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秦起

字号:

秦起,原名秦锡昌,1906年农历十一月二十六日出生于一个失业职员家庭。14岁就到无锡茂新面粉公司第二厂做练习生的秦锡昌,在无锡图书馆中时常聆听由中共上海党组织派来开展工作的共产党人的演讲,并在图书馆旁的小书摊上,用节省下来的生活费购买《新青年》、《向导》等进步书刊。有一次,他买到了一本《共产党宣言》,读了之后,如在黑暗中见到了光明,懂得了无产者要摆脱贫穷困苦,必须联合起来,砸烂由剥削阶级统治的旧世界。就此,他改名秦起,要奋起为真理而斗争!

1924年12月,中共无锡支部正式成立。第二年5月,中共上海地委决定委派来锡工作的周启邦任中共无锡支部书记。秦起在崇安寺一带听到周启邦的演讲,并向他请教在阅读革命书刊时思考的一些问题。这样,秦起与党组织有了接触,思想有了进一步的升华;党组织对这位追求革命真理的青年也有所了解,并加强教育和培养。这年冬天,中共江浙区委派遣董星五来锡工作,正式吸收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秦起入党以后,他在自己的一张照片背面,写下了这样一行文字:

是大逆不道者!是不识时务者!

处万层束缚之下偏要挣扎者!!

这是向反动统治者的一个挑战式的宣言,也是他踏上革命征途将要去奋战,以冲破重重束缚的一种决心的表述。

秦起入党后负责工人运动,通过创办工人夜校,出版进步刊物等途径在工人中进行宣传,发动工人团结起来,与骑在劳动人民头上的军阀、资本家、封建势力作斗争。当时工人的生活极其困苦,每天工作十二三个小时,工资难以糊口不算,还经常遭到资本家、工头的凌辱、打骂,甚至随时都可能被解雇。工人们曾不断地自发进行斗争,但由于没有正确的领导,均以失败告终。秦起在工人夜校上课时,曾以“天”字解释说,“天字上半部是工字,下半部是人字。如果我们工人团结起来,力量就有天一样大。”他经常用这样生动的比喻和通俗、形象的语言,在工人中宣传马列主义真理和党的主张。

1926年4月,秦起所在的茂新面粉厂的工人沈根泉,因过度劳累昏倒,被卷入机器中,当场死亡。资方代理人蛮横无理,不但不予抚恤,还阻止家属进厂料理丧事。工人们在秦起领导下,愤怒地举行罢工,迫使资方代理人同意发给死者家属抚恤金与丧葬费,并在机器上装置安全设备。斗争取得了胜利。秦起趁热打铁,组织工人成立了工会,在无锡10万工人中举起了一面旗帜,使在苦难中的工人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同年5月1日,秦起出席了党组织在广州举行的全国第三次劳动大会。会议结束后他回到了无锡,领导了一场震撼江南的无锡丝厂两万工人大罢工。

丝厂工人非常困苦,每天工作14个小时以上,工资只有八分钱,最高也只有三角五分;工人中有四分之一以上是十一二岁的儿童。工头的皮鞭、蒸锅里的沸水,常常使工人们的身手皮开肉烂。当时有这样一首民谣:

湖丝阿姐当时称丝厂女工为湖丝阿姐。真苦恼,

鸟叫做工到鬼叫,

浑身疼痛骨头酸,

管车管车即工头。的皮鞭还要敲。

湖丝阿姐真苦恼,

天天冷饭开水浇,

破衣烂衫难遮身,

身上全是茧味道。

……

丝厂工人对这样的苦难生活早已忍无可忍,经过党组织的宣传教育,他们的觉悟有了提高。1926年5月新茧上市时,丝厂纷纷开工。工人们提出减少工时,增加工资的要求,遭到了资方的拒绝。于是,有些丝厂工人愤怒举行罢工,有的丝厂资方被迫作了让步;有的却勾结军警迫害工人,德兴丝厂就有13名工人代表遭到警察逮捕。这时,秦起刚从广州回到无锡,立即秘密举行了无锡工人骨干会议,传达全国第三次劳动大会的会议精神,研究了丝厂的情况,决定举行全城丝厂工人同盟罢工,以争取工人的合法权益。罢工那天,无锡2万多名丝厂女工离开车间,丝厂的机器顿时停转,工厂一片死寂。慌了手脚的丝厂资本家纷纷向军阀政府,无锡县知事告状求援。

是时,统治江浙的是军阀孙传芳。县知事为压制工人,便抬出孙传芳,威胁说,如果把你们闹事情况报告了孙大帅,孙大帅马上就会派兵前来,到那个时候,你们可要吃不了,兜着走。工人们针锋相对地回答:我们只是要求12小时工作,增加一点工资,养活自己性命,只要厂方答应,我们立即复工。

针对反动统治者的恫吓,秦起和工人骨干们商量,并征得党组织的同意后,决定举行丝厂工人罢工大游行,同时发动其他行业工人行动起来,支援丝厂工人的罢工斗争。

5月23日,无锡十几家丝厂的近万名工人走上了街头,他们手中举着小纸旗,纸旗上书写着:“要求增加工资!”“要求缩短工时!”“我们要活命!”高呼着“不达目的、决不罢休!”“我们要生活”、“释放被捕姐妹”等口号,同时向路边的人们散发宣传丝厂女工苦难生活和罢工目的要求等内容的传单。丝厂女工的苦难早就引起了社会的同情,他们的罢工游行受到了市民的关心和支持。可是,如狼似虎的军警和商团武装却在火车站以南的大洋桥布置了防线,阻止游行工人们过桥到车站广场集会,他们穷凶极恶地举起了枪托向工人们身上砸来,喷起了水龙头向工人们冲浇,游行队伍几次被冲散。

