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孙小山

字号:

孙小山,1891年1月11日生于湖南省醴陵城关镇(今醴陵市)丁家坊。其父孙兰芳是个勤劳朴实的农民,为人正直,乐于助人。他家靠近大路,每到寒冷季节,常备有床板棉被,免费借过路穷人歇宿,还为赶夜路的送上一个火把。盛夏,他家总要烧一大缸茶水,方便过路人渴了时饮用,从不收费。父母亲这种乐善好施、济困帮危的行为,对孙小山影响很深。他从小喜欢穷邻乡亲,与他们一块说话投机,心心相印;而对有钱有势的富人却不屑一顾,羞于为伍。他有个远房舅父,是个财主,在县衙供职,常来找他做些缮写文稿的事,孙小山总是避而不见,并对母亲说:“这个人利欲熏心,行为不正,我很讨厌他。”

孙小山十分崇拜英雄人物,推尚气节,他常给学馆里的儿童讲秋瑾、徐锡麟等革命党人的故事,启发和培养儿童的爱国心和民族正义感。就连后来成为中国共产党的重要领导人,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李立三(当时叫李隆郅),就曾受其教诲和影响。李立三后回忆道:“孙小山激昂慷慨的讲述,极大地震动了我刚刚八九岁的童心”,并一直认为孙小山是自己走向民主主义的启蒙教师。因此,李立三1954年回醴陵视察工作时,还特地拜谒了孙小山的陵墓。

辛亥革命的前夜,孙小山为寻求救国救民之路,辗转到了广州,找到了在军界任职的舅父,在军界混了个差事。舅父留日期间,加入孙中山的同盟会。在舅父的影响和介绍下,不久,孙小山也加入了同盟会。辛亥革命后,孙小山回到醴陵当小学教师,后到县立中学当庶务,1924年冬在该校加入共产党,成为醴陵最早的党组织——中共醴陵特别支部的成员之一。国共合作期间,他以个人身份参加了国民党。

孙小山在县立中学工作期间,积极在进步学生中宣传马克思主义,引导学生成立进步社团,相互激励进步,踊跃投身爱国斗争。他曾帮助、支持陈恭、陈觉、左权、宋时轮等30多名学生组织社会问题研究社,学习革命理论,参加爱国活动。1925年五卅惨案发生后,他动员学生走出课堂,查禁日货,募集捐款,唤起民众参加反帝爱国斗争。这年冬,中共醴陵地方执行委员会成立,他被选为执委委员。

1926年7月中旬,北伐军势如破竹,长驱直入醴陵境内。负责北伐军招待处工作的孙小山,更是忙得不亦乐乎,他走东家串西家,一会儿到工厂,一会儿到学校在做好部队物资供应和驻地的安排的同时,还发动和组织工人、农民、学生组成宣传队、慰军队、担架队、茶水队,积极开展支援北伐的活动,街头巷尾到处都留下了他忙碌的身影。他出色的工作赢得了大家的一致拥戴,在国民党醴陵全县代表会议上,他当选为县党部执行委员。为解决县党部的办公用房,他和张幄筹等一起,要求县议会交出房屋,得到广大群众和上层正直人士的支持。醴陵县农民协会成立时,他担任了执行委员长。在他的领导下,各区乡也普遍建立了农民协会,会员由上半年的17万人发展到58万人。

孙小山还兼任中共渌口埠委书记,与县总工会代委员长陈炳生、北二区区委书记易学咏、北二区农协委员长旷家喜密切配合,相互支持,迅速打开了全区工作局面,发展了一批党员,建立了党的基层组织。随后,又建立了渌口总工会,会员达3000多人。同时,农会的声势也不断扩大,当地农民总数的95%都成了农会会员。

在农会工作中,孙小山除了领导农民实行减租减息、禁赌禁鸦片外,还领导农民同封建势力展开了斗争。他们清算了劣绅易松生经管公堂、祠产所贪污的3000多元,责令全部退出;发动群众挑走土豪陈兰阶囤积的一仓稻谷;收缴易开斌私设烟馆的烟土和烟具。当时,这一带封建迷信盛行,地主老财常以修庙敬神为由,敲百姓的竹杠,许多百姓也跟着他们修庙拜神。有的人还故弄玄虚,说曾见过某某神灵,还有的人说伏波庙就常有神仙显灵。孙小山意识到,不破除迷信,就很难把群众发动起来。于是他发动农协会员将渌口伏波庙以及其他大小20多座庙里的菩萨堆到一个角落。这是渌口农民用自己的手打掉神权枷锁的一场伟大斗争!这一革命举动很快波及全县,并受到前来考察农运的毛泽东的赞扬、支持。1927年3月,毛泽东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写道:“醴陵禁迷信、打菩萨之风颇盛行。北乡各区农民禁止家神老爷(傩神)游香。渌口伏波岭庙内有许多菩萨,因为办国民党区党部房屋不够,把大小菩萨堆于一角,农民无异言。自此以后,人家死了人,敬神、做道场、送大王灯的,就很少了。这事,因为是农会委员长孙小山倡首,当地的道士们颇恨孙小山。”不久他被调回县城,负责领导全县的农民运动。

孙小山在领导农民运动的实践中,深深地感到掌握枪杆子的重要性。因此,他全力支持潘疆爪建立农民自卫武装,因而农民自卫军在县及各区乡都普遍建立起来。醴陵农民自卫武装不仅有力地保卫了农民协会的胜利果实,还参加过醴陵、攸县、茶陵三县联合讨伐湘东保安司令罗定的战斗。孙小山还组织醴陵各公法团体多次派代表赴省请愿,处决了血债累累的县团防局局长,并取缔了县团防局,为醴陵人民除了一害。4月10日,他根据醴陵县审判土豪劣绅特别法庭的判决,在县城召开了数万人参加的大会,宣布处决反革命分子黄励吾。他的大刀阔斧的革命举动,使农民协会声威大振,农民群众也扬眉吐气,封建势力受到极大打击。1927年春,他还领导在全县进行了土地丈量,并在南四区、西一区部分乡村,试行土地分配工作。

长沙马日事变发生后,中共湖南临时省委指示农军进攻长沙。孙小山就与潘疆爪、罗学瓒、罗启厚等组织农军向长沙进发。在易家湾与敌人打了一仗,因形势发生了变化,他们奉命撤退转移到了安源。9月初,当毛泽东到达安源,着手组织领导秋收起义时,他带领醴陵在安源的工农武装,编入了工农革命军第1军第1师第2团。10日晚,第2团从安源出发,进攻萍乡,11日直取老关,12日下午攻占醴陵县城,在醴陵建立了工农革命政权——中国革命委员会湖南醴陵分会。

在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中,孙小山积劳成疾,工农革命军到达醴陵后,他旧病复发,不能随军行动,党组织将他留在老家养病。但他仍坚持工作,经常到北乡官庄、桃花、三茅尖一带开展革命活动。由于得不到休息和治疗,他的病情迅速恶化。1928年3月,他来到东堡鹅颈湾当医生的妹夫家里看病。见他病的十分利害,妹妹、妹夫都很着急,四处寻药,悉心为他治疗,不幸被坏人侦知,向清乡队告密。4月23日,孙小山被捕。因孙小山是大革命时期醴陵工农运动的重要领导人,在群众中威信很高,反动当局恐生变化,当天下午即将他杀害于醴陵状元洲。

(湘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