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萧石月

字号:

萧石月,1900年6月9日生于湖南省常宁县兰江萧家湾。祖祖辈辈以农为业,勤俭持家,到萧石月这一辈,日子过得倒挺红火。

一天,萧石月的父亲把儿子叫到跟前,说:“你都7岁了,爹送你去读私塾,好好读书,将来靠你断文识字,兴家立业。”

萧石月听着,没吭声,只是不断地点头。他知道父亲的话在家庭里有绝对权威。

但是,萧石月并没有谨遵父命。他读私塾时,并不怎么用功,对“子曰”、“诗云”那一套封建礼教表现出强烈的反感。他倒喜欢结交穷朋友,常常拿家里的谷米接济穷同学,被父亲斥为“败家子”。因为他常替一户劳力少的农家看守莲塘,父亲又骂他是个“家懒外勤”的东西。读了几年私塾后,父亲说他不是读书的材料,就把他留在家里种田。

当时,萧石月的三哥萧异在长沙湖南甲种工业学校读书。1917年春,萧异捎信向家里要学费。萧石月借送学费去长沙的机会,乘船到武汉,考进了湖北水警教练队。这一下可激怒了他的父亲。一气之下,就把他的衣服、被褥、蚊帐和床铺统统扔到晒谷场上,点把火给烧了。

水警教练队并非理想的职业。萧石月在这里呆了3年,于1920年奔母丧回家后,就没再去水警队。同年冬,他到长沙,参加了黄爱、庞人铨领导的劳工运动。后经湖南劳工会介绍,他到织机巷湘鄂印刷公司当了排字工人。

湘鄂印刷公司承印长沙各大报馆、社团、书局的出版物,每天常有一些知名人士和进步青年到排字房来送文稿、看小样,就这样,萧石月有机会结识了毛泽东、何叔衡、夏明翰、易礼容等人。在他们的影响下,他也常到文化书社看书,到自修大学听课,逐步接受了革命思想,并于1921年8月,加入了社会主义青年团。

这年10月,湘鄂印刷公司工人为抗议公司以8折发工资,酝酿举行罢工。资方得到了消息在罢工前就作了让步,但却暗中调查罢工的组织者。他们发现萧石月平日很活跃,与外界联系频繁,就把他看成危险分子,借故予以辞退了。毛泽东见他机灵活泼,办事干练,便派他到河西银盆岭下的湖南第一纱厂去开展工作。正好,萧石月的三哥就在这里当监工。经萧异介绍,他就在纱厂成包车间当了工人。根据团组织的指示,他同另外两名团员邹觉悟和李佳竹在纱厂做成立工会的筹备工作。

萧石月的革命热情极高,接连做了几件很有影响的事情。他先是带领工人过河参加长沙各界群众联合举行的反帝斗争万人大游行;接着组织工人进行要求厂方发给年终“加薪”的斗争;当厂里发生厂警开枪打死两名工人的事件后,他又带领工人向经营纱厂的华实公司提出抗议,并拟出了给死伤工人发抚恤和医疗费的11条要求;还为反对赵恒惕镇压工人罢工向社会各界发出《纱厂全体工人二千二百余人万急启事》。特别是劳工会领导人黄爱、庞人铨于1922年初惨遭杀害,使他得到了一次极惨痛的教训,更加坚定地带领工人进行斗争。由于萧石月的上述行动,他曾被公司定为390多名“暴徒”之一而开除出厂。

经过暴风雨的洗礼,展翅的雄鹰会飞得更高。萧石月被工厂开除后,更加努力地继续他的进步事业。他在纱厂后街租了一间房间,秘密联络工人,从事筹备湖南第一纺纱厂工会的工作。首先由邹觉悟、李佳竹出面,办了一个袜社,把被开除的300多名工人组织起来,生产袜子,维持生活。同时,成立了一个读书性质的群众组织——毅社,团结思想进步的工人,为成立工会准备骨干。这时,他改名萧如,弄到了一个新工人的符号,重新进了纱厂。

资本家为了分裂工人队伍,在厂里组织“同乡会”,企图把工人按籍贯分割开来,并扬言如不加入同乡会,就是劳工会的人,就要予以开除。这样,长沙、醴陵、衡山等地的工人同乡会纷纷成立。另外,还有一个“长邑工业学友会”,公开发表宣言,鼓吹“除了工作外,凡不关切己身的利害都不应过问”。为了粉碎资本家的阴谋,把工人弟兄们团结起来。萧石月与邹觉悟等走门串户到工人家走访,做穷苦工人的思想工作,劝他们不要上坏人的当。但当时正处于工运的低潮时期,工人们的思想很难说通,胆小怕事的工人干脆不予理睬,思想落后的个别工人,甚至还对他们冷嘲热讽。

