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张炳南

字号:

张炳南,湖南省浏阳县官渡镇人,1889年11月6日生于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幼时读过4年私塾,迫于生计,很小便给村里冯姓地主当了放牛娃。他性格倔强,不甘压迫,小小年纪就敢于对心狠手毒的地主剥削农民的恶行进行自发的反抗。挨地主的打骂之后,他敢把牛拴到地主家的祖坟上践踏。遭到痛打后,他又把牛放到地主的田中吃青苗,气得地主把他赶出家门,不敢再雇用他。

离开地主家之后,他随父亲上山打柴,熬硝,佃田种地,做鞭炮,一家人没日没夜地干活,仍不得温饱,生活苦不堪言。他心中充满了对这个不平等社会的仇恨。

北伐战争开始之后,湖南各地农村掀起了农民革命的高潮。1926年8月,北伐军进入浏阳,浏阳党组织大力发展农民运动,配合北伐军作战。张炳南夫妇都报名参加农民协会,斗争热情很高。张炳南被农民选为农协委员长,并加入中国共产党,出席浏阳县第一次农民代表大会,担任中共官渡支部书记,成为农村基层的领导骨干,带领农民群众向封建势力展开猛烈的进攻。

官渡农民运动蓬勃发展,吓坏了乡间的土豪劣绅,狡诈成性的地主老财们在惶惶不可终日之时,仍没有放弃对农民的欺诈。便阴谋策划拼凑一个假农会来同农民革命斗争进行对抗。当地土豪劣绅钟善钦、徐国怡等坏人也打出了“农会”的旗帜,欺骗部分农民群众,企图将官渡乡农协改为官渡特别区农会,以摆脱县农协的领导,控制当地农运的领导权。常言道“做贼心虚”,他们知道自己办“农会”农民们不信任,便想拉拢在农民中很有威信的张炳南来担任假农会的委员长。当他们找到张炳南时,遭到了他的严辞斥责。他们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迫不及待地跑到省城,找到国民党右派头子刘岳峙,伪造了一块“湖南省官渡特别区农会”的牌子,公然开张办起公来。

张炳南得知这一情况后,直气得七窍生烟,连忙召开了乡农协紧急会议,研究了对策。大家一致决定,请求上级农协给予支持,派人把钟善钦等土豪劣绅抓起来揭露他们的本来面目。但上级农协不同意,而是派农运特派员前去做工作调解,希望钟善钦等人悬崖勒马、自动解散所谓的官渡区农会。对于农运特派员的好言相劝,钟善钦、徐国怡非但不听,反而变本加厉,派人围攻县、乡农运干部,一直闹上县城。面对敌人的拙劣闹剧,县农协委员长罗纳川心中暗笑。为了不激怒敌人,免得他们狗急跳墙,他决定对这些滋事的土豪先礼后兵。他把钟善钦、徐国怡等为首的请到办公室里,对他们晓之以利害,反复做工作。徐国怡他们昏了头,认为罗纳川的好言相劝是害怕他们,认为县农协软弱可欺,进一步要挟说:县农协不承认,就不离开县城。面对这帮无赖,罗纳川采取了果断措施,下令将进城闹事的豪绅徐国怡等人关了起来,并向一些受蒙蔽的农民说明了真相,平息了土豪劣绅掀起的风波。

土豪劣绅不甘心失败,他们决定杀害乡农协委员长张炳南,以报复农民协会,发泄仇恨。1927年2月4日,农历正月初三,土豪劣绅趁张炳南不备,将他关押了,幸亏一位木匠夜晚打开囚室的门将张炳南放走,他才得以脱险。回到家中,他叮嘱妻子:“土豪劣绅如此歹毒,我们必须时时警惕,做好应变的准备。特别是楼上收藏的乡农民协会的大印,是我们穷人的命根子,千万要保存好!”向妻子做了一番细致的交待后,他连夜到官渡镇左家大屋亲戚家躲避。

土豪劣绅得知张炳南逃走后,害怕阴谋败露,急忙派人继续追捕张炳南,在左家大屋又把他抓了回来,并严加看管,重兵把守。在张炳南被关押期间,钟善钦之流对他施以酷刑,灭绝人性的刽子手还用小刀把张炳南刺得遍体鳞伤,血流如注。最后,竟将他活活砍死在官渡镇外的马家洲。更为残忍的是,他们连一个孩子也不放过,张炳南的儿子张英炎外出寻找父亲时,也被土豪劣绅杀害。

张炳南是浏阳农民运动中牺牲的第一位农协委员长。他父子为农民运动流血牺牲,激起全县工农群众对土豪劣绅的无比愤怒。张炳南牺牲的次日,浏阳县农协调动工农群众,用武力一举摧毁假农会,逮捕处决了罪大恶极的钟善钦等首要罪犯。3月12日,县农民协会在官渡乡为张炳南父子举行隆重的追悼大会,罗纳川致悼词,全县各公法团体送了200多幅挽联。其中一幅妇女会送的挽联这样写道:

“为农运捐躯,为党务捐躯,好男儿死有代价;与土豪决斗,与劣绅决斗,我女子誓步后尘。”

追悼大会,也是誓师大会,对烈士的沉痛哀悼,对反动派的坚决镇压,鼓舞了全县农民的革命斗志,推动了浏阳农民运动的蓬勃发展。张炳南烈士的血没有白流。

(夏远生周三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