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雄事迹 >> 正文

刘象明

字号:

刘象明,1904年出生于湖北省麻城县(今麻城市)麻溪河乡冯家祠堂村一个穷教书先生家庭。7岁读私塾。10岁那年,因父亲劳累过度突然去世被迫辍学,和未成年的哥哥一道到地主家帮工。工余时间,坚持自学。1924年,刘象明告别母亲和新婚妻子,离家到武汉求学,以优异成绩考入董必武创办的武汉中学。入校后,他有幸聆听了董必武、陈潭秋的教诲,阅读了《武汉星期评论》、《湘江评论》、《向导》等进步书刊。还经常参加学校组织的一些活动,和学友们一道奔赴工厂调查社会现状,了解工人疾苦;上街游行,张贴标语。每次游行,刘象明总是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发表演讲,高呼口号,深得老师和同学的好评。不久,刘象明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5年春,蔡济黄、刘文蔚等一批麻城籍的进步学生考入武汉中学和启黄中学。刘象明经常和他们一道传阅进步书刊,探讨救国救民的真理。在共同的革命理想下,他们结成了生死患难的战友。

这年暑假,湖北党组织负责人董必武指示在汉的学生党员回乡进行宣传发动群众,刘象明和在汉的麻城籍学生组成了中共麻城工作组,回到麻城。刘象明作为工作组成员,主要在麻城城关地区一带活动。他深入到贫苦农民家中,了解他们的疾苦,讲解革命的道理,使很多贫苦农民逐渐明白了为什么一辈子总是受苦受剥削的道理,启发了他们的阶级觉悟。他还以串亲会友为名,团结了一批青年,一起阅读进步书刊,激发了他们的革命热情,为党在麻城城关地区开展革命活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回到武汉,刘象明向党组织汇报了在家乡进行革命活动的情况,得到了董必武的高度赞扬。

湖北党组织根据党的四大关于在全国范围内建立和加强党的组织,大规模地发动农民运动的决定,特派遣各县学生党员回到原籍,建立党的组织,发展共产党员,进行农民运动的组织发动工作。刘象明和蔡济黄等麻城籍共产党员于1925年冬回到麻城,在县城天河一道桥统计所内成立了中共麻城县特别支部委员会,刘象明被选为特支委员,负责农运工作。

随着国民革命军北伐的节节胜利,麻城的革命运动也空前高涨。1926年7月,刘象明受命成立了麻城县农民协会筹备处,亲任筹备处主任,徐子清任副主任,王树声任组织部长。同时,还建立了县农协领导的麻城农民自卫军,刘文蔚任大队长。9月,蔡济黄、刘象明等共产党员遵照上级指示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并准备接办麻城县国民党党部。

麻城县农民协会筹备处成立后,根据麻城农民运动的发展形势,刘象明认为在全县各区乡建立农民协会的时机已成熟,遂将筹备处工作人员分派全县各地,发动群众,在建立党组织的同时,成立农民协会。9月9日,徐子清在乘马会馆以建立国民党区党部为名,建立了乘马地区第一个中共党的支部。12日,在王树声的主持下,麻城县第一个乡农民协会在乘马岗东岳庙正式成立。与此同时,刘象明在城关区红石咀组建了城关区党支部,又在县城内组织店员协会、工人协会、发动店员、工人起来革命。接着,乘马区、顺河区、黄土岗区、三河口区等地相继成立了区、乡农民协会。到1927年3月份,麻城先后有13个区,340个乡成立了农民协会组织,会员达124万人之多。

在中共麻城特支的领导下,麻城县的农民运动开展得轰轰烈烈,有声有色。在暴风骤雨的农民运动面前,反动的统治阶级沉不住气了,他们暗中进行破坏,极力阻挠农民运动的发展。乘马区罗家河大地主丁枕鱼,人称“麻城北乡一只虎”。1926年12月,他公然指使一批地痞流氓捣毁了大河铺乡农协罗家河分会的办公室,撕毁了宣传标语,并扬言要和农民协会对抗到底。为了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教育群众,刘象明立即派徐子清到乘马,召集乘马区农协会员逮捕丁枕鱼,押送到县城。当时,县农协没有关人的地方,遂决定送县监狱关押。可是,县长刘芳拒不收监,说什么“县府没有批文,你们无权抓人”。刘象明义正严词地反驳道:“现在一切权力归农会,丁枕鱼破坏农协,罪大恶极,县府如不关人,县农协将接管县监狱”。在众多的农协会员面前,刘芳不得不勉强同意将丁枕鱼收监。

