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贺尔康

字号:

贺尔康,1905年4月11日出生在湖南省湘潭县韶山区杨林贺家坳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一家8口人,仅有5分地,几间茅屋,全靠父亲做木工维持家计。他少年时读了4年私塾,即跟随父亲学做木工。

1922年夏,他17岁那年,独自离家到长沙,先考进一所补习学校,后经同乡毛泽东介绍就读于中共湘区委主办的湖南自修大学附设补习学校。他入学前在一篇题为“述我之家世及我志愿”的文章中激愤地写道:“我想着我国至如此地步,心里时时不舒畅。我要立志办好我国。”他的爱国热情,深得补习学校主事何叔衡的赏识,免费收他入学。他生活艰苦,因缴不起伙食费,常到伙房煮点稀饭充饥;没有被褥,就同厨工搭铺。但他学习勤奋,进步很快,这是同何叔衡等师长的教导和自修大学的培养分不开的。何叔衡对他要求非常严格,有一次贺尔康没有及时写日记,何叔衡严肃批评了他。贺尔康把何老师的批评和自己的感想记载下来:“何老师痛骂了我一番,他老素来待我比待他的亲子还好。”“他老对我有一个比天还大的希望——能去与这万恶的社会搏斗,去改造这万恶的社会。”又写道:“他老平日看我作事无能力,无胆量,无勇敢奋斗的精神,又骄傲,又老实,又像女孩子一样怕丑”,“所以,要我:一、多接触有学识声望的人;二、多发表自己的意见;三、去羞涩态度;四、戒骄傲。”1923年元月,经夏明翰、夏曦等人介绍,他加入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

湖南自修大学被反动当局封闭后,贺尔康转到党创办的湘江中学学习,并主编学生会的《日光周刊》。当时,他对一些纨绔子弟轻视工农子弟的恶习非常气愤,曾在一篇杂文中写道:“衣食住行都是工人农民造出来的。现在这些工人农民们何等的劳苦,流了许多血汗,才有现在社会,若没有他们,还有社会么?有人类么?现在我们是不是敬爱农民、工人们——这些抚育人类的父母呢?”他在学校,不仅重视学习,还积极参加社会实践。凡是团委、学联举办的游行、集会、讲演,他都踊跃参加。他曾请求团组织派自己去湘潭参加组织国民会议促成会和农民读书处的活动。1925年夏,经何叔衡介绍,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又遵照组织安排,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在湘江中学特区分部负责学生工作。

是年7月,贺尔康在湘江中学毕业后,受中共湘区委员会的派遣,协助回到韶山的毛泽东发展革命组织,开始从事农民运动。他按照毛泽东的部署,与杨开慧、杨季刚、庞叔侃、李耿侯等人,为各个秘密农协会办了20多所夜校。他协助毛泽东发展共产主义青年团团员和国民党的秘密党员。他还协助毛泽东创建了中共韶山支部和共青团韶山支部,以及韶山各乡国民党区乡分部和“雪耻会”等群众组织,并担任了国民党韶山杨林区分部委员、湘潭西二区上七都“雪耻会”执行委员和共青团韶山区支部书记。他被中共湘区执行委员会派去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结业后回到长沙,任国民党省党部农民运动特派员。1926年初,他来到湘潭东四区三门、朱亭一带从事组织秘密农民协会的工作,开始独当一面领导农运工作。

这时的贺尔康,既有了韶山的工作实践,又有了广州农讲所的理论武装,已经成为非常出色的农运工作者,深受农民的爱戴。他在湘潭东四区,顺利地把龙华、枫仙桥等秘密乡农协组织起来,并发展一批共产党员,组建了党支部。春末夏初时,他来到衡山,在交通便利的石湾、大桥湾、柴山洲、栗子港一带开辟党的农村工作。在这里,他吸收了夏仁和、文海南等积极分子入党,建立了中共柴山洲支部。然后通过他们一串十,十串百,把柴山洲、栗子港的穷苦农民串连起来,于6月中旬公开成立柴山洲特别区农民协会,文海南任委员长,夏仁和等任执行委员。他广泛发动农民群众,开展积极的斗争,迎接北伐军的到来。

