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杨望

字号:

杨望,1905年8月29日生于广东省海丰县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为生活所迫他9岁时就被父亲送到舅父家牧牛,那段生活杨望曾在《懒牛多屎尿》一文中形象地描述:“我们都是农家的少年牧童,……天天在坭田里掘田、除草或牧牛。穿的是一二件‘老裘婆’,是二十几代的祖宗遗留下来的,一年补一年,到现在至少有十余斤重。……所食的是番薯粥……我们的面孔变成了苍蝇的体操场。”杨望在这样困难的环境下,仍然坚持边牧牛边自学,不懂时则向人请教,居然识了许多字。吃尽睁眼瞎苦头的文盲父亲眼见杨望这样好学而不能入学,心里很难受,为圆儿子的读书梦,第二年便到地主家当了长工,以支持杨望上学读书。杨望十分珍惜父亲用汗水和泪水换来的难得机会,刻苦学习。生活磨炼了他,使他理解力、记忆力特别好,每次考试都名列前茅,深得老师和同学的赞许。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的学习取得了比别人更大的成功,18岁便到小学教书,助父亲一臂之力。20年代初,东江各县农民运动在彭湃领导下风起云涌,农会如雨后春笋般成长发展,穷苦出身的杨望,更是渴望革命,从此便走上了农民运动的道路。

1925年2月,国民革命军第一次东征到达海丰,并迅速向潮汕进军。为适应新的发展形势,中共广东区委和周恩来指示彭湃主持举办海丰农民运动讲习所,杨望被选送到该所学习,并在讲习所学习期间参加了共产主义青年团。毕业后即被派到第二区(公平区)农民协会任宣传员。他在从事农民运动的过程中,被农村中青少年的革命积极性深深所感动。于是他领导成立了劳动童子团和青农俱乐部,把4000余名少年儿童吸收到童子团,进行思想教育,组织他们进行各种革命活动。

由于杨望在农民运动中的突出成绩,他被任命为海丰县农民协会特派员,1926年初转为中共党员,接着又被选为海丰县农民协会执行委员。

5月1日,杨望作为海丰代表出席了在广州召开的广东省第二次农民代表大会。在大会上,他汇报了海丰农民运动的情况,揭露了海丰国民党右派和地主豪绅诬蔑农民运动的种种事实,并向各地代表介绍了他们与反动派斗争的一些做法。他汇报的情况博得全场热烈的掌声,他从这热烈的气氛中受到了鼓舞,也坚定了信心。

是年秋,杨望被派到广东区委在潮梅地区举办的东江工农运动人员养成所学习。通过这次学习,他不仅学到了做好工农工作的本领,而且也开阔了自己的眼界。从讲习所毕业后,调任国民党中央农民部特派员,同时在广东省农民协会和共青团广东区委青农部工作。他肩负重任,跑遍广州市郊、南海、顺德、中山、番禺、花县、清远、广宁、普宁、澄海、汕头市郊和海陆丰各地,深入调查研究,写了好几篇文章发表在《少年先锋》等刊物上,对指导农会的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1927年,继四一二蒋介石在上海叛变革命后,广东的国民党反动派又在4月15日对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进行大屠杀。为了反抗敌人的白色恐怖,杨望遵照党的指示回到海丰,参与组织了4月30日、9月17日和10月30日三次武装起义。5月间,区委派黄雍回到海丰成立“东江革命委员会”,黄雍一到海丰,就先后找到了张善铭、林道文和杨望,同他们一起研究如何在东江组织暴动的问题。这个时候,海丰原来的农民自卫军300多人已由吴振民带领北上,武装骨干和枪械,也一起被带走,革命力量处于极度弱势。而敌人则有一个团驻扎在海陆丰,战斗力相当强。杨望早就憋足了劲,想狠狠打击敌人,为死难的同志们报仇,他在会上坚决表示:“我一定要干”。他们在研究了具体行动方案后,就分头到农村串联发动,革命群众也纷纷起来响应,很快他们就组织了两个大队的农民武装。由林道文带领一个大队,在海丰东南一带活动,杨望带领另一个大队,在海丰西北一带活动。杨望率领的这个大队,巧妙地与敌周旋,抓住时机就狠狠地揍敌人一下,在不太长的时间里,先后取得了是红花地守战、后门岭伏击战和五三兵暴等战斗的胜利。

海陆丰第二次武装起义后,杨望、郑志云、林道文等被推举为海丰临时革命政府主席团成员。不久,杨望被选为中共东江特委委员兼任海丰县农民部长,以后又调任中共陆丰县委书记。同年11月21日,在海丰工农兵代表大会上,杨望被选为海丰县苏维埃政府主席团委员。

