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李一鼎

字号:

李一鼎,1902年出生于湖南省郴县一户农民家庭。少年时代曾入私塾读书,1923年春考入衡阳省立第三师范。1924年5月,李一鼎被中共组织选送到广州黄埔军校学习,1925年春军校结业后,回到衡阳三师完成学业,在校加入中国共产党,开始参加湘南党组织领导的革命斗争。

随着革命斗争的兴起,湘南党组织大批派遣党员干部深入各县发动和组织工农群众。李一鼎受党组织的派遣到郴州,与胡世俭、雷乾之、曾纪贵、李翼云等一起,在濂溪女校创办平民夜校和夏令儿童学校。他同李佑余、雷乾之到栖凤渡的神农殿、庄门口、枫树下、金盆窝等地开办农民夜校,秘密从事组织农民协助团的工作,并吸收李固、杨奇等人入学。中共郴县特别支部成立,他任支部组织委员。

1926年中共郴县地方委员会组建,李一鼎任宣传委员,并任郴州城苏仙桥东江寺新创办的牖民学校教务主任,兼任郴县国民党县党部创办的《新民报》编辑,积极开展革命宣传工作,发动农民群众掀起大革命高潮。

马日事变后,到处是白色恐怖,形势险恶,郴县国民党右派捕杀共产党人和革命分子,李一鼎与胡世俭等9人又被列为第一批要犯通缉。这时,他接到中共湘南特委秘密通知,派他任郴县、永兴、耒阳三县特派员,兼任永兴县特别支部书记。他临危受命,辞别母亲,立即启程,到达永兴县的坳头上以后,与共青团员廖月辉取得联系,到廖的姑爷郭元龙开设的郭美发豆油铺做一名账房先生。他通过廖月辉与地下党团员取得联系,并与郭元龙一家及其店里伙计频繁接触,建立友谊。经过一段时间的培养和考察,他发展了郭元龙入党,负责掩护地下工作。这时,廖月辉也由团员转为党员,永兴县被破坏的党团组织,渐渐恢复起来。中共八七会议精神传达以后,李一鼎积极组织农民武装,准备年关举行暴动。他将收缴的武器用来组建坪上自卫队、近郊赤卫队、县城工人纠察队以及各区农民武装。按照县委农历腊月底的决定,原打算以油麻圩太平山为根据地举行年关暴动,并提出“到土豪劣绅家里去过年”的口号。正月初二,他与黄克诚、黄平、尹子韶得到消息,说宜章“挨户团”团总吴国斌被朱德的工农革命军打散,有二十来条枪,逃到板梁的土豪刘尧卿家。于是,他决定以抢枪带动起义。他先派尹子韶、黄平等到板梁刘家,向贫苦农民作了部署。然后利用刘尧卿在刘氏宗祠育婴堂摆酒招待挨户团团丁之际,暗地把送菜送酒的差事换上起义队员,乘机混进育婴堂。待他一声令下,起义队员便猛地扑向团丁,两个对付一个,把他们的双手反扣起来,收缴了他们的全部枪支,再把他们带到祠堂外面的空坪上示众。这时,附近群众从四面八方拥来,将空坪挤得水泄不通。他站在台上宣布举行农民武装起义,并将刘尧卿的粮食分给农民群众,使四乡农民深受鼓舞,热烈响应。

李一鼎根据朱德做好占领永兴县城准备的指示,一面部署城内党组织、城郊农民武装同江右农军配合作战,一面同刘木、张山川、刘水哉等率领江左农军从油榨圩直奔县城对河的鲍家码头。经过强攻和绕道奔袭,终于突破了国民党县政府警备队的顽抗,随即占领了永兴县城。他被任命为中共永兴县委书记,刘馨、李卜城、黄克诚等为委员。随之,各区乡苏维埃政权也很快建立起来,并在全县迅即掀起土地革命和肃清反革命分子的群众斗争。中共湘南特委在永兴城召开宜、资、郴、永、耒等县党的负责人会议(即湘南党代会),李一鼎在大会上向到会的陈毅作了永兴县工作情况汇报,受到上级的好评。