但是,资本家的阴险手段不可能长久地蒙骗工人。有一件事情很快擦亮了工人的眼睛。1922年中秋节,华实公司的老板,把16万元的利润一分为二,一半装进自己的腰包,一半分给董事和职员,惟独没有工人的份。这时,萧石月同其他工友抓住这件事,散发了一份《告工友书》,指出这16万元的红利都是工人一天干十二个小时的活挣来的,却被资本家一口独吞了。他号召工人团结起来,要求分红。并且指出,资本家对工人的剥削不分籍贯和地域;而我们工人要求分红,单靠同乡会是做不到,只有全体工人团结起来,才有力量,才能迫使资本家答应工人的要求。经过串联和宣传,使许多工人懂得同乡会并不能真正维护工人的切身利益,只能有利于资本家的控制和剥削,这样,就把工人一个一个、一批一批地团结在筹建“工会”的旗帜下。与此同时,萧石月还团结了一批下级职员。这些职员大多是参加过劳工会的甲工学生,在政治上、经济上与厂主有一定的矛盾。如总监工郭翰、副总监工李彤(后为考工处长)、胡迪良等,经过多次谈心,思想觉悟都有所提高,并在以后的斗争中起了一定的作用。同年底,萧石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湖南第一纱厂最早的共产党员。

1923年初,华实公司借口“开支甚巨”,一次裁减工人270多名。厂里的考工处长李彤、监工杨士毅对此表示反对,认为这样做是为了排除异己,安插亲信。有个姓李的工人听说自己被裁,急得投水自尽,幸被救起。为了在斗争中孤立资本家,萧石月等采取“敲山震虎”的策略,首先发动被裁的工人到处散发传单,故意指控大小监工迫害工人,号召工友们起来反对监工。2月23日的湖南《大公报》登出了《纱厂工人揭露监工任意裁减工人》的呼吁书,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而监工们自知当了替罪羊,对工人们的指责也忿忿不平,他们也草拟了一份说明纱厂裁员事实真相的声明,在《大公报》上登了出来。当厂方的阴谋被揭露以后,萧石月邀集被裁的工人组织一个“被裁团”,正式致函华实公司总经理黄藻奇、督察处长胡筱岩,要求“复缺”(即复工)。经过半个月的交涉,厂方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被迫做出了让步,被裁的工人除少数已另谋职业外,大都复了工。

复工斗争的胜利,大大鼓舞了纱厂工人。工人们要求成立工会的呼声更高了。萧石月根据安源路矿和粤汉铁路工人运动的经验,决定把工会改为俱乐部,而且改变过去建立纯粹工人工会的做法,也吸收职员参加,并请在斗争中表现较好的李彤、郭翰出面做筹备工作。

4月1日,湖南第一纱厂工人俱乐部宣告成立,并宣布加入省工团联合会。萧石月当选为干事长,邹觉悟、李佳竹、郭翰、李彤、胡迪良等当选为干事。省工团联合会总干事郭亮到会祝贺。至此,资本家所组织的“同乡会”完全解体。

经过斗争的磨炼,萧石月更加成熟了,肩上的担子也更加沉重了。1923年秋,党团组织在第一纱厂相继成立,萧石月任党、团两个支部的书记。到1924年9月,他又被中共湘区委送去苏联东方大学学习。12月12日,他同关向应、刘昌炎等一行8人抵达向往已久的莫斯科。在东方大学学习期间,萧石月的思想及生活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

1925年,萧石月从苏联回国,被补选为中共湘区委委员。同年秋,他被派往新化县锡矿山加强对工人运动的领导。行前,湘区委书记李维汉同他谈话时,给他改名为“萧铁生”。

新化锡矿山是湖南的大矿山,共有公司107家,炼厂43座,职工42000余人。统治矿山的是锑业公会,大权掌握在大矿主杨次伯、刘铁逊之手。锑业公会的武装组织——商团,有长短枪55支。团长杨执中是资本家的忠实鹰犬,仗着有矿主作靠山,又有长枪等精良的武器,到处为非作歹,无恶不作,因此矿山职工都恨透了他。

1926年4月4日,萧石月,邹觉悟等利用赵恒惕被赶出湖南的时机,公开挂出了“新化锡矿山工会”的牌子。三五日内,报名参加工会的人有3000多人。因此,工会同资本家之间的斗争,也就趋于白热化了。6日,杨执中借故逮捕了7名工会会员,妄图阻止矿工会成立大会的召开。7日,杨执中又派兵抓去18名工会代表和部分张贴标语的工友,并宣布矿山戒严。然而,工人们并没有被吓住,8日,矿工会成立大会准时在谭家冲举行。不料,杨执中突然炮轰会场,杀伤6名工人,并派兵逮捕了工会委员长邹觉悟和30多名工会骨干。

