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陈振

字号:

陈振,原名陈墨云,又名陈君起,江苏省嘉定县南翔镇人,1885年四月初七日出生。

陈振本是翰林府的深闺小姐,为反抗封建包办婚姻,到上海务本女校读书3年。女校的教师中,对她影响最大的是一位教地理的老师,他是同盟会员,常在讲述地理知识的同时向学生灌输爱国主义的思想。陈振在他的启蒙教育下,经常阅读进步书刊,因此,她不仅是位刻苦好学的优秀生,还是思想进步的青年。1907年左右毕业,到南京一所小学教书。

1908年,陈振同曾科进结婚。曾家是一个封建礼教根深蒂固的大家庭,尤其是曾的继母,满脑子的封建思想,凶狠异常。陈振婚后几年一直过得很痛苦。在她四岁的女儿突患重病时,凶恶的婆婆借口“人死在家里不干净”,硬从她怀中夺去病儿扔到院子里,致使孩子很快咽了气。陈振悲愤至极,大病一场。她不愿再在这个封建家庭呆下去,要求和婆母分开居住,但她丈夫非但不支持,还骂她“大逆不孝”。陈振最后只好作出和封建大家庭决裂的选择,走上了独立生活的道路。

这以后,陈振主要依靠教书的薪水和过去积攒的一点钱维持生活,担负起抚养一双儿女的责任。生活虽然艰难,但她可以自由的呼吸,精神是愉快的。

1919年,伟大的五四运动爆发了,陈振以饱满的热情投入到这场轰轰烈烈的运动中。这时,她的儿子曾鼎乾考入东南大学附小读书,为了孩子就近上学,她租下了居安里20号比较僻静的房子,这也使她有机会结识东南大学的革命青年,开始从事革命活动。1924年,陈振加入改组后的国民党,同年底,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此后,她的家就成了中共党组织的机关,萧楚女、恽代英、侯绍裘、张名春等革命同志都去她家接过头、开过会。每次开会,她都坐在门口,一面参加会议,一面不时到大门口走动,以防备便衣、警探或其他坏人的闯入。

这其间,在南京第一任党小组长谢远定具体领导下,陈振负责筹建“南京妇女问题研究会”,经过半年多时间的精心准备,正式成立,她为负责人。从此陈振以极大的革命热忱,投身于妇女解放运动。她十分关注苦难的妇女同胞,先后提出未来妇女工作的着眼点是“促妇女的彻底悟觉”。她积极宣传反帝反封建的革命理论,发动广大妇女投入革命斗争,深入实际帮助和指导书店女工、女教师、女学生提高觉悟,解决她们生活上的疾苦。1925年1月9日,她以“南京妇女问题研究会”负责人身份,出席东南大学学生联合会、青年学会、社会科学研究会等13个团体召开的联席会议,为促成全国国民会议的召开而奔走。

五卅惨案发生以后,陈振怒火满腔。她带领群众参加各种集会、游行,并张贴“打倒帝国主义”、“收回租界”、“严办‘五卅’惨案凶手”等传单,鼓舞同胞们罢工、罢课、罢市,声援上海人民的斗争。基督教汇文女校部分学生,因参加声援活动遭到开除,她听说后,立即进行慰问,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她在给上海区委的报告中说:“基督教的汇文女校有一部分学生因为暑假前参加了爱国运动竟被开除了,我听到这个消息去慰问了两次,她们受到这样的刺激,觉悟了不少,现在转学一女师有十八人之多。”

由于陈振在各项工作中,尤其在支援五卅运动中的突出表现,受到同志们一致好评。1925年秋,被选为共青团南京地委妇女委员兼第三支部(鼓楼)书记。1926年,年过40的陈振任国民党(左派)南京市党部妇女部长,并继续担任团地委妇女委员、妇委书记。

1926年3月12日下午,南京人民偕同全国各地代表在中山门外中山墓地冒雨参加孙中山先生陵墓奠基典礼,由于国民党反动派事先策划,雇佣流氓打手200多人,混入会场。趁大家不备,流氓打手向代表们发动了攻击,他们一面高呼反动口号,一面手拿旗杆、棍棒、乱石向左派队伍冲来。刹时,棍石飞舞,会场大乱。江苏省党部负责人、中共党员、党团书记侯绍裘身受重伤,陈振同市党部其他领导人严希纯等也受了伤。当这伙打手奔向柳亚子先生时,陈振不顾自己的安危,忍着疼痛,同张应春等同志一起,全力护卫柳亚子脱险下山。

