒,他着手成立了民食维持会,以民食维持会的名义带领农民到土豪家去借粮。大土豪李成熙拒不借粮,李步膺命人将他抓来游乡示众,勒令开仓放粮40多担。“杀鸡吓猴”这一招还真管用,其他土豪乖乖同意出谷,结果较为顺利地借出100多担谷子,李步膺将它全部分给贫困农民,使乡亲们得以度过了春荒。多少年后,白发苍苍的老农李永保一谈起当年李步膺挑了两担谷送到他家,救活了他一家五条命时,就老泪纵横,说他是自己绝处逢生的救命恩人。

同年3月,毛泽东在武昌开办武昌农民运动讲习所,李步膺和蒋邑桢等三人经过县里考试录取,由中共湖南省委选送前去学习。学习期间,他们非常认真刻苦,勤学好问,深受教官和同学好评。一天,他们得知家乡安化江南镇恶霸、劣迹累累的团防局长王芝松潜逃到汉口,不由得怒从心头起。他们趁王芝松不备,将其抓获,押送武汉革命军事裁判所,裁判所很快就把这个恶霸处决了。安化父老乡亲得到消息后,纷纷奔走相告,都说他俩为乡亲们除了一害。5月21日,国民革命军第三十五军三十三团团长许克祥在长沙发动马日事变,大肆屠杀共产党员和工农群众,李步膺被迫离开武汉,潜回家乡,与中共安化县委取得联系,开展地下活动。

1928年1月12日,中共安化县委在滔溪秘密召开会议,部署组织年关起义,并成立了安化县游击军事委员会,李步膺被任命为军事委员会委员。会后,即在家乡着手组织农民武装,积极开展武装斗争。2月,县委通知各地游击队密集栗林,准备攻打县城,营救被押同志。他和蒋邑桢立即率领文溪、长乐游击队30余人奔赴栗林集合。2月6日凌晨,李步膺、蒋邑桢与游击队一道,直扑安化县城。他身先士卒,一马当先,冲在队伍前面,城内敌人闻风丧胆,一触即溃。他率游击队员打开监狱,营救被押的党员、工农骨干及群众120余人,并烧毁监狱全部档案,取得年关起义的胜利。

李步膺既是铁骨铮铮的革命志士,也是食人间烟火的凡夫欲子。他们并非不眷恋家中的父母、妻儿,但为了革命事业的需要,他们把对家乡亲人的挚爱深深隐藏在心底,把自己的满腔热情和毕生精力投入到神圣的革命事业中去,真可谓“无情未必真豪杰”。在1928年中共安化县委组织的年关起义攻城前,李步膺给家中父母、妻儿及亲戚朋友、地方父老写了一封信。这封信情真意切,字里行间饱含了对家乡亲人的思念,展示了共产党人丰富的内心世界,读来催人泪下。这封信的内容如下:

双亲大人:

你俩千辛万苦送我读书,由小淹小学而中学而师范,使我得知中国必须革命,现在实际参加革命了,十二万分感谢你二老的好意。照旧礼教要赶早归家尽儿子的职责,孝顺孝顺。可是,现在时局不同了,不能顾及我的最亲爱的父亲母亲了。家庭之事,只好全赖你俩得过且过的维持下去,万望不要念及我,我也会把我所有的一切,都毅然决然地去牺牲。

福秀:你为着儿女受了许多辛苦,我这次到前线,以后恐无再见之机会。

孟冬、凤秀两儿:你们的父亲,要到前线去杀敌人,你们好好游戏,应到读书的时候,就去读书,将来好像你们父亲一样,做革命工作。

我的一切亲戚朋友及地方父老,请你们也不要念及我。我已毅然决然地到前线去,要打倒一切敌人,打倒一切压迫民众、残杀民众的敌人,取消一切不平等条约。求中国之自由平等。

死也是值得的,就此祝你们健康和幸福。(这封信请你们宣布,并且帮我存着,或者这就是我最后给你们的一封信吧)。

年关起义取得胜利后,由于团防局长陈似僧不甘失败,疯狂反扑,游击队当天撤出县城。第二天,中共安化县委为了再次扑城,夺取团防局的枪支,拟先派人进城了解情况。这时的安化县城因为前天游击队的突袭而气氛大变,城内敌人如惊弓之鸟,加强了戒备,此去相当危险。李步膺主动向县委请战,要求进城摸底。他和蒋邑桢完成任务正准备出城,全城突然戒严,两人便到天主教堂借宿。不料牧师张谦暗通团防局,李步膺、蒋邑桢在梁乙溪哨卡被捕。

抓到李步膺二人,安化县团防局长陈似僧如获至宝,满认为将全县革命力量一网打尽的机会到了,立即对他俩进行严刑逼供,十八般刑具件件派上用场。李步膺和蒋邑桢数度昏死,又多次被冷水激醒,遍体鳞伤,气息奄奄,可仍咬紧牙关,坚贞不屈。陈似僧黔驴技穷,恼羞成怒,下令将李步膺二人处死。1928年2月9日,李步膺惨遭敌人毒手。时年27岁。

(湘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