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刘尔崧

字号:

刘尔崧,广东省紫金县人,1899年11月出生在一个穷教师家庭。他17岁小学毕业后,考入享受公费的广东甲种工业学校。他勤奋好学,又善于团结同学,被选为校学生会主席。

此时,十月革命胜利的消息已传到中国,马克思主义也开始在中国传播。刘尔崧和其他先进的知识青年一样,开始接受马克思主义,他经常阅读《新青年》刊登的十月革命后俄国的消息和介绍马克思主义的文章,逐步懂得了一些马克思主义理论。

1919年,北京爆发五四运动的消息传到广州,刘尔崧和同学阮啸仙、周其鉴、张善铭等以满腔的革命热情,奔走相告,发动同学支持北京爱国学生的革命行动,起来反对帝国主义和北洋军阀。5月30日,刘尔崧、阮啸仙发动广州大中学生3万多人,举行声势浩大的抵制日货大游行。游行队伍高呼:“还我青岛!”“抵制日货!”“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等口号,他们沿途散发传单、发表演讲。这一爱国行动得到了广大市民的热烈支持。当游行队伍走到“大新”、“先施”、“真光”三大百货公司时,要求他们不要再卖日货。但这三家公司的资本家自恃有桂系军阀的支持,不听劝告。愤怒的学生冲进商店,把日货搬到街上当众焚烧。资本家向警察厅求救。广州警察厅厅长魏邦平即派出大批警察镇压。警察如狼似虎地举起警棍驱赶游行队伍,大肆逮捕学生。刘尔崧见状,立即站在队伍前头,掩护学生撤退。大批学生撤走了,而他却被敌人逮捕。在警察厅拘留所里,魏邦平要求刘尔崧发表声明承认错误。刘尔崧质问他:“你是中国人吗?!日本帝国主义要掠夺山东、青岛,你知道吗?我们学生抵制日货的行动是不是爱国行动?!那三家百货公司不听劝告,坚持要卖日货,破坏全国人民的抵制日货行动,该不该教训这些资本家?!”魏邦平被问得瞠目结舌,狼狈不堪。在全市各界人民的声援下,魏邦平不得不释放刘尔崧和其他学生。

1921年3月,广州共产主义小组成立。刘尔崧和阮啸仙、周其鉴等一批经过五四运动洗礼的青年学生加入了广州共产主义小组,是中国共产党早期党员。1922年5月,社会主义青年团两广区委员会成立,刘尔崧被选为执行委员。他为了更广泛团结广大青年参加反帝反封建革命斗争,组织了“新学生社”。9月,刘尔崧在广东省甲种工业学校毕业后,即参加工人运动的组织领导工作。他以“爱群通讯社”记者身份,深入群众,调查研究,他发现广州油业工会是当时最大的工会,拥有8000多会员。这些油业工人大多是来自农村的破产农民,深受资本家的剥削和压迫,容易接受革命教育。但由于他们来自各地,形成地方派系,团结不起来。刘尔崧脱去学生装,穿上工人服,和工人一起劳动,宣传团结起来的意义。这年春节将至,资本家拖欠工人工资,使工人生活无着。刘尔崧抓住这个机会动员工人们团结起来,并和工人代表一起与资本家交涉,进行说理斗争。资本家害怕把事情闹大,不得不发放工人的工资。刘尔崧办的这件大好事,受到工人的称赞。为了消除工人之间的地方派系,他说服原油业工会负责人胡超、侯桂平等人,把来自怀集、清远地区的工人团结起来,成立“十人团”,作为改组油业工会的核心力量。不久,在刘尔崧努力下,广州市第一个工人自己的组织——广州油业工会成立了。刘尔崧被选为执行委员会秘书。

1923年6月,中共三大在广州召开,刘尔崧作为广东代表出席大会。会后,他以个人身份参加国民党,并积极参加改组国民党的工作。1924年1月,中国国民党一大在广州召开后,刘尔崧被任命为国民党中央工人部干事。从此,他以国民党工人部特派员的身份积极地从事工人运动。5月1日,广州工人代表大会胜利召开,会上,刘尔崧号召工人团结起来,打倒军阀,打倒帝国主义,得到了代表的热烈响应。大会正式成立了广州工会统一的组织——广州工人代表大会,刘尔崧被选为执行委员会主席。

