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陈赞贤

字号:

陈赞贤,字子襄,1896年8月22 日出生在江西省南康县东山乡陀圳村一农民家庭。辛亥革命后,陈赞贤满怀救国救民的大志考入江西陆军讲武堂,因为讲武堂堂长李烈钧(江西都督)追随孙中山发动“二次革命”,举行湖口起义,兵败后东渡日本,年方20岁的陈赞贤没等毕业即被遣散还乡,后受聘于南康唐江乐群高小任教员。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已任东山高小校长的陈赞贤发动全县各学校师生,联络各界进步人士,组织了学生联合会和救国会,上街游行,散发传单,宣传反帝、反封建的进步思想,推动了全县反帝爱国运动的发展。

为继续求学,1921年,陈赞贤在南昌考入江西省立第一师范学校,翌年春,到广西参加了孙中山领导的国民革命军,并随军北伐,后因在长途行军中患了痢疾,回到家中医治。

1923年,陈赞贤在家乡创办了义务小学,并兼任县教育会会长,创办了《蓉江教育》杂志。在此期间,他一边办学,一边在寻找救国救民之路。1925年,他借参观华中运动会之机到南昌,出席了国民党江西省第一次代表大会,后受命回南康组建国民党县党部,推动国民革命。在家乡,他积极发动工农和知识分子,开展反帝、反封建和反军阀的斗争,触怒了军阀当局。1925年12月16日,反动派下令通缉陈赞贤,并派出大批法警,四处搜捕。幸而他事先得知,星夜前往广东。陈赞贤到达广东南雄后,当地中共党组织负责人傅恕安排他筹组工会,领导工人运动。1926年春,他加入中国共产党,当选为南雄总工会委员长,并兼任国民党南雄县党部常务委员。此后,他创办了宣传员养成所,培训宣传干部100余人。不久,他又参加了国民革命军,任第2军第5师政治部宣传科长。

同年8月,陈赞贤化名陈博珍,以中华全国总工会特派员身份到赣州,参与组建了中共赣州支部干事会。随后,陈赞贤又以国民党员的公开身份,被派到南康任县行政委员长,同时领导创建了中共南康支部干事会,任书记。陈赞贤利用合法身份,对腐败的政治大刀阔斧地加以改革,同时宣布革命政府执行“三大政策”,取消一切苛捐杂税,解除人民痛苦,还教育工作人员廉洁奉公,为人民办好事要尽心尽意。虽然在任仅21天,但全县人民都尊敬他,特地为他挂匾,称赞他“德在民生”。

9月,党组织派陈赞贤赴赣州领导革命工作。在他的领导下,成立了中共赣州特别支部,他任支部书记。特支成立后,他又先后派人建立了信丰、大余、崇义、上犹、于都支部和宁都、安远小组。同时,陈赞贤还担任了赣南党务和17县工农运动指导员。

当时的赣州,由于洋货充斥市场,手工业生产受到排挤,大批破产农民拥进城市,失业工人日渐增多,人民生活十分困苦。为了团结广大工农群众与资本家和地主豪绅展开斗争,陈赞贤走家串户宣传革命道理,号召大家组织起来,打倒地主豪绅。他还创立了赣南工农干部训练班,培训工会、农会骨干。他亲自任课,组织学员学习《唯物史观》、《阶级斗争概论》、《中国工农运动近况》等,并带领他们到火热的革命斗争中去实践,吸收他们中的先进分子加入中国共产党;同时,还成立了“青年干社”,创办了赣州《民国日报》。不到1个月的时间,全市56个基层工会和工会支部如雨后春笋相继成立,会员达18万余人。11月初,赣州总工会宣布成立,与会代表一致推选陈赞贤为总工会委员长。

赣州总工会一成立,立即发动全市工人开展以保障职业、增加工资、改善待遇、实行8小时工作制为中心内容的斗争。面对汹涌而来的工人运动,以赣州商会会长刘甲弟为首的资产阶级十分恐慌,他们一面收买军队和政府中的右派势力为他们撑腰;一面联络中小业主与工人对抗。他们公然宣称:“条件一个也不答应,合同一份也不签。”资本家的行为,激怒了广大工人,纷纷要求总工会采取革命手段,打退资本家的顽抗。

陈赞贤经过深思熟虑,决定首先发动钱业工人罢工。钱庄,是全市经济的枢纽,这个行业的资本家在经济上是实力派,政治上大都是举足轻重的反动核心人物。在总工会的统一指挥下,7日那天,各钱庄大门紧闭,门前张贴罢工通知,赣州工人运动史上第一次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罢工斗争开始了。

