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佘立亚

字号:

佘立亚,1902年生于湖南省长沙一个富有家庭。1919年,年仅17岁的佘立亚中学毕业后,抱着科学救国的愿望,毅然离开了生活十分优裕的家庭,只身自费前往法国留学。在异国的土地上,他亲眼看到了西方资本主义国家资本家残酷剥削工人剩余价值的状况,亲身体验了工人阶级的悲惨生活。这期间,佘立亚读了许多进步书籍,并结识了周恩来等一大批勤工俭学的中国革命青年,在他们的影响下,他的思想产生了很大变化,并树立起了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于1922年加入了旅欧少年共产党,走上了职业革命者的道路。

1923年春,在法国生活战斗了近4年的佘立亚被中共旅欧总支部选送到苏联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次年,经中共旅莫斯科支部书记罗亦农介绍,他由团员转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

经历了异国他乡6个春秋的革命洗礼,1925年,佘立亚奉调回国,先后任中华全国铁路总工会书记、郑州地方党团书记、中共郑州地委职工部主任及中共豫陕区委委员、京汉路总工会郑州分会秘书长等职。这年8月,他与王若飞、张昆弟等人筹建河南省总工会,经过半个多月的紧张筹备,在9月18日召开了河南总工会成立大会,佘立亚当选为省总工会委员。后来,他又被中共中央调至上海,任中共吴淞独立支部书记,领导吴淞机厂以及沪宁、沪杭甬铁路工人运动。

吴淞机厂位于上海北部蕴藻浜和张华浜之间。佘立亚来到这里以后,着手恢复因缺乏教员而停办的工人夜校。他把夜校作为向民众宣传救国救民、改造社会的阵地,传播党的政治主张和革命理论。他自任教员和校长,组织机厂及附近的大中华纱厂工人入学,为了便于工作,他还在吴淞镇木行街租赁了一处楼房,作为“友谊社”(即吴淞机厂工人俱乐部)的活动场所,并利用有限的条件设置了各种文娱活动项目和书刊阅览室等。1926年5月,佘立亚决定,利用纪念五卅惨案一周年的日子,由“友谊社”出面组织一次游艺晚会。在经过一番准备后,游艺晚会在“友谊社”开始了。在晚会上,佘立亚作了纪念五卅运动的讲演,并演出了自编的一出题为《鸣不平》的文明戏,激励工人起来同资本家作斗争。不料,英籍厂主得到了消息,他带着20多名武装警察冲进了“友谊社”,会场被捣毁,“友谊社”被查封,佘立亚也被逮捕。

经中共党组织的及时营救,佘立亚获释。出狱后,他根据中共上海区委指示,化名王炎夏,到中共上海区委小沙渡工人区任党的部委书记。当时,日本厂方借口纱价下跌,大量解雇工人,为了保护工人不被解雇,他和纱厂总工会同志一起联络各厂,组织了工人代表大会,在会上,大家订立了各厂同盟公约,决定实行反日同盟总罢工。8月20日,小沙渡地区总同盟罢工的号角吹响,各厂工人一齐罢工,参加罢工工人的人数由1万多人很快发展到2万余人,日商在上海的各企业职工闻讯也热烈响应。通过罢工斗争,保护了工人的权利、沉重地打击了日本资本家的气焰。总同盟罢工显示出了中国工人阶级团结战斗的巨大力量。上海总工会党团书记赵世炎给这次总同盟罢工以高度的评价。

上海当局及日本资本家为了破坏工人运动,用重金收买了一些工贼走狗,对工人运动造成了极大的危害。经中共上海区委批准,佘立亚组织了一支专门对付资本家走狗的“打狗队”。他选拔一些勇敢机智的工会会员,发给武器,组成了著名的“红色恐怖队”。“打狗队”在镇压了一批劣迹昭著的日商纱厂的翻译、包打听和工头后,名声大振,那些往日穷凶极恶的工贼、走狗吓得惶惶不可终日。向当局通风报信的种种现象,一时也销声匿迹。中共上海区委负责人罗亦农在向中共中央的一份报告中,充分肯定了“打狗队”的成绩,报告提到“在小沙渡慑于‘打狗队’威力而辞职的走狗有30余名,保证了小沙渡工人斗争的顺利开展”。周恩来到上海后,这支秘密武装直接归属中共中央有关部门领导。

同年10月,佘立亚在小沙渡地区领导工人积极参加了上海工人第一次武装起义。由于反动当局的血腥镇压,第一次起义惨遭失败。起义失败后,他根据上海区委的指示,同小沙渡部委的同志一起,积极准备发动新的武装起义。1927年2月,他出席了中共上海区委第一次党的代表大会,并当选为区委委员、区职工委员会委员。不久,小沙渡与沪西合并,他出任中共沪西部委书记。

3月21日,佘立亚带领沪西的群众和工人纠察队,参加了由周恩来亲自指挥的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在中共中央特别委员会的部署下,他带领工人纠察队一举攻下曹家渡第六警察署和小沙渡第四区总局。然后又立即率队渡过苏州河,与攻下闸北二分署的工人武装配合,攻占了四区警察局。他们用缴获来的枪支武装了自己,随后根据起义总指挥部的通知,集合起300人的武装队伍,赶到闸北火车站。于22日晚,会同闸北等区的纠察队,对据守在火车站的军阀部队发起总攻,工人弟兄越战越勇,在强烈的攻势下,敌人很快被解除了武装。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取得了胜利。已经数夜没有合眼的佘立亚带着胜利的喜悦参加了上海区委会议,向周恩来、罗亦农、赵世炎等领导同志报告了战斗经过,他在报告中指出:战斗进行尚顺利,群众未受大的损失,但由于缺乏指挥经验,队伍“只知前进,不知守住机关、器械,故被右派得了现成便利”。29日,在南市新舞台召开的上海特别市临时政府委员就职典礼上,佘立亚作为上海总工会代表,情绪激昂地发表了祝贺演说。

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胜利不久,蒋介石就向共产党人举起了屠刀。4月12日清晨,蒋介石的党徒指使一批全副武装的青洪帮流氓,袭击了上海工人纠察队,总工会被取缔,工人运动受到极其残暴的镇压。面对白色恐怖,佘立亚仍以沪西区工联主任身份,坚持地下斗争,巧妙地与特务、叛徒周旋。5月下旬的一天,沪西区工联及党的机关所在地突然被特务包围,佘立亚和其他工会同志不幸被捕。残酷的敌人即以腰斩的酷刑,将佘立亚杀害于上海龙华。

佘立亚牺牲后不久,上海总工会在纪念五卅运动两周年的特刊上,发表了一篇题为《我们的战友》文章,深切怀念这位为上海工人运动英勇献身的英烈——佘立亚。

(湘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