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吴光田

字号:

吴光田,号心葵,1907年生于江苏省松江县西门外阔街一个富有之家。他的父亲是嘉定县县长吴伯庚,他是父亲的第十个儿子,自幼聪明好学,品学兼优,深得父母亲宠爱。他以优异成绩从小学、中学毕业后,顺利地考入南京东南大学文科。在学习期间接受进步思想,积极参加爱国学生运动。

1927年春节过后的一天晚上,从吴光田的房间里传出阵阵抑扬顿挫的二胡独奏声。那富有表现力的曲调时而哀怨呜咽,仿佛饱受压迫欺辱而发出的呻吟;时而高亢激昂,犹如皮鞭下不驯的烈马在扬蹄怒啸。昏暗的灯光下,操琴的瘦削青年那张清秀俊美的脸上写满了凝重和忧郁,眼镜片后的大眼中滚动着泪珠。

吴光田刚刚与父亲发生了一场争执。父亲虽然十分宠爱他,但倔犟固执。吴光田虽尊敬父亲,但也是个秉性顽强的人。父子俩一个以“军事紧急,南京戒严”,多事之秋不宜离家为由,强阻儿子赴宁;一个则以“国家飘摇若此,正青年奋发有为之日”据理力争,执意前往。最后闹得不欢而散。

曲为心声,沉浸在起伏跌宕的乐声中的吴光田,眼前又依稀浮现出令他热血沸腾的一幕幕:帝国主义铁蹄蹂躏和军阀连年混战,满目疮痍的国土,苟延残喘的民众;轰轰烈烈的五四、五卅运动,一批批为国为民视死如归的革命志士;自己那“非努力不足以唤起民众,非共同奋斗不足以铲除军阀”的报国救民的信念以及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庄严宣誓的那神圣的一刻……蓦地,琴声嘎然而止,吴光田随即站了起来:“不行,我必须走,我得立即回南京去!”

吴光田刚转身,就看到了倚门而立的未婚妻杨国香,也感受到了她动人的双眸中那令人心动的无限柔情。这对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恋人无言相视了良久,强抑情愫的吴光田先开口了:

“我父母让你来的?”

“嗯。”杨国香点了点头。

“让你来劝我留在家不走?”

“……嗯。”国香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你我两家财势俱全,门当户对,所以我不该冒险去南京,而是应该听父母的话,陪着双亲守着你,在家做个安逸体面的少爷?”

“不好吗?”

“国香,你该明白,‘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这话的意思吧。一个人如果没有和平民主的大家,怎会有舒心安宁的小家!‘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现在南方的国民革命政府誓师北伐,北伐军已向上海、南京节节迫近。我作为一个”,吴光田本想说作为一个“国民党员,共青团员”,转而一想不妥,随即改口:“热血青年,你说我怎能——?”

“你就不能为了我——迟些日子再走?”

未婚妻饱含柔情蜜意的话语,充满温情期冀的目光令吴光田一时哑然,性情中人的他再也不忍说出令心爱的恋人伤心失望的话来。半晌,他轻轻地说:“国香,天色不早了,你还是先回家吧。这事,让我再……想想。”

其实,吴光田早就拿定了主意。送走未婚妻后,他立即打点行装,准备不辞而别,就在悄悄走出大院后门回顾家园的那一刻,他的眼睛模糊了:父母大人,儿并非不孝,自古以来忠孝不能两全;国香呵,原谅我吧,光田不是薄情之人,待到国民革命成功的那一天,我会回来与你共拜天地!

同年春,北伐军连战连捷,推动了工农运动的高涨。面对轰轰烈烈的工人、学生运动和势如破竹的北伐大军,作困兽之斗的直鲁联军头目褚玉璞为了死守南京重镇,开始疯狂镇压革命党人与进步群众,一时血雨腥风笼罩整个南京城。

吴光田满怀革命激情到了南京,面对反动军阀的血腥屠杀,他不顾个人安危,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积极投身革命工作,他组织进步同学传阅革命书刊,担任夜校教员,大力开展革命形势宣传,号召同学们组织起来,支援北伐,进一步扩大了革命的组织和力量。

3月11日,东南大学浴室旁,发生了一起炸弹爆炸事件。15日黎明,褚玉璞借口调查爆炸事件,调集千余荷枪实弹的军警,突然包围东南大学,妄图一网打尽革命学生。

吴光田在前一天深夜冒险赶回校内,等候武汉方面地下组织派人前来联系,由于连日奔忙,劳累过度的光田对眼前的险情毫无察觉,反动军警破门而入,在屋内抄出了大量的革命书刊、宣传品以及活动小组的联络名单等。由于名单上使用的全是化名,敌人一时无法按单捕人。就把吴光田与湖南籍同学成律等人当场逮捕,以白布蒙头,用摩托车押送至南京太平门内小营大影壁街总执法处监禁。狱中,反动军阀对吴光田用尽酷刑,逼问名单上化名人的真实姓名及组织的情况。敌人招数使尽,却在这个遍体鳞伤的文弱书生身上一无所获,恼羞成怒的敌人决定将吴光田处死。面对死亡的威胁,吴光田显得十分镇定,他没有一丝的后悔,有的只是无法等到北伐军攻克南京的那一天而遗憾,以及对父母恋人深深的歉疚。他两次写信给东南大学附中的同乡:不要把我的情况告诉我的父母,以免他们伤心……为革命为国家,我死也情愿。中共南京地委、共青团南京地委、国民党(左派)南京市党部,得知吴光田、成律等人被捕的消息后,曾想方设法进行营救,但各种努力都未成功。

17日,北伐军逼近南京城,准备逃窜的褚玉璞下令处死吴光田等人。黄昏时分,吴光田等人被押赴太平门小营刑场。临刑前,他威武不屈,怒斥张宗昌、褚玉璞之流封建军阀祸国殃民的暴行,表现出了一个革命志士视死如归的英勇气概和顽强的斗争精神。灭绝人性的刽子手用大刀连砍数下,将吴光田杀害,其状惨不忍睹。

由于形势险恶,吴光田牺牲后,党组织安排吴光田生前熟人出面联系,以每针一块大洋的重金请来皮匠,将烈士身首缝合,并由旅宁同乡代为收殓。24日,北伐军胜利攻占南京,江苏省政府和南京人民,为吴光田、成律烈士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一年后,由烈士之兄吴光焘等人,将吴光田的灵柩运回了松江。

1936年5月14日,钟灵毓秀的古城松江,隆重举行吴光田烈士公葬仪式。北门莱花泾中西式结合的吴光田烈士墓前,由吴稚晖题写的吴光田烈士纪念塔静穆地矗立着,宛若烈士巍然不屈的身影,环塔身镌刻着时任江苏省政府主席叶楚伧撰写的碑文。进步人士姚雏等20人饱含痛惜之情,联名写就的《吴烈士光田事略》,在一片哀泣声中嘶哑地诵起:

烈士名光田……目击军阀之骄横,政治之日非国势之日,蹙慕中山先生之为人服膺三民五权诸学说,奋然入国民党,努力工作……烈士天性孝友,以不忍擅离膝下之人,作奋身不顾之举,其爱国之热烈,他日得国史表彰,则烈士固不死也。

新中国成立后,吴光田烈士墓得到了党和政府的保护,烈士的事迹广为传播。

(庄玮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