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胡完生

字号:

胡完生,1900年7月出生在江西省万年县苏桥乡捍竿坳村一个绅士家庭。8岁时由其父带到私塾里启蒙,他勤奋好学,记忆力惊人,一部《论语》可以背得一句不差。1916年,他到县城寿梅小学读书,不到半年,学习成绩便名列前茅。

1918年,胡完生以优异的成绩考入鄱阳芝阳师范学校,1920年毕业后,又考入省立甲种工业学校,读应用化学专业,以图科学救国,报效国家。这时,他结识了同在“甲工”求学的方志敏。在方志敏的影响下,胡完生积极参加学生运动。其间,他还结识了赵醒侬、袁玉冰、曾天宇等进步青年,与他们建立了深厚的友情。

在校期间,胡完生爱好体育运动,经常利用课余之暇锻炼身体,他爱在球场角逐,尤好足球。他经常对同学们说:“当今之世,军阀割据,列强环伺,我国正处在危急之秋,如果我们不锻炼一副能跑能拼的好身手,不足以适应革命的需要。”

那时的“甲工”,校方专横腐败。从校长到教师都是留日回国的学生,教师们有理论知识但缺乏实际经验,一接触到实际,便手足无措。一些学生对老师的弱点冷嘲热讽,使一些老师被嘲弄得无容身之地。胡完生对同学们说:“这些老师差不多都是晚清遗留下来的知识分子,他们去日本留学,可日本科技保密,他们即使热心学习,也只学到点皮毛。因此这不能责怪他们,我们对老师采取嘲弄的态度,不仅无济于事,而且有损于师生之间的关系,不利于我们的学习。我们只有把五四运动提出来的‘民主与科学’的口号接过来,民主地改造我们的学校,发挥‘甲工’的职业教育作用,才能走上富国强兵的道路。”他的话得到多数同学的赞成,尤其为方志敏所赞许。方志敏还添上一句:“先要使人民在政治上大翻身,然后才能使教育走上正轨。”在方志敏、胡完生的影响下,一场教务改革运动在悄悄的酝酿准备之中。

1921年春,“甲工”掀起改革校务的风潮,同学们在方志敏的带领下通过演“文明”戏,揭露学校当局的腐败无能,唤起同学与之进行斗争。同学们还商议,要求校长经济公开,撤换不称职的教员,并推举方志敏等4人为代表,向校方交涉。他们的要求惹怒了校长赵宝鸿,次日便以“侮辱师长,目无法纪”的罪名,将方志敏等4人开除。学校的这一决定激起了学生的强烈不满,大家怒不可遏,胡完生更是义愤填膺,将公告牌扯下,撕得粉碎。大家决定去找校长论理,同学们蜂拥至校长室、教务处、训育处。赵宝鸿闻讯后,早已躲藏起来。在学校里找不到他,同学们又赶至校长家里,四处搜寻,仍然不见赵宝鸿。当学生回校时,发现校门口已有数十名持枪军警把守,并宣布“只准进,不准出,不准学生交头接耳、不准集会、不准进行反对校方的活动”。学校气氛异常紧张。第二天,学校教务处便宣布提前放暑假,强令学生离校回家。这样一来,多数外地同学被迫回家了。由于学校被军警控制了,同学们就开始了校外的斗争。胡完生和家在南昌的同学,到处奔走求援。很快就求得了一些学校的支持,校外反赵风波,一浪高一浪。南昌学联和各校学生纷纷走上街头,散发传单,声援“甲工”,要求省教育厅撤换赵宝鸿,恢复方志敏等人的学籍。省教育厅害怕事情闹大,在广大学生的强烈要求下,撤了赵宝鸿的职。在这场斗争中,胡完生受到很大教育和锻炼。

1924年,胡完生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他为了掩护革命活动,继续在“甲工”读了两年。1926年春,经曾天宇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秋毕业后,奉中共江西地委的派遣,回万年县进行建党工作和开展工农革命运动。回乡后,他深入农村宣传马列主义,在对坂、武山吴家、下湾等地,发动农民、手工业者加入农会、工会,于同年12月在县城成立了中共万年县特别支部,自任书记。

1927年1月,胡完生等人在县城寿梅小学,召开了工农代表会议,宣布成立县农民协会和县总工会,参加成立大会的有工人、农民、学生、商人等1200余人。胡完生当选为县总工会主席。会后,胡完生等带领群众游行示威,高呼:“打倒帝国主义”、“打到土豪劣绅”、“实行减租减息”等口号。这次游行示威从上午9时至下午2时,持续了5个多小时,大大鼓舞了广大工农群众的斗志,从而使万年的工农运动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除县城外,还在下湾、乐源吴家、杨家岭、武山石、松岗岭、陈营、苏桥等20多个村,先后建立了农协和工会组织。3月中旬,方志敏在省农协接待胡完生等人时,指出:“要巩固农协的地位,一定要有武器。”24日,与胡完生志趣相投的小学同学黄士彪从南昌回万年,带回省农民协会关于“县农民协会有权接受县党部的枪支”公文。胡完生和黄士彪于是直奔国民党县政府找县长潘涛交涉,却遭到潘涛的拒绝。他们拿出公文据理力争,潘涛仍不答应。胡完生、黄士彪拍案而起,狡猾的县长潘涛怕自己下不了台,就托词等请求后再说。第二天,胡完生、黄士彪再次到县政府向潘涛要枪时,却不见潘涛出来,一直等了两三个钟头,到11点钟左右,突然从门外冲进30多个持枪匪兵,将胡完生、黄士彪两人绑架,押解到陈营喜子岗庙内。

国民党右派头目方之屏、徐琛时、孙克刚一伙,先是诱降胡、黄二人说:“只要你们悔过自新,我们可以把你们放掉。”面对敌人的诱骗,胡完生、黄士彪高声质问:“我们一心为革命,有什么过?”他们见诱骗不成便施以酷刑,胡完生、黄士彪两人坚贞不屈,继续怒斥其卑鄙无耻的行径。方之屏一伙恼羞成怒,指使匪徒在27日深夜将胡完生、黄士彪秘密杀害,大卸八块,然后浇上煤油,焚尸灭迹。胡完生牺牲时年仅27岁。

半个世纪后,胡完生在“甲工”学习时的老同学、84岁老人向法宜(曾任江西省民盟顾问、省政协委员、南昌市政协常委)挥笔题诗,表达对胡完生的哀思。诗曰:

天赋芝壮质,无处不飘香。

在校放异彩,入世闪金光。

昂藏七尺柜,荣登“八骏”堂。

与袁方联袂,将马列宣扬。

革命旗一举,工农起四方。

群魔寒而栗,百姓喜如狂。

忘我探虎穴,舍身罹醢殃。

豪情照日月,正气塞穹苍。

忝为同窗友,追息裂肝肠。

人生谁无死,青史永留芳!

(丁保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