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钟汝梅

字号:

钟汝梅,原名钟泽民,1903年10月24日生于四川省江津县六合镇和平场普安村(今江津县和平乡)一个农户家庭。作为长子,父辈对他寄以厚望,钟汝梅先在普安村墙巷子私塾启蒙,9岁进钟氏族校保驾楼初小,复就读三才乡高小,毕业后得族人资助,考入江津县立中学(今江津中学)。当时钟汝梅15岁,与同时考取江津中学的聂荣臻、吴平地等编在一班。

江津中学订有各种各样的报纸和杂志,包括《新青年》这样的进步刊物。钟汝梅生性活泼好动,关心国内外形势,课余晚间,青年人相聚,常议论时弊,抒发爱国热忱。当时,由于军阀混战,校内常驻军队,不仅干扰了正常的教学,而且还使校具遭损。汝梅和同学们对此感到苦恼,极其痛恨地方军阀的胡作非为。总希望能把他们赶出学校,赶出四川,但又感到实在无能为力。当五四运动的浪潮波及江津时,本来就不平静的江津中学顿时就沸腾起来了。学生成群结队上街、游行、宣传“惩办卖国贼”、“取消二十一条”和“抵制日货”。在这些队伍中,钟汝梅是最活跃的一个。他和聂荣臻以及校友戴坤忠、傅汝霖等冲破校方阻拦,联合县城甲种农业学校的学生,组成“江津学生联合会”,在县城内频繁活动,宣传群众,抵制日货,怀着一种激烈的爱国热情,严惩了那些惟利是图的顽商。1919年6月,在江津爱国学生的强烈要求下,终于将江津“乾坤泰”、“鸣盛和”等商号的一批日货运到城东门外河边烧毁。群众拍手称快。然而,这些基于爱国义愤的行动,却遭到了当局的镇压,腐败的县政府勾结军队对学校施加压力,校方便开除学生运动骨干,钟汝梅又参加聂荣臻组织的反对开除爱国青年学生的学潮。斗争唤起了钟汝梅的爱国热情,挫折又提高了他的觉悟,他在运动中成为江津民主革命的先驱之一。

钟汝梅和当时许多进步青年一样,在摸索救国之路的过程中,最后选择了赴法勤工俭学。当时,蔡元培、吴玉章等创立的华法教育会在社会上颇有影响,1918年初成立的留法勤工俭学会四川分会,在一代青年中推波助澜。1919年,钟汝梅、聂荣臻等24名江津学生就读重庆留法勤工俭学预备学校,后经重庆《商务日报》编辑刘颖滨(江津人)商请商会会长汪云松取得法国驻渝领事馆同意,得到赴法护照。1919年11月,钟汝梅辞别乡亲父老,离开故乡,在重庆登上了到上海的轮船。在上海,钟汝梅和同行办完了旅法登记及旅途中的一切手续,和来自全国各地的125名勤工俭学学生一起,于1919年12月9日上午9时,登上了停泊在黄浦江中的法国邮轮“斯芬克斯”号。在欢送人员中,钟汝梅结识了蔡和森、向警予、刘清杨等。同船158人中,还有后来成为他的挚友和同志的颜昌颐、帅本立、饶来杰等人。

“斯芬克斯”号饱餐了太平洋、印度洋的风浪,经过30多天的颠簸,进入大西洋的怀抱。1920年1月14日,钟汝梅踏上了异国的陌生土地。在巴黎,他经法华教育会介绍,进入到巴黎郊区的蒙达尔尼橡胶厂当学工。一年半后,转到史来德钢厂翻砂车间,并订了三年合同,后他牺牲了合同的押金,到诺尔航空发动机制造厂,在自动化车床上学工。他的江津中学校友,后到法国的戴坤忠、傅汝霖正巧也在该厂,于是结伴勤工俭学,过着极为清苦的生活。他们每天辛勤工作,仅得三四个法郎的报酬。钟汝梅坚持半天做工,半天读书,以致入不敷出,使原来就异常节俭的生活都难维持,不得已,他写信要求家中接济。当时国内四川军阀杨森曾向四川留洋学生许愿,每人可领取500元留学费,由学生所在各县发给。钟汝梅的父亲得知此消息,即请人与江津行政公署与劝学所联系,经交涉无下文,杨森的话原来是句空话。后来还是由父亲设法,请钟氏保楼祠堂资助80银元,其三叔也出资10银元,加上全家勒紧腰带挤出的10银元,好不容易凑足了100银元,寄往巴黎,才使钟汝梅度过困境。这已是1924年冬的事了。也就在这一年,他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其间一度旅比(比利时),频繁从事政治活动,开始走上职业革命家之路。

