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邓雅声

字号:

邓雅声,小名书堂,化名龚伯声,1902年4月13日生于黄梅县杉木桥乡邓老屋。父亲邓裕春,是前清秀才和老塾师。家里三亩半田地,由母亲龚玉莲料理。受父亲的影响,邓雅声从小就舞文弄墨,发奋读书。1909年至1917年,在本村读私塾,后考入县立八角亭小学,次年春,因父亲病故而辍学。不久,邻村学问渊博、德高望重的老塾师熊竹生免费收留他读书。他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他博览群书,时常通宵达旦。诸子百家,诗词歌赋,无不精读深研。其中他最感兴趣的是历史书籍和历代诗词,特别是唐人李贺、李商隐的诗,更是百读不厌,所以他的格律诗造诣很深。历史上以身殉国的英烈和蒙冤被害的忠良,如屈原、岳飞、文天祥等民族英雄更是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邓雅声的少年时代,正处在“中原王气看将尽,莽莽夷氛乱锦州”的旧中国。晚清政府腐败无能,帝国主义者加紧瓜分中国,民族危机日益严重。辛亥革命虽然推翻了封建帝制,但没有从根本上改变中国殖民地、半殖民地的社会现状,不仅如此,篡夺辛亥革命胜利果实的军阀们与土豪劣绅相互勾结,鱼肉人民,中国人民仍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对此,邓雅声忧心如焚。

因家境贫寒,邓雅声不能外出求学,就利用劳动之余努力自学。从1921年到1925年秋,先后在本县赵洼、潘河、藕塘角教私塾,利用学生放假等机会,广泛同本县在南京、上海、武汉读书的宛希俨、吴致民、李子芬、王一飞等进步青年交往,从他们手中借读了很多传播马列主义、新思想、新文化的书刊,与他们商讨变革社会的途径。五四运动的爆发和苏联十月革命的成功,使邓雅声从黑暗中看到了光明和幸福的未来,他同李子芬等在县城创办黄梅县书报流通处,后改为醒民书社,以此作掩护,秘密发行《共产党宣言》、《资本论》、《向导》、《中国青年》、《武汉星期评论》等革命书刊。1925年,邓雅声加入中国共产党。

3月,中共黄梅特别支部成立,邓雅声任组织委员。1926年任中共黄梅地方执委会组织委员。在党的领导下,他大力发展党的组织,具体负责二、三区的工作,吸收了李上达、商味书、周雅臣、陈应芬等青年知识分子入党。组建了党的二、三区区委会,帮助建立了党支部29个,发展党员501人。邓雅声精通中国古典诗词,自己喜欢作诗,投身革命。他的许多富于激情、具有革命意义的诗词,在青年中广为传抄,激励了不少农村青年。他的写于1925年《寄〈中国青年〉记者》的“等闲吾戴吾头去,留些微痕血海中”、“热血一腔尽情洒,十年尽放自由花”等诗句,就激励了不少青年参加革命。

邓雅声从入党起,就致力于黄梅的学生和农民运动,协助李子芬等大力发展“少年黄梅学会”,参与撰稿、编辑、出版《少年黄梅》这一不定期刊物。并以学会成员为骨干,大力开展平民教育,在东山、张林镇办起了30余所平民夜校,对农民进行阶级教育,普及新文化。邓雅声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对农民的苦难和仇恨最了解,在多云农民进德会的影响下,他组建了卓壁、张林两个农民进德会,后改为农民协会。他经常到这些农民进德会中去宣传革命,发动群众,开展抗租、抗税,废除地主阶级的水利制度,并提出了“兴修水利”的口号,进行开沟、放闸等斗争。1926年6月间,为反对教育基金董事会的贪官污吏石晋侯、孙际旦,他领导了乙种工业学校打倒劣绅张际川,以及“反对外国文化侵略”、“打倒帝国主义”的游行集会活动。根据少年黄梅学会第二次会员大会的决议案,积极反对烟行剥削烟农的斗争,组织“期条”兑现。邓雅声选择了为人最险恶的徐庆霖的永义和杂货店作为突破口,迫使徐庆霖接受烟农提出的条件,兑清了“期条”的欠款。

北伐军进入黄梅,县农协正式成立,邓雅声任秘书,主持会务工作,从此辞去塾师,夜以继日地作好农协工作,不到半年,农协会员发展到10万余人,建立了6个区、276个乡农民协会。在邓雅声等中共党员的帮助下,黄梅县召开了国民党代表大会,到会代表200余人,邓雅声在会上作了“什么是马列主义?什么是三民主义?”的报告,宣传了中国共产党的政治主张。

