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程儒香

字号:

程儒香,1898年出生于河南省新县箭厂河乡程湾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他自幼机敏聪慧,精明干练,胆识过人。和同伴们一起玩耍、打柴、放牛时,他总是被推举为“司令”,深受同伴们的拥护。

1926年,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箭河地区的革命运动蓬勃发展,程儒香接受了革命思想,开始参加革命。1927年,程儒香成为箭河地区农民运动的骨干。7月,他担任箭河农民自卫军队大队长,并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

11月,黄安、麻城两县的农民自卫军、义勇队在中共鄂东特委的领导下,举行了著名的“黄麻起义”,一举解放了黄安县城,建立了黄安苏维埃政府。起义的胜利,打击了国民党反动派的嚣张气焰。不久,黄安、麻城、光山的反动势力和国民党任应歧部一个师进行疯狂反扑。黄安县城重又落入敌人手中。国民党反动势力不仅在黄安县城挨门挨户地寻找共产党,又在鄂东北到处搜捕共产党员,企图将大别山革命火种一举扑灭。白色恐怖笼罩着黄安。为避免更大的损失,保存革命力量,农民自卫军转移到黄陂木兰山一带开展游击战争。同时党组织决定,程儒香留在家乡秘密领导劳苦大众坚持革命斗争。1928年1月17日,程儒香在进行重建农民协会工作时,不幸被清乡团逮捕。

程儒香被捕后,遭到敌人的威胁、利诱、严刑拷打。尤其是清乡团团长,更是对程儒香进行了惨绝人寰的迫害。这个清乡团团长叫方晓亭,是当地的大恶霸,他心狠手辣,横行乡里,无恶不作,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在审讯程儒香时,他手拿皮鞭,阴阳怪气地叫道:“程儒香!去年你带领自卫军分了我的粮,打死了我的哥哥,还要抓我,嘿嘿,想不到今天你落到我的手里,我要叫你尝尝我的厉害。现在,摆在你面前只有两条路,想死想活都由你挑。只要你把村子里的共产党员和自卫军名单交出,我方某宽大为怀,给你一条活路。否则,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面对张牙舞爪的凶魔,程儒香轻蔑地笑了笑,对他说:“方晓亭!过去我没有除掉你这个恶霸,今天要杀要剐随你的便,我没有别的话好说。共产党员、农民自卫军多得很,想叫我说出来,没门儿!”

方晓亭听了,凶相毕露:“想不到你骨头还怪硬的,不识抬举,杀你是太便宜你了,我慢慢地整治你,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说着,一刀割下了程儒香的左耳朵,接着又叫狗腿子棍打鞭抽,直打得程儒香遍体鳞伤,血肉模糊,昏死过去。

程儒香苏醒过来后,从地下挣扎着站起来,用手揩了揩腮边的鲜血,昂首挺胸,怒目圆睁,愤怒的目光,好像两把利剑直刺方晓亭。程儒香咬着牙,手指方晓亭骂道:“方晓亭!你这个恶棍!想用这一手叫老子交出共产党员和自卫军名单,瞎了你的狗眼!”

严刑拷打,敌人没能得到半点口供,见硬的不行,便来软的。他们采用“劝供”的奸计,妄图使他开口。先是一些地主豪绅设宴款待,并以高官厚禄诱惑他,但被程儒香骂得狗血淋头,狼狈而去。后来,敌人又抓来程儒香的母亲,让她去劝说她的儿子。程儒香见母亲被抓来,心里很内疚。没等母亲开口,就对母亲说:“妈,不要伤心,革命总要有流血牺牲的,我死后,党会照顾你的,告诉焕先他们,我不会叛党的,叫他们为我报仇。”母亲见孩儿被打得伤痕累累的样子,早已泣不成声。但她知道儿子革命的决心,安慰了儿子几句就默默地离开了。

敌人的伎俩都用尽了,仍未能使程儒香屈服。为了恫吓人民,扑灭革命的火焰,敌人又施出最后的一招,要对程儒香进行“公开审讯”。19日清晨,敌人疯狂地驱赶周围村的百姓到一个稻场观看“公开审讯”程儒香。

程儒香毫不畏惧,站在稻场中间。敌人的皮鞭雨点般抽打在他的脸上、身上,鲜血染红了脚下的土地,他仍一声不吭,怒视着敌人。接着便是压杠子、坐老虎凳、灌辣椒水、钉竹签等十余种酷刑,程儒香一次次昏厥过去。每当程儒香昏厥后,方晓亭就对周围农民狂叫道:“这就是共产党员的下场,谁跟我方某作对,就像他一样!”

程儒香又一次被敌人用凉水泼醒,他忍受着无比的剧痛,控诉方晓亭压迫人民、霸占土地、奸淫掳掠、草菅人命的种种罪行,号召受苦人团结起来和方晓亭斗争到底。他激昂地说:“乡亲们!方晓亭是个恶霸,在我们头上作福作威,我们只有跟共产党闹革命,打倒方晓亭,才有活路。乡亲们!共产党员是杀不完的,自卫军是杀不完的,别看方晓亭现在凶狠一时,他的末日就要来临了,最后的胜利一定是我们的。”

乡亲们听了程儒香的控诉和号召,个个攥紧铁拳,横眉怒目。敌人见状,感到继续下去只会使事情越来越糟,就慌忙结束了“公开审讯”。

接着,又是一连七天的拷问逼供。程儒香越来越显得坚强,敌人毫无办法。在一个寒风凛冽、滴水成冰的大雪天,程儒香被拖到箭厂河吴氏祠堂大门外,一阵毒打后,又被扒光了衣服,拉开四肢用四根铁耙齿钉在青砖墙壁上。殷红的鲜血汩汩流淌,钻心的剧痛,使程儒香身上滚下无数豆大的汗珠。但是,坚强的程儒香没有流泪,没有呻吟。他一次次昏厥过去,又一次次地被刺骨的寒风吹醒。

醒的时候,程儒香以惊人的毅力,痛骂敌人,有时,他看见路上有人走过来,就大声痛斥顽敌。敌人气急败坏,把他的上眼睑割下遮住眼珠,不让他见人。但他一听到有人走路就说话,就破口大骂,敌人无计可施,又凶残地割下了他的舌头。

乡亲们想尽办法营救程儒香,无奈敌人重兵把守,几次营救都失败了。母亲来给他喂饭,见到儿子被折磨成这个样子,泪如泉涌,失声痛哭。程儒香面对母亲,心中虽有千言万语,无奈被割去舌头,张口不能说话,无法劝慰母亲。但他那坚定的神色在告诉母亲:我一定经得起考验,保守党的秘密,死不叛党,永远做党的一名忠诚战士。

敌人的伎俩用完了,仍没能使程儒香屈服。又一个寒冷的雪天,敌人把程儒香拉到村外,钉在一棵木梓树上,不准他母亲和乡亲们再去喂饭。一天,两天,程儒香在饥饿和寒冷中壮烈地牺牲了,时年30岁。

全国解放后,党和政府将烈士的英雄事迹陈列在鄂豫皖苏区革命烈士陵园,让后人永远铭记先烈的英雄事迹。

(汪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