同年9月,北伐军节节胜利,军阀统治摇摇欲坠。丧心病狂的敌人开始了垂死前的挣扎,白色恐怖笼罩了金陵古城。一天,居安里20号突然闯进了三四十个孙传芳的武装警察,他们凶神恶煞般地狂吼:“谁是陈振?”“是我。”敌人上下打量着这位神色安详的中年妇女,又问:“你住哪间屋子?”“这间。”趁敌人忙于搜查之际,陈振机警地朝儿子使个眼色,叫他去给同志们报信。由于她临危不惧,镇定机智,保护了党、团组织未遭破坏。敌人翻箱倒柜,一无所获,但仍以所谓“革命党”的罪名,把陈振逮捕了。在狱中,她坚定乐观,威武不屈,通过送衣物之机与组织取得联系,坚持战斗。她还作画自抒胸臆,在一株清丽的梅花卷首题词:“老梅虽瘦,犹鲜艳耐寒”,表达了她身陷囹圄,仍然不屈不挠的崇高革命情操和顽强的斗争精神。3个月后,经党组织和各方面的营救,她作为一个“家庭妇女”被释放了出来。出狱后,她根据党的指示赴南昌《民国日报》工作。1927年2月又调汉口。

1927年3月底,北伐军攻占了南京。陈振随军返宁,任中共南京地委委员。当时,英、美帝国主义的军舰炮轰南京,发出了加紧干涉中国革命的信号,新军阀蒋介石则与之相互勾结,准备叛变。他利用总司令的职权,命令倾向革命的第6军、第2军开往江北,又调自己的嫡系部队进驻南京,形势非常紧张。为了反击蒋介石一伙的挑衅、背叛,在以侯绍裘为首的江苏省委领导下,南京地委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封闭国民党江苏省党部(右派)和伪工会,组织浩大的群众集会、游行示威,并在工人中组织队伍。这段时间,陈振往返下关各工厂进行群众工作,从早到晚废寝忘食。

4月9日下午,陈振参加了由国民党南京市党部常务委员会刘少猷主持的在公共体育场召开的“欢迎汪精卫主席复职大会”。就在他们开会的时候,南京市安公局长温建刚遵照蒋介石的旨意,指令特务分子陈葆元、右派市党部头子达剑峰等,带领百余名流氓打手,闯入国民党江苏省党部和南京市党部肆意破坏、抢劫,并抓走30余人。同时还破坏了市总工会。大会闻报,群情激愤,一致决定赴蒋介石总司令部请愿,坚决要求严惩凶手,保护省、市党部和市总工会。当日晚,陈振参加了南京各团体紧急会议,会议决定第二天召开南京市民肃清反革命派大会,声讨国民党右派的反革命暴行。

当天夜里,陈振伏案奋笔疾书为大会准备材料,于10日清晨奔赴会场。行前,她关切地嘱咐儿子曾鼎乾用心读书,将来为国家为人民工作。没料这次竟成了母子永诀。

4月10日,南京四五万群众向蒋介石请愿,抗议砸毁左派省党部的恶劣行径,强烈要求严惩暴徒,释放被捕人员。不料,竟遇到敌人的疯狂袭击,在蒋介石“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的口号下,无数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倒在了血泊之中。南京上空电闪雷鸣,乌云密布。这天深夜,细雨霏霏,大纱帽巷10号里党的秘密会议正紧张地进行。突然,门被踢开,一群横眉竖眼的武装特务蜂拥而至,抓走侯绍裘、谢文锦、陈振、张名春等10位同志。

陈振被捕后,面对凶恶的敌人,公开承认自己是共产党员,信仰共产主义,除此之外,无论敌人怎样威胁利诱,她都断然回答:“不知道!”丧心病狂的刽子手们兽性大发,把陈振等革命志士捆入麻袋用刺刀乱戳,秘密杀害。敌人还将烈士的遗体用汽车运送到通济门外九龙桥上,抛入河心,随着呜咽回荡的激流漂向东海。这就是震惊全国的南京“四一○”事件。

陈振壮烈牺牲了,她的顽强的革命精神将永远铭记在中国革命史册上。

(张广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