国共合作后,工农运动得到恢复和发展,引起了帝国主义、封建军阀的仇视和破坏。广州沙面租界英、法帝国主义制订限制中国人自由进出沙面的“新警律”,妄图借此打击广东革命政府,打击正在恢复的工农运动。这一倒行逆施,激起广州各界人民的极大愤慨和坚决反抗。刘尔崧在中共广东区委的指示下,开始了罢工的准备。他找到了当时的国民党中央工人部部长、广东省省长廖仲恺,向他说明了中共广东区委的决定,取得了廖仲凯的坚决支持,并决定以广州工人代表大会为主,联合广州各团体成立“广州各界反对沙面苛例大会”,打击了帝国主义的嚣张气焰。他和其他同志一起到沙面发动中国洋务工人举行罢工。7月15日,沙面华工上至洋行、银行雇员,下至清洁工人,先后离开沙面,举行罢工。次日,沙面华捕也参加罢工行列。工人罢工,使沙面金融、商业活动陷于瘫痪。这时,英帝国主义调军舰到沙面前面的白鹅潭,妄图威吓广东革命政府和工人。刘尔崧对此嗤之以鼻。他在一次罢工工人代表会上说:“广州人民是具有反帝光荣传统的人民,鸦片战争那年,广州三元里人民不是把气势汹汹的英国侵略军打得落花流水、头破血流吗?今天我们组织起来的工人岂能被吓倒!?”

恫吓无效,英、法帝国主义被迫开始与罢工工人谈判。刘尔崧和工人代表提出:取消“新警律”;恢复罢工工人原职,罢工期间工人工资照发。英、法当局表示接受工人代表的条件,要求工人尽快复工。当8月16日,罢工工人复工时,英、法当局又节外生枝。他们诱骗华捕在事先准备好的法文辞职书上签字,接着强令华捕离开沙面。刘尔崧获悉后,义愤填膺,立即和罢工工人代表商量对策,他们决定采取“经济绝交”、“断绝沙面交通”等办法回击英、法帝国主义的挑衅,并立即开始行动。英、法帝国主义得到了消息,害怕罢工风潮进一步扩大,不得不接受罢工工人的全部条件。刘尔菘领导的沙面工人罢工斗争的胜利,打破了二七惨案后工人运动消沉的局面,成为中国工人运动从低潮走向高潮的起点。

刘尔崧在领导工人运动的斗争中,逐渐认识到在中国进行武装斗争的极端重要性,他向党组织提出建议,要求建立工人阶级自己的武装。在中共广东区委和廖仲恺的支持下,他组织建立了广州工人武装——“工团军”。广州“工团军”建立后,在平定“商团”叛乱和杨、刘军阀叛乱的战斗中起了重要的作用。

同年10月,广州买办陈廉伯在英帝国主义的支持下成立了“商团军”,发动叛乱,妄图推翻广东革命政府。刘尔崧代表广州工代会,联合广州反帝大联盟、民族解放协会及市郊农民协会等30个团体联名通电全国,并致电要求政府坚决镇压商团叛乱。孙中山得知此情况后,下令镇压商团叛乱。刘尔崧亲自率领“工团军”同黄埔学生军、农民自卫军、警卫军等投入战斗。只经过几个小时的战斗,“商团军”即土崩瓦解。平定“商团”叛乱,为巩固广东革命根据地创造了条件,也为开展北伐战争铺平了道路。

1925年5月1日,第二次全国劳动大会在广州召开。刘尔崧以广州工人代表大会代表身份出席,并参加了由邓中夏、李启汉、苏兆征等人组成的中共党团委员会。在大会期间,他团结大多数来自不同派别的代表,挫败了国民党右派、黄色工会头子的破坏阴谋,保证了大会的顺利进行。大会成立了全国工人阶级的统一组织——中华全国总工会,刘尔崧被选为执行委员。