北伐军占领衡山后,贺尔康任新成立的中共衡山县地方执行委员会委员和衡山县农民协会的青年部长,负责农民运动和共产主义青年团工作。他带领青年农民群众,把衡山县文家桥两个民愤极大、又与县农民协会委员长刘爱农有亲戚关系的劣绅逮捕起来,交县法办,当地农民无不拍手称快。这时,柴山洲的一些土豪劣绅,仗着国民党湖南省党部农民部长刘岳峙的势力,组织假农会,与柴山洲特别区农民协会相对抗,诬蔑农协会员是“流氓地痞”,农民运动是“痞子运动”。为了打击这种反动气焰,经中共衡山地方执委会同意,他在10月中旬,带领数千农协会员,以农民纠察队为先导,手持梭镖、大刀、鸟铳,冲入刘岳峙在衡山的庄园,缴了驻在庄园的团防枪支,然后杀猪出谷,开仓平粜。他们还将刘岳峙的忠实走卒阳厚生、罗仲威抓起来,戴高帽子游街示众。这一行动,在衡山全县引起很大的震动,有力地推动了农民运动的发展。

贺尔康领导农民运动采取的另一重要措施就是积极引导农民办农民银行和消费合作社,以图从经济上摆脱地主和奸商的剥削。在柴山洲特别区,他将清算土豪劣绅侵吞的公产、祠产和在开展减租减息、减押、罚款中收回的钱粮,一部分分给贫苦农民,一部分留作开办农民银行,并派党员夏兆枚等组成筹备处,共集资5800多块银元,办起了柴山洲农民银行,并帮助制定农民银行章程12条,以“拥护无产阶级,维持生活,扶持生产”为宗旨,以雇农、佃农、小商、手工业者为借贷对象,利息每月5厘,切实地资助农民发展生产,增加收入。在成立消费合作社方面,他将富户捐款作为社会资金的主要来源,合作社经营的柴米油盐等生活物品,要按市场平价供应农民群众。所有这些,都受到前来衡山考察农民运动的毛泽东的高度赞扬。

马日事变后,中共衡山县地方执行委员会按照中共湖南省委组织农军攻打长沙的部署,由贺尔康任前线指挥,带领300人枪,作为衡山工农武装的先锋军向长沙进发。但到达易俗河时,又奉命撤退。当何键部占领衡山县城后,他率领农民自卫军退至石湾、柴山洲一带,组织农民准备举行石湾暴动。因走漏消息,遭到敌军的袭击,暴动失败。不久,他奉命调到长沙做秘密工作。

八七会议后,毛泽东主持改组湖南省委,贺尔康当选为省委委员,任农委书记。秋收起义时期,他组织新河、捞刀河一带的农民,配合铁路工人,拆毁了铁路道轨;组织河东农军攻取了5个团防局;组织河西农军解散了两个团防局。尔后,他在小吴门外集合工农自卫军500余人,准备配合湘赣边秋收起义部队夺取长沙。因湘赣边秋收起义部队在浏阳受挫,未能去长沙。长沙工农群众的英勇暴动,吓坏了敌人,分散了敌人对秋收起义军的压力,无意中帮助了起义军的转战。10月,贺尔康受中共湖南省委派遣,前往浏阳发动农民攻打县城。湖南省委按照中共中央部署,在长沙发动“灰日暴动”,调贺尔康为长沙近郊书记,组织农军进攻长沙。暴动失败后,遭到反动派的血腥镇压,党的地下机关几乎破坏殆尽。但贺尔康没有畏惧退缩,在长沙近郊组织复仇大队,镇压豪绅,惩治叛徒,袭击国民党政府清乡队。贺尔康组织的革命武装,威风使敌人胆寒。不幸的是,1928年4月12日,贺尔康进城向省委汇报工作,在小吴门被反革命分子曾跃南发现而被捕。面对敌人的刑讯毒打,贺尔康凛然不屈,于14日晚惨遭杀害,时年23岁。

贺尔康牺牲后,家乡群众用银元将他的遗体赎回,安葬在韶峰山麓。解放后,《湖南历史资料》发表了他的《日记》,给人们留下了永恒的纪念。

(湘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