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史砚芬

字号:

史砚芬,1903年3月生于江苏省宜兴县官林镇义庄村。幼年时代,史砚芬在张渚镇的外祖父家度过。慈祥的外祖父是史砚芬的第一个启蒙老师,他教史砚芬用功读书,正直做人。1916年,史砚芬小学毕业。因父母相继亡故,家境贫困因而无力升学,只能就读私塾。数年后,史砚芬考入设在常州的省立第五中学。当时正值五四时期,反帝反封建的新思想使步入青年的史砚芬亢奋不已,他把自己融进了五四运动的洪流,和同学们一起上街示威游行,抵制日货。

在“五四”思想的激励下,史砚芬开始向顽固的封建势力作斗争。他家所在的义庄村,封建家族势力大,土豪劣绅多,氏族资金丰厚,但村上却无一所学校。儿童上学要到离家几里远的外村去,村民早有怨言,但村上豪绅却只顾私利,不肯办学。史砚芬发动全村乡亲利用春季祭祖之际,与把持宗族的豪绅开展面对面的斗争,面对组织起来的村民,豪绅们只得同意用氏族公款开办学校。通过领导这次斗争,史砚芬深深体会到群众组织起来的巨大力量。

1923年,从省五中毕业的史砚芬只身到江西南昌的亲戚处谋生,饱尝了生活的艰辛。1926年,史砚芬因祖母病故,回家奔丧。当时正是北伐革命时期,中共党员、共青团员组建了国民党宜兴县党部,开展革命活动,准备迎接北伐军。早就受新思想影响的史砚芬积极参加这些活动,全身心地投入了迎接北伐的准备之中。是年冬,他加入了国民党。1927年春,北伐军进抵宜兴,史砚芬以忘我的精神日夜奔忙,在与北伐军的频繁交往中,他开始接触到马列主义思想,逐步树立起共产主义信仰,不久他加入了共青团。

在民众革命情绪高涨之际,史砚芬发动农民组织农民协会,与土豪劣绅斗争。各村的农会像雨后春笋般建立起来了。可在这时,他发现西塘地区参加农民协会的人数很少,工作难以开展。他心中纳闷,就到西塘调查了解,得知西塘劣绅千方百计地破坏农会的工作。他们不仅派人在农民协会门前辱骂农协会员,还挨家挨户地威胁农协会员家属,针对这一情况,史砚芬和同志们研究了对策,一天清晨,在通往西塘的青石板路上,走来了一队上百人的农民队伍,史砚芬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他们每人手持小旗,边走边高呼“打倒土豪劣绅”等口号,引得沿路不少农民也都纷纷加入队伍中来。当浩浩荡荡的队伍开进了西塘时,昔日不可一世的劣绅们吓得赶紧关起了大门,躲在屋里再也不敢露面。见有这么多的农民兄弟起来支援自己,西塘的农民纷纷报名参加农民协会,农民运动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在火热的革命斗争中,史砚芬加入了共产党,任共青团宜兴县委书记。

1927年是光明与黑暗激烈搏斗的一年。这一年,蒋介石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这一年,宜兴党组织不断发展,革命力量迅速壮大。在中共宜兴县委发动下,宜兴先后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教师索薪”、“农民搞粪捐”、“双十节驱逐国民党县长”的三大运动。史砚芬是三大运动的组织者、领导者和参与者。“双十节”那天,史砚芬带领学生、青年走向街头游行示威。他们高呼口号,散发传单,冲向县政府。在县政府门前,与国民党反动派进行面对面的斗争,一贯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县长,根本不把老百姓放在眼里,他的警卫也狐假虎威的出来恫吓、阻拦,史砚芬指挥游行队伍冲进县政府,外强中干的县长吓坏了,仓皇逃出宜兴。史砚芬在火热的斗争中锻炼成长,显得更干练、成熟。

1927年11月1日,在中共江苏省委领导下,震撼大江南北的宜兴农民暴动打响了江南农民暴动第一枪,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农运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这里也凝结了暴动副总指挥史砚芬的辛劳与血汗。在暴动前,为动员群众,他几番深入农村,发动团组织中的青年农民组成暴动农军,加紧训练,进城参加暴动。暴动开始后,史砚芬又组织学生青年组成宣传队,上街向民众宣传暴动。他们散发传单,张贴标语,庆祝暴动胜利。

宜兴农民暴动失败后,史砚芬撤离宜兴赴上海,向共青团江苏省委汇报暴动情况。宜兴是不能回去了。团省委就任命他为共青团南京市委书记。他又转入了南京的革命斗争中。他不光深入南京各地,宣传党的八七会议精神,还到滁县,发动民众组织。经过一段时间的工作,他组织成立了店员工会和箩行工会。这些分散的店员们终于有了自己的组织。12月4日,中共南京市委第一次代表大会在浦口秘密召开。大会听取党务报告,对中央紧急会议决议案进行讨论并作出决议。史砚芬总结实践斗争的经验教训,在会上发言说:“我们这次会议是行动的会议,要解决行动的对象、目标和方式。所谓行动,就是武装暴动,要集小暴动为大暴动,集大暴动为各省暴动,从而动摇国民党的统治基础,打倒反动政权。”史砚芬的讲话,赢得了同志们的一片掌声。在这次会议上,史砚芬当选为中共南京市委委员,负责共青团工作。会后,史砚芬以更饱满的热情投入革命斗争中。在白色恐怖下,史砚芬活跃在南京各大学的校园内外,领导大学团组织开展革命斗争。

1928年5月5日,一个阳光明媚、鲜花盛开的日子。在南京鸡鸣寺下的一片绿草坪上,中央大学团支部的团员席地而坐,以郊游作掩护,召开有关开展“红五月斗争”的会议,正当大家在热烈讨论时,史砚芬突然发现在前面树丛里有几个可疑的身影在移动。他立刻警觉起来,迅速布置大家分头转移。史砚芬和几个同志刚刚离开草坪,就遭到警察的逮捕。

史砚芬先被关押在国民党南京市公安局的监狱。后被转移到南京卫戍司令部看守所监狱。在敌人的监狱里,史砚芬受尽敌人的严刑拷打,后由于叛徒的出卖,史砚芬是宜兴农民暴动的领导人身份被敌人得知。史砚芬知道敌人留给自己的日子不多了,于是他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坐在昏黄的灯光下,尽全力在纸上写下了留给亲人的最后一封信:“亲爱的弟妹:我要与你们永诀了。我的死是为着社会、国家和人类,是光荣的,是必要的。我死后,有我千万同志,他们能踏着我的血迹奋斗前进,我们的革命事业必底于成,故我虽死犹存。我底肉体被反动派毁去了,我的自由的革命的灵魂是永远不会被任何反动者所毁伤。我的不昧的灵魂必时常随着你们,照护你们和我未死的同志,请你们不要因丧兄而悲吧。……我死后,不要治丧,因为这是浪费的,以后你们能继我志愿,乃我门弟之光,我必含笑九泉,看你成功。不能继我志愿,则万不能与国民党的腐败分子同流……”

1928年9月27日晨,南京雨花台,史砚芬面对刽子手,昂首挺胸,望着远方升起的朝阳,唱起了雄浑的《国际歌》:“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史砚芬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了,但他的革命斗争事迹却永留人间!

(董镇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