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吴谦

字号:

吴谦,字庭山,1903年9月生于湖南省常宁县吴家湾。多少年来,当地流传着一首民谣:“舂陵水,从保山,最苦吴家湾。”他的家乡就是这样一个穷得出了名的山村。幼时的吴谦,便亲身体验到下层人民的艰辛生活。他的父亲吴鸿宽是个草药郎中,家境虽苦,但一心巴望儿子有出息,勒紧裤腰带,供儿子读书。吴谦先入本村私塾,后进衡头清溪书院,再到县城合江学堂,继而考入衡阳成章中学。他在衡阳求学的几年间,因积极参加学生的各种活动,成为湘南学生联合会骨干分子,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4年底,吴谦成为常宁籍旅京、旅省学生学友会成员,编排过一些短剧,如《可怕的生活》、《被压迫的人》等,在城里演出。1926年5月,他被上级派到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9月,以省农民协会特派员身份回常宁县从事农民运动。经过他与萧震球、李成蹊等的共同努力,常宁县农民协会于1927年2月间正式成立,他当选为执行委员,并担任宣传部长兼惩治土豪劣绅特别法庭庭长。

吴谦当选县农协执委后,为了解决贫苦农民渡荒问题,曾想过不少办法,常宁人至今还传颂着他巧取“陈饿虎”千担粮的故事。那时,荫田衡头有个叫陈慕主的大土豪,平日横行乡里,对农民敲骨吸髓,如狼似虎,有着填不饱的胃口和满足不了的欲望,人称“陈饿虎”。如何把这只“饿虎”的存粮挖出来,是解决贫苦农民粮荒最紧迫的事。事又凑巧,恰好陈慕主派人来要求参加农会,吴谦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便当即满口答应,并主动约请陈慕主第二天来荫田农协办理入会手续。次日清早,他提前赶到荫田,向农会负责人作了布置。这天上午,他和农协会员“热情”接待了陈慕主,还向陈详细讲解农民协会的章程,谈着谈着,忽听门外喧闹声起,原来是一些受灾群众前来农会要饭。他指着这些灾民请陈拿点粮救济一下,陈心里“咯噔”一下。吴谦没等陈答话,便写好一张“衡头陈八爷给附近十乡农友馈赠稻谷十担,以作入会之礼”的条子递给陈慕主。陈接过一看,以为出十担谷,九牛一毛,不过尔尔。这样做既能博得善名,又可当上农协会员,立即一口答应下来。当陈要签名表示照办时,吴谦又要陈在条子上先写上“若有反悔,后果自负,二姨太亲办”字样,再签上自己的名字。等陈照吴谦的意见签好后,他又“热情”将陈留在农舍商谈,直到吃完晚餐后才让陈离去。就在这一天下午,专为陈慕主掌管存粮数目和存放地点的二姨太,接到的却是一张在“十”字上加了一撇,成了“馈赠稻谷千担”的条子。因上有陈慕主的签字,二姨太不得不如数照发。就这样,只用一个下午时间,这千担谷就被附近十乡的群众高高兴兴挑了回去。这就是吴谦巧取千担粮的故事,后来群众把它编成歌谣,这个故事就在当地流传下来。

吴谦夺取县团防局的枪支,组建农民纠察队,也是巧计取胜。他先邀请全体团防队员参加县农协会员大会,当团防队员来到会场时,立即被预先布置的700多手持马刀、梭镖的农协会员团团围住,随即宣布县农协执委的决定,责令团防队员把枪支移交给农会纠察队,团防队员手中的枪就这样被农会纠察队队员名正言顺地全数“借管”。县团防局的枪被缴之后,他又率纠察队员前去包围县团防局长萧宜春的家,缴获一批枪支弹药。

1927年长沙马日事变后,常宁的土豪劣绅和反动势力向农民协会进行疯狂反扑,但吴谦毫不畏惧,仍坚持继续斗争。6月初的一天,有一支组织不纯的农民纠察队在原团防队员李炳辉的煽动下叛变,回城围攻县农会。时城内力量绝对不堪与城外叛变队伍对抗,危在旦夕,千钧一发!吴谦镇定自若,模仿三国时的诸葛亮唱起了“空城计”。他不是在城头扶琴,也不是用老兵扫街,而是立即派人在叛变队伍途经之地及县城街巷,到处张贴欢迎水口乡工人纠察队进驻县城的标语,吓得叛乱分子不敢贸然进城,为县城农会等机关于当晚转移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不久,吴谦参加了朱德、陈毅领导的工农革命军。不幸的是,在一次执行侦察任务时,他被挨户团杀害,时年24岁。

(湘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