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张九成

字号:

张九成,湖南省衡阳县龙鹤乡龙鹤村(今属衡南县)人,1893年10月28日出生在一家小有名气的书香门第。其祖父是个秀才,以教书为业;父亲是个医生,悬壶济世。生于文人家庭的张九成虽尚习文,但更喜练武,他从师乡间拳师,练就一身拳脚棍棒之术。加上他刚毅豪爽的性格,颇有些英雄出少年的架式。19岁那年,他一次打翻6个上门寻衅滋事的恶少,因此名播四乡。

俗话说,地主老财的贪心是无止境的。有的地主老财贪起来简直令人难以相信。张九成家乡的财主张养吾就是个为富不仁的家伙,他看到从穷人们身上再也榨不出什么油水了,竟把贼眼盯住了自己的侄儿身上,企图夺取侄儿张玉林的财产。他精心准备好一张字据后,便派一帮打手找到了张玉林,威逼他签字,张玉林不从,他们就拳脚相加。张玉林的哥哥慑于张养吾的淫威敢怒不敢言。无可奈何的情况下,求救于张九成。张九成这个血气方刚的青年哪能容张养吾胡作非为,他二话不说,立即火急火燎地带着两个弟弟直奔张家,将一班帮凶打手痛打一顿,直打得他们屁滚尿流,跪地求饶才作罢。他又为张玉林写好诉状,让他到县衙状告张养吾,并拍胸坦言:“我为你作证!”张养吾平日里就对张九成惧怕几分,现在见他出来支持张玉林,一下子像个泄了气的皮球,再也打不起精神。冥思苦想之后,觉得还是从张九成身上打主意才是上策,于是,私下里给张九成送去银元400块,请求撤诉。张九成见这个恶霸认了输心里非常高兴,他来了个将计就计。佯作答应,收下银元,然后将钱作为物证,送到县衙,在人证物证面前,张养吾想赖都赖不掉,只得低头认罪。

1924年底至1925年,衡阳农民运动蓬勃兴起,也就是在那时,张刀成开始投身于农民运动,他先后结识了罗子平、屈淼澄、王球、刘禹谟、段炳星等共产党人,在同他们的交往中,思想认识有了提高,更加倾向革命。1925年12月,经罗子平介绍,他在南乡古山寺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不久,他被任命为衡阳县农民协会纠纷部部长兼组织部委员。在党组织的教育下,张九成在斗争的洗礼中逐渐成长起来。

张九成善于做宣传工作,经常编些通俗易懂的歌词和顺口溜,在群众中教唱,传播革命的道理,鼓动群众起来斗争。如在发动群众打土豪方面,他写的一首歌词是:“青的山,绿的田,灿烂的山河;美的衣,鲜的食,玲珑的楼阁;谁的功,谁的力,劳动的结果!工农们,快联合,打倒土豪劣绅!打倒土豪劣绅!”他写的歌词浅显易懂,打动人心。在妇女解放方面,他写下了:“女界联合所说,工农议论表决;妇女要求解放,打倒三从四德;男女一律平等,反对歧视压迫;禁止妇女裹脚,反对男子续妾。”他写的这些歌,有力地配合了当时的农运斗争的开展,农友们也从中悟得了许多新鲜的道理。

1926年9月,张九成被任命为县农民协会特派员,分配到金溪区领导农民运动,他到金溪仅一个多月的时间,就把区、乡农民协会普遍组织了起来。他带领翻身作主的农友们勒令地主交出田契,清查田亩,登记人口,成立农民纠察队,赶制梭镖、大刀,并一举缴了沙岭团防局的枪。一时间,金溪区农民运动红红火火,震动四乡。

1927年,长沙、衡阳先后发生了向工农革命运动进行反扑的马日事变和沁日事变。革命形势转入了低潮,张九成也只好转入地下斗争,并积极从事武装暴动的准备工作。1928年2月22日,工农革命军第八师在南乡寺成立,师长是罗子平,党代表为刘禹谟,张九成被任命为二十八团团长。全师约500人,虽然只有30余支枪,但战士们拿着大刀、梭镖等武器仍显得斗志高昂、士气旺盛。当天他们举行了武装暴动,一声令下,兵分两路,分别攻打茅洞桥和张公桥的挨户团,缴了他们的枪,并处决了一些恶霸地主。可是,这支年轻的革命队伍面对狡猾的敌人还是显得经验不足。一天晚上,部队在京山后村突然被挨户团包围。在突围拼杀过程中,党代表、参谋长、师长等领导人牺牲,部队伤亡很大。这时,国民党反动派也发动了逐乡逐村的“清剿”,各种革命团体都不同程度地遭到破坏,许多革命同志惨遭杀害。革命再次遇到了挫折。为了保存革命力量,张九成率领一部分战士转移到西乡,编入工农革命军第七师,他担任了第七师政治部副主任。随着形势进一步恶化,第七师也被迫转入了地下。

在白色恐怖日趋严重的日子里,张九成抱着坚定的革命信念,仍然在永靖乡一带坚持斗争。这时,张九成的处境也越来越不利。挨户团到处张贴告示,悬赏捉拿他。5月的一天,张九成在衡阳县西乡永靖乡欧坤家不幸被捕。县长何文元对他软硬兼施,先是企图收买他,要他供出党的组织与部队领导人。张九成守口如瓶,使敌人一无所获。何文元又令刽子手酷刑逼供,张九成仍是坚贞不屈。5月24日,刽子手对张九成举起了屠刀,残忍地将他剖腹挖心,“暴尸三日”。烈士的鲜血染红了衡阳大地……

(湘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