1927年3月下旬,李一鼎在郴县做妇女工作的女友刘善淑特地来到永兴。经同志们的帮助,他们俩举行了简单的婚礼,结成了生死与共的伴侣。

湘南起义极大地震撼了反动派,蒋介石命令驻衡阳的白崇禧和驻粤北的范石生、许克祥部,对湘南起义军进行南北“会剿”。4月6日,范石生部调集了数倍于起义军的部队进犯永兴。由于当时在永兴的中共湘南特委书记杨福涛的错误决定,贸然将农民武装“开赴湘粤大道迎击敌人”,他们只得遵命将农民军部署在永兴与马田圩至耒阳公平圩这条交通要道上,各种土武器都搬至黑山口埋伏。可是敌军不走大路,而是从耒阳、上架方向偷袭永兴县城,使农民武装陷于被动挨打,伤亡较重。中共永兴县委只得转移,向井冈山方向突围。因刘善淑有病,李一鼎要她先走,自己则和黄克诚、曹福昌一起,组织县委机关人员和农民武装以及部分家属共800余人,从永兴东门突围转移,在资兴的三都彭公庙与陈毅部队以及郴、资、宜各县农民武装汇合,撤往井冈山。

朱毛会师之后,毛泽东与朱德将各路队伍统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军,永兴农军改编为第十二师第三十五团,由黄克诚任团长,李一鼎任党代表。此后一段时间,他参加了黄、宁冈、黄洋界等地的一些战斗,作战勇敢,身先士卒,以身作则,曾受到朱德的表扬。

5月中旬,按照红四军军委的统一部署,耒阳、永兴、郴县、资兴四县农民武装被编成四路游击队,返回湘南开展游击战争。李一鼎奉令带领部队返回湘南,以建立游击根据地。他和邓宗海率领的永兴游击队,在龙形市的树头下全歼铲共义勇队二十余人,缴获一些武器。当他到达永、耒边境的上架桥时,天色已晚。他便派人通知当地挨户团,说铲共义勇队要前来议事。当挨户团与正在开会的地方豪绅一起出来迎接他这支假的铲共义勇队时,即被解除了武装。他还在永兴太和圩镇压了铲共委员会主任李孝高等。这一连串的胜利,使得红军威名远扬,群众兴高采烈,敌人闻风丧胆。九区挨户团还自动打开牢门,放出陈国学等100多个农会干部和革命群众。

但武装斗争中也发生过一些不幸的事情,某些农军战士一回到家乡,便不顾组织纪律,只忙于回家团聚。如刘承高半夜擅自带着13名农军向家乡方向移动,还没到家,就惨遭挨户团杀害。

为了严明军纪,保证部队的战斗力,李一鼎在欧冲召开了永、耒两县党政军负责人紧急会议,决定由许玉山、曹福昌负责组织永兴江右游击队,开展游击战,打击敌人的游兵散勇和土豪恶霸;由刘泰等联合耒阳、永兴的工农武装,以永兴、耒阳、桂阳三县交界的太平山为根据地,开展机动灵活的武装斗争;由黄克诚担任中共永兴县委书记,统一领导当地的革命武装斗争。为了与湘南特委接上关系,请示下一步的工作方针,李一鼎、刘善淑夫妇则以走亲戚的名义,深入敌占区,去衡阳寻找党组织。

不料,他们在安仁县境内,被疯狂搜山的安仁挨户团发现,当作共产党分子抓捕,送往县城押讯。安仁县长亲自审讯,李一鼎坚不吐实。永兴县的土豪劣绅得知李一鼎被捕的消息,立即实行阶级报复,联名要求安仁县府处决李一鼎。李一鼎夫妇轮番遭到敌人的严刑逼供,遍体伤痕,血迹斑斑。李一鼎安慰妻子,劝她不要难过,要革命就会牺牲,但党和同志们一定会继续斗争、夺取胜利。刘善淑是一个坚强的妇女干部,她向丈夫表明心志:“苟且非吾志,甘心齐就义!”他们手挽着手,肩并着肩,走向刑场,笑迎死亡。1928年6月9日上午,这对革命夫妇一同在安仁县英勇就义。

(夏远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