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陈玉婵

字号:

陈玉婵,又名陈妚青,1899年出生在海南岛琼山县旧州镇美岭村一贫苦农民家庭。陈玉婵小时父亲去世,从此她与母亲相依为命。为了生存,1906年,母亲带着7岁的陈玉婵从农村到府城行乞谋生,后来通过熟人说情,陈母到美国人在府城办的基督教学校“匹瑾女中”为师生洗衣服、涮碗筷、做苦工。为生活所迫,童年的陈玉婵就过早地挑起了家庭生活的一部分重担。陈玉婵10多岁时,校里有位好心的教师向校方建议,接收陈玉婵为半工半读学生。从此,陈玉婵边读书边帮助母亲干活,夜晚除温习功课外,还绣花边、纺织床布贴补生活。

陈玉婵勤奋好学,先后以优异成绩取得了小学和中学毕业文凭。随后,陈玉婵被匹瑾女中聘为小学部教员。当时五四运动正在深入发展,20多个省100多个城市纷纷声援学生运动。在府海地区爱国学生运动的影响下,陈玉婵勇敢地站出来,冲破校方种种约束,带领学生投身到爱国运动中。在运动中,她有机会阅读了许多进步刊物,对黑暗的旧社会和封建军阀统治的不合理社会制度有了逐步认识,更加向往建立新社会。因此,她在任教中,积极探索研究教育方法和学生们建立起新型的师生关系,授课时联系实际,循循善诱,向学生宣传爱国主义思想和民族主义精神,使学生们在学习文化课的同时,社会知识也不断增长,提高了观察社会和适应社会的能力。陈玉婵所教学生勤奋读书,成绩显著,因而得到当时琼山县县长吴邦安的赏识。1924年,当陈玉婵、吴寿英、吴雪梅等几位女青年被广东省立工业专业学校机织科录取时,吴邦安考虑到琼山工业落后,需要有专门知识的人才,陈玉婵又是自己女儿的良师,也是本县的女大学生,决定为每人每月补贴10毫钱。穷苦的陈玉婵靠着这微薄的补贴,粗茶淡饭,勤奋读书,并积极参加爱国学生运动。在广州一年多时间,经过革命斗争的锻炼和考验,她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6年1月,国民革命军渡海南征,摧毁了盘踞琼崖的军阀邓本殷的反动统治。寒假时,中共广东区委召集在广州、上海、北京、南京等城市读书的琼籍大学生二三百人,在广州通过短期训练后返琼崖工作。返琼后,陈玉婵由中共党组织安排出任琼山县国民党党部执行委员兼妇女部长。五、六月间,琼山县妇女解放协会成立,陈玉婵担任主任。此时,共青团琼崖地委建立,陈玉婵当选共青团琼崖地委委员并兼妇女部长。1926年秋,为了加强全琼崖妇女工作的领导,更好地发挥妇女在革命运动中的作用,在中共琼崖地委的领导下,将原1925年5月14日成立的“广东妇女解放协会琼崖分会”撤销,重新成立了琼崖妇女解放协会,陈玉婵为主要负责人。长期以来,琼崖的老百姓叫反动势力压的喘不过气来,早就盼望着能当家做主,建立自己的农民组织,因而,在陈玉婵的号召和帮助下,各地纷纷建起了农民协会。

当时,国人的封建观念根深蒂固,旧俗恶习对广大妇女的束缚十分沉重。在府城海口,妇女受家庭、丈夫的虐待和社会歧视的事情屡有发生。每当这时,陈玉婵总是挺身而出,为妇女争取应有权益。因此,她深受妇女们的爱戴和信赖。姐妹们说:“有玉婵姐,咱们胆子壮。”为提高妇女的文化水平,改变妇女的社会地位,陈玉婵在中共琼崖地委和各群众团体热情支持下,在府城东门创办了第一所职业学校,招收妇女进校学习,并亲任教师。这所新型学校吸引了许多府城海口和乡下妇女前来读书,接着,她又在府城办起了女一高学校。

