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贺威圣

字号:

贺威圣,浙江省象山县贤庠乡海墩村人,1902年12月出生在一个三代单传、两代寡妇的家庭。他是遗腹子,被祖母和母亲视为掌上珍宝。在村里上了两年私塾后,即随母往丹城竞化小学读书,1918年从县立高等小学毕业。翌年,当五四运动的浪潮波及濒海的丹城小镇时,年轻的贺威圣热情响应。他和同学们组织了象山学生联合会,被推选为会长,发动学生游行示威;印发传单,张贴标语和进行街头演讲。他们还深入丹城、石浦等码头查禁日货并付之一炬。贺威圣领导的象山学生运动,使往日闭塞的小城镇到处荡漾着爱国热情。

在五四运动影响下,贺威圣关心着祖国的前途,民族的命运。他特地取字“刚峰”,决心寻求洗刷国耻、振兴中华的道路。1920年春,他离开家乡和亲人,只身前往上海求学。在和同学们的话别会上,他写下了这样的诗句:

汽笛一声动客愁,暮云江村路悠悠。

而今怕听骊歌起,未到晚钟且暂留。

扶桑鬼域君知否?大好河山黯锁愁。

壮士岂为儿女泣,要将投袂兴神州。

铿锵的诗句,表达了贺威圣振兴祖国的决心。

1922年夏,贺威圣从上海东吴二中毕业。其时,适逢孙中山由粤到沪,应邀往沪江大学发表演说,他闻讯赶去聆听,并请教孙中山对中华民族前途的看法。这次会见给贺威圣留下了深刻印象。不久,他参加了国民党。后来他撰文回忆说:这次见面,使我深刻认识到:“孙中山先生不但是一位最智慧的最伟大的政治思想家;而且是最勇敢的最能干的伟大的实行家。”

1923年,贺威圣考入沪江大学,因从事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军阀混战的宣传活动,被校方强令退学。旋改入南方大学,也因不堪忍受陈腐的校规,愤而离去。1924年,他进入上海大学社会科学系学习。上海大学的校长为国民党左派于右任,中共党员邓中夏担任教育长,瞿秋白、恽代英等著名的共产党员也在这里任教。在上海大学这所中共早期培养革命人才的学校里,贺威圣通过与共产党人的接触,受到马列主义的革命理论教育,思想进一步成熟。从此,他认定了终生奋斗目标,于当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贺威圣立即以饱满的热情投入了党的工作。他利用暑期返乡之机,在丹城举办“暑期讲习所”,组织同学好友阅读《向导》和《新青年》杂志,讲解马列主义理论,介绍上海等地反帝反封建斗争情况,还组织了进步青年参加的“乐群学会”。1925年初,回象山度寒假时,他培养和发展了王家谟、杨永清、范船僧等为中共党员,并于1月23日(除夕之夜)成立了中共象山党支部。以后,他经常从上海写信给支部成员,通报斗争形势,布置任务,指导工作。从一封被保留至今的贺威圣致“永清、船僧、嘉谟”亲笔信中可以看到,他指示象山支部,在纪念五四运动的活动中,要组织学生和支部成员“分队到附近的乡下去游行,且分传单及通俗演讲。”还具体说明演讲内容要“讲述象山农民及小商人各种切身痛苦(要多举事实)”,并要“分析痛苦来源”和说明“五四运动就是民众的表现”。根据他的指示,象山支部曾作出了“广泛地宣传、团结农民青年”的决议。

1924年8月,在中国共产党和社会主义青年团领导下,上海成立了以反对帝国主义宗教文化侵略为主旨的“非基督教大同盟”,这一运动也在浙江各地兴起。贺威圣受团中央的委派,到宁波从事反帝宣传活动,帮助筹建“非基督教大同盟”。在恽代英和他的发动下,12月25日,宁波爱国青年召开大会,成立宁波非基督教大同盟,会后,四五百人举行反基督教示威游行,在英国领事馆门前高呼“打倒英帝国主义”等口号,反对帝国主义的文化侵略。

同年11月,孙中山在中国共产党支持下,决定北上,争取国家的和平统一。为了响应和支持孙中山《北上宣言》中提出的召开国民会议和废除不平等条约两大主张,贺威圣领导中共象山支部,发动全县各界进步人士和团体,掀起了国民会议运动高潮,并于1925年2月4日,召集全县农工商学等50多个团体,1000余名代表在丹城成立了象山国民会议促进会,通过了该会章程,还通电北京,拥护孙中山北上召开国民会议。