如何对付这一局势?萧石月面临严峻的考验。萧石月首先利用邹觉悟是国民党锡矿山党部常委的身份,电请国民党湖南省党部指示新化县署及驻军邹鹏振旅长督饬矿山商团放人。“并严究摧残党部之人”。接着,萧石月派出3名代表,以锡矿山矿工会临时委员会的名义,赴省城向各界控诉商团肆意镇压工人的暴行。28日,省工团联合会、省学联和长沙学联派代表到省长公署请愿,要求保护矿工会和工人群众的正当权益。

当上述活动取得一定的效果时,革命形势发生了逆转。直系军阀吴佩孚的叶开鑫部占领长沙,唐生智退守衡阳。这时,锡矿山的资本家、商团又嚣张起来,继续逮捕、开除矿工会会员数百名。并以2万银元贿赂叶开鑫,请求准许枪杀邹觉悟等工人领袖。

情况危急,萧石月决定利用畴福堂(矿区)经理、锑业公会成员杨彤庚与杨执中的矛盾,请其出面制止这次屠杀阴谋。杨彤庚平日为人比较正直,也赞同萧石月陈述的意见,在锑业公会开会讨论处决邹觉悟问题时,第一个站出来表示反对,说:“杀了邹觉悟,会激起全矿山工人起来造反,谁敢负责?”到会的其他人也觉得此事非同一般,弄得不好会惹出更大的风波。于是,只得将这件事搁置起来。

7月,北伐军重创吴佩孚的北洋军,叶开鑫逃离长沙,唐生智主持湖南民政。萧石月抓紧时机,积极展开了营救难友的工作,邹觉悟及其他被捕代表全部获释。

邹觉悟等出狱之时,工人鸣炮迎接,全矿一片欢腾。

8月,湖南全省工团联合总会改组为全省总工会,萧石月被任命为省总工会驻新化特派员。中共湖南省委又派仇寿松、舒玉林等到锡矿山加强对工人运动的领导。9月9日,锡矿山工人举行了庆祝工会恢复活动大会,到会工人近2万人,游行队伍长达十余里。

正当工人运动蓬蓬勃勃的开展之时,矿山资方也在秘密策划着一场新的破坏工人运动的阴谋。

这天,萧石月组织矿工会召开万人加薪大会,向锑业公会、矿局、炼厂、公司提出了加薪和改善工作条件的12条要求后,矿方杨次伯、刘铁逊不仅不接受,反而暗中以6000块银元贿请附近驻军陈汉章部到矿山压制工人。

萧石月认为,在北伐军节节胜利的形势下,陈汉章部来,不过是虚张声势,讨些便宜,决不敢对工人动武。他决定对士兵以礼相迎,争取士兵站在工人一边。所以,当部队开来之时,矿工会还组织了工人主动前去慰劳,安排招待,极其热情。当天又召开了千人欢迎大会;晚上还给官兵演出工人自编的新剧。工会的热情款待,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尽管杨次伯、刘铁逊天天请陈汉章大吃大喝,而陈的部下却与矿工友好相处,转为同情工人。几天过去,陈汉章向矿方索取了6000元钱,领兵而去。杨、刘二人只好自认晦气,不得不在谈判桌上接受了工会提出的加薪条件。

加薪斗争的胜利,鼓舞了全矿广大工人的斗志,也坚定了萧石月继续同敌对势力进行斗争的信心和勇气。此后,他又领导矿工会进行揭露矿方挑拨新化本地近千名工人排挤外地工人的斗争;进行揭露矿方指使庄客(类似银行、钱庄的老板)撤回厂矿借款、迫使厂矿停炉、故意造成大批工人失业的斗争,弄得资方焦头烂额。12月,湖南全省第一次工农代表大会召开。萧石月根据大会通过的“工人武装自卫案”的决议,并经中共矿山特支和矿工会领导成员研究同意后,于次年春用计谋收缴了商团和安集乡保安团的枪支。从此,矿山工人纠察队掌握了100多支长短枪,在总队长舒玉林的领导下,在屯军山加紧训练,成为一支很有战斗力的工人武装。

斗争的烽火把萧石月锤炼得更坚强、更成熟了。在1927年5月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萧石月当选为中央监察委员会候补委员。

马日事变发生后,萧石月接到了中共湖南省委要求各地工农武装攻打长沙的通知。他立即与邹觉悟、舒玉林带领300多人的工人武装,日夜兼程,取道兰田,向湘潭进发。行至兰田时,突遭许克祥部一个营的伏击。缺乏实战经验的工人纠察队员,仓促应战,伤亡惨重。萧石月等突围不成,被围困在牛角石晏家冲的一个山塘里,子弹从四面八方射来。萧石月与邹觉悟不幸中弹牺牲,为工人阶级的解放事业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1928年7月,中共中央机关刊物《布尔什维克》上刊载了一首悼念两位烈士的诗,诗文如下:

呵,死去了的同志!

以你的热血,

灌溉着革命的园地;

已使那当道的豺狼短气,

被践踏的群生奋起。

新社会的花儿灿烂,

果儿坚实,

我们披荆斩棘时,

永远不能忘记你。

(湘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