大会闭幕后不久,混入革命阵营的滇系军阀杨希闵与桂系军阀刘震寰互相勾结,趁革命军东征之机,发动了叛乱,阴谋推翻广东革命政府。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中共广东区委和国民党左派举行联席会议,作出了平定叛乱的决定。刘尔崧参加了有关平叛的军事会议,承担了发动工人罢工支援革命军的任务。战斗打响前,刘尔崧以广州工代会名义组织和领导了广九、广三、粤汉三条铁路工人,东江、西江和北江的船工、海员,邮电工人,水厂电厂工人总罢工。一时,交通中断,电话不通,缺水停电。使滇、桂军阀无法调遣军队,各叛乱军队彼此情况不明,坐困一隅。平定叛乱总攻开始后,刘尔崧又亲率“工团军”参加战斗。由于东征军、“工团军”、农民自卫军英勇作战,仅7天就平定了杨、刘军阀叛乱,进一步巩固了广东革命根据地。在平定军阀叛乱的斗争中,再次显示了广州工人阶级的战斗力,也显示了刘尔崧优秀的组织才能。

五卅惨案发生后,为声援上海人民的反帝斗争,中共广东区委决定发动和领导省港大罢工。刘尔崧根据广东区委的指示,首先发动沙面、东山的洋务工人在6月15日举行罢工。19日,省港大罢工爆发了,香港20多万工人回到广州,使美丽繁荣的香港,一下子变成了“饿港”、“臭港”、“死港”。刘尔崧这时被任命为省港罢工委员会顾问,他积极地安排罢工回广州的香港工人的生活,并向广东革命政府请求关闭六二三路的赌馆,把赌馆的房屋作为罢工工人的宿舍。还前往到顺德、三水、番禺、南海等地发动工人、农民支援香港罢工工人。由于广东革命政府和各界人民的全力支持,香港罢工工人生活都得到妥善的安排。刘尔崧还率领“工团军”与罢工委员会纠察队一起,来往珠江三角洲一带,检查船只,捉拿破坏罢工的走私奸商。为取得罢工的胜利起了重要作用。

4月13日,广东国民党反动派频繁地调动军警,设岗置卡。一时,白色恐怖笼罩广州城。身为广州工人代表大会主席的刘尔崧,毫不畏惧,坚持领导工人斗争。同志们和他的妻子都劝他暂时避一避。但是,刘尔崧非常严肃地说:“现在革命处在危急关头,也正是需要我们共产党员挺身出来带领工人斗争之时。如果我们跑了,避开斗争,谁来组织工人斗争,谁来组织他们撤退呢?共产党人为革命、为工人的解放事业就应不怕牺牲。怕死就不干革命了。”从这天开始,他和李森(即李启汉)等同志夜以继日地工作,到各个工会召开会议,布置坚持斗争应付突然事变的措施。

15日清晨,广州国民党反动派在全市戒严,荷枪实弹的军警,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捕人的囚车响着警笛呼啸而过。刘尔崧未料敌人这么快就下毒手,还准备前往长堤东亚酒店与国际职工代表会谈。当他走上马路时,见敌人已戒严,知道事情不好,就急忙掉头回宿舍。他刚一进门,七八个特务就蜂拥而上,把他逮捕了。

被捕后,敌人给刘尔崧钉上了沉重的脚镣,对他严刑拷打。难友们也无一能逃脱敌人的酷刑。面对如此残暴的敌人,刘尔崧非常气愤,严词责斥。同时鼓励难友:“我们为革命牺牲是光荣的,要坚持斗争到最后一口气。我们牺牲了,一定会有后来人,共产党人是杀不尽的。‘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革命一定会胜利!”

19日深夜,敌人对刘尔崧下了毒手。当敌人到囚室喊他的名字时,刘尔崧知道自己为革命、为工人阶级解放事业牺牲的时候到了。他毫不畏惧,昂首走出囚室。监牢的难友都被惊醒了,站到囚室门旁,流着眼泪为他送别。刘尔崧一边走,一边大声朗诵唐朝张巡对其部下南八说的话:“南八,男儿死耳,不可为不义屈!”继而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打倒国民党反动派!”敌人为了杀人灭尸,极其残忍地把刘尔崧套进麻包袋,绑上石块抛进白鹅潭。刘尔崧牺牲时,只有28岁。

中国共产党早期工人运动领袖、革命运动先驱、优秀共产党员刘尔崧为中国工人阶级的解放献出了年青的宝贵生命。他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

广东紫金县人民为了继承和发扬刘尔崧的革命精神,在秋香江畔的黄牛山上竖立了刘尔崧纪念碑,创办了“尔崧中学”。

(冯鉴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