逮捕了丁枕鱼,在乘马区、顺河区产生了巨大的反响,广大农协会员无不拍手称快。县长刘芳早就对农民协会心存不满,关押丁枕鱼使他丢尽了面子,便同麻城代理商务会长李舜卿、承审官徐某暗中勾结,四处活动,妄图将关押在县监狱的土豪劣绅放出来,还扬言要解散农民协会,气焰十分嚣张。中共麻城县特支鉴于县府有警备队把守,城内革命力量不能镇住敌人,遂决定以县农协名义调乘马区农协会员进城弹压。刘象明立即派员赴乘马传达县农协的决定。1927年大年初一(公历2月2日),乘马区2000多名农协会员、扛着长矛大刀,在区农协主席胡静山的率领下涌进县城,在城内革命力量的配合下,迅速捕捉了大劣绅李舜卿和一贯与农协作对的罗偏头。当时,县城内驻有国民党一个营的部队,营长严正不同意农协在县城抓人,说什么:“不要这样做,要讲理。”刘象明为了稳住部队,对严正说:“我们农协够讲理的,是他们破坏农协,罪有应得。现在国共合作,你们军队理应维护农协的权利。”在刘象明的说服下,严正看到农协人多势大,只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接着,刘象明率领农协会员冲进了县府。他高高地坐在县政府的大堂上,代表县农协宣布罢免县长刘芳和承审官徐某的职务。

1927年2月22日,国民党麻城县党部正式成立,蔡济黄为书记长,刘象明为委员,并负责农协工作。3月4日,湖北省农民协会第一次代表大会在武昌召开,刘象明等五人作为麻城的代表参加了大会。他有幸聆听了大会名誉主席毛泽东的讲话和李汉俊、詹大悲的报告,并参加了大会一系列的学习和讨论。通过学习和讨论,刘象明深深感到革命形势发展很快,麻城的农民运动急需一批有经验的农运干部。他一回到麻城,就着手这方面的工作。在中共麻城县特支的大力支持下,他选派了县农协干部刘文蔚、桂步蟾等三人赴武昌参加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同时,县农协在考棚主办农民运动培训班,培训各区、乡农协骨干。培训班连续办了三期,共培训300多人。办培训班期间,刘象明不但要做组织工作,还要亲自讲课,倾注了大量的心血。

在培训农运骨干的同时,刘象明还特别注重农运的宣传工作。县农协将收集的歌谣油印成册,下发到各区、乡农协,教农友们演唱,激发更多的贫苦农民起来革命。如《农民快快觉悟醒》、《妇女诉苦歌》等在当时十分流行。刘象明还在百忙之中,写了不少革命诗歌,为农民运动的发展推波助澜。他的《宝塔诗》于1927年2月在《湖北农民》第十四期上发表,深得广大农民的喜爱。诗的原文是:

农民

好伤心

苦把田耕

养活世间人

看世上的人们

谁比得我们辛勤

热天里晒得黑汗淋

冷天里冻得战战兢兢

反转来要受人家的欺凌

请想想这该是怎样的不平

农友们赶快起来把团体结紧

结紧了团体好打倒那土豪劣绅

正当麻城农民运动轰轰烈烈地向前发展之时,蒋介石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逃亡在河南光山、新集的麻城土豪劣绅闻风而动,以大恶霸丁枕鱼的儿子丁岳平、反动区长王既之的儿子王仲槐和大地主“王九聋子”为首的反动分子,纠集新集、麻城的地痞流氓和红枪会匪近万人,向顺河区、乘马区反扑过来。他们一路烧、杀、奸、掳,无恶不作,扬言要“杀绝农协会长,抢回被关押的人”。顺河、乘马两区农协会员进行了顽强的抵抗,终因寡不敌众,只好边抵抗、边撤退,最后全部退到县城。4月24日,红枪会匪将县城团团围住,向县城发起了猖狂进攻。

