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萧采其

字号:

萧采其,又名奉藻,1906年6月6日生于湖南省华容县三封寺镇八叶堂村。小时在父亲任教的私塾读书,聪明活泼,纯朴热情,深受乡间邻里的喜爱。

1925年,萧采其考入湖南省立农村师范,结识了同乡同学、共产党员刘祥林,他们经常在一起交流思想,抨击时弊,畅谈理想。在刘祥林的影响下,萧采其开始如饥似渴地阅读新书刊,追求进步,积极地参加革命活动。这年底,萧采其在学校经刘祥林介绍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马日事变后,革命形势急转直下,萧采其由党组织派遣回华容担任共青团华容县委书记。在反动势力甚嚣尘上的时刻,萧采其毫不畏惧,艰苦努力地开展工作,很短的时间,就发展了30多名青年加入了共青团,组建了三封、东山等乡镇的7个团支部,为革命准备了力量。

1928年初,中共华容县委组织发动了元宵暴动,萧采其带领东山、砖桥、塔市驿一带的青年农民怀着压抑已久的愤怒,冲进大劣绅刘伯熙的庄院,一把火烧毁了这座浸透了老百姓血泪的魔窟,惩办了作恶多端的母老虎即刘伯熙的老婆。当地老百姓望着这熊熊烈焰,奔走相告,心里都感到有说不出的畅快。

元宵暴动后不久,由于叛徒张先谟的出卖,萧采其于2月6日晚在三郎堰被东山团防局逮捕,并进县监狱。这时,萧采其考虑到自己已经暴露了身份,毅然决定用自己的生命掩护同时被捕的共产党人彭定、周介甫、季芳锡,他向敌人公开承认了自己是暴动的组织者和领导者,把敌人的注意力吸引到了自己身上。敌人见他承认了自己是共产党,大喜过望,提审他11次,在敌人的审讯中,他备受酷刑的折磨,但他每次的口供都没有改变,当敌人追问他的同谋者,他只是坚定地回答:“同谋者就是萧采其!”弄得敌人无计可施。

萧采其在4个月的监狱斗争中,明知敌人要对他下毒手,但他毫不畏惧,为革命坚持不懈地工作。他暗地里鼓励未暴露身份的南华地下交通员易赞周,要设法保护好自己,要为革命而活着,不要有悲观情绪。有一位老人被诬陷入狱,萧采其非常关心照顾他,气愤地为老人鸣不平,老人深受感动,把他这位小后生当成了患难之友。

一次,国民党华容县县长在县警察局长陪同下,前呼后拥来视察监狱。但监狱里的“犯人”越来越多,生活条件却十分恶劣,萧采其挺身而出,当面质问县长:“我们是不是人?是人,是政治犯,就要给人给政治犯的生活待遇!”敌县长非常尴尬,无言以答,匆匆地溜走了。

当这种正当要求得不到答复时,萧采其就把难友们串连起来,实行集体绝食斗争,争取社会舆论的同情和支持。面对绝食斗争,敌人很是恐慌,警察局长徐上达气冲冲地赶来监狱亲自提审他,威逼他交出组织绝食的领导人。萧采其不屑地说:“领导者就是我!”徐上达暴跳如雷,用手枪指着他,胁迫他动员犯人吃饭。萧采其置之不理,敌人对他动用了抽鞭子、压杠子、钳指甲等毒刑,他仍然毫不屈服。绝食斗争坚持了4天,终于迫使县府不得不答应绝食斗争的要求,马上改善监狱的生活待遇。这时,萧采其却已经被折磨得筋断骨折,体无完肤了。

6月11日傍晚,一位对萧采其心存敬意的狱卒,悄悄地把县府当局明天要杀害他的消息告诉了他。在即将就义的前夜,萧采其的心情异常平静,他想了很多,从私塾童年到长沙参加革命、从受命危难到组织元宵暴动……最后,他拿出纸笔,点亮忽明忽暗的清油灯,疾书:

吾妻:务以生产抚育为事,不以我的生死为念,人生不免一死,但期死得光荣。我的躯壳即死,我的精神将游扬于社会……

接着,他又给大哥萧奉山写了如下的话:

弟如有不测之风,可达观安慰全家。人生死亡方式,本可不拘,但论有无价值。且待多时,当有我之精神徘徊于社会上,但须登场摄影,以留纪念。我之欠债,子母归人。我之妻,不应以旧社会眼光限制其自由,须听其早日嫁人,以免物质上感受痛苦。希以犹子比儿之态度待恺儿(即烈士之子恺年),提携成人,以继予志,为社会上有价值之人物。未生者,男女莫辨,听其支配。俯仰之责,兄须全负。更望立改前非,免人嫉视,随社会变迁为转移,是弟之所深望也。此上奉山大哥,留为最后之通牒。

弟采其书于华容县狱

12日下午5时,华容城内一片恐怖,店铺紧闭,行人稀少,4名士兵抬着遍体鳞伤的萧采其走向刑场……随着一声罪恶的枪响,萧采其为他忠爱的革命事业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湘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