大地主、大劣绅石南屏是当地的一霸。在大革命前,石家只有几百担稞,自从石南屏任黄梅县商会会长之后,他的布疋、粮食商店越开越大,田产越来越多,几年工夫,租稞增加到5000担左右,成为黄梅县的大地主、大资本家。石南屏在政治上又勾结军阀,指使流氓地痞,作恶于城乡,诬良为盗,欺压和陷害贫苦农民及中小商人,使不少人无辜入狱,家破人亡;在经济上囤积居奇,大秤收进,小斗量出,迫使一些佃农倾家荡产,流离失所。打倒石屏南,成了革命的首要任务和劳苦大众的心声。邓雅声根据党的执委负责人的指示,到张林、卓壁、古角、垅坪等地,发动、揭露了石南屏的罪恶,并做出了斗争石屏南的计划。8月中旬的一天深夜,邓雅声带领二、三区农民2000余人,以大刀、土铳、戈矛、扁担作武器,赶到了石宅,拿出石家囤积的粮食、布疋,当场低价卖给群众,并押解石南屏戴高帽子游行。这一天,群众7000余人聚集一起,痛斥石贼残忍和凶暴。“打倒劣绅”、“县民自治”的呼声前呼后应,不绝于耳。受惯了压迫剥削的农民们终于扬眉吐气了。接着邓雅声和陈应芬、商味书发动农民,全面开展打击土豪劣绅的群众运动,成立了区审判土豪劣绅委员会、清算委员会,斗争和处决了陈烈三、周介甫等作恶多端的土豪劣绅16人,大长了农民的志气,大灭了土豪劣绅的威风。

1927年3月4日,邓雅声代表黄梅农民出席武昌湖北省第一届农民代表大会。邓雅声在会上作了农运工作的专题发言,介绍了黄梅县从建立农民研究会到成立县农协三年多来,全县开展农民运动的情况。这个发言引起会议领导和全体代表的重视与赞扬。会议期间,邓雅声利用晚上休息时间,为会刊撰稿,有时为赶稿子,通宵不眠。从3月12日到20日,邓雅声分别在9、10、17期会刊上发表了《农村政策与国民革命》、《是谁过火》、《乡村民主势力与封建势力之斗争》,宣传了农民运动的伟大意义,帮助到会代表提高了认识。

24日,在湖北省农协第一次执委会议上,邓雅声被推选为省农协秘书长。从此,在中共湖北省委、省农协领导下,积极从事农协的各项工作。他目睹大革命的大好形势和如火如荼的农民运动,满怀革命激情努力工作,参与了会务案件的整理和《湖北农民》的编辑、出版工作。5月31日全国农协和省农协在汉口“普海春”酒楼,设宴招待太平洋劳动会议的代表,邓雅声出席宴会并聆听了毛泽东的演讲:“中国革命是世界革命的一部分……中国农民运动是革命进程中的主要力量。尤须与全世界工人阶级携手前进。”6月1日省农协决定:邓雅声为起草委员会的委员,积极参与省农会第二次会议的政治、土地、武装、农村青年组织、宣传、农村妇女工作七个决议案和《湖北省农协代表大会宣传提纲》的起草工作。省农协为了加强对派往各县、区农运特派员的领导和审核工作,决定邓雅声兼任检查特派员委员会的委员。他在省农协工作虽然只有半年多的时间,但他那极强的工作能力和干劲却给战友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以后,邓雅声于6月16日赶回黄梅,同二区区委书记商味书,在土桥铺召开了该区全体党团员200余人的会议。他在会上分析了夏斗寅进攻黄梅的严重局势,要求同志们时刻注意时局的变化,注意隐蔽,为革命积蓄力量。7月8日,在省农协召开的武、阳、夏三县执委会议上,邓雅声代表省农协作了政治报告,论述“‘四一二’以后是一个严重时期”,特别指出在蒋介石的支持下,“土豪劣绅到处屠杀农民,捣毁党部,或潜伏武汉,造谣挑拨,足以危害革命根据地”。明确提出要“打倒蒋介石!”同时,他对讨蒋、反帝、党务等问题,也作出了具体部署。

7月15日,汪精卫步蒋介石的后尘,叛变了革命,武汉处在白色恐怖之中。省委、省农协转入秘密活动。这时,邓雅声担任了两湖巡视员和湖北省委的干部分配工作。7、8月间,邓雅声在武昌的主要任务是:以张王庙街青龙巷、胭脂山某号作主要联络点,接待各县回省的农运特派员,重新安排他们到鄂东南、鄂西北工作,中共八七会议后,邓雅声工作特别繁忙,而武汉的环境又极端恶劣,国民党军队戒备森严,暗探四伏,联络点一天得更换好几次,邓雅声在这样风云多变的环境中,出色地完成了任务,为中国共产党在全省各地发动秋收起义,输送了不少干部。9月初,省委派他到孝感担任京汉铁路南段特委委员,他秘密主编《川报》,揭露蒋介石、汪精卫叛变革命、镇压农民运动的罪行。号召京汉铁路工人和沿线农民起来打倒蒋介石,打倒土豪劣绅。特委认为:要搞好京汉路南段工人运动,首先必须发动沿线农民,进行武装起义。为此,特委书记郭述申和他到广水车站所在地应山县,发展和恢复党的组织。在应山、大悟、孝感交界地区的农村,发动武装斗争,不久,郭述申调动工作,邓雅声接任特委书记。11月黄麻起义胜利,黄安县建立了湖北省第一个农民政权,这期间特委领导的农民武装,广泛出击,在魏家店破坏京汉铁路,攻打武圣关附近的东篁店车站,同时还宣传群众,组织群众,有力地支持了黄麻起义。

