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王器民

字号:

王器民,1892年6月出生在广东省琼东县(今属海南省琼海市)塔洋镇美果村一户贫苦农家。他幼年时父母双亡,与出嫁在邻村的姨妈相依为命。随着岁月的流逝,吃米糠、咽野菜的王器民渐渐长大了。后由热心的亲友解囊相助,他先是入私塾就读,后以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考上琼东县县立高等小学。他小学毕业时已15岁。因生活所逼,随乡亲乘帆船远涉重洋,到新加坡去谋生。在那里,他积极在华侨中开办工人夜校,宣传孙中山的革命思想。

在侨居南洋的数年当中,王器民的生活虽然比较安定,但心中总感到不踏实。每当夕阳西下时,他便徘徊在海滩上,望着水天一色的北方,思念着风烛残年的姨妈,思念着风雨如晦的故乡。他深感自己的事业不在异国他乡,于是毅然弃职回国,考上了上海水产专科学校。在学校里,他勤学好问,追求真理,积极研究中国的社会问题,并立下改造社会的志向。

在五四运动中,王器民与大批热血青年一起走上外滩街头,为科学与民主呐喊。不久,海南籍学生郭钦光因参加爱国学生运动遭反动军警毒打致死。消息传到上海,王器民十分气愤,决定回家乡发动声讨反动派的斗争。一到海口,他直奔琼崖中学,找到王文明、杨善集等人。当天晚上,在王文明、杨善集的主持下,琼崖中学学生在操场上举行集会。王器民在会上介绍了上海和全国各地的局势。他平日文质彬彬,但演说时却慷慨激昂,嗓门洪亮,领着学生激昂地高呼:“外抗强权,内惩卖国贼!”“释放被捕学生!”“为郭钦光烈士报仇”等口号。第二天,他与王文明、杨善集一起,在五公祠召开了有1000余学生参加的追悼郭钦光烈士大会,并组织示威游行,掀起了海南青年运动的高潮。他们又组织纠察队、宣传队、抵制日货检查队等,一面宣传,一面到各商号劝止采购日货,发动群众把日货拿出来烧毁;并驱逐了以经商为名从事间谍活动的日本人胜间田,取得了抵制日货运动的胜利。

五四运动后,马克思主义在琼崖各县传播开来,《新青年》、《每周评论》等革命书刊也传到了琼崖。王器民在宣传队长杨善集的领导下,组织了书刊巡回阅览社,到琼崖各地向青年学生传播革命思想。从府城的繁华街头到五指山区的黎村苗寨,琼崖大地留下了王器民的足迹。

1920年初,琼山县有名的热血青年徐成章,从云南讲武堂毕业返琼。王器民赶到琼山演丰拜访徐成章,两人秉烛夜谈十分投机,大有相见恨晚之感。王器民提议在海口创办报纸,宣传马克思主义和新思想。徐成章十分赞成。两人商定先办《琼崖旬报》,待经济条件充裕时再办日报。为了筹集到办报的启动资金,王器民专程赶到香港,在保德街、柏辅林道等地设立筹办处。是年底,琼崖旬报社成立,王器民被公推为编辑部主任。1921年4月,《琼崖旬报》正式出片。王器民主笔的发刊词明确提出:《琼崖旬报》以改造琼崖为宗旨,积极介绍“新潮流的文化”,“鼓吹革命,反对封建,反对土豪欺凌贫苦百姓,宣传破除迷信,提倡男女平等、婚姻自由”。报纸创办之初,由于海口没有印刷厂,稿件编好后,还得带到广州怡安印字局去印刷,然后运回琼崖发行。这样既费事,又影响新闻时效。后来,经过王器民多方努力,购置了纸张、油墨、铅字、印刷机等设备。从第3期起,报纸改在海口印刷发行,大大提高了新闻时效。1921年冬,中共中央派遣吴明(即陈公培,中共党员)等人到琼崖开展工作。王器民闻知后,便找到吴明及同来的罗汉、李实等,恳请他们加盟《琼崖旬报》,“介绍欧洲最近的社会主义学说,给琼崖人研究”。吴明等热情应允。这使《琼崖旬报》在宣传马克思主义方面起到更加积极的作用,在群众中产生了深远影响。1922年夏,由吴明介绍,王器民参加了中国共产党。

