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苏国忠

字号:

苏国忠,1903年10月8日出生于广西平南县丹竹镇一个官僚兼商人家庭。父亲苏耀宗,在陆荣廷统治广西时,先后被委任为宁明、宾阳两县知事。苏国忠10岁开始进私塾读书,他勤学好问、成绩优异,极受私塾先生赏识。19岁时,他考取了省立(梧州)第二中学。他在刻苦学习的同时,开始积极参加学生运动。1925年,各地的工人运动日益高涨。上海的五卅运动遭英巡捕镇压,造成震惊全国的五卅惨案,广州发生了沙基惨案和省港工人大罢工。五卅运动和省港大罢工,沉重地打击了帝国主义的经济利益,充分显示了人民反帝斗争的力量。为了把梧州的革命运动尽快发动起来,中共广东区委派龙启炎、周济到梧州领导青年运动,建立新学生社,并在学生中发展团员,建立团支部。苏国忠参与组织二中学生会,由于他社会活动能力强,不仅学习成绩好,文章写得漂亮,口才在同学们当中也十分出众,在同学们的一致拥护下,他担任了梧州市学联执委兼宣传部长。为了更广泛地发动群众,苏国忠积极带领学生走上街头,散发传单,演出戏剧,使当地的工农群众在观看剧目的同时接受了革命道理,他还组织骨干分子成立了反帝后援会,支援省港工人大罢工。在做社会宣传活动的同时,他感到了自己革命知识的不足,就抓紧时间如饥似渴地阅读了革命伟人的理论著作及《新青年》、《向导》等革命刊物,在很短时间内,他的思想觉悟提高很快。1925年冬天,他就成了一名光荣的共青团员。

苏国忠在学校所做的一切,遭到官僚家庭的极力反对,为了让他安心读书,少惹麻烦,掌管全家经济大权的三哥就在经济上限制他,常借故少给钱或不给钱,想以此阻止他参加革命活动。可是苏国忠是一个认准一条理就要走到底的人,轻易不服输。他不顾家庭的阻挠、反对,冲破重重阻力,仍然全身心地继续参加革命活动。

1926年,苏国忠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受他的影响,妻子陈雪梅也逐渐开始倾向革命,并全力支持他的行动,还力所能及地做了许多他不便出面的工作。

由于斗争形势和革命工作的需要,苏国忠按照梧州党组织的指示,回平南开展工作。他与国民党县党部郑瑞阶等组成了平南革命运动的领导核心。

1927年1月,苏国忠应聘担任平南镇乐群小学校长。在教育上,他制订了一些有利于学校发展的新措施,努力改革旧的学制,提倡师生平等,禁止教师体罚学生。他看到好多穷人的孩子因家中无钱而不能读书,就对家庭生活困难的学生给予特殊照顾,根据不同情况全免或部分减免学费。在他任校长期间,小学校风焕然一新,在校学生人数大增,特别是贫困学生数急增,有的班级人数前所未有的达到100人。这种做法,备受当地农民称赞,为此,苏国忠曾一度成为新闻人物,在群众中口碑极好。为扩大学校面积,苏国忠还提出“拨庙产为校款,罢庙宇为校舍”,在经费来源有限的情况下,改善了办学条件。他还利用工作之余,广泛搜集土豪劣绅的丑闻,编成话剧,让学生话剧团到平南县城、丹竹、大安等地公演,苏国忠有时也亲自扮演角色,尤其是他扮演的《打倒卢殿林》中的卢殿林,生动逼真、活灵活现,受到群众的热烈欢迎,成为当地传颂一时的剧目。