11月上旬,在邓雅声的帮助下,中共应山县党员代表大会在陈家巷黄氏宗祠召开。会上选举了新的县委会,决定成立七个暴动点,立即在陈家巷开展了抗租、抗息、抗税斗争。会后,邓雅声和应山县委发动群众,在魏家店处决了当地一个充当蒋、汪走卒镇压人民的地头蛇。

邓雅声为策划应山年关暴动,住在应山城关地下党员曹冰清、王植庭家,暴动指挥部则秘密设在印台山任公祠。邓雅声和特委、县委的同志,分途到应山东乡太平镇、广水腊园河、大悟宣化店,及河南罗山等处组织农民武装及铁路纠察队3000余人,于1928年1月12日夜,赶到应山城四周待命。午夜12点,邓雅声下达了攻城命令。县委的叶开寅、孙舜卿等分别担任了东门、南门攻城的领导人。但由于暴动消息已被县城守敌探知,早有防范,农民武装缺乏攻坚武器,经过激烈的战斗,城门未能突破。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牺牲,1月13日凌晨2时,邓雅声下达了撤退的命令。这次暴动,虽未取得全胜,但锻炼了革命武装,打击了国民党军和土豪劣绅的猖狂气焰。以这次暴动的骨干为基础,组建了一支农军。

15日,邓雅声策划、领导,由汪月仙具体指挥应山纳水河、东篁店农民起义军,到太平镇马家坂,镇压了土豪马福四,烧了他家的房子。22日(农历除夕之夜),邓雅声领导应山、孝感、安陆农军联合围攻左家河、应家店地主豪绅的土围子,斗争、处决了大劣绅刘杨阶,烧了恶霸左小亭、左钟香、左明庭的房子。

奔袭左家河后,邓雅声立即到孝感看望郭述申。这两个风雨同舟、生死与共的战友,利用春节重逢的机会,回忆往事,展望前途,共同总结了大革命失败的教训和特委的工作。这时,邓雅声接到去汉口向省委汇报工作的通知。当时的武汉,云遮雾掩,犬吠狼嚎,枪声刀影,遍及江城。人们避之惟恐不及,但邓雅声为了无产阶级的事业,毅然置个人安危于不顾,按时赴汉。

省委的秘密会场设在汉口铁路饭店三楼。由于联络点“裕泰栈”被破坏,这个秘密会场被敌人探知,邓雅声不幸被捕,关押在国民党武汉警备司令部汉口余荫里监狱。湖北军政头目胡宗铎、陶钧千方百计地对邓进行劝降和诱惑,都被邓雅声严词拒绝。在狱中,邓雅声虽然一次又一次被审讯,精神上、身体上受到极大的摧残,但他始终坚贞不屈写下了“平生从不受人怜,岂肯低头狱吏前,饮弹从容向天笑,长留浩气在人间”这气壮山河的诗句。殉难前,一个春雨潇潇的寒夜,他写下了遗书捎给他的恩师熊竹生:

“当雅声致书尊前之日,即在汉口毕命之时。大人素钟爱我,得此惨耗,一定惊倒!……求仁得仁,抑又何怨?大人若为雅声而悲伤,是徒损龙钟之躯,而重雅声之过,无益也。……等闲吾戴吾头去,留些微痕血海中,尚有雄心思马革,不因失志泣牛衣。”

他在此信中,还附了四首绝命诗。其中第三首是:“本来文弱一书生,屡欲从戎愧未曾,不死沙场死牢狱,三年埋血恨难平!”在这遗书、绝命诗的字里行间,充分表现了邓雅声决心为党、为人民流尽最后一滴血的坚定立场,表现了共产党人在敌人屠刀下宁死不屈的高贵品质。

1928年2月19日,一个天昏地暗,云愁雾惨的日子,胡宗铎下令,在汉口余荫里附近空坪(现黄石路中学所在地)荆棘丛生的荒丘上枪杀邓雅声。

邓雅声牺牲了,但他的革命业绩,却在神州大地广泛流传。

1944年,八路军三五九旅离开延安南下前,毛泽东特地对聂洪钧同志说:你们到湖北,看到黄梅的同志,代我捎个信:问候邓雅声、宛希俨两同志的家属。1979年8月2日国家主席李先念为烈士题词:“学习邓雅声烈士忠于党、忠于人民的崇高品质,学习他为工农劳苦大众求解放的献身精神,前赴后继,为我们伟大的祖国建设成为四个现代化的社会主义强国而奋斗不息!”

1980年湖北人民出版社出版了《邓雅声烈士及其遗著》一书,以褒扬先烈,勉励后人。

(桂遇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