钱业店员大罢工,使赣州的资产阶级惶惶不可终日,城外的豪绅地主也惴惴不安。为了让工人们早日复工,资产阶级施展出各种腐蚀工人斗志的伎俩,他们一面威逼工人们复工,一面接二连三地发请帖,邀请陈赞贤赴宴。起初,陈赞贤在请帖上批下“敬谢”二字,原件退回。后来,他干脆在报纸上登了一则启事:“工作繁忙,各界应酬宴会,一律谢绝。”见这一招不灵,资本家又请出了赣州律师公会会长、陈赞贤小学的老师丘恩华登门劝告陈赞贤离开赣州,并提出商会愿赠4万块大洋做盘缠。面对资本家的威逼利诱,陈赞贤答道:“我来赣州是全国总工会委派,想走,我就不来了,只要你们答应工人们提出的条件,我们就复工。”

罢工在一天天继续,赣州市场银根周转失灵,资本家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资方急于解决工潮,便抬出赣县县长徐鉴。受了资本家一笔重贿的徐鉴,摆出一副公允的姿态说:“劳资双方均应互相谅解,互相让步,以求平复工潮,进而安定市面。”早有准备的资方代表抢先提出:加点工资可以,但要取消红利,用人权归资方。工人代表当即回击说:“加点工资,取消红利,等于二减三,工人实际收入比原来还少;用人权归资方,就是意味着工人永无职业保障。徐县长要工人让步,还要我们让到什么地方去呢?”徐鉴被工人代表质问的恼羞成怒,指着工人说:“我看你们要求过高了,如果复工条件项项答应,那当工人比我当县长还要好。”理发业一位工人代表立即反唇相讥:“徐县长,那你为什么不去站柜台,还要当县长呢?”一句话,问得徐鉴瞠目结舌。钱业资方代表理屈词穷,又使出挑拨分化伎俩,说什么“你们都是知书识礼的,怎么跟那些剃头修脚的一起胡闹呢?”工人代表被激怒了,齐声高呼:“不准侮辱工人!”“打倒大资本家!”“劳工万岁!”徐鉴见势不妙,赶忙溜出会场跑了。这时陈赞贤来到会场,对大家说:“一个自称为革命家的徐县长,今天撕掉了画皮,却原来是资本家豢养的家狗。依我看,当走狗是没有好下场的!”顿时,会场响起一片“打狗”的怒吼声。徐鉴的伪善嘴脸被戳穿,又恐怕交代不了商会的账,连夜就弃官逃之夭夭。徐鉴逃走后,国民党赣县县党部决定成立由各界代表组成的临时政务委员会,陈赞贤为3个常委之一。陈赞贤抓住有利时机,发动各革命团体向商会提出抗议,总工会也派出代表敦促商会早定主意,各钱庄资本家迫于形势,不得不全部接受罢工条件,在劳资合同上签了字。

钱业工人罢工斗争获胜后,陈赞贤又动员全市工人,向资方提出全面签定劳资集体合同,这些资本家见钱庄老板都接受了工人提出的条件,不得不按工人的要求在劳资合同上签了字。

正当赣州工人运动继续高涨的时刻,国民党右派集团派出熊祯到赣州担任县党部指导员。熊祯一到赣州,就纠集地方反动势力,指使洋货资方拒绝签定劳资合同。陈赞贤针锋相对,组织起1000多名洋货业店员,于1926年冬举行了又一次大罢工。

熊祯见罢工来势凶猛,怕重蹈徐鉴的覆辙,便唆使大资本家推派代表赴省城请愿,向蒋介石鸣冤叫屈,请求蒋介石派兵来镇压工人运动。

蒋介石立即命令国民革命军新编第1师进驻赣州,派出了一贯坚持右派立场的倪弼为新一师党代表,郭巩为赣县县长。倪弼等在赣州网罗地方反动势力,结成反革命联盟,名为驻防整训,实为以武力镇压工农革命。倪弼一到赣州便插手召开基层工会代表联席会。他说:“共产党利用你们闹罢工,吃亏的还是你们工人,只有国民党才是为你们谋福利的。”继而煽动说:“赣州工人甚好,就是受了陈赞贤的挑唆。你等打倒陈赞贤,我当来指导你等。”工人们不听他的胡言乱语,大声说道:“劳工世代当牛马,从未有人关心过。陈委员长来了,救了多少人,办了多少好事,我们工人心中有数。”倪弼见软的不成,就威胁说:“谁拥护陈赞贤就是反革命。”代表们不畏强暴,愤然退席。

敌人使尽花招,一无所得,便蓄意制造摩擦,寻衅滋事。12月30日,洋货业几个店员到二女师看文明戏,大资本家刘甲弟的妹妹恶意阻拦,引起争吵。倪弼立即指使人乘机捏造了所谓“二女师事件”,反诬陈赞贤怂恿工人侮辱女学生,并召集一批资本家的女儿上街游行,声言要“惩办肇事工人,解散洋货业工会”,借此掀起轩然大波,妄图扑灭罢工火焰。