秦起指挥着游行队伍,他命令工人骨干,要想尽一切办法冲过桥去,要用情感来打动那些本来也是劳动人民的军警们。同时,他通知其他行业的工人要尽可能地对丝厂女工进行支援。

被军警和商团的枪托、水龙头激怒了的丝厂女工,一次又一次奋力地向前冲去,反动军警被分割包围在潮水般地工人中。这时,工人骨干不断向他们呼叫:“你们也有妻子姐妹!”“你们要摸摸自己良心!”“丝厂工人只要求每天工作12小时有什么过分!”军警们在工人的包围和呼叫下冲散开来。游行队伍终于冲过桥去。

5月27日,无锡的各家报纸刊登了丝厂工人的《哀告书》,诉述了丝厂女工的悲惨生活,叙说了这次罢工只不过是工人要求能够活下去。《哀告书》获得无锡各界人民的广泛同情。在秦起的发动、组织下,纺织和其他行业的工人对丝厂女工的罢工进行了支援,表示如果丝业资方不答应丝厂女工要求,也将进行罢工。在罢工势态日益扩大、丝业损失越来越大的情况下,反动当局与丝业资方被迫同意了丝厂女工的要求:工时自上午5时30分至下午6时,日工资增加到5角2分。

罢工的胜利,显示了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巨大力量,鼓舞了无锡工人谋求解放的斗志,并在江南地区产生了巨大影响。

此后,无锡工人运动如火如荼,各业工会纷纷秘密建立。1927年1月4日,在无锡古运河旁棚下街的一间房屋内,各业工会代表秘密集会,成立了无锡县总工会,一致推选秦起为委员长。无锡工人运动从此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这时,北伐的国民革命军势如破竹,军阀吴佩孚、孙传芳的军队节节败退。孙传芳狗急跳墙强化恐怖统治,不断发出对所谓“私通赤党”、“鼓励工潮分子要处以极刑、格杀勿论”的叫嚣。秦起对这些杀气腾腾的布告和命令不屑一顾,秘密发动、组织工人迎接北伐军的到来。3月16日,为配合上海工人武装起义,阻挠孙传芳的军事运输。秦起组织工人纠察队,乘着黑夜分别在贯穿无锡的沪宁路南北三个路段拆毁了路轨,使得孙传芳的一列军车在被拆毁路轨的周泾巷路段颠覆。20日深夜,秦起又带领两名工人,冒着生命危险,将一面鲜艳的红旗,插上了当时城里的最高建筑物——无锡图书馆钟楼的屋顶。21日,北伐军逼进无锡,秦起组织了迎接北伐军的群众集会,并以大会总指挥的名义率领兴高采烈的群众,迎接北伐军进无锡。22日,无锡举行3万人参加的军民联欢会,秦起在会上代表10万工人,向北伐军十四军军长赖世璜,提出了15项要求,内容包括“释放在押政治犯”、“工人有言论、出版、集会、罢工绝对自由权”等。这些要求得到了北伐军的支持。

北伐军进驻无锡以后的日子里,秦起不分昼夜领导了轰轰烈烈的工人运动,在无锡最古老的崇安寺的大雄宝殿门口,挂起了县总工会的牌子。在秦起的领导下,工会为缫丝、纺织、印刷、机械、电器、翻砂、袜业、藤业、人力车等许多行业的工人争得了增加工资,减少车租、缩短工时等种种经济、政治权利;与国民党右派及一切反动势力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同农村掀起的农民运动紧密配合,开展了反霸、打击封建恶势力的活动;并与友邻地区的工人组织联合,派出37名代表,参加了上海总工会举行的追悼阵亡工友大会,悼念在上海工人武装起义中牺牲的烈士。

同年4月6日至9日,无锡国民党右派邹广恒等人去上海,通过主张反共的国民党元老吴稚晖(邹广恒表兄)见到蒋介石,汇报了无锡工人农民的所谓“暴行”。蒋介石随后给十四军军长赖世璜写了一封密信。8日,蒋介石由上海返回南京途经无锡时,又召见赖世璜,面授镇压共产党的机宜。随后,赖世璜发布了《制止暴动八条规定》,逮捕了在县通俗教育馆开会的群众团体代表,并成立了“清党委员会”。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了反革命政变。13、14日,中共无锡地委召开会议,讨论应变措施。秦起在会上表示:“誓与总工会共存亡!”他认为,保卫总工会就是保存工人阶段的革命力量。

14日深夜,警察、商团及由流氓组成的反动武装200余人围攻总工会,秦起指挥工会干部和纠察队员奋起抵抗。当时,总工会仅有3支手枪,主要武器为长矛和棍棒。在反动武装的疯狂围攻下,10多名工会干部和纠察队员英勇牺牲。

总工会大门被敌人砸开后,秦起让一部分工人骨干翻后墙撤退,自己率领留下来的人员,在黑暗中与冲进来的敌人短兵相接,坚持战斗。终因寡不敌众,他和70多名工会干部和纠察队员被敌人逮捕。

秦起被绑架到公安局,捆在大厅的庭柱上,他面无惧色,大声对敌人说:“一切责任都由我来负,你们不要为难这些被你们抓来的工友们!”当敌人将秦起推出大厅时,他神色从容地对被捕的工人们说:“你们不要为我着急。我是为着全无锡工人奋斗牺牲的。”当天深夜,秦起英勇就义。

秦起的家属为烈士料理丧事时,一些工人冒着危险送别烈士。无锡城的一些街巷里还出现了“为秦起报仇”的标语。如今,家乡政府和人民在无锡市中心的花园内,为秦起烈士塑造了一尊铜像,秦起烈士永远活在家乡人民心中。

(顾一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