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洪剑雄

字号:

洪剑雄,原名善效,1899年出生于广东省澄迈县(现海南省澄迈县)一个贫穷山村。他从小学习刻苦、认真,进取心很强,深得乡亲们的赞许。1917年他以优异成绩考取了琼崖中学。1919年,北京爆发了五四运动,消息传到琼崖中学,洪剑雄率先起来响应。他和王文明、杨善集等革命青年奔走呼号,组织海口府城地区学生上街示威游行,并以极大的革命热情投身于这场伟大的斗争,站在革命运动的前列。随着运动的深入,马克思主义开始在各地传播,马列主义著作和革命刊物也传到琼崖,洪剑雄等革命青年积极宣传马克思主义,他们利用暑假机会,携带《新青年》、《每周评论》等书刊,深入各县市镇,指导当地青年设立书报阅览社、组建平民学校等,帮助群众学习马克思主义,为促进马克思主义在琼崖的传播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1921年春,洪剑雄中学毕业,这正是他无比向往革命热情追求真理的时候,恰巧遇到了临时青年团中央派来琼崖宣传革命的鲁易、李实等同志。在他们的热情帮助和指导下,洪剑雄乘了北上的轮船,来到了革命空气浓厚的广州,并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广东省立高等师范学校文史科。在学校里,他利用学校的有利条件,广泛阅读各种革命书刊,追求革命真理。不仅如此,他得到了当时在高师任教的老师、共产党员谭平山的关怀和指导,还常常与思想进步的蓝裕业、赖玉润等同学一块共同讨论研究社会问题。同时,他通过蓝裕业等关系,结识了广东省立甲种工业学校的进步学生阮啸仙、刘尔崧、张善铭、周其鉴等人。这一段时间,洪剑雄的思想进步很快。

1922年6月,陈炯明背叛孙中山,广州一些学生正在闹“大惠州主义”、拥护陈炯明的时候,洪剑雄不随波逐流,毅然于1923年11月加入了社会主义青年团,并成为广东社会主义青年团的外围组织——新学生社的骨干成员、广州市学生联合会执行委员,为统一广州学生运动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同时,为了推动革命的发展,他与徐成章、杨善集、徐坚(即徐天柄)、周士第等一起,四处奔走联络琼崖20多位革命青年(后发展到100多人),成立了“琼崖革命青年同志会”(后改为“琼崖革命同志大同盟”)。洪剑雄是该会的会务主持人之一,并负责该会会刊《新琼崖评论》的编辑工作,先后为该刊撰写了33篇文章,大力宣传马克思主义和国民革命运动,在革命青年中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洪剑雄积极从事青年运动,如饥似渴地学习马克思主义著作和进步书刊,思想觉悟迅速提高。1924年初,由谭平山介绍,洪剑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光荣的无产阶级先进战士。

当时,中国国民党在广州召开了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国共两党实现了第一次合作,有力地推动了国民革命运动的蓬勃发展。洪剑雄和徐成章、杨善集等一批琼崖热血青年以琼崖革命青年同志会为基地,努力传播马克思主义,研究改造社会问题,号召青年参加 国民革命运动。同年春天,洪剑雄在广东高师毕业后,受中共党组织的指派,在广州中德学校补习德文,准备赴德留学,以便在马克思主义的故乡学好马克思主义理论。在他整装待发之际,黄埔陆军军官学校开办了,他放弃了留学德国的愿望,以无比兴奋的心情,于4月间报名投考黄埔军校,并被录取为入伍生,编入军校第一期第二队学习。

黄埔军校是一所革命的军事政治学校,是革命的摇篮。它遵照孙中山的“创造革命军,来挽救中国的危亡”的宗旨,对学生进行严格的军事政治训练。在学校里,洪剑雄严格要求自己,认真学习,努力进取,完成了军校的学习科目。1924年底毕业后,他被留校工作,在政治部负责编辑军校《士兵之友》壁报,开展政治宣传工作。

1924年冬,受英帝国主义的唆使,退据东江的陈炯明叛军卷土重来,企图趁孙中山北上商讨国事之机,进攻广州,阴谋颠覆广东革命政府。广州留守府在中国共产党的倡议、推动和支持下,决定于1925年2月1日开始举行第一次东征。洪剑雄随军校学生军从黄埔出发,在周恩来领导下负责编辑军中壁报,起草标语、口号、传单,并在东征沿途向工农群众进行宣传发动等。