情况十分紧急,刘象明临危不惧,一面指挥退到城内的农协会员守城抗敌,一面召集城内的工人、店员帮助守城。刘象明将参加培训班的学员也调来一道守城。他沉着冷静,指挥农协会员利用石头、石块、瓦罐配合土枪、土炮狠狠打击敌人。匪首“王九聋子”被一发土炮送上西天;刀枪不入的“法师”被一石块击碎脑袋倒地毙命。杀气腾腾的敌人在农协会员的顽强抵抗下,只得望城哀叹,后退几里安营扎寨,伺机反扑。

情势稍缓之后,刘象明一面继续加强戒备,一面派农协组织部长王树声赴武汉搬兵。董必武听取汇报后,十分关心。很快,湖北省政府、省农协、省党部联合组成“麻城惨案调查委员会”,并派出武昌农讲所300名学生军和省政府警备营驰援麻城。

“神兵到了!”围城的会匪闻风而逃。5月16日,学生军列队进入县城。

麻城解围了,农协会员和城内居民无不欢欣鼓舞。第二天,县农协根据湖北省《惩治土豪劣绅条例》,成立了以刘象明为主任的麻城县审判土豪劣绅委员会,并在县城杨基塘召开了万人大会。会上,刘象明代表县农协和广大农协会员感谢省政府、省农协对麻城人民的大力支援,感谢学生军的及时援助,号召广大农协会员武装起来,团结一致,同土豪劣绅和红枪会匪作不懈的斗争。接着,刘象明代表县审判土豪劣绅委员会历数了作恶多端的李舜卿、丁枕鱼、王子厉等土豪劣绅的罪行,并宣布将他们就地正法。到会群众振臂高呼:“农协万岁!”“打倒土豪劣绅!”口号声响彻麻城的上空。尔后,刘象明率领农协会员紧密配合学生军挥戈北上,直捣红枪会匪的老巢——方家垸。会匪一哄而散,逃到光山、新集去了。

5月下旬,根据上级党组织指示和革命形势的需要,中共麻城特支改为中共麻城县委,蔡济黄任书记,刘象明、刘文蔚、邓天文、王树声等为委员。麻城惨案的教训,使麻城党组织深刻认识到“枪杆子”对农民运动的发展多么重要。原来成立的县农民自卫军只是一个空架子,大部分自卫军战士是不脱产的,而且武器极少,只有三条半枪,主要武器是长矛、大刀,不能适应革命斗争的需要。县委决定县农协重新组建农民自卫军,各区、乡农协成立义勇队、敢死队。刘象明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这项工作中。在他的主持下,县农协根据省农协《农民自卫军条例》,以原农民自卫军为基础,将在宋城战斗中涌现出的一大批农民敢死队员和各区乡的农协骨干吸收到自卫军里,并将学生军返汉时留下的一些枪支全部完全发放到自卫军中。不久,县农民自卫军正式组成,自卫军三个排,总共100多人,七八十支枪。刘文蔚任大队长,廖荣坤等三人为排长。县农民自卫军在县农协的领导下,在反击红枪会匪、保卫胜利果实的战斗中屡建战功,成为麻城党组织掌握的一支可靠力量。

1927年7月15日,汪精卫叛变革命,国民党反动派一方面拼命捕杀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一方面解散农民协会组织,勒令上交武器。一时,麻城形势急转直下。在严酷的斗争面前,刘象明意志坚定,毫不动摇,把生死置之度外。为了保存革命力量,麻城县委决定转移到乘马、顺河一带活动,刘象明留在城区,继续领导县农协坚持斗争。刘象明坚决服从县委决定,他将县农协干部和留在城区的部分自卫军战士疏散到城区附近的农村,伺机打击敌人。在白色恐怖中,麻城县农民协会和县农民自卫军在刘象明领导下一直没有停止活动,武器也没有上交,为日后举行武装起义打下了基础。