陈玉婵曾被誉为琼山县“学识广博的女秀才”。她才华出众,不但精通英语,而且数学等学科知识也较扎实;尤其是口才出众,报告演说具有很强的吸引力。1926年下半年,陈玉婵到琼山旧州和邻近的定安等地发动群众组织农民协会。当时旧州民团团长对办农会不热心,农会长时期组织不起来。为了争取这个民团团长,支持农民运动,陈玉婵多次登门找他进行说服工作,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使这位民团团长改变了立场,开始支持农民运动。于是琼山旧州的乡村及定安县与琼山相连的乡村农民运动迅速发展起来。

1927年春,正当革命洪流滚滚向前发展之时,蒋介石叛变革命。相继发生了震惊中外的上海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广州四一五大屠杀,一时间,白色恐怖笼罩了全国。就在此时,琼崖国民党当局也出动大批军警,捕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4月22日晨,中共琼崖地委派许国栋急速赶到府城的城隍庙(当时琼崖机关多数设在府城),向陈玉婵报告了反革命事变的消息,但陈玉婵已来不及撤退。许国栋刚刚离开,荷枪实弹的反动军警,就严密包围了城隍庙。陈玉婵不幸被捕。

陈玉婵被捕后,被押到琼山县国民党县府“登记局”严密看守。驻守府城海口的国民党军队团长黄镇球派出要员,对陈玉婵软硬兼施,先是利诱说:“你还年轻,享受的日子长着呢?”“黄司令讲了,只要你不再参加革命活动,声明退出共产党组织,又愿意嫁给黄司令当姨太太,你马上可以出去享乐,住洋楼、乘轿车、坐花轿随意选择。”陈玉婵冷笑着说:“请勿看错人!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我不想也不要,我要的是革命,为广大劳苦人民群众的翻身解放,为共产主义奋斗!”她昂头挺胸,高声说:“参加共产党,进行革命活动是我终生的目的,要我当黄镇球的臭老婆享受荣华吗?除非太阳从西方升起,永远办不到!”敌人恼羞成怒,将陈玉婵缚吊毒打,边打边喝问:“还要不要共产主义?嫁不嫁给黄司令?不当太太就嫁给阎罗王!”陈玉婵受尽种种酷刑,仍坚贞不屈,大义凛然,痛骂:“强盗、恶棍!”敌人的严刑拷打,使她一次次昏迷过去。她知道敌人要把她处死,但她无怨无悔。死,可以使她清白,可以保全自己的信念。当然,她也有愤怒,也有留恋。在就义前两天,她对同监的吴寿英说:“看来,我被杀害是免不了的了,你不要太难过,革命斗争总是要付出代价的,要革命就会有牺牲。我惟一放不下心的就是年纪老迈的母亲,要是你幸免被害,望你替我关照守寡抚养我长大的母亲!”看着泪流满面的同志,她拍着吴寿英的肩膀说:“寿英同志,不要流泪,不要悲伤,革命一定成功,胜利就在前头。”

5月26日深夜,琼崖国民党当局执行秘密命令,用铁丝穿通陈玉婵等6位革命领导同志的肩膀,套住脖颈,将他们带往府城五公祠对面的米铺村刑场。一路上,陈玉婵和战友们不断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打倒国民党反动派!”口号声震破了寂静的夜空。听着这洪亮的口号声,丧尽天良的反动军警用力勒紧铁丝,同志们强忍着钻心的疼痛,挺起了胸膛,用仇恨的眼睛愤怒地瞪着刽子手。罪恶的枪声响了,六位革命同志英勇地为人民献出了年轻的生命。陈玉婵这位琼崖妇女革命运动的先驱、杰出的妇女解放协会领导人,就义时年仅28岁。

(符史炯冼茂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