1925年5月,国内发生五卅惨案,消息传到欧洲,在中国勤工俭学学生中引起极大反响。在中共旅欧支部的领导下,钟汝梅积极参加各种形式的爱国示威和宣传活动。后来,他们的活动受到所在国当局的敌视,在党组织周密安排下,许多身份暴露的革命者便赴苏入莫斯科东方大学。在那里,钟汝梅和他的同志们都受到了系统的理论教育和军事知识的学习和实践,成为了中国共产党早期的军事骨干。1926年,国内形势高涨,第一次国共合作的北伐革命急需人才,党中央也充分注意到了军事工作的重要性,许多干部奉召回国。钟汝梅也随同回到祖国,经党中央安排,留在上海,参加中央军委和上海区委军事工作,是当时党内最年轻的军事负责干部之一,年仅23岁。在军委机关,他主要负责士兵运动,频繁往来于沪、宁、杭沿线,为响应北伐进军瓦解和策反军阀部队。中央军委主办军事训练班,他在班中兼课,参与训练那些从工人纠察队中选拔出来的骨干,教会他们射击、修检枪支以及土法制造炸弹的基础知识和技能。

是年10月,中共上海区委决定准备武装起义,并确定军事指挥方面的人选,钟汝梅和奚佐尧共同负责技术方面的工作,同时成立工人自卫团指挥处,钟汝梅参加指挥处工作。从此,他便一直参与领导上海工人武装起义的准备和实施。上海第一次工人武装起义失败,钟汝梅在旅法和在东方大学时的同学战友奚佐尧遭捕并壮烈牺牲。他很悲痛,但没有因此而怯步,而更以忘我的工作来继续烈士未竟的事业。不久,中央军委与上海区委军委组织分开,具体成员也进行调整,而钟汝梅则负责沪区军委工作。在封建军阀实行白色恐怖的险恶环境中,他机智地与敌人周旋,根据区委制定的武装暴动训练大纲,深入沪西、沪东、闸北等地区,帮助和指导工厂和地区党的基层组织和工会,发展和训练武装工人的队伍,培养和挑选武装骨干,传授巷战知识,筹集武器,运送枪械。

党组织总结了上海工人两次武装斗争受挫的经验教训,为迎接更大的革命风暴,在组织上加强了领导,成立领导武装起义的核心班子——特别委员会,同时还成立了特别军委和宣委。钟汝梅是周恩来主持的特别军委成员之一,他的旅欧同学颜昌颐,与他一起并肩战斗。

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终于取得了胜利,钟汝梅为这次武装斗争做出了自己的贡献。正当他和战友们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潜伏在大革命高潮里的危机终于爆发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新军阀的枪口替代了旧军阀的屠刀,对准了工人阶级和革命群众。党在遭到惨重的损失后,又百折不挠地重新积聚力量。党的五大之后,成立中共江苏省委,同时省军委也诞生,军委书记为饶来杰,钟汝梅为军委委员。巧的是,军委成员几乎都是四川籍的同志,于是,他们把军委机关的办公地点设在四川路附近的三德洋行二楼,并挂牌“四川储蓄银行”作掩护。

1927年6月26日,中共江苏省委宣布成立,因叛徒出卖,机关被破坏,省委书记陈延年以及其他省委领导人郭伯和、黄竞西、韩步先等遭到逮捕,陈延年等不久遇害,韩步先无耻叛变。就在省委机关出事当天,钟汝梅稍晚赶到,在弄堂口凑巧遇到机关破坏时脱险的省委交通员杭伟之,杭伟之机警地告知钟汝梅暗语,使他幸免于难。

为了对付敌人的白色恐怖,军委成员中尽管是同学、同籍,但仍严格纪律,各人的住处除了军委书记掌握外,同志之间绝对保密。当时,钟汝梅已经和一位相识已久的怡和纱厂的女工瞿某结婚,瞿某时任军委交通,钟、瞿夫妻的秘密住处在华德路。

环境越来越险恶,几乎每天都有同志被捕,每天都有同志牺牲。钟汝梅义无反顾,坚持党的秘密工作。然而,在革命队伍中也有胆小鬼和软骨头,被敌人的淫威吓倒,而且竟无耻地干着出卖灵魂、出卖同志的肮脏勾当。其中军委有个交通员就是这种败类,由于钟汝梅未能满足其私欲,且因他政治上不可靠而没安排他工作,于是这个家伙便向敌人密告了军委机关的地址,致使钟汝梅和军委机关工作人员数人被捕。

敌人在钟汝梅身上,搜出一支手枪和爆炸品,旋即押解枫林桥军法处拘留。就在他被捕的前三天,钟汝梅已和同志们确证那个交通员的不可靠,因此准备另找房子设机关,但未来得及迁移即遭破坏。钟汝梅被捕后,敌人不久就掌握了他的真实身份,但他始终没有被敌人的威胁和利诱所屈服,表现了一个年轻共产党员的堂堂正气,他用生命和热血,保守了党组织的机密,保护了未暴露身份同志的安全。敌人将他关押刑讯一周而未获得结果,于是就残暴地将他杀害。钟汝梅时年尚不满25周岁。

(王菊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