孙中山在北京逝世后,贺威圣由上海电告象山党支部,要求组织隆重的追悼活动,广泛宣传孙中山的革命精神。他还专程赴定波、象山等地参加悼唁活动,并在《火曜·追悼孙中山先生特刊》上发表《追悼孙中山与被压迫民众》等文章,指出:“中国的国民革命虽因中山之努力而扩大,但决不会因中山之死亡而死亡的,因为国民革命是建筑在帝国主义与军阀两重压迫上面,帝国主义与军阀的压迫如若不停止,中国国民革命的工作也不会停止。”鼓励人们继承孙中山遗志,坚持反帝反封建的国民革命。

五卅惨案发生后,贺威圣当选为中共上海大学临时委员会七名领导成员之一,在恽代英、瞿秋白等领导下,积极投入反对帝国主义的五卅运动。6月1日上海总工会成立后,即领导20多万工人实行总同盟罢工,同时发起、联合上海学生联合会、上海商界联合会等成立了“上海工商学联合会”,贺威圣被选为该会执行委员兼宣传部主任,还被聘为国民党上海市执行部宣传委员。他夜以继日地拟稿撰文,把惨案真相和上海人民反帝斗争的动态迅速转告全国同胞。他还亲自到南京路等闹市区散发传单、发表演说,控诉帝国主义残杀中国人民的暴行。他在公祭烈士的演说手稿《谁是烈士的仇人》中写道:“此次五卅被难烈士之死,虽死在西捕头安洁生之手,其实是死在一切不平等条约之手!这些不平等条约存在一天,不仅烈士要含冤一天,即全国人民之生命财产也就要一天得不到安全。所以当此公祭烈士之时,该追随烈士精神之后,下一决心,努力:取消纳税西人会;取消领事裁判权;收回海关权;取消一切不平等条约。”

8日,贺威圣受党组织的派遣,赴宁波协助当地党、团组织,发动群众参加爱国斗争。当天下午和晚上,他在宁波后乐园、青年会连续演讲五卅惨案发生经过和上海人民斗争情况,推动了宁波人民的反帝爱国斗争热潮。在中共宁波地委领导下,宁波成立了有3000多工人、学生参加的“外交后援会”和“募捐委员会”,还组织2万多人参加五卅殉难烈士追悼大会和示威游行,以浩大声势支援五卅运动。

这期间,贺威圣热情踏实的工作精神和出色的组织才能,受到上海党、团组织的重视,他被任命为共青团闸北区委书记,成为青年运动的领导人。仅从目前能见到的由团宁波地委创刊于1925年3月24日的《火曜》周刊前几期上,就有贺威圣撰写的《追悼孙中山与被压迫民众》、《‘过激’、‘赤化’与民族解放运动者》、《反对军阀战争打倒帝国主义》等5篇文章,足见他对宣传工作的重视。

由于贺威圣长期奔波,紧张工作,终于积劳成疾,1926年5月,经组织批准回乡养病。期间,仍与王家谟等开办平民夜校,筹建当地工会组织。6月间,上海党组织通知他回沪工作。不久即调任为中共杭州地委书记。他义无反顾地奔赴新的工作岗位。

7月贺威圣到杭州时,国民革命军正大举北伐,浙江的革命形势日趋紧张。中共上海区委任命他为杭州地委书记,赴杭从事发展、健全党的组织,推动工农运动,掌握国民革命的领导权,做好迎接北伐军入浙的准备工作。

贺威圣化名“瑚珊”,从上海来到北洋军阀孙传芳统治下的浙江。到杭伊始,他即召集干部、党员,以同乡会的名义在三潭印月、慈云岭等地开会,了解情况,布置工作。他还带队到三元坊、清河坊一带的闹市区散发传单,发表演讲,揭露军阀的罪恶,宣传国民革命军胜利北伐的形势,发动群众参加斗争。同时,他亲自组织领导杭州市印刷、丝织等行业的工人罢工斗争,建立各行业工会,组织秘密的工人纠察队,发动反帝、反军阀的工人、学生示威游行,有力推动了杭州地区国民革命斗争的开展。随着杭州印刷业、武林铁工厂、烟刨和丝绸业的庆成、虎林、纬成等厂党支部的陆续建立,党的组织也得到发展壮大。