东征军把陈炯明大部分残敌驱赶出粤东之后,即回师广州,平定杨、刘叛乱,洪剑雄则被东征军政治部委派为驻梅州特派员,主持筹建中国国民党梅县党部。与此同时,他深入到工农群众和青年学生之中,积极开展宣传工作。4月14日,洪剑雄和李之龙多次去梅州、东山等中学讲演三民主义,宣传革命形势,为在梅县组织革命统一战线,迎接革命高潮的到来打下了群众基础。

6月,杨、刘叛乱平定后,党军和黄埔军校分立,洪剑雄被调回省,任党军司令部政治部组织科长。23日,沙基惨案发生,党军营长曹石泉等惨遭帝国主义杀害,洪剑雄负责《沙基屠杀中党立军校之死难者》纪念册的编辑工作,并著文赞扬曹营长:“他是为无产阶级争人道正义而死!他是为谋被压迫弱小民族解放而死!”

东征和平定刘、杨叛乱的胜利,迎来了国民党革命政权的诞生和国民革命军的建立。7月1日,广州国民政府成立,接着国民革命军各军也相继建立,洪剑雄被委任为第四军政治部秘书,第四军驻防南路时,他被政治部派任驻肇庆办事处主任,积极推动西江地区和江门市国民革命运动的发展。

正当革命形势迅猛发展的时候,帝国主义与国民党右派收买歹徒刺杀革命左派领袖廖仲恺;窜逃至闽赣边界的陈炯明残敌,乘东征军回师广州平叛之机,再次窜回东江,盘踞惠州。广州国民政府于1925年10月初命令国民革命军举行第二次东征。洪剑雄随第四军出发,任第二纵队宣传队总队长。13日上午,国民革命军开始攻打惠州,经两天激战,终于攻克了曾被标榜为“铁链锁孤舟,飞鹅水上浮,任凭天下乱,此地永无忧”的天险重镇——惠州城,取得了第二次东征关键性战役的胜利。16日,洪剑雄随第二纵队进军潮梅地区,在人民群众中广泛开展政治宣传工作。11月间,第二次东征胜利结束。12月,他被任命为国民革命军第一军第十四师政治部主任。1926年3月,第十四师移驻梅县,在兴宁县一带执行剿灭陈炯明残敌的任务,洪剑雄此时留守梅县县城,代行师党代表之职权,指导创建中共梅县党组织。在他的积极努力下,4月,中共梅县特别支部正式成立,洪剑雄是中共梅县党组织的创始人之一。

洪剑雄不仅是中国共产党的一个优秀的政治工作者,也是一个具有正确恋爱观的革命青年。他的爱人张婉华是广东妇女运动的先驱者之一,时任广东妇女协会执委。他们早在1923年相恋,直到第二次东征胜利、广东革命根据地统一之时才结婚。婚后仅仅一个星期,洪剑雄就奉令赴汕头接任第一军第十四师政治部主任职,与新婚的妻子分别。1926年5月,洪剑雄又主动要求参加北伐战争第一线的战斗,旋即被北伐军总政治部批准并委为国民革命军第四军政治部宣传科长,兼任北伐战时宣传队队长,筹划一切关于北伐的宣传计划与准备工作。7月间,他率领宣传队员100多人赶赴前线,为国民革命而赴汤蹈火。他们没有因为恋爱或家庭生活问题妨碍革命工作,而是夫妻之间互相鼓励,各自努力为革命工作。在分居的生活中,洪剑雄经常以书信勉励爱妻说:“爱!我们是革命者而不是痴情儿。……今后应移我们热烈的爱到革命工作上去,努力奋斗!以固我们的爱,因为我们的爱是建筑在精神与思想上的,我们应互相勉励!”“爱!……苦愁消极,这种幻想是要加留心拒绝呀!要知道处在这种双层(指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引者)压迫下的社会,度这艰辛的生活,用为着我们来愁闷与消极,愁闷消极是一般过那无意义而盲目生活的人们,而非我们为革命者所可有,我们只有勇敢奋斗是我们惟一的武器”。“爱!我俩是要自己锻炼自己成一个最能干的革命人才呀!千万不要自己抛弃呀!我俩要求即是如此,则我俩不可不注意到理论及实际这两方面。理论方面充足,自然是要多读书,实际方面,自然要留心自己的工作。”

不料,洪剑雄对爱妻的这些勉励竟成了遗嘱。正当国民革命军在北伐战场上取得节节胜利的时候,这位党的政治工作者却因染上流行性霍乱症,医治无效,于1926年8月3日去世,时年仅27岁。同年底,广东各界在追悼北伐阵亡将士大会上,洪剑雄的名字被列于首位。

(陈永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