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李劳工

字号:

李劳工,名克家,1901年出生于广东省海丰县捷胜镇一个小贩家庭。他在文亭高等小学读书时勤奋学习。1918年,他小学毕业后,在捷胜镇南町小学任教员,常阅读《新青年》等革命书刊,追求进步。

1922年,李劳工到海丰县蚕桑局工作,后得悉彭湃在县城郊区从事农民运动,就前往拜访彭湃,两人对开展农民运动问题交换意见,李劳工的一些见解深得彭湃好评。在彭湃帮助下,他深入农村,发动农民起来参加反封建斗争,并将自己易名为“劳工”,以表明尊重“劳工神圣”之意。他积极发展农会会员,为农民解决困难,并对农会改革提出许多宝贵意见。彭湃曾在《海丰农民运动》一书中赞扬过李劳工在开展农民运动中所起的重要作用。1923年7月,他协助彭湃在海丰建立广东省农会,被选为委员、农业部部长兼宣传部委员,成为省农会的主要领导成员之一。

当时,海丰农民十分穷困,租耕地主土地,要把农产品的一半或百分之七八十作地租交给地主。这一年夏,海丰发生特大水灾、风灾,房屋倒塌近半数,农作物损失百分之八十。李劳工协助彭湃召开农会执委和代表会议,决定“至多三成交租”,并派宣传员到各乡贯彻。8月15日,全县农民大会在桥东社举行。李劳工在会上发表演说,号召农民坚决开展减租斗争。

海丰豪绅成立“粮业维护会”,反对减租,还串通反动军警于8月16日突然袭击农会,逮捕了25人。李劳工走脱了,后随彭湃转移到大嶂山边,他们决定:由彭湃等赴老隆,同陈炯明交涉,要求释放被捕者;李劳工回农村,继续发动农民,组织营救。不久,彭湃回来。李劳工询问结果,得知无效。他们转到香港,请海丰籍群众援助,获一笔捐款,寄回海丰作营救用。

这时,一名住在香港的陈炯明的亲信,撰写了攻击海丰农民运动的文章在报纸上发表。李劳工看见了,迅即发表了《海丰的农民运动底一个观察》一文,以半年来,海丰农业、林业、教育、卫生、仲裁等各个方面所获得的伟大成绩,批判了那些认为海丰农民运动糟得很的无耻谣言,还揭发了海丰县反动县长王作新、陈炯明所部师长钟景棠摧残农民运动、压迫农民的种种罪恶事实。

李劳工在香港活动几十天后,转到龙川同陈炯明交涉,要求释放农会干部。后发现陈炯明是个反动到底的人物,争取无效,便随彭湃转到潮阳、潮安、澄海、汕头等地活动,在粤东地区十几个县组织农会,会员达十几万人,声势浩大。

1924年2月,李劳工随彭湃到捷胜恢复农会。3月17日,他又协助彭湃恢复海丰县总农会。陈炯明发现农会力量很大,对自己统治不利,便要王作新解散农会。王作新以海丰县公署名义出布告说:“顷奉总司令(陈炯明)面谕,克日须将农会解散。如敢故违,定必严加究办。”

3月下旬,李劳工到广州,从事工人运动,建立了广州人力车工人俱乐部,当选为主任。为了团结手车工人起来参加政治活动,他和工人交朋友,与工人一起拉黄包车,修理手车。他这种艰苦奋斗精神,获得工人们拥护。五一劳动节当天,广州各界职工举行盛大集会,李劳工乔装为手车工人,拉着一辆黄包车到大会。当大会宣布发表自由演讲时,他上台演说,激昂慷慨,非常精彩,获得暴雨般的阵阵掌声。他还带领手车工人开展反对包工头中间盘剥,反对军警任意殴打手车工人的斗争,维护了工人阶级的切身利益。

1924年,李劳工参加中国共产党,后考入黄埔军校第二期学习。通过学习,他掌握了更多的革命理论和军事知识,参加了军事训练,熟练军事技术,决心将来奔赴战场冲锋陷阵,杀敌立功。

1925年2月,广东革命政府决定举行东征。根据周恩来指示,李劳工与林务农挑选了60个海陆丰籍手车工人担任先遣队,作惠阳、海丰山区交通的向导,并发动当地农民对反动军队开展袭击。2月4日,李劳工率领先遣队出征,挺进惠阳、海丰边区,配合东征军,进攻敌军。东征军在惠阳、海丰农民支援下,将陈炯明部打败,乘胜占领海丰城。