中共八七会议精神和湖北省秋收起义计划传达到麻城后,刘象明倍受鼓舞,他东奔西走,进行麻城秋收起义的发动工作。9月,麻城以乘马、顺河两区为中心的“九月暴动”开始了,各地农协会员在党的领导下捉土豪,分财产,烧地契,搞得轰轰烈烈。刘象明率领关厢区的农协会员逮捕了作恶多端的土豪恶霸,分了他们的粮食和家财,大大地鼓舞了人民群众的斗志。以捕杀土豪劣绅为主的麻城“九月暴动”,由于党组织缺乏领导暴动的经验,在国民党魏益三部的镇压下,不得不暂时停了下来。

10月下旬,刘象明到乘马区找到了县委,向县委汇报城关地区“九月暴动”的经过和县城内敌人的情况。恰在这时,中共湖北省委派往黄麻地区的刘镇一、吴光浩等人与黄、麻两县县委书记组成的黄麻特委已经成立。特委作出决定,调黄、麻两县农民武装夺取黄安县城,建立革命政权和革命军队,同时决定夺取黄安县城后,伺机再取麻城。刘象明获悉这些情况后,斗志更旺,坚决要求参加新的战斗。但县委要求他仍留城关地区,进行夺取麻城县的准备发动工作。刘象明没讲任何价钱,立即返回到城关地区。

11月14日,黄、麻两县农民武装和革命群众在黄、麻特委的领导下,胜利地夺取了黄安县城,并成立黄安工农民主政权和中国工农革命军鄂东军。消息传到麻城,刘象明兴奋异常。他马上以县农协的名义,派出21名代表赴黄安祝贺起义的胜利,并表示:我们一定像黄安那样抓到权柄。同时,他也加紧进行夺取麻城县城的准备工作。他不顾被捕的危险,经常到城内了解敌人的情况,向店员、工人等革命积极分子传达党的主张,通报黄麻起义的胜利消息,宣传夺取麻城县城、建立革命政权的重大意义,在城内团结了一大批工农群众,增加了革命的新生力量。

11月下旬,省委巡视员符向一到达麻城。刘象明向符向一汇报了麻城起义的准备情况,并初步拟定12月20日夺取麻城县城。

黄麻起义军攻占黄安县城,使敌人大为惊恐。12月5日,敌第十二军教导师闻清霖部奔袭黄安县城,起义军进行了顽强的抵抗,终因敌强我弱,被迫撤出黄安县城,解放了21天的黄安城复陷敌手。8日,敌人在“血洗黄麻”的口号下进占麻城,在乘马、顺河等地疯狂屠杀共产党人和农协会员。麻城县委负责人蔡济黄、刘文蔚、邓天文、王幼安等先后遇难。麻城起义计划也被敌人察觉,敌人悬赏通缉刘象明等共产党员。

刘象明长期在城关地区活动,群众基础好,虽然遭敌通缉,很多群众自发地掩护他,使敌人根本找不到他的踪影。他在这里如鱼得水,继续进行革命活动。一些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得知刘象明还在麻城坚持斗争时,感到十分欣慰,自发地组织起来和敌人周旋,伺机打击敌人。

敌人加紧了对革命群众的屠杀和对刘象明的搜捕,形势越来越险恶,麻城党组织已和上级党组织完全失去联系。刘象明曾多次派人到武汉寻找省委,但都没有消息。1928年4月下旬,刘象明决定亲自到省城寻找省委,临行前他对战友们说:“我找到党组织后,一定尽快返回,没有找到党组织也要回到麻城和你们一起战斗!”到武汉后,刘象明四处奔波,寻找省委,一连几天,一点收获也没有。5月初,刘象明在汉口龙家巷打听省委消息时,被国民党便衣特务发现,不幸被捕。

敌人对刘象明用尽各种酷刑,企图从他口中得到麻城地下党员的名单。刘象明面对凶残的敌人,始终坚贞不屈,怒斥敌酋。敌人无计可施,恼羞成怒,最后将刘象明杀害。

(鲍邦林)