王器民爱好琼剧,是个琼剧迷。但他对当时琼剧中充斥着封建糟粕很是不满,便与徐成章一起帮助剧作家编写文明戏。一批宣传反帝反封建的剧目很快问世,像《大义灭亲》、《黄花岗祭夫》、《蔡锷出京》、《秋瑾殉国》、《破除旧礼教》、《新娘走年》、《林格兰殉义》、《灭种婚姻》等深受观众喜爱,给琼剧艺苑带来一股清新的空气,对琼崖人民的觉醒起了促进作用。

1922年1月,王器民和罗汉等应琼东县长王大鹏之邀,到琼东兴办教育事业。很快在全县范围兴办起新型的中小学、半工半读的农工职业学校和宣传马克思主义的阅报社、俱乐部等。这一切对于培养人才、开发民智都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同年夏天,王器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一天深夜,在海口市南门29号的《琼崖旬报》编辑部里,由中共中央派到海南岛的吴明主持新党员入党宣誓仪式,王器民宣誓。当年他刚满30岁。

1923年,王器民应徐成章之约来到了广州,加入了琼崖革命同志会,并集体加入了中国国民党,致力于国民革命运动。1924年下半年,王器民曾一度被党组织派往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地,开展华侨工作。他创办工人夜校,宣传革命思想,建立革命组织,动员华侨青年回国参加国民革命运动;直至1925年回国。

同年秋,国民革命军成立。中共广东区委决定派王器民到国民革命军第4军第13师任政治部主任。

1926年7月,国民革命军正式出师北伐,王器民所在的第13师留守广东担负保卫北伐大后方的任务,驻守广东江门和西江一带。正当北伐战争取得节节胜利之际,广东地区的右派势力,在“一切为了北伐胜利”的幌子下,限制工农活动,禁止工人罢工,在农村则强派公债,加收捐税。对此,王器民与之进行了坚决的斗争,有力地支持江门市及西江一带的工农运动。

1927年,继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广东的国民党反动派也发动四一五政变。第13师的反革命派大肆逮捕共产党和国民党左派,王器民不幸被逮捕,关进江门市监狱。

王器民在监狱中同敌人进行顽强的斗争。惨无人道的敌人,对王器民用尽了吊打、压杠子、灌辣椒水等各种酷刑,但一无所获。敌人见用硬的不行,又来软的,以给予“自由”和高官厚禄相诱降。而王器民始终坚贞不屈。恼羞成怒的国民党反动派决定对他下毒手。临刑前,王器民给妻子高慧根写下了一个共产党员的遗言:

我最念的爱妻慧根:

“为求主义实现而奋斗,为谋民众利益而牺牲。”自我立志革命,参加实际工作以来,这二句以成誓词……我是为大多数人谋利益而牺牲,我的革命目的达到了。惟是对你很是不住。因为数年与你艰艰苦苦,我用全副精神为革命而努力,没有和你享过一日安闲快乐的日子,我们夫妻可谓因国而忘家,为公而忘私啊!你虽然体谅我,而我终是觉得对不住呢。

亲爱的慧根,我和你做夫妻是生生世世的,在精神,不在形体,我苟牺牲之后,你应紧记着我的遗嘱,那我就瞑目了。(一)不要悲伤伤害你的身体,打起精神来继续我的遗志!(二)打破旧礼教,用锐利眼光,细心去察找有良心、富有革命性的男性,和你共同生活,就是我的朋友也不妨,但是总要靠得住,能继承我的遗志,就好了。(三)觉权(引者注:即器民、慧根之儿子)设法教育他,引导他继续我的革命事业,勿致堕落,跑反革命那条路上去,这是你要负责任的呵!(四)所有的书籍及相片要保存着,给与觉权,做革命遗教。(五)我狱中写二本简,一是“冤墨”一是“磨筋录”,我的过去事略及入狱的原委均书明。慧根呀!我不想说了,继我志呵!继我志呵!

1927年7月的一天,江门市的天空阴沉沉的。35岁的王器民在前往刑场的路上,显得那样镇定自若。面对敌人罪恶的枪口,他昂首挺胸,高呼:“打倒国民党反动派!”“中国共产党万岁!”敌人的枪声响了,王器民烈士体内殷红的鲜血染红了大地——放射出绚丽、永恒的光辉。

(陈锦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