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伍临庄

字号:

伍临庄,又名世芬,湖南省耒阳县城关镇南门陈家坪伍家村人,1893年农历七月初三日生。父亲是个挖煤工人,在他出生前病故。10岁时母亲又去世。由两个哥哥抚养成人,并送他入塾读书。

1909年,伍临庄考入衡郡联立中学。在求学期间,他十分推崇和景仰孙中山先生领导的革命事业,并决心要为之奋斗。1911年他又考入湖南南路师范学校(次年改为湖南省立三师)。1915年,他在师范毕业后,曾在资兴县立中学和耒阳高等小学任教。因他英语水平较高,同外国传教士办过交涉,在教师中享有较高的声誉,许多中、小学校竞相聘请他去任教。

伍临庄常在学生中宣传三民主义,鼓励学生参加国民革命。这些学生对他这位老师也很关心,如后来考取黄埔军校的学生伍中豪、伍万春就常将有关革命书刊寄给他,学生刘泰、陈芬还是他的入党介绍人。

五四运动爆发后,伍临庄在长沙、衡阳的学生写信向他介绍了运动情况。他立即把消息印成传单,散发到一高、青麓中学和女职学校,组织学生示威游,第一次在耒阳喊出“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军阀”的口号,声援北京学生的爱国斗争。

这年暑假,伍临庄协助回到耒阳的刘泰、陈芬等同学,成立了耒阳学联,并担任学联的指导工作。耒阳国货维持会成立时,他又是国货维持会的宣传委员。

经过几年斗争实践的锻炼,伍临庄对革命的认识,较之以前有显著的进步。到1924年6月,当中共湖南区委组建耒阳支部时,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入党后,伍临庄心情很不平静,他在一篇《志》的文章中曾这样写道:

“吾一生坎坷,已三易其信仰。幼读《四书》、《五经》,尊孔教,以‘子曰’、‘诗云’为规范;稍大,国民革命兴起,拜服孙中山,推崇三民主义;今三易矣,共产主义乃光大世界、拯救中华之真理,吾折服矣,毕生矢志奋斗不渝。”

为了进一步坚定自己“矢志不渝”的决心,他还写了“为信仰的主义奋斗,这是我的归宿”的条幅,端端正正贴在书桌靠近的墙壁上。

9月,中共耒阳支部的为建立秘密联络点,由党员集资在耒阳城东横街晋公祠创办民治小学。为了党的事业,伍临庄辞去薪金较优的教职,到民治小学教书。他白天在学校教课,晚上又去给作坊工人、商店学徒的夜校教学,经常忙到半夜才回家。他还鼓励妻子“要学真知识,要有硬本领”,不要做金玉其外的“绣花枕头”。后来,他的妻子也参加了中国共产党,担任过县女界联合会副主任,主任是他的侄女伍若兰。

在这以后的几年时间,伍临庄更加积极投入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斗争。他曾为农民伍昭文打官司,将伍昭文买来并苦心培植多年一处杉林山从土豪李连称强占的手中收回。上海五卅惨案发生后,他组织了五个宣传队,四处宣传,向群众揭露帝国主义的罪恶,并筹募捐款,支援青、沪工人的反帝斗争。1925年冬,按照中共耒阳县地方执委的决定,他以平民教育促进会的名义,前往下山、东江等地筹办夜校,从事秘密组织农会的工作。经过紧张的努力,使下山、聂州、沙头、水东江、塌鼻祠、寿福殿、九眼塘等地的乡农民协会建立起来。耒阳县农民协会成立时,他当选为委员兼宣传部长。

马日事变后,伍临庄奉命留在耒阳从事地下工作。他在城郊伍氏族办的敦本小学教书,并在这里建立了地下联络据点。不久,他的活动被敌探发觉,曾多次前来搜捕,因有群众的掩护,敌人始终未能得手。这中间险象环生,但他机智勇敢,一一化险为夷。

9月,中共湖南省委派邓宗海回耒阳重建县委。伍临庄积极投入县委组织的武装斗争。他曾在县委编印的刊物《耒潮》上发表题为《拿起刀枪,为烈士报仇》的文章,主张要以红色的恐怖对付白色的恐怖。当朱德、陈毅领导湘南暴动的消息传来后,按照县委的部署,他负责在城郊发动群众做好年关(农历)暴动的准备工作。

1928年2月16日,朱德、陈毅率工农革命军攻克耒阳县城,成立了耒阳县工农兵苏维埃政府,伍临庄当选为县苏维埃政府委员兼宣传部长。他与一区苏维埃政府主席伍云甫在水东江、梁家祠、墨地、寿福殿、九眼塘等地,积极组建乡苏维埃政府和赤卫队,并动员青年农民踊跃参加工农革命军的新兵营。

朱德率部队向井冈山转移后,伍临庄和伍云甫组织七八百人的农民武装,于4月2日晚突袭耒阳县城,打算杀敌报仇后再上井冈山。

战斗打响后,农军在县城南门与桂系一个营的军队拼搏,敌军火力凶猛,农军伤亡甚重。这时,伍临庄带着二十多个农军战士,冲入城南菜园,掩护伍云甫带领农民军撤退,不幸在河滩里中弹负伤被俘。

第二天,挨户团主任谭福堂劝降伍临庄,假惺惺地赞美伍临庄是一个德才兼备的饱学之士,请他当挨户团的秘书。伍临庄说:“士不利己,何喜高官厚禄。”敌人利诱不成,便用毒刑逼供。伍临庄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只说:“士不畏死,何以惧刑。”怒目反击敌人。谭福堂面对伍临庄束手无策,咬牙切齿地狂叫,把他的心肝挖出来示众。

伍临庄壮烈牺牲,时年35岁。他的英名永远铭记在耒阳人民心中!

(湘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