经过半年时间的顽强战斗,海陆丰地区已基本上是人民的天下,只有少数几个村寨为敌所占领,其中有一个石寨村,是陆丰城通往大安镇的小村,距大安镇仅1华里,寨城坚固,易守难攻,扼陆丰西北通道的咽喉。我红二师在陆丰农军配合下多次围攻,地方武装均固守石寨,不肯投降。地方阶级欺骗群众,说“共产党杀人如切葱,打进来将统统被杀光”,被蒙骗的群众出于求生的本能,与地主武装一道顽强死守。杨望在认真察看了山寨的地形,分析了情况后认为,如若强攻,双方群众都要受损失,因此,他设想了一个大胆的智取方案,在征得特委领导同意后,便只身登上寨墙劝降。杨望早就打听到石寨全村姓黄,便在寒风中赤脚赤膊走到寨墙下,守寨人见他过来,忙喊“不许前进”,杨望说:“我是不怕死的,不过请你们让我先说几句话,如若可以,则开门让我进去。”在他的再三说服下,守寨人才开门让他进寨。杨望对他们说:“我姓黄,我们是宗亲,我看宗亲被农军包围这么多日,即将弹尽粮绝,已很危险,如受蒙蔽不悟,将全村遭劫,心里难忍。我冒险进来,并非别事,实是想救救宗亲。”守寨人听他言词恳切,又说是宗亲,便问:“你既是宗亲,请把《黄姓八句诗》念一念来听。”杨望不慌不忙地用十分流利的口语念道:“骏马堂堂出异方,任从圣地立纲常,年深外境犹吾境,日久他乡即故乡……”守寨人听后深信他是黄姓宗亲,便要带他去见族长,杨望说:“不要急,请先带我到祠堂拜拜祖宗。”守寨人便带他去了祠堂。这时已有好事人把他要去拜祖宗的事传开了。乡人听说后,都陆续聚集到了祠堂中。杨望便借此机会向黄姓族人大诉受压迫剥削之苦,越诉越伤心,越诉越动人,诉得满祠堂的人都流了泪,有的泣不成声。见到大家都动起感情来了,他又和大家讲了农军怎样保护农民利益,怎样为保护农民而不惜离妻别子,甚至牺牲自己生命的事例。要石寨的宗亲不应误听谎言,不可再受人家的欺骗,死守石寨与农军对抗只能是亲者痛、仇者快。列祖列宗保佑儿孙平安无事,宗亲们快快打开寨门,与农军言和。这一番话引起很大反响,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就议论开了。经过一番讨论,终于一致决定:赞成开门欢迎红军和农军。就这样,杨望凭着一身胆识,不费一枪一弹就打开了石寨这个顽固堡垒。杨望智取石寨的事迹,轰动了整个东江地区。

是年冬,中共东江特委根据省委指示作出举行东江大暴动的决定,整个东江地区革命的工农群众都行动了起来。杨望接受东委指示,担负了东江大暴动宣传队的训练工作。这支宣传队的成员都是从各区的优秀共青团员中挑选的,主要任务是跟随红军进军潮汕,对受地方与恶霸煽动、蒙骗的无知群众进行宣传教育。杨望率队到达陆丰时,敌人早已把谣言散得满城都是,什么“共产共妻”、“共产党要杀老人”等,听信了谣言的老人连自己的胡子都剃光了,不明真相的百姓们更是恐慌不安。针对这一情况,杨望率队到达陆丰后,就在陆丰县城召开了敬老会,向老人宣传党的政策。会议结束时还发给每个老人一块大洋,使这些老人解除顾虑,高高兴兴回去为党做开了宣传工作。

在东江大暴动中,红军在各地农军的配合下,相继攻克陆丰碣石、进占紫金南岭、惠来葵潭和普宁的果陇与和尚寮,使海、陆、惠(阳)、紫与潮、普、惠(来)联成一片,扩大了红色区域。杨望率领的宣传队,随军做发动群众、宣传群众的工作,了解了党和红军的政策的工农群众纷纷积极做支前工作,有的还参加到队伍中来,共同杀敌立功,使敌人陷入了一个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

海陆丰的第三次武装起义和海陆丰苏维埃政权的建立,使红色区域向东江扩展,给国民党反动派以严重震慑,他们赶紧调集大批军队向海陆丰反扑。相继于2月29日和3月1日攻进陆丰县城和海丰县城,中共东江特委领导机关被迫退入莲花山区及农村继续坚持战斗。

敌人打进海陆丰后,进行了大规模的烧杀掳掠,一时间哀鸿遍野,仅海丰一县,在敌人攻进后的一两年内,被杀害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就有3万之多,被烧毁房屋7000余间,推毁和迫迁红色乡村128个,有数万人流离失所,有的逃难到香港、澳门或当作猪仔被卖到南洋各地做苦工。眼见人民群众处于水深火热中,杨望心如刀割,在这段艰难的日子里,他怀着十分沉痛的心情,来往奔走于惠来、陆丰、海丰之间,夜以继日地动员农民,领导农民同反动派作艰苦卓绝的斗争。