长期的封建统治,使得中国农村封建迷信大行其道。老百姓中迷信思想也根深蒂固,为了教育人民移风易俗,他与国民党县党部青年部长单伍侠一起,组织县城各团体青年和学校师生成立毁佛团,青年们上街宣传演说,高声唱着苏国忠编写的打倒菩萨歌,这首歌曾风行一时,许多大人小孩都会唱:“打倒菩萨,打倒菩萨,除迷信;国民革命成功,国民革命成功,必成功!必成功!”他们用了10多天时间将全城所有菩萨都捣毁了,后来又到思旺、官成、大安、丹竹等地开展同样的捣佛活动,大受群众欢迎。

1926年冬天,县知事林宝华、北河八里总局局董卢殿林颁布征收百货捐之后,农民反应强烈,这对他们贫困的生活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针对百货捐的问题,苏国忠等革命者迅速召开会议,研究如何组织群众进行反对百货捐的活动。1927年1月28日,北河总局税船、团兵,强行征收税捐,开枪打死了敢于反抗税捐的农民方永发,打伤农民多人,制造了一二八惨案。惨案发生后,少数农民害怕流血死人,不敢抗捐。面对残酷的斗争形势,苏国忠、郑瑞阶等人立即召集各界代表开会,商讨对策。会后成立了“惨案后援会”,苏国忠被推选为主席。苏国忠亲自拟写状文,散发传单,把血淋淋的事实真相告诉大家,号召人们起来抵制百货捐,呼吁各地农会声援这次斗争。与此同时,苏国忠还指派郑瑞阶等4人赴省请愿。迫于民众强烈反对的巨大压力,省政府于3月16日下令撤销卢殿林职务,同意林宝华辞职,抚恤死者方永发亲属,对受伤的农民给予治疗赔偿,取消百货捐。

反捐斗争的胜利,有力促进了县农民运动的发展。双马乡在1927年春成立了农会。苏国忠在成立大会上作了激动人心的演说,他坚信“国民革命必定成功”。他还支持农会骨干廖柏荣等人铸造枪弹,为农民自卫军提供武器弹药。

苏国忠所做的一切激怒了敌人,敌人在寻找机会拔去这颗眼中钉、肉中刺。1927年4月24日,县防军营长黄桂丹派人送来请柬,请苏国忠到“思者来”酒楼赴宴。身边的同志担心这是敌人的圈套,有危险,劝他不要去。苏国忠谢绝了朋友的好意。他认为不但要去,而且可以利用这次机会同敌人进行斗争,揭露四一二反革命政变的罪行及本县敌人准备在25日对全县革命者开刀的阴谋。苏国忠知道敌人的凶残,他有所警惕,做好最坏的打算。他将文件、印信、团员表册交给刘志仁,嘱咐他好好保管,如果情况有变,自己不能回来,就将这些文件沉到江边的大石角。交待完毕,苏国忠便毅然赴宴去了。同时被请到酒楼的还有胡秋镜、郑瑞阶、吴照南。果然不出所料,黄桂丹将他们骗到酒楼后,当即逮捕,并连夜派人搜查了他们的住所。由于事先有所防备,敌人一无所获。敌人不甘心失败,把苏国忠、胡秋镜、郑瑞阶软禁起来。母亲和妻子来探望他时,伤心地痛哭流涕。苏国忠劝慰她们不要难过,自己很快会被释放出去的。妻子当时已有身孕。他对妻子说:“我是不怕坐牢、不怕杀头的,干革命必定有牺牲。假如我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不要太悲伤。你可以改嫁,要好好把孩子抚育成人。”敌人对苏国忠十分惧怕,恨不得让他早日从地球上消失,以解心腹之患,但又苦于搜查不到证据,无法定罪。苏国忠一日不死,敌人就一日不得安宁。最后凶残的敌人乘苏国忠不备杀害了他。

苏国忠牺牲后,乐群小学师生无限悲痛,他们在学校召开追悼会,沉痛悼念自己的好校长,各界群众自发地去凭吊苏国忠。为了抗议国民党反动派残暴的罪行,苏国忠的遗体停放一个月才入土埋葬。

苏国忠虽然牺牲了,但他的精神,他的斗志将永远激励着人们。

(林爱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