新编第一师内部段人等共产党员和左派军人,对倪弼到赣州后的胡作非为,极为愤慨,曾当面斥责他摧残工人运动,违背“三大政策”;230名军官联名致信要求北伐军总司令部要求将倪弼撤职查办。北伐军总政治部副主任郭沫若也表示,只有换倪弼,才有利于解决赣州问题。可是,蒋介石却倒行逆施,反而增派了贺其等一批反动家伙到赣州,宣布查办段人,撤换担任主要职务的共产党员和左派军官,为他们镇压工人运动,排除异己,扫清障碍。这使得倪弼等人气焰更加嚣张,他们设下圈套,召开赣州各团体负责人联席会,准备在会上逼迫陈赞贤接受二女师提出的无理要求,解散洋货业工会,如若工人不应允,就用“人民裁判委员会”的名义,“审判”陈赞贤。可是,陈赞贤早有准备,拒绝出席会议,使倪弼的反革命阴谋未能得逞。倪弼的阴谋败露后,当晚即调动大批军警,搜查总工会,妄图逮捕陈赞贤。与此同时,中共赣州特别支部召开紧急会议,分析当前形势,制定斗争策略,派陈赞贤率领赣州工人代表团连夜离开赣州,前往南昌,去参加省首届工人代表大会,并向北伐军总政治部请愿,呼吁制止反革命暴乱。

在出席了江西省首届工人代表大会后,陈赞贤又回到乌云密布、杀机四伏的赣州。1927年3月1日,赣州工人举行盛大集会,欢迎陈赞贤胜利返回。在1万多工人参加的大会上,陈赞贤报告了江西省首届工人代表大会盛况,号召全体工人进一步团结起来,同反革命势力作殊死搏斗。他的报告使工人们受到极大鼓舞,会场不断爆发出激昂的口号声:“拥护陈委员长!打倒新军阀!工农革命万岁!”

3月6日晚,陈赞贤正在总工会开会,筹备纪念孙中山先生逝世两周年。突然,新一师秘书胡启儒闯进来,说有急事相告。陈赞贤走出会议室,胡启儒说:“今晚县政府开会,倪代表、郭县长派我们来接你。”话音刚落,几名便衣武装便将陈赞贤绑架出了总工会大门。开会的人们见势不对,急忙出来阻挡。只听胡启儒一声哨响,反动营长方天指挥士兵封锁了出路,沿街哨兵层层密布,全城戒严。陈赞贤就这样被敌人抓走了。

赣县县政府里,倪弼、郭巩等反革命骨干,凶神恶煞地等待着。陈赞贤被押到后,他们疯狗似地鼓噪而上,攻击陈赞贤“制造阶级斗争”,“扰乱治安”,“破坏社会秩序”,还问陈赞贤“知不知罪?”陈赞贤怒不可遏,厉声斥责:“住嘴!我从事工农革命运动,何罪之有?你们镇压民众,破坏革命,才是大罪弥天!”倪弼一伙气得暴跳如雷,威逼陈赞贤于3分钟内签字解散工会。陈赞贤斩钉截铁地说:“头可断,血可流,解散工会的字我决不签!”

“蒋总司令有令在此,今晚要枪毙你!”倪弼话音刚落,反动军官胡启儒、陆剑鸣开枪向陈赞贤射击。陈赞贤中弹不倒,奋力向倪弼扑去!刽子手纷纷朝陈赞贤开了枪。赣州总工会委员长、优秀共产党员陈赞贤终于倒在血泊之中。

陈赞贤遇难的噩耗传出,工人痛不欲生,纷纷要求为烈士报仇,与反动派决一死战。中共赣州特支决定罢工3天,以示抗议;同时派出工人请愿团,赴南昌、武汉请愿,要求惩办凶手,改编新一师,保障工会活动自由。

中共中央机关刊物《向导》和其他进步刊物,纷纷刊载烈士被害真相和悼唁文章,中华全国总工会发出《反对赣州驻军枪杀工人领袖》的通电,江西省总工会成立了“陈赞贤惨案委员会”,各地悼唁函电如雪片飞来,声援赣州工人斗争的浪潮风起云涌。

毛泽东在武汉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举行的追悼阳新、赣州烈士会上,发表演说:“在这革命的势力范围内,竟不断地演出惨杀工农的事实,由此可证明封建的残余势力,正在秣马厉兵,向我们作最后的挣扎啊!从今日起,我们要下一决心,向那些反动分子势力进攻,务期达到真正目的。”

3月31日,郭沫若发表了《请看今日之蒋介石》记叙“三六”惨案的经过,揭露蒋介石背叛革命的罪恶行径。

4月10日,赣州人民饱含热泪,倾城出动,公祭陈赞贤烈士。赣州工人的挽联上写道:“你死我来,看他怎样?!”愤怒的群众抓来工贼曹厚清,在赣州卫府里用梭镖将他刺死,祭奠烈士。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杀害陈赞贤的凶手郭巩、倪弼先后被人民政府判处死刑,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 高泽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