1928年3月27日,中共东江特委领导机关在郑志云率领下从海丰转移到惠来,与先期率红四师到达大南山的彭湃会合。海、陆、惠、紫地区的东江特委领导成员仅有少数几位同志散于各地,而留在海丰的仅杨望、陈子岐等。在严酷的斗争面前,杨望深入群众,鼓励各级基层干部和革命群众,与反动派继续进行斗争。春寒料峭,他昼伏夜出,衣单脚赤,常常一夜中步行百余里,被战士誉为“铁铸的”巨人。敌人提起他则胆颤心惊,到处张贴“抓获杨望,赏银二千”的告示。

4月13日,中共广东省委在香港召开扩大会议,未赴会的杨望被选为广东省委委员。会议决定采取更加激进的政策,加紧扩大各地的暴动和割据局面。由于4月2日敌第五军十六师通过海惠边界直攻梅陇后,继续迂回进攻银瓶、莲花山区,广筑碉堡封锁根据地,进行了更加凶残的屠杀,又有不少区乡的党组织受到敌人破坏,党员骨干相继牺牲。这时杨望联合海丰、陆丰、惠阳、紫金四县的革命干部,于4月中旬组成了消灭敌人委员会,自任主席,带领革命群众英勇反击,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

中共广东省委指示东江特委:“即刻用海陆丰的力量恢复海陆丰;同时,要继续扩大惠来、普宁、潮阳的暴动”。派张善铭、赵自选、林生、梁秉刚、欧荣等回海陆丰领导整个东江大暴动,不料,张善铭、欧荣等在途中被敌民团抓捕而牺牲。赵自选到海陆丰后,于4月30日主持召开红军二、四师部分领导人以及东江特委和海丰县委部分同志联席会议,决定于5月3日举行兵暴。并研究了具体作战方案:由潜伏在敌五军中的共产党和准备暴动的士兵集中在城内作为接应。西路由杨望率领红四师一个营、红二师一个营及梅陇、赤石500余农民武装从城外进攻城内;东北路由赵自选率红二师二个连和公平、附城千余农民武装进攻五坡岭。到了5月3日晨3时,杨望率西路按约定时间从西门冲入城内,与敌交火后分两路冲锋,一部分冲进县政府前面的监狱,破狱救出被关押的革命干部;一部分直冲敌师部。北郊驻五坡岭敌军听到城内枪声大作,立即集结队伍,开始反抗,东北路因未及时集结好,延误了协同作战,当赵自选带领的红二师及农军到达城里时,被已经集结的敌军以猛烈炮火击退。赵自选在率众抗敌中不幸牺牲。这次暴动共毙敌数十名,缴机枪两挺,步枪30余支,解救被关押革命同志100余人。

6月初,海丰、陆丰、惠阳、紫金四县召开联席会议,成立暴动委员会,统一领导四县工作,杨望被选为暴动委员会主席。当时,四县领导机关均被敌人严重破坏,斗争任务十分艰巨。为了重整领导机关,杨望首先恢复了陆丰县委。7月1日,杨望又主持召开了海丰县第三届党代表会议,在会上作了《目前政治状况及海陆惠紫四县联席会议决定暴动总策略》的报告。大会决定整编工农革命军海丰独立师,选举了新的海丰县委。使遭到破坏的革命组织逐渐恢复生气,并以发动游击战争的形式打击了敌人的破坏和封锁。

夏收时,中共广东省委和四县暴动委员会开始了领导农民群众开展保卫夏收的斗争。此前地主老财也开始抢粮,他们在反动军队的保护下,老早就下乡收租。为造成一种强大的攻势,暴动委员会和海丰县委在各乡各村都贴出了保卫夏收的布告和宣传标语。8月16日,当地主老财二十多人前来收租时,被逮捕,在愤怒的群众强烈要求下,当即将其中罪大恶极的7个地主老财就地镇压。

9月1日,杨望得到消息:在海城北面的新寮村,有一股保护地主下乡收租的反动武装在行动。他急忙率领工农武装30多人前去截击,敌人见状,慌忙向县城逃跑。杨望杀敌心切,奋起直追,他一向跑路如飞,很快就把队伍甩在了后边。敌人见他一人追来,就边逃边向他射击,当他追敌至五师垭附近时,不幸中弹牺牲,时年仅23岁。

红旗首卷农奴戟,喋血三山革命魂。

世代同心齐奋斗,管教寰宇换乾坤。

这首诗表达了海陆丰革命人民对杨望等先烈的无限崇敬之情。杨望是个智勇过人的无产阶级战士,他生活异常简朴,作风十分严肃,作战非常的勇敢,工作异常的坚韧刻苦。彭湃曾经对人说:“像杨望这样的干部多些就好了。”曾在30年代担任海陆丰中心县委书记和东江纵队六支队政委的郑重在《田乡吟》中曾经写道:“当年彭湃起农会,杨望组织突破队。全国红旗高高举,赤山烈士血化碧。”

(曾文翁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