3月3日,海丰人民召开全县大会欢迎东征军,到会群众三万人,李劳工出席大会。3月中旬,在彭湃主持下,海丰县农民代表大会召开。大会决定建立海丰农民自卫军,以李劳工为大队长。周恩来非常重视这支农民武装,亲自授枪,并派黄埔军校毕业生吴振民、宛旦平等一批武装干部到这支部队工作,还把先遣队作为这支农军的骨干。在此期间,海丰还成立了农民自卫军训练所,陆丰也建立了农民自卫军一个中队。这些武装,均由李劳工任负责人。他与战士们打成一片,深受战士好评。

为了肃清陈炯明的残部,李劳工带领农民收缴了当地反动派的一批武器,用来扩大农民武装;同时对作恶多端的陈炯明余孽,处以罚款,用作农会和农军的活动经费。对此,国民党右派人物曾向东征军总部诬告李劳工。蒋介石到海丰巡视时曾过问此事,李劳工申明:

“收缴敌人枪械来武装自己,加强革命力量,罚反动派非法收入款充作农会和农军经费,巩固革命队伍,实百利而无一害;至于收入款项账目清楚,有账可查。”

蒋介石听后,也不得不认为李劳工言之有理。他发现李劳工是一个人才,可以利用,就委他为黄埔军校驻海陆丰后方办事处主任。

由于东征军节节胜利,陈炯明败退到闽粤边境的漳州一带,海丰农民运动蓬勃发展。在此期间,李劳工率领农军到海陆丰边远地区开展工作,打击恶霸反动武装,帮助建立农会,发展农军,开展减租斗争,当地农民群众对他非常拥护。

1925年夏天,李劳工兼任陆丰党组织负责人。他广泛发动当地农民青年参加农民自卫军。这期间,陆丰群众控告县长徐建行有贪污等不法行为,要求清算。李劳工支持群众的正义行动。后徐建行被免职,李劳工等便向上级推荐共产党员、廉洁奉公的刘琴西为县长。6月初,滇军总司令杨希闵和桂军总司令刘震寰在广州发动反革命军事叛乱,阴谋颠覆广东革命政府,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周恩来等率领部分东征军由东江地区回师广州平乱。军阀陈炯明趁这个时机,纠集反动军队从广东、福建边界卷土重来,攻打海陆丰。当时,李劳工接到上级通知,要陆丰农民自卫军立即转移到海丰集中,然后再转到广州。李劳工立刻集合陆丰农军,布置他们出发海丰,自己仍留陆丰处理善后事宜。9月,陈炯明与军阀刘志陆勾结,气势汹汹地向陆丰反扑过来。李劳工率领军民坚决反抗来犯之敌,但孤军作战,寡不敌众。那时,他和另一位战友准备绕道往田乾找革命队伍联系,因天黑迷路,在湖内城林埔被当地恶霸陈丙丁的反动武装民团逮捕,解往田乾。反动派对李劳工严刑迫供,要他投降。李劳工坚贞不屈,斩钉截铁地说:“头可断而志不可夺”,并痛斥反动派的卑鄙无耻。

9月24日早晨,是李劳工就义的日子。许多农民、圩镇贫民闻讯纷纷赶来送别。敌人害怕了,下令民团出动戒严。李劳工在刑场上当众控诉土豪劣绅压迫剥削农民的种种罪行,宣传革命必胜的道理。他大义凛然地说:

我跟随彭湃同志从事农民运动多年,一心为广大农民的利益而战斗。我虽不幸被捕,敌人可以毁灭我的肉体,但是伟大的共产主义事业却是反动派永远毁灭不了的。我虽然死了,但是还有千千万万的同志起来继续战斗。中国革命事业是一定会胜利的!

敌人赶忙制止他讲话,他不理睬,继续高声讲话,反动派害怕了,赶忙向他开枪。

登时,他胸腔喷出殷红的鲜血,但他依旧巍然不动,痛斥敌人不止,并用尽力气高呼“打倒反动派!”“革命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大恶霸陈丙丁赶紧跑到他身旁,一连开了数枪。李劳工才像巨人般英勇倒在血泊中,就义时年仅24岁。

在场群众万分气愤和悲痛地说:“劳工是不应该死的呀!这些杀人刽子手,我们早晚会收拾他们的!”

1925年10月,革命军举行第二次东征,重占海丰。彭湃在海丰县农民代表大会上作报告时对李劳工的壮烈牺牲高度评价说:“李劳工同志的牺牲,是我们农民兄弟的一个大损失。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毫不留情地消灭敌人。先烈们一点一滴的鲜血,都要用敌人的血来清偿!”他讲话完毕,全体代表起立,为李劳工等烈士默念志哀。

他英勇捐躯后,海陆丰人民建立了李劳工烈士纪念碑。大革命失败后,敌人毁掉这个壮严的纪念碑。但是,李劳工毕生英勇战斗的光辉业绩,却永远活在广大人民群众的心中。

(何锦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