为迎接北伐军,中共杭州地委及时分析了浙江军阀统治集团内部矛盾重重的情况,决定利用掌管浙江政务的省长夏超与孙传芳等军阀势力的矛盾,策动夏超“独立”。在中共上海区委和杭州地委领导下,国民党浙江省党部以及各界民众团体纷纷发表宣言和通电,掀起了摆脱孙传芳统治的“浙江独立”运动。贺威圣亲自前往夏超官邸,与他畅谈形势,分析利害,切中要害地进行了争取工作。10月16日,夏超宣布“浙江独立”。当天,一批被关押的同志获得了释放,贺威圣亲率工人、学生代表前往迎接和慰问。中共杭州地委还发动工会、学联等进步团体,于18日在湖滨运动场召开群众大会,以示庆祝。

不久,夏超率部与孙传芳主力在枫泾和嘉兴一带激战失利,兵败被杀,杭州重落孙传芳之手。为了扑灭革命烈火,进占杭州的孙传芳主力宋梅村部队,大肆搜捕和镇压革命志士。许多共产党员和工人、学生被捕,大批社会上层活动分子避居上海。反动军阀的便衣警察遍布街口、工厂、学校门口,甚至邮筒附近,严密监视革命活动。在此形势下,贺威圣拖着肺病复发的衰弱身体,转入地下,坚持领导斗争。26日,他在城站仕学旅馆的地委联络处召集部分党组织成员和工会领导人,抱病主持了紧急会议,分析形势,研究对策。

11月3日,因交通员在邮寄开会通知时,被特务发觉而被捕,仕学旅馆的地委秘密联络机关也因此暴露,正在商谈工作的贺威圣等人,被突然闯入的一群便衣警察逮捕,押送到清波门外的兵营监狱。

在狱中,凶残的敌人对贺威圣严刑逼供,妄图将共产党的地下组织一网打尽。贺威圣始终威武不屈,与难友们互相鼓励,与敌人斗争到死。

13日,杭州清波门外的兵营监狱死一般的冷寂。突然,“哗啦”一声,狱吏打开阴森森的牢门,大声吆喝:“谁是贺刚峰?”关押在同一间牢房的中共杭州地委书记贺威圣和地委委员汪性天顿时明白:最后的时刻到了。

遍体鳞伤的贺威圣艰难地靠着墙立起身,刚要走上前,汪性天猛地挺身挡住了他,大声回答:“我是贺刚峰!”

贺威圣轻轻推开战友,迎着狱吏,坦然地说:“我是贺刚峰。”

当敌人再次嚎叫“谁是汪性天”时,两人又同时抢上前去答应。

敌人将他俩一起押赴清波门外梅东校场。凛冽的寒风发出呜呜地吼声,撕扯着他们浸满血迹的衣衫,抽打着他们布满伤痕的脸膛。他俩肩并肩站在刑场,昂起头,刚毅的目光望着远方。刽子手要他们转身背对枪口,两人相视一笑,断然拒绝,坚持要亲眼看着刽子手的子弹迎面呼啸。刽子手被毫不畏惧死亡的共产党人所震慑,颤抖地举起了枪。随着“打倒军阀”、“中国共产党万岁”的口号声,贺威圣和战友汪性天一起倒在血泊中。

贺威圣是浙江省反帝反封建斗争中最早献身革命的中共领导人之一。他曾在致友人信中说过,在艰难的革命事业面前,“不灰心,才是真正革命家。”他视革命事业为第一生命,说:“家庭管他什么,我们要救命要紧!”他长期在外从事革命活动,无暇顾及亲情。贺威圣牺牲后,他的遗骸回归故里。故乡人民在丹城的中山公园内兴建了“贺刚峰烈士纪念塔”。

全国解放后,贺威圣被追认为革命烈士。曾任浙江省省长的沙文汉在回忆贺威圣时写道:“贺威圣同志是我的入党介绍人,1926年间在杭州市委书记任内被军阀孙传芳的部下所杀。”贺威圣烈士的英名将永远铭刻在人民的心中。

(李文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